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口袋

第11章 疯狂,释然,新世界

第十一章 疯狂,释然,新世界

唐信面对眼前的情况有点儿云里雾里的。

身边走来一人,唐信一扭头,发现夏清盈笑吟吟望着他,柔声道:“你发什么呆呀?快坐下准备开宴吧,让大家都等着,不合适。”

唐信一把将她抱住,还未倾诉衷肠时,他又放开了对方,低头看着她那纤细的腰肢,茫然地问道:“你生了?儿子呢?”

她怀孕时就检查过,知道是个男孩。

夏清盈失笑道:“你怎么今天一直在开玩笑?什么生了?”

话音一落,她又脸红起来,凑到唐信耳畔悄声道:“想生儿子啊?那晚上回家你要努力呀。”

说罢,她好似害羞一般扭头走开。

唐信扶着脑门强自镇定接受这个现实。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他扭头望向笑呵呵的贺天赐,问:“你称呼她什么?”

贺天赐啼笑皆非,摊手道:“你神经不正常啊?还是趣味低俗了?这玩笑真没劲儿,好好好,我配合你一下,她是你三夫人,叫夏清盈,我们要么称呼她三夫人,要么称呼她夏部长,你现在得逞了,开心吗?”

三夫人?!

好家伙,唐信额头直冒冷汗。

“夏部长?她是什么官儿?”

贺天赐收起笑容,一脸无奈,说:“你还上瘾了?行行行,今天你生日,你最大,你想怎么玩,我们奉陪就是了,她是国家安全部的部长。你不知道啊?”

呵呵呵......

唐信低头耸肩轻笑不止。

就她?

国安部部长?

国家安全不当回事了?

“她,她今年才多大?啊?她能当部长级大员?你逗我玩儿?”

唐信摇头表示不信。

贺天赐更是不是滋味地叹道:“唐信,你装的太无聊了,换个人,她当然不可能是部长,可谁让她是你夫人呢?唉,你今天很没意思。”

我夫人?

唐信收起笑容陷入沉思,他唐信的老婆很了不起吗?

这样就能在官场仕途亨通?

他稀里糊涂地被人拉着坐了下来,而且就是头一桌的主位上,左边坐着父母。右边他抬头一瞧,好家伙,千娇百媚几个女人满面温柔地盯着他。

程慕,叶秋,夏清盈,贺敏,钱慧瑶,何嫣。

还剩下其他坐着的就是各家的长辈了。

唐信拽了拽身边母亲的衣袖,低声问道:“妈。你不觉得奇怪吗?”

谢婉玲春光满面正高兴呢,随口回道:“有什么奇怪的?”

“我旁边坐着这么多女人。你们旁边坐着那么多各家长辈,你不觉得场面有些和谐过头了吗?而且这么多人在场,这不该见光的事情都公之于众,您不担心流言蜚语吗?”

谢婉玲扭头神色古怪地盯着自己的儿子,说:“你说什么胡话呢?什么不该见光?什么流言蜚语?你旁边坐着的不都是你的媳妇吗?刚才你不就是和程慕一起来的吗?叶秋,你的二夫人,清盈,你的三夫人,小敏。你的四夫人,慧瑶,你的五夫人,小嫣,你的六夫人,你难道不认识了?不认识你刚才还抱清盈,不害臊。”

唐信眨眨眼。迷茫地问道:“我和她们结婚了?”

“是啊。”

“这不犯重婚罪?”

“国家不是给你特例了吗?你想娶多少个女人都不犯罪,这已经写入宪法了,子孙也有效,哼。幸好对你爸没用,他要是敢娶第二个,就把他送进牢里。”

唐信今天接受的冲击是一波接一波。

他全身冷汗。

写入了宪法?!

这他妈不就等他唐信凌驾在了法律之上?

还子孙都有效!

那他妈唐家不就成了公敌?

正当他浑噩出神之际,婉约动人的何嫣接了个电话,然后她走到唐信身边,把电话递给他,低声温柔道:“老公,米国总统打来的电话,要亲口祝福你生日快乐。”

唐信条件反射地破口大骂道:“她他妈还有脸给我打电话?别跟我玩这一套,捅我一刀再给我祝贺生日,难道我还要跟她握手言和吗?让她滚!老子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突然的暴怒令在座之人面面相觑,何嫣吓了一跳,赶紧对着电话说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

她伸手拍拍唐信的后背,好似在劝慰他。

“老公,你干嘛生气呀?”

唐信抬起头脱口而出:“那个臭婊子,她......”

“臭......老公,你在说谁啊?”

何嫣满面不解。

唐信则也愣住,说:“米国总统啊。”

何嫣莫名其妙道:“米国总统是男人啊,你怎么这样骂他?”

“啊?米国总统不是那个,等等,你先告诉我,刚才是哪位米国总统打电话来?”

卸任的米国总统,民众一般也会称呼这个人为总统。

唐信猜测会不会是以前的总统。

何嫣理所当然道:“是杰克-富兰克林总统啊,刚才挂电话前,他让我告诉你,祝你生日快乐,如果他有什么地方惹恼了你,等过完生日,他再向你赔罪。”

啊?!

唐信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那小子当米国总统了?

希拉立去哪里打酱油了呢?

就在唐信还处在震惊之中时,有人姗姗来迟直奔他面前,何嫣让开了路,那人面带歉意朝唐信伸手道:“唐先生,对不起,来迟了,等下自罚三杯,祝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唐信被说晕了,定睛一瞧,他立刻起身跟对方握手,说:“蒋市长,您是长辈,我是小辈......”

