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大神通

第39章 敲不响的钟

第39章 敲不响的钟

今年的轮回支脉,无疑是六大传承支脉中最惹人注意的。虽然仅仅只收了两名弟子,但是这两名弟子,震慑力就已经超越其他任何支派。

范宁和项嫣然两人站在一起,项嫣然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范宁,范宁却没有理会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郡主,就像没有发现她的眼神一般。

最终,项嫣然终于压不下心中的好奇,眨了眨聪慧的大眼睛,问道:“喂,你叫范宁是吧?你为什么会选择拜入轮回支脉?”

“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拜入轮回支脉?”范宁反问道。

“当然是因为轮回支脉的传承最为强大,比其他五大支脉厉害多了,我来青云阁的目的就是为了轮回支脉。”项嫣然蹙着秀眉,理所当然地说道。

范宁微微一笑,说道:“这也是我选择轮回支脉的原因。”

“可是轮回支脉的传承已经很多年没有再现了,你肯定没有办法办法得到。”

“现在都还没有去轮回峰,你就断言我无法得到传承,也太早了点吧?如果我真的得不到,那你也跟我一样,肯定没办法得到。”

“你不信就算了。”项嫣然瞥视了范宁一眼,然后骄傲的转过了头,用范宁听不到的声音嘀咕道:“我是有准备而来,才跟你不一样呢。我肯定会得到‘轮回术’!”

时间流逝,很快所有弟子都分配完毕,新生都跟随长老们离去。

这时候,一身黑衣背负长剑的秦剑忽然朝着范宁与项嫣然两人走过来。

秦剑虽然只是养气境的修为,与范宁相差不大,但范宁却从他身上感到了一股让人不寒而栗杀气,十分心惊。特别是他背上的那柄黑色长剑,更是给范宁一股浓浓的威胁感。

“的确不简单,就算我**比一般神轮境武者还要更强,现在对上他也没有绝对的胜算。”范宁对此人实力有了大致的评价,不愧是核心弟子。

黑衣秦剑眼神从范宁身上一滑而过,没有停留,而是深深的瞧了一眼项嫣然,然后身上的杀气骤然加深,浓郁到普通人窒息的地步。

“下次比斗,我必定不会再输给你!”秦剑冷冷的说完这句话,然后就跟着‘风脉传承’的长老,离开了此地。

项嫣然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埋怨道:“这个秦剑真是小气得很,明明都是他自己找我比斗的,可是被我险胜了一招,又不服气,还开始记仇,下次说什么也不跟他比斗了。”

“嘶……”

范宁睁大眼睛盯着这个粉嫩少女,诧异道:“你们两人比斗过,而且你还胜了他?”

“是啊。”项嫣然点了点头,说道:“前几天遇到他的时候,他听说我是被师傅收为了亲传弟子,天赋很高,他就逼着我非要与他决斗一番。这人真的很厉害,特别是他拔出剑的时候,比当天轰击你的那道毁灭血雷还要强大,我差点就没抵挡住。”

项嫣然虽然在说秦剑的厉害,不过从她的语气和她脸上的神情来看,她其实根本就是在说她自己才最厉害。

“看来,这个少女郡主不仅古灵精怪爱管闲事,而且还是颇为自恋的啊。”范宁在心里想到。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不管是秦剑,还是项嫣然,实力都不比他差,甚至很有可能还要胜过他一线!

