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布衣

第1160章 自找耻辱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自找耻辱

房间里的两名刑警将注意力放到了火雷的身上,等着火局长的进一步指示。

赵长枪同样也把注意力放到了火雷的身上,想看看这位火局长拿大炮打蚊子,弄出这么大动静,到底想干什么,目的何在。如果说火雷弄出这么大动静,就仅仅为了抓捕他赵长枪,赵长枪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赵长枪是认识火雷的,当初杨三才派林小双暗杀赵长枪,结果被赵长枪干掉后。闻讯出警的火雷便以故意杀人罪将赵长枪抓了起来。后来魏婷出面,找到了于大彪,于大彪将火雷怒斥一顿,火雷才赶紧将赵长枪放掉。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火雷逐渐认识到了赵长枪的实力之庞大,并且逐渐脱离夹河市八大天王,倒向了于大彪一方。

廖大本看到两名刑警冲进病房后,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把赵长枪控制起来,本来就有些不忿,此刻看到身边的一帮人竟然全都将注意力放到了火雷的身上,好像当他不存在一样,于是更加恼羞成怒!

最让他不忿的是,此刻正站在赵长枪身边的高个子警察,竟然说他和赵长枪之间是一场误会!言下之意,他们不但不想抓人,还想给自己当和事老?

我草啊!我都被这个混蛋打得不成人形了,这事还能是误会?还能和解?

廖大本一怒之下,竟然迈步蹿到了赵长枪身边,扬起巴掌就朝赵长枪的腮帮子煽去!嘴里还冲两名刑警喝骂道:“我和他能有个屁的误会啊!你们不动手,我自己动手!狗日的混蛋玩意,敢打老子,老子今天如果不能十倍百倍的讨回来,老子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激怒之下的廖大本挖掘出了浑身上下全部的潜能,他的动作非常快,还没等现场的一帮警察反映过来,他竟然便已经冲到了赵长枪的面前。

现在能制止廖大本忽然攻击赵长枪的只有一直站在赵长枪身边的两名刑警了!

两名刑警神色一变,异口同声暴喝道:“住手!”同时,身形快速移动,打算拦住扑向赵长枪的廖大本!

这两名警察倒不是怕赵长枪会受伤,他们是在为廖大本担心!他们怕赵长枪出手没个轻重,一下子将廖大本给拍死了。

赵长枪以前可是夹河市毒龙会的幕后老大!地地道道的超级**!廖大本敢攻击他?搓死啊!

如果赵长枪真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把廖大本给拍死了,事情可就真的难以收场了!到时候,恐怕不但火雷局长会受到牵连,甚至整个夹河市局的警察都得跟着倒霉。

特别他们两个,更是得承担责任。他们近在咫尺,却眼睁睁的看着廖大本被赵长枪打死,就这一条,就够他们两个喝一壶的,扒衣服滚蛋都是最轻的处罚,搞不好就得蹲班房!

别忘了,廖大本不是一般人,他老子是省委秘书长!

然而两名刑警虽然在第一时间便试图出手阻止廖大本,但还是晚了!因为赵长枪的动作比他们两个快的多!

赵长枪本来打算看看火雷弄出这么大动静到底想干什么,没想到廖大本却不知死活的冲了上来,他想也没想,抬脚就朝廖大本的胸膛踹了过去!赵长枪注意力虽然一直在火雷的身上,但是就廖大本这样半死不拉活的货色想偷袭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火雷看到赵长枪骤然出脚,立刻心胆俱寒,情不自禁的高声吼道:“赵先生手下留情!”

然而,火雷的呼声还是晚了!他的话音刚落,赵长枪的大脚丫便已经踹到了廖大本的胸口上!

廖大本可没想到等待他的将是赵长枪的大脚丫!他本来以为身边有警察给他压阵,自己可以痛痛快快的死虐赵长枪的。

廖大本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然撞击到自己的胸口,胸口一阵发闷,然后整个身体便好像被人丢出去的死狗一样,向后倒飞而出,最终噗通一声落到了病房外面的走廊里。

赵长枪这一脚虽然看似霸道无比,直接将廖大本踹飞了,但是他踢出的力道却比较柔和,不然廖大本可不就仅仅只是胸闷的问题了,肯定立马就得胸骨断裂,口喷鲜血,然后暴毙而亡!

