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6章 不就是不会吗?笑你妹啊!

第六章 不就是不会吗?笑你妹啊...

沐锦儿听到男仆的话身子猛得倒退几步,声音却还算平稳:“你、你说什么?”

另外一个男仆也跪倒在地上:“夫人,老爷在您失踪三年多后新娶了……”事情瞒是瞒不住,倒不如由他们把事情给夫人说清楚,也让夫人心里有个数。

“沐忠沐诚,闭嘴。”金保柱斥了先后开口的男仆后,再次欠身伸手相请沐锦儿:“您先进府,我们老爷马上……”

沐锦儿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半点规矩,没有问你话,闭嘴。”

金保柱被斥的脸皮微红:“您听……”

“掌嘴。”沐锦儿迎着金保柱的目光,还是四平八稳的声音:“我是说,你给我掌自己的嘴巴。我五年不在府中就没有了规矩吗?今儿我就教教你规矩。”

金保柱的脸一下子胀红起来,可是张开嘴巴最终还是没有吐出一个字来,因为他很清楚面前的人是谁。

沐锦儿盯着他:“还要我说第三次,或者你想让他人代劳?”让金保柱自己掌嘴已经是从轻了,如果让其它人掌嘴的话,对金保柱来说更为难堪。

金保柱低下头:“小的错了请您息怒。”他举手打了自己两下,不轻但也不算很重。

他很清楚沐锦儿打得不是他胡乱开口,而是他的态度;可是,他是有主子的人,眼前所为也是无奈之举。

在府里的吩咐没有传到他耳中之前,只能模糊的称眼前人为您,不会吐出其它的敬称来;因为得罪了眼前人也就是被责罚一次,而开罪了府里的人他就会失势。

轻重之间他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沐锦儿没有再苛责金保柱,因为到现在她还算是妾身未明,再说更重要的事情还没有问清楚:“沐忠,你来说。”

教训一下金保柱只是给金府的人提个醒,因为他们其中很多人是清楚她是谁的;如果金保柱放肆后她默然不语,以后在府中如何立足?

立威的确是立威,但也要金保柱肯“配合”。

沐忠连连叩头:“夫人、夫人,也不能怪老爷,倒底五年了;老爷也不容易,找了您整整三年、也守了整整三年,可是家中不能无人打理,所以才在一年多前迎娶了谈家的姑娘。”

沐锦儿闻言合上眼睛,伸手撑在大门上仿佛是找到倚靠般能让自己站稳;她没有说话,就那样合着眼睛立在原处,也无人在此时敢打扰她。

金保柱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沐锦儿会大闹起来,那金府可真要丢脸面了。

他看着沐锦儿的神色,在看到沐锦儿的眼皮一颤要睁开时连忙开口:“有什么事情还是进府再说吧,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儿。”

“再者府里的人总要都知会一声,多少需要点功夫。”他加上这一句,为得就是提醒沐锦儿不要大闹,因为丢人的话不仅仅是他们老爷,还有府里的大爷和大姑娘。

“您在这里等不如进府去等……”金保柱也不敢再提“夫人”两个字,生怕再刺激到眼前的沐锦儿。

他现在知道了,眼前的这位可不个性子柔软,肯让人拿捏的主儿。

沐锦儿睁开眼睛也不看金保柱道:“沐忠,你告诉他我是哪个?让他能好好的说句人话。”

沐忠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金保柱,这位是我们金府的夫人、大夫人,你还不见礼?有我和沐诚在,还会认错人不成?”

他特意把大夫人三个字咬得很重。

金保柱的腰弯得更低:“您进府……”

沐锦儿终于看向金保柱,平平静静的道:“你称我为什么?”

金保柱的额头已经见汗,把身子压得更低后才道:“总要等老爷做主,小的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您;倒底如今金府里头是有主母的,也是八抬大轿抬进门的正妻。”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一眼沐锦儿:“这些年来,老爷认为您已经不在人世……”

“不在人世?”沐锦儿冷笑两声:“我不和你个奴才多说什么,你不是一直说要请我进府吗?”