“好了,咱们也走吧。”这时候身形枯瘦的袁本初长老也从新睁开了眼睛,对着范宁和项嫣然说道。

其他支脉都是数十上百弟子浩浩荡荡的跟随长老离开,轮回支脉就显得冷清多了,所以也不用范宁和项嫣然走路,袁本初只是大手一挥,两人就悬浮到了半空中,犹如驾着一道神虹般往一座山峰飞去,速度之快,远朝范宁自己飞奔时。

范宁与项嫣然两人相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诧异。这个传说中轮回峰仅存的长老,看上去就像是一名普通的老者,身形瘦弱的袁长老,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至少秘术境大能者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

范宁没有会原来的住处去找貂鼠小白,这个小家伙来到这如同人间仙境,各种灵药瑞兽数不甚数的青云阁,简直就是如鱼得水,现在估计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过范宁也不担心小白找不到自己,小白早已经通灵,智慧不比人类低,对于青云阁的众多消息,它比范宁还清楚。这小家伙如果回到住处看见自己不见了,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轮回支脉的山门名叫轮回峰,轮回峰高约三千米,山上的宫殿并不如其他主峰那般繁多,只有寥寥数座,山上大多是各种古树佳木,如果竟让有人打理,人来人往,弟子繁多,那么看上去倒也是颇具气势。

但是这座主峰早已经荒废多年,偌大一座主峰,却不到十个人居住,山间早已经是布满了高高的野草,就连那几座宫殿住处,都十分破败了。

不过,当范宁在袁本初的席卷下来到轮回峰的主峰之巅,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点不同。

这里,似乎充满了一股莫名的力量,虽然这力量味虽然很飘渺,虚幻到忽略不计,但却有一种深奥晦涩的感觉,让人感觉高山仰止。

三人停在了一片竹屋出,这里屋舍大致有数十件,连成一片。

袁本初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人以后就居住在这边的竹屋吧。咱们轮回支脉虽然建筑不多,但是人更少,所以空余的房屋多得很,你们两人随意选。”

范宁和项嫣然对于居住的地方都不在意,随便哪里都一样,他们两人来这轮回支脉,自然是为了那无上传承,传说中远朝其他五大支脉传承的‘轮回术’!

像是听见了两人的新生,袁本初也没有故意考验两人的耐心,而是在这主峰之巅缓缓行走起来。

“轮回支脉所传承的术法,就叫做‘轮回术’,其威力无穷尽。祖师爷当年曾经告诫过众弟子,青云阁内最强大的术法,便是轮回术!其他风雷水火土五大支脉的传承术法,远远不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袁本初的几句简单话语,就顿时让范宁与项嫣然睁大了眼睛,竖直了耳朵,心神激荡,这轮回术果真无比强大,青云阁其他五大传承,连跟它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

这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站在轮回峰最高顶往下面看去,尽是一层层的云霞,在黄昏的光晕中染红,四周朦胧,像是被什么东西笼罩住了。

这里气势磅礴,前世范宁在地球时所见的泰山、黄山完全不及这里的万分之一,是真正的一览众生小,有自成一界的阵势。

在山巅最前方,有一处高台,高台上没有亭阁,只有一口巨大无比的古钟,足足七八米高。古钟的四周,有八根神柱,耸然而立。

古钟虽然看上去饱经风霜,但却有一股浩气,范宁与项嫣然第一次见,更是有一种心神被震慑之感。

踏入此地,轮回峰上那股莫名的力量放佛骤然增强了几分,有威压加身,似乎这里的空间,被一个莫名的阵法包裹着。

袁本初望了一眼古钟,开口道:“我们轮回支脉,之所以一直没落,无人能得到真正的传承术法,就是因为轮回支脉,并没有真正的传承之地,也没有传承经书!”

“没有传承地,也没有传承经书?”

袁本初点点头,道:“轮回峰有的,就只有这轮回峰之巅的这天然一阵法,和当年祖师爷建立的这口古钟。祖师爷留下遗训:钟响之日,传承再现之时!如果你们想要参悟传承之术,便日日来这里敲钟。只是,这口古钟数百年来,从来没有响起过。”

“不响的钟?”范宁心里纳闷,这也太奇怪了。

项嫣然同样也纳闷,睁大眸子仔细瞧了瞧古钟,然后问道:“袁长老,祖师爷当年可曾留下什么话?”

“留下了。”袁本初果真点头。

“什么话?”范宁与项嫣然同时眼睛一亮,问道。

“大道如钟,有轮转动;周而复始,无有穷尽,是为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