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修真大师

第212章 龙凤纠缠!

第二百一十二章 龙凤纠缠!

“哈哈,解药?这六欲红尘有解药吗?掺杂了一些黑蟒精血炼制的六欲红尘是根本没有解药的。司徒冷星嘲笑道。

“那就别怪我了。”到现在陈金已经无法控制住元力在黄幽蓝体内顺畅流动了,那种滞涩的感觉明显的表示六欲红尘的药性已经布满了她的全身,将她完全侵蚀。

因此在一声冷喝下,原本喷吐的元力一下子倒退而回,顺带着一团团的将那六欲红尘的药性给包裹住,全部都吸进自己的体内,将其当成元力,灌入丹田当中,用无尽的元力进行炼化。

六欲红尘属于凡品丹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用一些好**的动物精血作为主药材,精心熬制七七四十九天才行。

黑蟒属于海陆双栖的动物,体格巨大,堪比水桶,体内精血冰冷但却带着一股阴性,能够很强的刺激着人的欲.望,对于某些药物来说,绝对是一个较好的催化剂,尤其是这无解的六欲红尘,根本就是一个导火索,彻底的引爆欲.望。

呼……

陈金快速的吸收着黄幽蓝体内的六欲红尘,现在只不过是刚扩散,根本没有融进血肉里,所以能够被他的元力很好的包裹住,一点也没有落下,使得无力躺在一边的司徒冷星瞬间美眸瞪大,有一种不可置信的感觉,认为陈金是疯了。

她可是清楚地知道,当初杨天为了能够得到同门的一个师妹,硬是用这个六欲红尘让其乖乖就顺,即使是那个师妹拥有筑基修为也不行,根本抵挡不住药性的侵蚀,最后彻底沦为奴隶。

这也就说,六欲红尘根本就没有解药,就连修真者都无法解决,然而看陈金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怕是还以为凭借着筑基修为能够轻松炼化六欲红尘呢。

司徒冷星不住冷笑,她很想看到陈金爆体而亡的景象,这也算是间接的完成了杨王交给自己的任务,刺杀陈金失败,但却被**要给毒爆了,这种事情更加的符合她的口味。

别看司徒冷星寻常平静好似没有感情的样子,其实只有她心里清楚,她的体质可能出现了问题,每一次杀人都有一种渴望的感觉,渴望其爆炸的样子。粉身碎骨,那种火气使得她很在平静的表情下,很疯狂!!!

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

随着六欲红尘的大量减小,那黄幽蓝的身体热度也在缓缓地降下,她的动作也不再那么剧烈,一双玉手也是落在地上,不再陈金的身上抚摸,那灼热的美眸也渐渐的闭了起来,到最后头一歪。居然昏了过去。

黄幽蓝是没事了,但陈金现在可算是受到煎熬了,他的体内因为吸收了大量的六欲红尘,原本想借助丹田大量的元力给炼化。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元力居然无法炼化掉六欲红尘所带来的粉色气息,就是他想将这些六欲红尘送出去,也不行,他的元力也被六欲红尘给腐蚀了。逐渐向着粉色的样子转化。

原本他是打算,将六欲红尘吸收到自己的体内,随后炼化掉六欲红尘。即使炼化不掉也可以,旁边不是还有一个司徒冷星吗,只要将这些六欲红尘的气息渡给她就行了,让她自作自受。

但现在他的计划明显失败了,他显然低估了六欲红尘的威力,在没有了解它的情况下,让其陷入体内而无法自拔,所以到最后他倒霉了。

陈金现在也成熟了许多,大量的各种社会经验让他的头脑在关键时刻愈发的清醒,整个人的神色也是愈发的平静下来,只不过他的双眼却是逐渐的变红,不时有着一道猩红的血光闪过。

伸手将黄幽蓝那破碎的衣服给合拢,随后又从储物袋当中取出一件自己的衣服盖在他的身上,将其抱在一个相对隐秘的地方,便转身看向了司徒冷星。

恰好此时司徒冷星还是一副冷笑的模样,这时陈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声低沉的沙哑声传出:“你不是很喜欢看到六欲红尘发作的样子吗,今天我就让你彻底的看清。”

陈金发出一声宛若野兽般的咆哮,双眼瞬间赤红,犹如血红色的宝石,身体猛地一紧,狠狠地向着司徒冷月冲了过去。

现在的陈金已经彻底放开了对于六欲红尘的束缚,任其在体内疯狂扩散,刺激着他体内的每一处兴奋的细胞,开发出一个个细胞的兴奋潜能,而他也在这时将魔爪探向了司徒冷星。

“不要……”司徒冷星好似猜到了什么,面对陈金那狰狞的面目,美眸当中惊慌无比,想要出手反抗,但身体却是因为先前被陈金一掌击中,浑身酥软麻木,没有一点力气,现在的她就好比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等着陈金的下手。

