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仙

第325章 秋水剑

第三百二十五章 秋水剑

叶临风低头扫视了苍龙四老腰间所悬挂的玉佩,那是皇家才有的东西,不用细想,叶临风便知道苍龙四老已经被江南国收买。

被收买并没有错,只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但是叶临风轻叹一声。

他为何叹气,他认为像苍龙四老在修行界的老前辈为江南卖命委实有些可惜。

他也不再跟苍龙四老废话,要以大局为重。

苍龙四老在震惊与不甘之中身死道消,自此在氓矶大陆永久的消失,带着他们引以为傲的苍龙道结界术法。

竹林已经被这场大战毁去一般,叶临风继续率领二十万大军前往望夏古城。

望夏古城已经近在咫尺,既然竹林里已经做出了埋伏,那么望夏古城的城墙上必定也有埋伏。

虽然叶临风带来了二十万大军,这二十万大军对于攻打一个望夏古城来说已经数量不少,不过叶临风并不想让他的将士们无辜送死,好钢用到钢刃上,只有他爱惜这些将士的生命,这些将士才会敬重他,才会为他卖命。

“前方望夏古城恐有埋伏,我去杀出一条血路,传令下去,将运来的几百门轻型火炮在此地依次排开,这方正好有竹林可以做掩体,你们一切都要听候我的命令,我下令攻的时候你们再更。”叶临风对身边的一名将领说道。

叶临风双手结印,化为一阵清风,这是他的道,名为风云奔走。

几息之间,便来到望夏古城的城墙之上,城墙上果然有埋伏,清一色的弓箭手。

但是正当他要继续往城上内部探查之时,有一张巨网拦住了他的去路。

“竟然能够将我的风云奔走拦住,这张网究究竟是什么网?”叶临风心生疑惑。

“难道……”

正在叶临风疑惑之时,城墙上突然出现一人,手中拿着一枚铜镜。

此人巾上斜飘百合缨,面如紫枣眼如铃。 身穿红服如喷火,足下麻履似水晶。

“你是……竟然能够破掉我的道法风云奔走。”叶临风冷静的对这人说道。

叶临风心想这人定是一个懂得高妙玄术的道人,而非一个只懂得修炼的道人。或许是一个不世出的古老传承者。

“你就是叶临风?”那人开口,嗓音浑厚有磁性。

“正是,敢问道长尊姓大名?”叶临风态度变的好了一点。

他认为这人一定是个高人,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道人懂得许多玄门秘术,不然叶临风的真身也不会被城墙上所悬挂的那张巨网识破。

“大名称不上,只不过是一介散修罢了。”道人说道。

“阿猫阿狗都有名字,难道道长没有爹娘?不然的话怎能不愿透露道长你的名字?”叶临风又转变了态度。

既然已经成为敌人,过多的客套话亦是无用。打个通俗的比方,就像你的媳妇跟人家跑了,你强留也没用,别像个娘们似的,就该一巴掌扇过去。

那个道人听到叶临风说出的这句话,并不恼怒,那张脸上古井无波。

他越是如此,叶临风就越是意识到此人的高深莫测。

“听说你道术通玄,贫道特来此地领教。不为黎民,不为百姓,不为苍生,只为自己的大道。”那道人说着,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好似世间所有事他都不为之所动容。

“请赐教。”叶临风终于再次转变态度,既然是为自己证道而来,那么就必须尊敬。

二人在经过一番不能算交谈的交谈之后,开始正式进行战斗。

叶临风抽出了被他背在身后的青帝剑,泛着青幽幽的光。

这个道人没有动,他在等待着叶临风出剑。

叶临风岂是那种不干脆的人,既然对方等着他出剑,他出便是了,互相礼让,太不爽快。

青帝剑被握在叶临风的手中,斩出一剑之后,剑气突然变得如水一般细滑柔软,没有凌厉之感。

但是那个红袍道人却是非常认真的对待叶临风这如水的一柄剑。

叶临风想起了秋水,眸如一泓秋水的秋水。

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就情窦初开依偎在他怀里撒娇的秋水。

想起了在他外出历练之时一直在万蛇山痴痴等待他的秋水。

于是,这一剑是为秋水所创。

秋水剑!

“秋水共长天一色。”

叶临风的这一剑宛如秋水,柔软细滑,但这一剑却不俗,不是不俗,是十分不俗。

面对叶临风的秋水一剑,红袍道人轻轻掐指,身子蓦地拔起,而后弹指。

只见一道银白色的亮光一闪而逝,叶临风的青帝剑被红袍道人的这一指弹中,嗡嗡直颤。

如水一般的剑气被这弹指一击,击得溃散。

惊仙一指!

竟然是惊仙一指!

叶临风已经没有时间多想,第一剑被红袍道人一指弹破,紧接着第二剑斩出。

“秋水为神玉为骨。”

第二剑斩出,这道剑气更加的柔弱。

以柔克刚,秋水第二剑。

红袍道人继续弹指,指法玄妙,银白色的亮光对着青帝剑又是一指。

锃!

叶临风的秋水第二剑剑气再次被红袍道人的这一指击溃。

以柔克刚,竟然不得破。

既然如此,那么再来。

“一双瞳人剪秋水。”

叶临风斩出这一剑,想起了秋水那一双眸子,秋水的眼睛正如她的名字,今日叶临风自创秋水剑,正是为秋水所创。

这秋水第三剑一出,剑气的柔度变得更加的大了,就连握剑的叶临风,也感觉到自剑身传来的那股的柔度。

虽柔,但非柔弱无力。

红袍道人在面对这秋水第三剑之时,十指并用,十道银白色的亮光自十根手指的指尖喷出,十分的凌厉,类似于天启仙宗的天启破道降神指。

指意十分的凌厉,切天划地,尽数射向叶临风的第三道剑气。

再来!

“芦荻无花秋水长,淡云微雨似潇湘。”

第四剑,斩出!

第四剑了,每一剑,剑气的柔度就会增加一分,浓浓的水意与柔意,席卷这方天地。

红袍道人暗叫不妙,连忙出去那一柄宝镜。

他将宝镜照向叶临风的那一股秋水剑气,镜面射出一束金光,斩向叶临风与他的如水剑气。

叶临风依旧沉着应战,接下来是第五剑。

“望穿秋水。”

第五剑,湿漉漉的剑气在这方天地席卷,空气中有水雾凝起,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柔弱,却将红袍道人那柄宝镜射出来的金光抵消。

红袍道人身子一飘,向城下掠去,他收起宝镜,猛然结出一个玄妙至极的道印。

叶临风随之掠下城去,手中一剑刺去。

水意再起,不过却不柔弱,相反,变得刚猛至极!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

剑意突然暴涨,如大潮暴涨,千百条湍急的水流最终汇聚一条大河,如浊浪滔天的剑意瞬间席卷这方天地。

且看红袍道人如何应战!

(在秋水最开始出场的时候,我就想写这一章秋水剑,在文文没有修改之前,其实秋水的名字叫做秋月白,因为特别想写秋水剑,所以将其改名为秋水,这一剑是叶临风为秋水所创,只有最美丽的眼睛最善良的姑娘才配得上秋水剑。透漏一个消息,叶临风的这些女人,其实我都喜欢,现实中也一样,无论什么类型我都能驾驭,不然也不会写了,可惜不能像葫芦娃一样写个小金刚这样的综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