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咱不离婚

番外天上星亮晶晶2

番外——天上星,亮晶晶2

番外篇——天上星,亮晶晶2

乔若星的手机,在半个月后,才重新收到焦天佑的短信。

随着她上次发的那道题的答案。

收到短信的时候,乔若星正在上课。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下,她偷偷的拿出来一看,火气立刻上来了。

靠之!

不过,到底是上课,她忍了忍,没有回短信钤。

不过一下课,乔若星立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将电话打了过去。

这下子,电话迅速接起来。

“天佑哥哥——”

称呼的时候,声音很甜美,不过,口气迅速一转,她冷冷的说道,“你特么的半个月后给我发答案有用吗?”

焦天佑愣了下,这小姑娘说话挺冲,也是不大好听。

“小姑娘家的,不要说脏话。”

“……”靠!

她心里骂了声,“你管我?焦天佑,你脑子有病是不是?既然知道自己不一定接到信息,你给我你手机号码干嘛?让我白白浪费感情,我这就把你删了。”

乔若星觉得焦天佑这种人用手机真是浪费,十天半个月的不见人影,干脆就不用,还给她手机号码干嘛?要是她急用找他问个题,更是指望不上了,那还留着他号码干嘛?

“小星星——”

“谁让你这么叫我的?”

乔若星立刻炸毛问道。

“……你家人不都这么叫吗?”

“那是我家人,你不行。”

“我是你二嫂的哥哥,也算家人。”

“算个屁啊!”

“说脏话真的很不好听。”

乔若星咬了咬牙,好吧,她其实多乖的一个好孩子啊,就是硬生生的被这个焦大块给弄的,他声音听起来波澜不惊的,相比表情还是那个没有表情的死样子吧。

自己跟他生个什么气呢?

“天佑哥哥,”声音重新变的平静下来,不过表情却不那么让人看着平静。反正电话里看不到,她也只是控制了下声音。“我真是感谢您老人家的热情助人,不过您老既然这么忙,我当然要识大体的不打扰您老人家了。这点试题我想找别人也一样能够解决的。就这样吧,您忙您的吧。拜拜了您呢。”

说完,乔若星直接挂了电话,哼哼的删了焦天佑的号码,当初存了他真是多此一举嘛!

刚要回到教室,手机响起来,她看着是焦天佑的短信。

“我最近不忙,你有问题可以随时来问。”

乔若星扁了扁嘴角,不回复。

焦天佑将信息发了过去之后,嘴角微微勾了勾,想着这小姑娘脾气这是够大的,可能真是家里人宠爱的。不过,现在她也算是他的妹妹,他还是能容忍的。

“头,跟谁打电话呢?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宿舍内走出浴室的同样一个小平头,不过比焦天佑矮了些,瘦一些,看着焦天佑放下手机,好奇的问着。

“我妹妹。”

那人失望了摇了摇头,“头,不是我说你啊!你也不小了,你妹不是都订婚了吗?你当哥哥的还都没个女朋友呢。女人呢,其实真是个好东西,头儿,在这方面,你完全可以跟我来取取经,我告诉你——”

焦天佑直接从**翻下来,不听那人的唠叨,或是吹牛,走出宿舍。

“唉?头,我还没说完呢,你干嘛去啊?”

焦天佑却只是摆了摆手,走人。

……

乔若星放学后,没有先回家,反正家里人都不在,爸爸妈妈在二哥和二嫂领证之后,好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儿一样,没有后顾之忧的又出去度第n次蜜月了,二哥和二嫂还在学校,基本上很少回家,大哥倒是没有去国外,可是一天到晚的也忙着工作,她一个人在家里着实无聊的。

提前跟大哥哥报备了下,晚上跟同学在外面吃饭。

吃过饭之后,沈小春是她们中最爱玩的一个,她倒是提议去酒吧玩。

“不是未成年不让进吗?”

“你傻啊,你干脆直接告诉人家你未成年吧。”

“小春,你以前去过了吧?”乔若星不是没有去过酒吧,以前跟着依依姐进过。不过也都是溜眼。

“去过了,化个妆,换个衣服,很简单就进去了。有没有人专门查你的身份证呢。去吧姐妹儿,你们再不疯狂,就老了。”

“我呸,别装成熟啊!你以为你多大?”

“彭子莹,你就是胆小鬼。这年头,像你这么个老处、女不多了。要不要今晚上我帮你找个男人给你破了啊?”

彭子莹脸色僵了僵,有些尴尬,“你口无遮拦什么?我乐意当老处、女怎了?再说了,若星不也是吗?”