由于赵长枪脚下留情,廖大本只是落到地上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实际上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他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冲火雷拼命的嚎叫:“火局长!快!快让你的人将这个混蛋抓起来!这个混蛋敢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打人,眼中根本就没有法律存在!这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暴力分子!”

这家伙虽然说话不方便,说的也叽里呱啦,含混不清,但是还一个劲的鼓动火雷快点下命令。他很纳闷火雷为什么以前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要将殴打自己的家伙抓捕归案,并且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可是真正见到凶手的时候,他怎么又变成现在这副这样子了呢?犹犹豫豫,迟迟不下令强行将此人抓捕。

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殴打自己的这个混蛋有极大的背景不成?可是这个人是为顾晓梅出头的,自己已经调查过顾晓梅,她好像并没有什么硬扎的后台,那么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再说了,就算此人有些背景来历,难道他的后台能大的过我不成?我爸可是省委领导啊!

火雷看到廖大本中了赵长枪一脚,竟然没死过去,知道是赵长枪脚下留情了,心中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连那两名普通刑警都害怕廖大本被赵长枪当场踢死,别说他这个局长了。

此刻火雷听到廖大本还在不断胡乱叫唤,心中不禁暗骂:“你个狗日的廖大本,就知足吧!如果不是赵长枪脚下留情,就刚才这一下,你的小命就得交代了!奶奶的熊的,我火雷今天也是吃猪油蒙了心,怎么干出了今天这种刺毛事!”

火雷虽然心中不忿,但还是迈步走向廖凯龙,打算亲手将他拉起来。没办法,谁让廖大本是廖凯龙的儿子呢?

然而,廖大本却根本没打算领火雷的好意,只是愤怒的不断催促火雷快点将赵长枪抓起来。

火雷正想着怎样给廖大本解释一下,却忽然听到赵长枪冷冷的说道:“火雷,我想知道你今天弄出这么大动静,到底是想干什么?是有人抢银行了,还是有人劫机场了?你不会要告诉我,弄出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抓我吧?如果真是那样,我可就不禁要怀疑你的动机了。哦,对了,你弄出这么大动静不会就是为了讨好这个廖大本吧?就仅仅因为他的老子是廖凯龙?你不会天真到以为你巴结上廖大本,廖凯龙就会给你加官进爵吧?我敢保证,如果你现在真的打的是这种主意,那么廖凯龙同志知道这件事后,不但不会提拔你,反而很有可能会给你个差评!虽然他和你不在一个系统工作,但是一个省委领导的差评,对你意味着什么,想必你比谁都清楚吧?”

赵长枪这话可不是吓唬火雷,廖凯龙不但是廖大本的老爸,而且还是平川县委书记宗伟阳的岳父大人,当然是以前的,现在宗伟阳已经离婚,这层关系自然也就解除了。

自从赵长枪调任到平川县之后,他和宗伟阳在一起的时候,可是没少听宗伟阳说起他的那个老丈人。

想当初,宗伟阳也不是没有打算通过岳父的关系,好好的在官场进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老婆虽然对他很苛刻,他对老婆已经没有了任何**,但是他还是在努力的维持着这份痛苦的婚姻。

然而,最终让他失望的是,他的那个老丈人实在让他无语,说好听点,他那叫党性极强!有原则!说不好听点,那就是一块榆木疙瘩!没有半点人情意思。宗伟阳和他女儿结婚这么些年,他愣是一次都没有利用他的职位关系给宗伟阳开后门!

火雷想通过巴结廖大本抱上廖凯龙的粗大腿,想让廖凯龙对他另眼相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这只能说明火雷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廖凯龙这个人!

赵长枪感到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他。

火雷听着赵长枪的话,额头上不禁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知道赵长枪不会骗他,因为赵长枪根本没有必要骗他,凭借赵长枪的关系,摆平眼前这点事情,简直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他用不着编造廖凯龙的事情来威胁自己。他在羞愧的同时,心中也不禁一阵阵后怕!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平时总想着如何揣摩领导的意图,这回差点下了一招天大的臭棋啊!

火雷心中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忽然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他连忙转身,看着赵长枪,陪着笑脸说道:“误会,误会,赵县长,这完全是一场误会啊!之前廖院长告诉我说,有人在精神卫生中心大肆行凶,我怕这里的病人会有危险,为了保护病人,所以才调集了大量的警察。没想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完全是廖院长虚报案情嘛!”

火雷这话说出口,便意味着他已经放弃了之前讨好廖大本的打算了。他打算向赵长枪靠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