她抬头看一眼高高挂起的金府牌匾,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随金保柱进府的,眉头一挑她就有了记较。

“进府当然是要进的——现在你就打开正门,我自去正厅等你们老爷,不会让你们为难。”

她说完退后一步看着金保柱是一动也不动。

金保柱目光闪了闪:“老爷如今还没有来,您还是先进府,有什么事情见了老爷都能说清楚;您就不要难为小的了。”

说完,他双膝点地跪倒了。

堂堂的金府大管家还真做得出来,说跪就跪,看得门房和门子那真是一愣一愣的。

沐锦儿却完全不吃这一套,柳眉挑起:“看来你是做不得主,那就让你们老爷来——今儿,我只自这正门进府。”

“八年之前我就在正门被人抬进的金府,成了金沐氏、金家的主母,今天我回来当然也要自正门进才合乎礼节。你连这点礼节都不懂居然还能做大管家?”

“金有文呢,让他来伺候;你也就不必为难了,免得说我不知道体恤你。”她的声音微微的紧了一些,压得门子和门房都低下头不敢看她。

金保柱知道沐锦儿的话是占理的,但他有他的难处啊。

他不想也不能让沐锦儿在大门前再闹下去,但也真得不能开正门,因为府里还有一位夫人呢,这正门一开他如何对府里的那位交待?

这人,怎么还不来?

金保柱被斥的腰更低了一分,感觉自己真得要顶不住了;眼前这位真不是他能应对的,不卑不亢、句句占理啊。

只能再次弯下腰,他小心翼翼回道:“五年了,很多事情都要从头说起,您还是进府先歇一歇,小的让人奉上香茶和早饭……”

沐锦儿转身:“沐忠沐诚,你们去请你们老爷来;我今天就要看看,我是不是能自这正门进去。”

她才不会和金保柱对峙,那样只是自低身份。

沐忠和沐诚答应一声,沐忠留下来伺候着,沐诚转身就向府里飞奔;却在侧门那里停下来,后退几步后行礼:“小的给老爷请安,老爷,夫人回来了!”

沐锦儿没有回身,就好像没有听到沐诚的话;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有人奔到她的身后,传来了微颤的声音:“锦儿?”

慢慢的转过身,沐锦儿看到的是一个有些黑、四四方方很普通的男人脸,倒是那双眼睛平添了几分英气。

男人长得并不是如何的出众,但是却属于在一群里人能让人一眼看到的那种。

“五年了,五年来我无时不再想着这个家,天天在梦里都要回到这个家,却没有想到、却没有想到……”沐锦儿的话还算平静,但是颤音依然能让人听出她的心情并不平静来。

她好像无法说出面前男人再娶的事实来,只是倔强的看着男人的眼睛。

金敬一看到眼前的那张脸时,再也忍不住的一步上前,两只手握住了沐锦的胳膊,一双眼睛舍不得移开半分。

他却完全没有听到沐锦儿在说什么,就算看到了人在眼前,就算他紧紧的握住了日思夜想之人的胳膊,但是他依然无法相信是真得。

四目相对,金敬一不开口,沐锦儿也没有再开口。

他们不说话自然无人敢多嘴,一片安静后,金敬一忽然扬起一只手来,一记耳光差点就落到沐锦儿的脸上。

不是沐锦儿躲开了,也不是谁拦住了,而是金敬一自己硬生生的把手臂停在了半空中;他看着沐锦儿眼睛慢慢的红了起来:“你、你还有脸回来?!”

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微红现了泪光,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只是因为没有到真正心情激荡之时。

在这一刻,金敬一的眼中只有他的结发之妻,只有那个缠绕在他梦中整整三年,后来依然时不时会浮现的妻子。

只一眼,他就知道这就是他的妻沐锦儿;只一眼,他就知道这是他日思夜想,也是他日夜都恨不得掐死其一千次的妻沐锦儿。

沐锦儿重重地推开金敬一的手:“五年了,我回来了,可是家却不再是从前的家,而你要用一记耳光迎我回家?!”

她踏上一步:“你要打可以、要骂也可以,要娶她人也可以,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封休书,我沐锦儿如果多求你一个字,就当场撞死在这石狮子前。”

沐锦儿指着石狮子盯着金敬一,毫不退让没有半点理亏的模样:“你为什么不答我刚刚问得话,敢娶而不敢言吗?”

金敬一更怒:“你、你还敢说,五年……”

金保柱咳了两声:“老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现在放心了不少,因为沐锦儿得势的话,予他肯定不会是好事儿。

一朝天子一朝臣啊,他可是金府新臣而非沐锦儿的旧臣。

听到管家的提醒,金敬一终于放开手,看一眼远远聚起来的人:“好,回府再说。”他说完看一眼沐锦儿,眼中有恼有恨还有着他自己根本遮掩不起来的怜。

他气,但是也有着说不出的高兴,因为她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