沈小春看了看乔若星,对两人都摇了摇头,“你们知道不知道,咱班女生,大概就你们两个还没破呢。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们两个怎么想的?尤其是若星,你这么漂亮,那么多追你的男生,你就一个都看不上?”

乔若星笑,“小春,你要是让我爸听到你这话,他保准会弄死你。没有商量。”

“切,你爸妈也够保守的啊!不过,不说你爸妈,就你自己没有喜欢的?咱学校那个蒋帅哥就很不错呢。”

乔若星却摇了摇头,忽然问道,“咱们同学两年了,你们还没见过我两个哥哥长什么样子吧?”

“对啊,对啊,不过,你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乔若星掏出自己手机,翻出了几张照片,“看看吧,”

将照片给两人一看,“靠,乔若星,这——是你哥哥们?”

“恩,是啊!往下翻,还有我老爸的。”

“……哇哇哇——”

两人看完,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乔若星拿回手机,道,“所以,你觉得我回去喜欢那个蒋什么?”

“啧啧啧……是啊,你看惯了这么多帅哥之后,蒋同学跟他们一比,真是——一个天上那一个地下了。”

“姐妹儿我呢,是真的没有兴趣。”乔若星笑道,“我还有个叔叔长的更妖孽,所以,能让本小姐看上眼的,还没出生吧。”

“还有更妖孽的?乔若星,你家这是什么基因啊?怎么没有去当个明星呢?进娱乐圈的话,绝对会火的。”

娱乐圈?那个乱七八糟的圈子,他们才不搀和呢。

顶多听说过,以前莫叔叔身边可不少娱乐圈的女明星是他的老相好呢。

乔若星因为想起这个来,开心的笑起来,“我们家风很严,对娱乐圈不感兴趣。不过,你们两个还去不去酒吧了?”

她也觉得想去玩玩了,守着空荡荡的房子,真心不如在外面寻找一下刺激的好。

“去,怎么不去?”

三人吃过饭,打了车去了沈小春常去的地方。

里面年轻人很多,很热闹,浓妆艳抹的她们也看不出年龄来,尤其现在的小姑娘身体发育的很好,又成熟的很,没有人当他们是未成年人的。

沈小春的目的是寻一下刺激,或者能搭讪个帅哥什么的,彭子莹比较紧张,其实因为家境一般的关系,她是不会到这种地方来消费的,性子也是保守,但是小姑娘的好奇和渴望改变也让她这会儿显得有些兴奋了。

乔若星来这里,却是没有啥感觉的,她在家里可以是最乖的好孩子,但也不只是个好孩子那一面,她跟着一一姐见识过更多东西。堕落、毒品……虽然她不接触,但是却并不表示不知道。

其实大哥乔亦阳也对她讲过这些,领着她见过那些,但是他们的目的是告诉她,让她亲眼看到那些不一样的东西,免得她被保护的太好而将来万一被人骗了。更何况她不是养在深闺的女孩,也总是有自己的好奇心的。与其堵着不让她接触而心痒痒,不如大方的让她看到,感受到,没有了好奇心,就不会去犯错的。

“小春,这里看起来有些闹腾,我们呆在这里,行吗?”

彭子莹到底有些害怕,紧挨着乔若星坐着,因为她觉得若星看起来很淡定的样子,能够让她心里也跟着安心不少。

“怕什么?又没人吃了你。”沈小春翻了翻白眼,看向四周和场中,搜寻着有没有帅哥。

彭子莹拉着乔若星,问道,“若星,你以前来过这种地方?”

“恩,子莹,别怕,来这里玩都是你情我愿的。除非你特别倒霉碰到些不怀好意的人。去玩玩吧,下去活动活动,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彭子莹紧张了下,在乔若星的鼓励下,沈小春也拉着彭子莹下场了,只有乔若星一个人在卡座坐着。

手机是放在口袋中调震动的,她的目光正盯着小春和子莹,没想到手机响起来。

一摸手机,竟然是早上她刚删了的焦天佑的号码。

接了电话之后,她一手捂着另一只耳朵,调大音量,“喂?”

“……你在哪儿?”

“外面呢,玩呢。”

焦天佑可不觉得这声音是那么好玩的。

“放学不回家?去酒吧玩?你家里人知道吗?”

“天佑哥哥,您老不是很忙吗?管我干嘛?”乔若星没好气的反驳。

“既然叫我一声哥哥,那你就归我管。你是现在回家呢,还是我打电话给你家里人?”

