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禁条

第二百九十八章 重返卡顿

帜 ”好像都凡经很久没有飞了“纹是让人怀念!”旧通的飞艇上,梅斯正站在船舷边,望着天空的云气漫漫,脸上微微陶醉。

“姐姐,你不冷吗?还一副高兴的样子,我们现在可是在雪山上呢!”梅斯的身边,芬妮正缩着头,把手藏在衣袖里,闷声闷气和梅斯说话。

两个人俱是一身旅行者打扮。一身防水透气,保温又轻便的皮衣,现在因为进入了雪山的上空,又在外面罩上了一层棉服。

“那个时候,姐姐经常在这种气温下飞行的,说冷也冷,可是也没什么,而且,最冷的人,其实是在那里”。

梅斯回头用手一指,望向了飞艇的高处,“那里的膘望手,其实是最辛苦的,不论什么天气,都必须呆在里面,热的时候像蒸笼。冷的时候像冰窖。 ”

“当时罗本就是膘望手对不对!?”芬妮的目光顺着梅斯的手指看向了那个小小的膘望塔,孤零零的处在寒风里,好像在瑟瑟的发抖。

“是啊,那个时候”。梅斯不禁轻笑,“那个时候,他比现在还傻呢,整天都是一副呆呆的样子,你和他说三句话,他才会哼一声。”

“我看现在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芬妮说着,看向了另一侧的船舷,罗本正一个人呆在那里,正望着下面的雪山,不知道在想什么。

“罗本!怎么跑到这里来,好冷的”。

罗本正看着下方绵延万里的雪山。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回身看时,却是莎莎一张红扑扑的笑脸。

“我还穿着棉服呢,倒是你。这样跑出来会冻坏的!”罗本脱下自己厚厚的棉服,披在了莎莎紧穿了一身单皮衣的肩上,现在的这些寒风。已经丝毫不能够让罗本感到寒冷了。

感觉着还带着淡淡体温的厚厚棉服,莎莎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在想什么?从上船来,就一直在这里呆着,我都已经借了厨房熬好粥了,你还在这里!”

莎莎往罗本身边凑了凑,一脸好奇的看着罗本。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就是在这里跳下去的,之后才学会了魔法。遇到了你,才有了后来的一些事情”。

“嗯!要说起来,我还得感谢狐狸精,你要不是为了救她,我们就遇不到了!”莎莎回头望了一眼梅斯。梅斯正意气风发的在船头和冻得有些哆嗦的芬妮说着什么。

罗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段时间。自己看的处回来,梅斯依旧在尽力的和莎莎拉近关系,而且,似乎也取得了一些效果,现在莎莎似乎已经把“狐狸精。三个。字当成了梅斯的昵称,,

“苏呢?怎么一直没看见她?”

“苏在照顾毛毛,上次变身之后,毛毛更懒了,吃饭都要人喂,我要去熬粥,狐狸精又和小狐狸精在说话,我就只好拜托苏了”。

呼了口热气在手上,莎莎搓了搓手,想了想,还是把手缩进了袖筒,凑上几步,靠在了罗本的身上。

“可能是上次消耗的太大了,我看毛毛是太累了。这些天就宠着他吧”。罗本摇头苦笑,所有人里。毛毛倒是最难伺候的一个,睡的最多。喝的最多。吃的也最多,做的事却最少,,

“是啊!变成那么大的一条龙,当时可把我吓了一跳呢,只是”每变一次就这样懒上这么久,吃这么多的东西,我怕那些金币还不够毛毛的伙食费!”莎莎说着咯咯直笑。

“吃吧,能把我吃穷了,也算毛毛的一个天大的本事了!”

莎莎又是一阵好笑。

“回去吧,飞艇又要爬高了。都是雪,也没什么好看的,我还熬着粥呢,趁热去喝”。见罗本好像没有要回去的意思。莎莎紧了紧身上的棉服。

“好”这里,也的确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回去吧!”罗本看出莎莎有些冷,笑着答应了。

“狐狸精!一会都要被冻死了,要不要来吃点东西!?”舱门口,莎莎回头冲着梅斯喊道。

“好的!”梅斯还没有答话。芬妮已经忙不迭的跑了过来,不使用魔法的话,芬妮感觉这天空之上简直要把人冻僵,真不知道姐姐一个普通人是怎么适应这种温度的。

梅斯好笑的看着迅速跑掉的芬妮。自己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那个晾望塔。也向舱门走去。

罗本一行人,只做了两天的准备,在罗本成功的把一座空间门的坐标定在了城堡的地下字里之后,就暗中悄悄的离开了索尔,一应大小事务。梅斯在之前已经做了一些安排。并告诉菲力,自己会不定时的回来亲自查看这里的情况。

在暗黑图书馆里的大毛,经过了多天的努力,终于把那座大到骇人的金山,从图书馆的一边,搬到了另一边,之后又细细的数了一下一柜子大概有多少金币,就这么粗略的计算了一下,然后得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心惊肉跳的数字!

五十亿!

