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175章 太子要泡你妹!

第457章 大结局

火凤一遍晃动着抱着的孩子,一遍好奇的问道:“太子殿下,那我就更不明白了!既然杜郎的名字比砒霜还毒,你为何不干脆直接向长孙若曦表明身份?这样一来她也许就接受你了呢?”火凤的话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

李治急道:“那怎么行!本来她就不待见我了,若是到最后发现我连名字都是假的,她以后愈发不会搭理我,再说我若表明我是太子,对她便造成了困扰,或许会因为我的身份而不得不屈就我,那跟巧取豪夺的强盗之辈有何区别?”

杜荷苦口婆心道:“小治啊,你都追了一个月了,铁石心肠也该被你融化了吧?那长孙若曦仍然对你不假辞色,你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或许……你根本是找错方向了呢。”他打算好好的开导一下李治,希望他能有所感悟。或者说能够得到点启发!

李治睁大了眼,楞楞的看着杜荷,过了很久,终于自言自语的说道:“找错方向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该找女人?”

“你打算学你那大哥,不找女人难道打算找男人?”杜荷脸板得跟棺材似的。

李治神情愈发迷惑,想了很久不得其果,哀求道:“青莲哥,你说我方向找错了,到底什么意思?”

杜荷看着他可怜哀求的样子,不由长长叹息。

杜荷包括杜荷婆娘现在全都一个想法,李治这二货哪点看起来像皇帝?天下至尊至贵之人,泡个妞都不会,白瞎了这么尊贵的地位了,难怪历史上被武mm自己老婆把家产给夺走了呢!

杜荷很奇怪的看着李治问道:“你妹啊!你追求女人,也就是泡妞,难道你以前没干过?”。

李治郁闷道:“泡妞,这个说法我听你以前提起过,但我真没干过这事儿,我那几个妃子不都是我那鬼奸鬼奸的老子给提供的嘛?我哪知道什么叫泡妞呢?”

洁凤同情的看着李治说道::“太子殿下如此说来,你连初恋都没有?”她听过杜荷说过,一个人如果没有初恋。那么自己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

“初恋?”李治眼中流露出异色:“这个词儿用得好!我……好象真的没有初恋。”

武照叹气,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一国储君,连正正经经的恋爱都没有,可怜可叹。“你是怎么看上长孙阴人的女儿了呢?我感觉你这不是自己找自己毛病吗?”

李治露出幸福的神色,道:“其实也很偶然,我刚从,青.咳咳!当时不是给她撞倒了嘛!随后我就我扶她,然后摸了她的.你们知道的!所以她当场便吓得惊叫起来……”

大家都点点头问道:“然后呢?”

李治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不可自拔,一脸幸福的道:“然后……我被她和她丫鬟追杀了三里地……”

众人:“。。”

李治叹口气说道:“从那时起,我便深深喜欢了她,青莲哥哥,你知道吗?其实我久居深宫,生活得并不乐,那三个老婆整日献媚与我,我都知道。她们勾心斗角我也知道。所以她们从来不敢走进我的心里,而我自己却感到万分孤独……”

说到这,李治换了一个幸福的笑脸:“但是长孙若曦她不一样,她很活泼,很开朗,而且没有心机,是个天真无邪的好女人,纵然泼辣了一些,霸道了一些,但这正是我喜欢她的地方……”

李雪雁慢悠悠的说道:“明白了,你纯粹是贱的。”

李治看着杜荷,目光中满含求助,道:“大哥,你一定要帮帮我,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人,我要娶她为妻,我要做她的男人!”

长乐叹口气,同情的看着李治说道:“可是人家对你貌似毫无情意呀……”

“所以青莲哥哥你一定要帮我呀!”李治眼神变得急切。

“你要我怎么帮你?”

“你别勾搭她,就算是帮我了……”

杜荷脸色渐渐变黑:“……”

李治陪笑道:“哎呀,跟你开个玩笑嘛……大哥,我在这方面没有经验,你帮我支支招吧。你这经验丰富的人,总不能不管我吧?我的三个姐姐可都被你.”

若把历史再往前推一千年,他和李治活脱就是诸葛亮和刘阿斗的翻版,一个活活累死,另一个活活闲死,货比货该扔,人比人该死……

想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杜荷拍着李治的肩,语重心长的道:“阿斗啊……”

李治黑着脸道:“……我小名不叫阿斗!”

众人:“。。”

安康看着李治可怜,叹口气说道:“杜郎你就帮帮他吧!我想你肯定有办法的!”安康的话让所有人都纷纷表示赞同,最后杜荷只能点点头说道:“我后天就要去江南,但是走之前还是可以提点点你几招的,小治啊,泡妞这种事,固然要看天赋,但方法也很重要,言语和行为举止要适当……”

李治一副好学生的架势说道:“比如呢?”

杜荷笑道:“比如大家还不太熟的时候,你不能在她洗澡的时候闯进去帮她擦背,虽然是好心,但人家多半不太乐意,这就是不适当了……”杜荷笑眯眯的盯着他说道:“是不是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谁知李治立马板起脸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在你心里我到底是有多傻?这么二货的事你觉得我可能会做吗?”

