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的名门权妻

054 我不会订婚

女王归来 054 我不会订婚

季子彦一时间无语,他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他不曾见到沁然,那么他是毫无疑问会和叶昕订婚的。

可是现在,如果沁然不回到他的身边,那么他不订婚,还有意义吗?

望着季子彦犹豫的神色,沁然不耐地皱眉,眼底的冷意更甚,她抬起脚步绕过他,留给他一个冷漠绝傲的背影。

季子彦挠了挠碎发,忽地转过身钳着沁然的皓腕,沉声问,“钦然,要你相信我真的就这么难吗?”

男人悲痛而嘶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无奈和内疚,一字一句地敲在沁然的心间,

她微微愣了愣,旋即又极快地恢复了冷漠的姿态,冷声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她把季子彦抓着她手腕的手挪开,无奈男人的力气固执而霸道,她根本无法挪动半分。

“子彦。”她低低地唤了他一声,语气柔和下来。

说不出的喜悦从心底冒出来,季子彦微微松了松手,他的钦然有多久没有如此唤他了,整整三年多了。

这是他做梦都想要听到的称呼,此刻,他竟像是好不容易得了糖果的孩子那样满足。

沁然见他分了神,毫不迟疑地抽出自己的手腕,继续离开。

季子彦这一次却是铁了心地不让她离开,再一次扣住沁然的肩膀把她揽在怀里,呢喃道,“钦然,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是不是?”

沁然翻了个白眼,冷寒的目光射向季子彦搭着她肩膀的手掌,他身上的气息一如以往地熟悉,此刻却令她深恶痛绝。

“季总,你还想我再上一次头条,再当一次第三者吗?”沁然冷冷地盯着她。

“我…”季子彦结巴着,心底内疚又无措,他不该这样的,可是他真的无法控制自己。

每次一看见沁然,他就有一种想要把她揽在怀里的冲动。

她明明就该是他的女朋友,她明明是爱他的!

“季总,沁然是我的女人。”一个熟悉的冷寒的嗓音在身后传来,旋即她被陆梓宸一拽,身子往后跌入了他冰薄荷的怀抱。

季子彦的手僵在半空,目光落在陆梓宸上又回到沁然身上,似是不可置信,但是眼前的两人看上去如此般配,真是羡煞了他。

“季总,还有事吗?”沁然半仰着下巴斜睨着他,目光冷然而深沉。

季子彦蜷着的五指松开又收紧,薄唇抿得紧紧,眼底满是伤痛地看着沁然,半晌才沉沉地落下话,“沁然,我会一直等你的。”

沁然微微僵着身子,看着季子彦沉痛的背影,秀眉浅浅地拧着。

陆梓宸瞧着身侧的女人不悦的神色,大掌扣紧她的肩膀,嘴角划开戏谑的笑,“怎么,心疼了?”

“心疼是什么?”沁然淡淡地问他。

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心疼的滋味,从此她不会再为任何人心疼。

陆梓宸挑了挑眉,眼底的暗色乍现,冷冷地道,“他对你可是有了心思。”

“对我有心思的人也不只他。”沁然笑意盈盈地答。

“那我是不是该好好看着你?”陆梓宸把沁然一推,瞬间她的后背抵着冰冷的走廊墙面,而面前,是陆梓宸霸道而强势的臂弯。

他温热的指腹钳着她的下巴,迫使她仰着头,男人的俊脸近在咫尺,“难道不应该是我好好看着你吗?陆公子。”

觊觎陆梓宸的女人,可是数不胜数。

陆梓宸低声淡笑,薄唇掀起凉薄的弧度,“随时欢迎,你想怎么看?”

“至少也别把我一个人落在别墅。”沁然同样地勾起凉薄的笑,手心搭着陆梓宸的肩膀,身子微微向前倾,两人贴合得更加的紧密。

她的语气撒娇而哀怨,字字落在陆梓宸的心间,令他的心湖如渗了蜜般甜。

“原来你在乎。”陆梓宸的手松开,改而揽住了沁然的细腰,女人身上淡淡的清香笼罩着他,醉人心弦。

“你是我的男人,我怎么能不在乎。”沁然踮起脚尖,凑到陆梓宸的耳边低语,酥酥麻麻的战栗感窜进男人的耳朵,他的眸底窜起了片片的欲色。

“希望这不是假话。”陆梓宸低沉地道。

沁然妩媚地笑着,小手推开陆梓宸的禁锢,“我就不打扰陆公子的兴致了,今晚别带着香水味回去就好。”

陆梓宸眯起深邃的眸子,女人已经转过了身,他说了一句,“离开的时候给我电话。”

“看我心情。”

陆梓宸勾起唇角,转过身回到包厢,点了一根烟在沙发上坐下。

简皓拍了拍怀里女人的肩膀,让她先去一边玩着,坐到陆梓宸身边八卦地问,“说说?什么时候和名模Gina一起的?这事怎么也没跟我说着呢?”

“就昨天的事情。”陆梓宸冷淡地回他,烟雾缭绕着他俊朗的轮廓,令人看不清他真实的表情。

“哦!”简皓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条条有理地分析道,“难不成昨天你是去英雄救美了,然后Gina被你感动到了,再然后你就顺利抱得美人归了?”

陆梓宸抿唇不语,只是嘴角淡淡勾起的弧度还是显露了他愉悦的心情。

“为什么我当时就不在万晨呢,要不然Gina现在就是我的了!”简皓惋惜地叹着气,他没事就该多去万晨溜达!

陆梓宸一个冷光射过来,简皓接收到那冷冽的眸光,乖乖地噤了声。

想起了什么,简皓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问,“你和沈芷欣不是快要订婚了吗?”

“我不会订婚。”陆梓宸冷声道。

沈芷欣是他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但是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答应长辈的要求和她在一起。

“陆夫人允了吗?你和Gina的事怕是她已经知道了。”

“嗯,沈芷欣现在陪着妈,她少不了又要和妈抱怨。”陆梓宸皱了皱眉,吸了一口烟后把烟捏灭在烟灰缸。

想起沈芷欣,他就觉得心烦。

“这婚事你能拒绝吗?陆家和沈家向来交好,怕是不好解决。”简皓和陆梓宸从小就认识,对陆家的事情他当然了解,陆家的人早早就把沈芷欣当作未来媳妇对待,已经默认了她陆家少奶奶的身份。

就算陆梓宸不同意,怕是也会被逼得同意。

“得确不好解决。”陆梓宸的脸色微沉,眼底拢上了一层碎冰。

简皓也沉默了下来,眉梢紧紧地拢在一起。

他们这些富家子弟,表面上是光鲜靓丽,可是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