大概就是这个数目了,这次罗本展开空间门,只在那么一会的功夫。就把五十亿枚金币装进了自己的空间。

罗本不禁惊骇塔罗家居然如此的有钱,这简直是富的流油,这么多的金币,这么多的金子,罗本无法想象塔罗家是如何聚拢了如此惊人的

富。 对此,日08姗旬书晒讥口齐伞“训共是没有其他人那样的惊讶“毕竟,塔罗家是联朗第以愣低,而联盟又可以说是大陆上最富有的国家。抢了塔罗家的藏金库,其实和抢了一个国家的国库差的也不是很多。而从结果上来看,塔罗家的金库,可以比一些国家的国库要殷实多了,,

当然,多少钱现在都不重要了,现在这些钱,全部都是梅斯的压惊费再已。

毒昏时分,飞艇如期的降落到了一个城市中。

“!还是地面上的感觉好,从来都没想过,天空中的风是那么冷!”芬妮第一个跳下了飞艇。站在地上用脚用力的踩了踩地面,这个出色的风系大魔法师,似乎一瞬间开始对大地充满了感情。

“这次我们的航线有些偏高,自然要更冷一些,我们上次回来的时候,那艘飞艇就是绕着各个雪峰走的。感觉就温暖一些!”

当了那么久的船员,罗本对于这些情况到是都知道的,一边随口解释着,一边也走下了飞艇。

几个人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所有的一应物品,已经全塞进了储藏空间之中,所有人都是一身毫不起眼的旅人打扮,只是毛毛现在已经长大了许多,也胖了许多,莎莎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直接抱在怀里到处走了,现在,毛毛正一脸没睡醒的模样蹲在罗本的肩上,奇怪的模样惹得人们频频注目。

身上的宽大斗篷,也掩住了几个女孩玲珑身姿,苏在头上戴了一顶宽沿的大帽子,别说耳朵,连面孔都遮住了三分。

城市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短短的时间内,卡顿帝国似乎又恢复了平静,一切又变得井然有序,丝毫不见之前政变带来的不良影响。

这点上,罗本十分的钦佩二王子。这个满脸色迷迷笑意的浪荡王子。使起手段来当真是狠辣无比。政变的过程罗本没有去打听,不过大王子狼子野心,弑父篡位未果之后兵败身亡,而大帝也在政变中遇刺身亡。最后却是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为王子在国家危难时刻力挽狂澜,平息的了政变,整顿了宫廷,安抚了百姓。又以雷霆的手段镇压了想要趁机作乱的将领,恢复了帝国的平静,这个却是相当流行的说法。

一切阻碍的因素全部排出,一切阻碍的人,只有一个字”杀!

这样的人,要给自己什么礼物呢?

一路上都平平静静,只是偶尔会有人近距离下观察到莎莎等人的面孔。再看时,却发现都是众人都是大美人时,不禁会有些流口水的表现。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会有人突然上前来问毛毛是什么魔兽,多少钱肯转手之类的事情发生,遇到这样的事情,罗本都在毛毛的鼻孔开始喷火星之前,就把来人打法了走了,

只是这样,罗本也放心了,苏都和自己说过,如果自己现在是第一次见到毛毛的话,绝对不会把这个东西和那种极其美丽优雅的幻龙联系在一起的,”

几天的功夫,众人已经乘着飞艇,来到了卡顿帝都。

“先找地方住下,然后我去先王宫那边通个气,见过二王子之后,咱们再去见你师傅,怎么样!?”

大街上,罗本正走在前头寻找着可以住宿的兼店。

“罗本,我想,这根本没必要!”

梅斯跟在罗本的身后,脚上穿着舒服的平底束腿长靴,兴致勃勃的走着,自从开始经营飞艇生意以来,自己几乎就没怎么这么轻松的跟在别人身后了,一直都是自己拿主意。自己扛起所有的事情。

梅斯忽然觉得,其实自己应该老早就扔下自己赚到的那一份产业跟着罗本才对。

“没有必要?为什么?”罗本疑惑的回头。

梅斯微微一笑,“罗本,我们要去见的可是曾经的二王子,现在卡顿大帝,从他的信里,能看出他对你的态度很友善,也可以说很随意,信中的口气完全没有一个帝王的影子。倒像是一个老朋友,我想,只要你去找他,他应该会立刻就见你的!”

“那你们呢,我们得有住的地方啊!”

梅斯不禁白了里本一眼,“人家是卡顿大帝,和你一见面,我们的安排自然就有了,我们这回可是要住王宫的,还找什么旅店!”

“对啊!我们完全可以去住王宫的嘛!”姐姐说话,芬妮立刻表示着赞同。

于是,几个人七拐八拐,直接奔着王都的内层王城而去。

“站住!”

卡顿帝国的卫兵也许一向都是这样凶的,走到王城边上,罗本还没有说话,两列士兵中最外的两个人,已经扬起了手中的长毛,要不是罗本微微一缩头,脑门上就要多一个窟窿了。

“王城禁地,马上离开,否则杀无赦!”

