我的女皇上司

第223章 小绵羊调戏大色狼

关美琳回头对其他三女说道:“我有个建议,咱们不喝别的,就喝酒怎么样?谁输了喝一杯,你们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三女顿觉好玩,忙点头迎合。

关美琳回头朝牧峰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峰哥,把酒柜里的酒全部拿来。”

“哦。”牧峰走进厨房,心想自己酒柜里什么时候放酒了,我怎么不知道。

结果打开那个被自己当作摆设的酒柜,发现里面慢慢的一柜各种品牌的红酒,看的牧峰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自己家了。一向,应该是那几个丫头买的。唉,真没想到这几个丫头居然是酒鬼,完了完了。

分几趟,牧峰干脆的把酒柜里的酒给搬空了,这样不再烦我了吧。果然几女兴致勃勃的玩起了麻将没人理他了,牧峰终于放心了下来,一个人闷闷的上了楼。

回到自己房间,看看空置了很久的电脑牧峰苦笑了一下,这个曾经并肩作战的老伙计如今已被自己束之高阁了。想大喝一声开机,却又觉得浑身无力,躺在**懒懒的,便也再懒得动弹了。

房间的隔音效果相当的好,并不能听见下面四女的吵闹声,也幸亏这里是单门别院的别墅,要不然这几个女人这么个吵法估计邻居早就报警了。

想想那几个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不禁深深的叹道要是没有麻将该多好啊,现在我应该是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了。

这样想着想着,牧峰居然迷糊的睡着了。可惜他睡的还不够死,所以房门再次被推开时他还是被惊醒了。

牧峰费力的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抬眼看了看进来的人,嗯,有些模糊,我再揉揉。想罢,揉揉眼睛,再看时清楚多了,但是随即他的眼睛和他的嘴巴一起张到了最大,大口的大口的喘着气,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

进来的是关美琳,这丫头穿着她那件米黄色的睡衣紧张兮兮的走到牧峰床前站住,看见牧峰突然醒了过来,楞了一下露出懊恼的神色。

而房门被拉开了一条小峰,三个脑袋自上而下排成一溜盯着房间里的动静。

“你……你们……”牧峰纳纳的看着这些女人,瞠目结舌。

门外不知是哪个脑袋发出了一阵轻咳声,关美琳像是接受到讯号似的,突然将睡衣的领口拉大了一点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和那道诱人犯罪的乳沟。

牧峰觉得某种热热的东西正想从鼻子里冲出来,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关美琳不知道这丫头到底要搞什么鬼。

关美琳轻吐香舌,在那粉嫩的红唇上缓慢的舔了一圈,美目媚若游丝迷离的看着牧峰,然后突然开始扭摆臀部做起表演秀来。

那纤细的腰肢,丰隆的**在摇摆中甩起一道道波浪,关美琳还时不时的将衣领拉扯一下,美乳半露再迅速的掩上端的是媚惑无比。牧峰看着看着就起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下面已经一柱擎天了。

关美琳正狂野的扭摆着,突然猛地一把掀起牧峰的被子,眼睛落在牧峰的胯部,看见那昂首挺胸鼓囔囔的一团,立刻回头对着门缝里的三个脑袋比出一个胜利的姿势。然后回头向牧峰抛了个飞吻,便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施施然的出去了。

牧峰的大脑一时还转不过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外星人已经入侵,地球已经不安全了吗?天哪,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宾果!”

关美琳走出房间朝门外的三女甩出一个响亮的响指,看见三女都一脸仰慕敬佩的神情,关美琳得意的笑道:“看见了没有,这就叫实力,来来来都别傻站了,我们下去继续,老娘就不相信今天总是我输。”

四个女人嘻嘻笑笑的下楼继续搓起了麻将。

原来刚刚牧峰上楼入睡以后,关美琳这丫头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就是每一圈输得最多的人要上去给牧峰来一场真人秀,表演方式不定,动作幅度不定,只要能把牧峰的小兄弟给弄直弄硬了,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几个女人本来还不大情愿,特别是龙小小她跟牧峰还没有发展到那种亲密的关系,所以最不好意思的就要数她了。但是好女也架不住劝啊,在关美琳这丫头的蛊惑下,全部上了贼船。

当然第一圈结果很不好意思,我们建议的发起者很荣幸的成了第一批有幸尝试的人,于是也就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牧峰还愣愣的躺在**,双眼迷茫的盯着房门,小兄弟依然矗立如山,但是脑子却是陷入了一团浆糊。直到感觉到有点凉意的时候,才重新拉上了被子。

但是命运注定牧峰睡觉的大任是坎坷的,当他终于又有了点睡意,昏昏欲睡的时候,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了,牧峰顿时条件反射似的拉紧了被子,双眼怒视着门口进来的美人儿。

这一次进来的是陈芸,这丫头朝牧峰媚笑了一下,然后朝门缝塞得满满的脑袋们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然后牧峰就看见陈芸妩媚的走向自己,轻吐嫩舌缓缓的舔了一下唇瓣。

不是吧,又来这一招?牧峰心里哀呼着,却是死命的忍住鼻腔里快要喷射而出某种东西。

而陈芸则是甜甜的笑了笑,却是牧峰的床边坐下,嗲嗲的叫了声:“峰哥。”

牧峰被这一嗓子酥到骨头里去了,一不小心一分神就看见陈芸的滑嫩的小手钻进了自己的裤裆里,一把握住了**了很久刚刚才软倒下去的兄弟。

轻轻抚摸,重拿轻捏,牧峰不由身子一紧发出了一声呻吟。

陈芸咯咯的笑了一声,一边继续的抚弄着牧峰的小兄弟,一边将自己那件性感的黑色薄纱睡衣如同关美琳那般扯了扯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这丫头还好死不死的在自己的美乳上**着,这样的诱惑对于慕枫这样生理和心理都正常的热血青年来说又则呢吗能够抵抗的了。

于是小兄弟便不自觉在柔嫩的玉掌中越发的变大变粗变硬,直至挺成了一根坚硬无比的大棒棒。

“你……”牧峰痛苦的看着陈芸,眼里闪过一丝恼意,心一横正准备扑到这个装腔作势调戏色狼的小绵羊,谁知道陈芸却是时机拿捏的非常准确的逃开了。

回头朝脑袋们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对牧峰顽皮的吐了吐舌头,才娇笑着跑了出去。

房门再次被带上,牧峰也再一次的郁闷了。感受着裤裆里小兄弟愤怒的抗议,他只有无奈的苦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嘛?老虎不发威,你还把我当病猫了不成?

有人肯定会说了,嗨,你把房门从里面锁死不就行了吗?那你就错了,男人嘛,哪有将艳福拒之门外的道理,男人的标准就是嘴上说一套,心里想的是一套,而做的嘛又是另外一套。

早上牧峰醒的很早,头昏脑胀的,昨晚一夜都没睡好,原因嘛,自然是那几个丫头折腾了一夜,基本上小兄弟也为他站岗了一夜。

命苦说的就是牧峰。

起身活动活动筋骨,顿觉神清气爽,难道没事锻炼锻炼自己对于美色的抗性也有助于身体健康不成?牧峰昨夜虽然心痒难耐,但是居然奇迹般的忍住了没有推到几女,也算是自我的一个突破吧。

下了楼,牧峰就傻眼了,大厅里是一片狼藉啊。酒瓶,胸罩,内裤满地扔,在空调温暖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酒精的气息,那景象真是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