“咳咳。”

满座之人盯着唐信,表情都有点儿怪。

何嫣更是给他频频使眼色,还轻声咳嗽两声。

唐信不知道说错了什么。

但是明显察觉出蒋公华的脸色不自然,但也没有生气的苗头,他是蒋俊的爹。唐信尊重他,没错吧?

唐信纳闷道:“蒋市长,我......”

何嫣看不下去了,凑到唐信耳边皱眉道:“老公,人家是省长,你别开玩笑了。”

省长?!

唐信目光惊异地盯着何嫣,发现对方不是开玩笑,好像是真的自己闹了笑话。

他回忆一番,蒋俊的爹。之前是天海市长,后来的确有风声可能调去省政府工作。可后来没去,是平调到了博宁当市长。

怎么一下子成了省长?

这个世界变化太大了。

唐信恍然大悟蒋公华的尴尬。

换了别人这样称呼他,明明是省长,硬要叫市长,这是诅咒他降级吗?

“那个,蒋省长,对不起,我今天脑子有点儿乱,您别放心上。”

“不碍事不碍事。唐先生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蒋公华洒然一笑,随后走去了蒋俊那桌找个位子坐下来。

唐信一把拽住何嫣,说道:“你把在场有官职在身的人物都给我说一说。”

何嫣不知道自家老公发什么神经病,但还是耐心一一给他指了出来。

这一说不要紧,把唐信给吓住了。

天海本地的市委干部都在场,省里以蒋公华省长为首也来了不少人,而白家里从政的人。居然已经是在国-务-院工作了!

“这么些个执掌大权的人物,就来给我一个年轻人过生日?”

唐信难以置信。

何嫣不觉得奇怪,她点了点头,说道:“是呀。本来总理还说要来,可他正在访问东南亚,之前打过招呼,提前给你祝福了。”

疯了!

这个世界疯了!

唐信朝众人赔个笑,然后拽着何嫣冲出了宏图厅,在走廊上唐信东张西望,确保四下无人。

何嫣一脸娇羞低声道:“老公,你干嘛拽我出来啊?那么多姐妹看着,多不好意思。”

“你先别往歪处想!我问你,我怎么了到底,世界疯了吗?又是给我修改宪法,又那么多人给我过生日,还米国总统都要给我赔罪,我到底有什么本事让大家都巴着我?”

唐信要搞清楚到底这个世界跟他原先了解的世界有什么区别。

何嫣满目狐疑地盯着唐信,在对方再三催促下,她把一些自以为广为人知的事情都告诉了唐信。

唐信听完后久久无言,要消化许多大家认为的事实需要时间。

但是,他也理解了为什么他被人前倨后恭。

宏信集团成功了。

不但外星开采计划大获成功,更是在外太空建立了国际空间站,统治了人类的天空。

核聚变技术也实现了,并且是宏信集团自家的技术产物。

地球上能源更新换代,宏信集团彻底垄断了这一行。

军工科技更是独领**,不但华夏强大,就连唐信也成为了全球权势榜头把交椅的拥有者。

唐信若有所思,问:“不奇怪吗?我们是一间企业,但是成为了主宰者,难道就没有人反抗过?”

何嫣鼓起腮帮小声道:“有啊,两年前米国人热火了你,你把White-House炸了,奥八马被炸死了,杰克-富兰克林就上台了。”

唐信扶额惊呼一声,遂问道:“那米国人不报仇?没打仗?”

“打了,他们输了,我们在外太空摧毁了米国的卫星系统,他们发射第一枚核弹时,被我们成功拦截,在米国本土爆炸,然后,米国就投降了,接着联合国天天开会,在我们要求下,世界各国废除核武器,现在核技术与成品唯一拥有者,就是我们宏信集团。”

唐信抓耳挠腮。

这么牛逼?!

“那华夏呢?”

“华夏怎么了?”

“我们拥有核技术,国家允许?”

“为什么不允许?现在世界上没有国家敢挑衅华夏,就连华夏人在国外也受到尊重,谁敢欺负我们华夏人,宏信集团就切断当地的能源供应,到头来还是要求咱们。”

唐信精神恍惚地与何嫣一同走回宏图厅。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他的确有资本令其他人对他卑躬屈膝。

低着头走回主位时,唐信才发现桌边有一行客人,正叽里呱啦向唐彬说着什么。

唐信听得懂那种语言,无非是祝贺之词。

他仔细一看,惊讶地发现这东瀛人是熟人。

酒井雅子!

酒井雅子带着一帮东瀛人来到唐信面前,祝贺他生日,然后集体深深一鞠躬,接着告辞离去。

不管怎样,来者是客,唐信伸手想要挽留对方吃顿饭。

但是他的手刚抬起来,何嫣立马拽住,朝他苦笑道:“老公,你不要对东瀛人这么好,不然他们会想多了。”

“什么意思?我们虽然和东瀛在过去有深仇大恨,但要理智对待这份仇恨,人家来祝贺我生日,还给我鞠躬,难道我的待客之道就是连杯水连顿饭都不给客人吗?”

唐信觉得在民族问题上,思想不能狭隘,强大也不是摆张冷脸打骂对方就能体现出来的,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压迫对方,那才叫本事。

何嫣苦笑不已道:“老公,今天你怎么总说胡话,东瀛?现在只有东瀛人,没有东瀛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