啊……

惊人的凄厉声传出,陈金现在似是一头发疯的野兽,被六欲红尘刺激的浑身的血液都在翻腾,强大的渴望使得他极快的震碎司徒冷星的紧身衣,同时刷的一下震碎自己的衣服,来不及温存下身就是一刺。

在司徒冷星的一声痛苦声音中,陈金疯狂的冲刺着,潮起潮落,一道道海浪犹如海啸般翻天覆地,但又随着一声啪啦,落下时变得平静无声。

那司徒冷星只感觉自己就犹如处在大海当中的一叶扁舟,被海浪疯狂的席卷着,一**混着这疼痛的兴奋传进脑力,刺激着大脑神经。

“吼……”

好似感觉这种姿势很不舒服,入魔了的陈金又将司徒冷星按在墙壁之上,将其一只**抬起,落在肩膀上,然后就这样继续的疯狂冲刺,每一下都是非常的用力,每一下都好似让他得到了强大的发泄,狠狠地撞在司徒冷星的身上。

他的一双手也不闲着,一只在她光滑的后背抚摸,一只按在那个雪白浑圆的玉峰上,使劲的揉捏,每一次的落下都是出现一片紫青之色,那大白兔在他手中不时的变换模样。

滑腻、疯狂、冲刺、发泄……

陈金体内的六欲红尘在快速的减少,随着他的冲刺,每一下都带着一点送入到司徒冷星的体内,让她的双眼也渐渐的迷蒙起来,伴随着陈金的冲刺,发出痛苦而又兴奋的娇啼,**在外的大片雪白肌肤也蒙上了一层玫瑰色,动人心魄。

现在的司徒冷星伴随着陈金的冲刺,整个人都是变化了许多,不再是一副冰冷嘲讽的模样,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激烈的兴奋,那美眸当中虽是麻木,但更深处却是有着道道舒爽到极致的神色划过。

“我让你不给……”

“我让你嘲笑……”

……

陈金低沉的声音伴随着一下下的冲刺,传进司徒冷星的耳朵当中,使得还有一丝清醒意识的她瞬间羞恼无比,虽是浑身无力,但却是挣扎的愈加厉害,那一双玉手如雨点般锤着陈金的胸膛。

可惜,陈金的肉身早已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虽然现在没有硬化,但那一层角质膜却是很有效的抵挡住了司徒冷星的粉拳,任其如何用力,都无法让陈金退去。

平时有许多人都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当男人在愤怒的时候,做出的那种事特别持久,也特别的粗暴,就像是一头野兽。

现在的陈金很明显是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他在被司徒冷星笑话之后,再加上体内的六欲红尘刺激,使得原本压抑在内心的暴戾全部都激发了出来,每一下都卯足了劲,都很疯狂,很粗暴。

……

一番**过后,已经四点多钟,天际已经慢慢放亮。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陈金的脸上时,他突然一个激灵,那种清醒的意识正在快速的回归,也恰在这时,他的下体火热感一闪而逝,激流顺着下体冲了出去,进入到了某个安全的港湾。

“你……”陈金苏醒过来,正好迎上了司徒冷星那种麻木的眼神,当即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被刺了一下,很疼。

退出司徒冷星的体内,陈金挥手取出一件衣服盖在司徒冷星的身上,当双手不经意间触碰到那一丝丝滑腻柔软之时,心底却是再也没有升起渴望,现在的他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冲动与疯狂,已经彻底的泄出了体内的那种火热,更是在心里诞生出一丝怜惜。

“哎……”看着依然麻木的司徒冷星,陈金叹了一口气,将她飘在额头的一丝秀发撩到耳边,自己套上一件衣服,默默的看着她。

“你还想要吗?”司徒冷星麻木的看了一眼陈金,她的眼中看不到丝毫的光彩,一片灰暗,只是机械性的问道。

凌乱的秀发将司徒冷星的玉容半遮半掩,身上破碎的黑色紧身衣以及那些女人的贴身衣物散落在阳台之上,到处都是,虽是诱惑,但更显得让人难受。

“对不起。”陈金摸了摸司徒冷星的秀发,轻声道,充满了歉意,这样的女人,很让人心疼,他的心不是石头做的,自然会疼。

“刚才的感觉很爽,很舒服,我们再来一次吧。”不由分说的,司徒冷星猛然扯开盖在身上的衣服,随即带着青紫的大白兔,狠狠地将陈金推到,将其衣服当初扯碎,稍微一抬就坐了下去。

呼……

风声撩过,司徒冷星与陈金陷入纠缠当中,只是在他没有发现的空挡,司徒冷星的眼角却是划出了一道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