卫兵的声音里全是森寒的杀意。眼眸中,似乎连威胁的意味都没有,仿佛恨不得罗本几个人不走,自己好把面前的几人当场格杀。

“看来政变之后,王城的气氛还是很紧张的!”梅斯看着一脸警惕的卫兵,在罗本的身后小声的说道。

“什么人?” 听到有人谈论政变,一个卫兵大喝一声,挺身上前,王城里的两列士兵,顿时又分出了十个人,杀气腾腾的哥了过来,一个头盔上带着长缨。队长摸样的人,也

“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离开这里,否则立刻”这个队长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露出了一片惊愕,愣愣的看着罗本。

十几个卫兵不禁微微疑惑,这个新调来的队长,可是个一等一高手,而且脸黑的很,谁的情面都不看。平时任何达官贵要出入这里,该检查的从来都不放过一丝一毫,今天见了这几个人,却露出了这般模样。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啊!我说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熟!”罗本敲敲脑袋,终于想起了这个队长谁了。

似乎,只是人换了换,其余的,都还如当初一样,这个队长,就是当初狼牙城下的那个卫兵队长,却不想,现在已经成了王城的守卫队长了。

这个守卫队长面上露出了几丝惶恐,目光一扫,顿时发现了一身问样旅行者打扮的莎莎,这个小女孩。还是像当初那样轻轻微笑着,可是她拿出的东西,可是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收起武器”。守卫队长连忙大喝。

士兵们不明所以,都有些不解的望着自己的头。

“收起武器,否则自己去领一百军棍”。守卫队长的脸涨红了,现在不收起武器,自己可能就不是要被打一百军棍那么简单了”

上司发了火,士兵们这才犹豫着收起了武器,却依旧站成一圈不肯走。满眼警惕的望着罗本等人。

“大人,您是要进城吗?”守卫队长小心的问道。

除了罗本之外,所有人都万分的奇怪。这个守卫队长,没有理站在最前面的罗本,居然是对着莎莎说话,还一脸的恭敬,口称大人。

“罗本!拿出东西来啊。我们不是要见二王子的嘛!”莎莎先是向这个守卫队长笑了笑,之后捅了捅罗本,催促道。

“我已经在找了,时间有些长。不知道放在哪里了!”罗本已经皱着眉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了,手上的戒指。正闪着难以察觉的光芒。

这回。守卫队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落在了罗本的身上。

“啊,找到了,在这里,大毛居然拿这个垫了床脚,真是的”。守卫队所有人发愣中,罗本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小牌子。

“给你,麻烦你去通报一下。就说罗本来了,我们现在要见二王子。哦不,是见陛下!”

手上一翻,那块小牌子划着一道弧线。抛向了守卫队长,这个守卫队长慌忙的接住。定睛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夕阳下,这块令牌的长剑和权技的雕纹正闪着金黄色的夺目光辉

“王室金牌!”

守卫队长的声音微微发颤,这次这个男子拿出的东西,却是比上次那个女孩拿出的东西更吓人了!这种金牌,是在每一个王室成员出生后专门铸成的,上面有这位王室成员独有的编号,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王室成员的身份证,每次铸造、损坏、赏赐给别人、或者重铸,都会有详尽的记载的。

守卫队长手指颤抖的翻过了金牌,在背面,右上角的地方,刻着一些不起眼的小数字,仔细的辨别了一下之后,这个守卫队长脑门上的冷汗立刻就流了下来!

“大人!请恕在下无礼!我这就去通报!”

守卫队长身体立刻绷的笔直。神情严肃的大声喊道,低着头,极其恭敬的把金牌递还给了罗本。

“哦!好的,那你快去吧!”罗本伸手接过了这面小牌子,心中很高兴,二王子的这个。东西果然很管用的。

“放行!请大人到哨卡喝茶。我立囊去通报!”

见到时王室金牌,守卫士兵们脸上露出恭敬之色,虽然罗本五人穿着可疑,说话的语气也可疑,但是这金牌却是不能怀疑的。

守卫队长急忙转身大步离去。转过城门脚的时候,才算呼出了一口气。“神灵在上!竟然是陛下的金牌!”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守卫队长心中不禁庆幸,多亏今天没有发生冲突,否则,自己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这位新陛下,虽然听说很和气。可是却喜怒无常,据说这几天已经连斩了几位大臣了,

在哨所还没有把屁股做热,门外已经响起了车轮的声音,紧接着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来到了门外,却明显的停了一下,罗本隔着那道木门,似乎能听见整理衣服的声音,之后。才响起了敲门声。

罗本应了一声,一个肥头大耳,穿军服的军官走了进来”

“大人,陛下马上就到,请您稍后恭敬的把金牌再一次的还给罗本,一个面容清瘦的穿着侍者长袍的中年人缓缓的退了下去。

经过了层层的通报,验证了无数次金牌。罗本几个人现在正坐在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

“嗯!帝王就是气派啊”。罗本喝着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茶,四下的打量着这座不算太大的小宫殿。

“必,”气派又能怎么样!整个王城就那么屁大点的地方,看几眼就够了,从小就看,现在简直看的我心烦”。

唉声叹气中,二王子一身的帝王服饰,从宫殿的一处大屏风后转了

来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