“……哼,”多管闲事儿。

乔若星冷哼了声,“好啦,我马上回家还不行吗?”

“二十分钟过后,我再打给你确认一下。”

“你——”乔若星咬了咬牙,“知道了。”

乔若星直接挂了电话,拿起外套起身,走向沈小春说了声自己要走。

彭子莹似乎已经有人在跟她聊起来,她也没有过去打扰,直接走出了酒吧。

拦了辆出租车,“师傅,半山别墅。”

那司机师傅从后视镜中看了眼小姑娘,心里各种的惊讶,各种的猜测,不过没有多嘴。

二十分钟后,车子还没到家,乔若星的手机却准时响起来。

“大哥,我现在出租车上,还没到家呢。”

乔若星没有耐性的直接堵住了焦天佑的话。

可是焦天佑却也没有放心,“出租车?你一个人?”

这个人怎么这么操心?

乔若星心里想着,不过到底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没有反驳。

“恩,不用担心。”

“你把电话给司机,我问两句。”

乔若星把电话给了司机,司机听了两句之后,似乎很诚惶诚恐的报上自己名字和出租车号,身份证号。

拿回了电话,乔若星有些好笑,想来这焦天佑该是恐吓了司机大叔了吧?

“你不用挂电话,一直等你到家。快到了吧?”

焦天佑说着,乔若星道,“差不多快了。”

“恩。晚上作业是不是还没做完?”

乔若星轻笑,“我说天佑哥哥,你是不是以前就这么操心我二嫂的?”

“有问题吗?”

“没有。”不过很啰嗦就是了,像个老头子。

“星星,以后太晚不要一个人出门。外面不安全。”

“知道了,”这种啰嗦的话,乔若星没有听到太多人跟她说。就焦天佑这么个大男人,好像特爱啰嗦。

不过,这种念叨,除了老妈之外,还真是没有男人这么对她念叨过呢。

“天佑哥哥,你在部队是不是政委之类的?”管的这么宽,念叨这么多。

焦天佑唇角动了动,很是明白乔若星的意思。

“不是,不过我管的确实很多。”手下一帮子的训练,生活,甚至是心理他都要了解,哪怕他们失恋,大姨夫来情绪不好,他都要知道的,这对他们执行任务来说,其实很重要。哪怕是一个情绪的问题,都有可能带来生命危险。

“呵呵呵呵……”乔若星忍不住的笑起来,这男人倒是知道她的意思啊!“天佑哥哥,你有女朋友吗?你女朋友受得了你这性子吗?”

“没有。”

“噢——也是。”肯定没有女人受得了你。

焦天佑听着这小姑娘说话都说一半,另一半的意思可都带着明显的调侃呢。

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小姑娘比自家亲妹子小左狡猾多了。小左主要简单粗暴些,他的性子跟小左对上,小左当然是服从命令的。可是这小姑娘性子狡猾,又被家里人宠爱,大概除了父母,没有人这么强硬的管过她或者唠叨过她吧。

不跟小姑娘一般计较,焦天佑当做没有听到她那话。

“啊,天佑哥哥,我到家了。”

大门被人遥控打开,出租车直接顺着乔若星的指示开了进去,直到停在屋外,就有人过来付钱。

乔若星下车继续握着手机跟焦天佑还聊着,走进屋内,说道,“你放心了吧。我到家了,现在已经在我房间里了。”

“恩,作业有没有问题?”

“呵——,你要是以后不当兵了,完全可以当老师了。”

“应该不会。我没想过我不当兵会是什么样子。”焦天佑实话实说,他似乎就将军人这职业要做一辈子的感觉。

乔若星耸了耸肩,“明白。”

她似乎能理解这种感觉,但是不全然了解。

人都有自己热爱的,她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热爱什么,但是却挺羡慕焦天佑有自己热爱的并能为之努力的东西。

“好了,你做作业吧。我不打扰你了。”

“你不是说有问题找你吗?”乔若星突然又不想挂电话了,家里没有个说话的人,她能跟焦天佑这么聊着,其实也挺好的。

“可以。你先忙吧,有不会的再问我。”

“你现在忙吗?有时间吗?”

“不忙,有时间。”

“那就别挂了。我戴着耳机说话呢,一边做作业,一边看着有问题的直接问你呗。省的麻烦了。”

焦天佑默了下,“好。”

“那你稍等,我看看那些有问题。”

听着那边小姑娘声音轻快,似乎翻腾着书本的声音,焦天佑安静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