“好吧,既然你没那么傻,我就勉为其难教你几招……”杜荷的语气很权威,像个久经情场的专家。随后各位老婆还都纷纷的好奇,也都跟着听。

杜荷板着脸说道:“首先不要脸这一条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也望尘莫及。我前段时间有个很成功的案例,他就是以英雄救美的方式取得小寡妇的欢心的。”接着将这狗血的招式告诉了李治。而且将如何制造浪漫与气氛的事情也多少的教给了李治。

而且强烈的嘱咐他,杜荷很猥琐的说道:“而且你还得会浪!……****,这个……你懂的。”

李治擦汗道:“那应该是我和她洞房花烛的时候了……她叫还是我叫?

杜荷道:“谁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浪!”

李治拍着胸脯道:“这个你放心,我浪起来简直地动山摇……”

而李治连忙点头,欣喜的离开了。他准备好好的策划一番。

在他要走的时候,杜荷急忙说道:“记住要真实!别弄的太假了!这样你就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李治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说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请老师一席话,胜去十次青楼!你们就等我胜利的消息吧!”

杜荷欣慰道:“不傻就好,小子,你努力泡长孙若曦,我去收拾她老子跟她哥哥,咱们齐心合力,让他长孙家栽在咱们手上!”

李治英俊的面孔狠狠抽搐了一下。这话……太禽兽了!

待李治走后,杜荷看着众位老婆,苦笑道:“你们说说,这唐高宗就是不靠谱!历史上他不靠谱,现在他还是那么不靠谱!我看啊!以后这小子指不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

“这也是命啊!能怎么样?希望惟奴长大了能够稳重起来吧!”长乐叹口气说道。对于历史上发生的事情长乐多多少少的知道的哥大概,现在武照已经跟着杜荷了,那么也就没有人能篡夺他们李家的江山了。可最主要的原因是武照吗?其实还是规定到底在李治身上。现在长乐多少放心的是,由于杜荷的调教李治现在已经沉稳很多了,想来也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算了,现在是做好当下,你是不是也要去江南了?”武照笑着问道。

杜荷点点头说道:“不错,现在啊!估计正则他们已经差不多要到高句丽了。估计大批的粮食也要起运,我不去江南也不放心啊!但是想来也会很的处理完的。”

为什么他要后天走,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明天要办一件大事!想来现在自己的老子杜如晦和房玄龄还有一干李世民的‘铁杆’们已经集合好了吧!估计要商量个大半夜!

这次杜荷觉得应该铲除一部分对大唐有危害的毒瘤,而且还要给那些心存想法的人一些警告了。自己在琼州怎么也得呆上个三年五年的,在加上大唐的发展和修养以后,估计就不会再出现历史上征伐高句丽所带来的惨痛的伤亡。还有吐蕃的战争也是一样,杜荷隐隐的记得好像大唐和大食也掐过架。但是忘记是什么时候了,那场战争大唐好像也输掉了。

就在杜荷沉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杜荷抬头一看居然是长孙冲!

长孙冲回家打算看看自己的老子长孙无忌,刚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小妹长孙若曦居然背杜荷所纠缠。他十分的生气,长乐那属于是自己的表妹。从小就相中了的,结果被杜荷横插一杠子,成了他老婆了!自己却娶了一个彪呼呼的老婆,然后给自己送来了一定绿油油的帽子。

这就让长孙冲更加的很杜荷了,当听到杜荷居然一个月都在纠缠自己的小妹。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于是直接杀到长乐公主府内。

杜荷首先客气的笑道:“啊!长孙兄,多日不见,你愈发精神矍铄,红光满面了……”毕竟他和长孙冲也算是同窗一场!

“红光满面那是被你气的!”长孙冲指着杜荷骂道:“杜荷杜青莲!你别欺人太甚了!你如此无赖的纠缠我妹妹是何道理?”

看着长孙冲那张愤怒的脸,杜荷有点头疼……

这人物关系似乎有些乱了,李治这个小正太喜欢长孙冲的妹妹,长孙冲的妹妹不喜欢李治,反而对杜荷有点意思,而杜荷加上杜荷的老子杜如晦却与长孙无忌和长孙冲是水火不容的政敌,李治却一直以太子的身份若有若无的帮着杜如晦,杜如晦和长孙无忌掐架,身为裁判的李世民和副裁判李治暗里不停的吹黑哨帮杜荷……

“表哥!这件事情,很复杂!”长乐觉得自己应该说上两句。毕竟用千年以后的话说:杜荷就是个打酱油的!无缘无故的中枪,的确有点冤枉。

看着自己的梦中情人,长孙冲更加的恼火。呵斥道:“表妹!杜荷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你居然还帮着他?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迷幻药了?这杜荷哪里好了?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这。。我。。”长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主要是历史上长孙冲是自己的丈夫,虽然对自己不是很好。可多少希望他也能够幸福!可是高阳的事情出了以后,长孙冲成了别人的笑柄。多少的她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长孙冲见长乐为难,心中也十分的高兴。这证明自己的表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于是说道:“表妹!这杜荷妻妾成群,已经违背祖制了!不如我让父亲参杜荷一本,你直接休了他!”剩下的话他就不好说出口了。但是眼神还是在看着长乐,希望长乐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长乐听完,板着脸对长孙冲说道:“表哥!你过份了,杜郎是我夫君!你切莫在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好了!好了!”杜荷也十分的心烦,主要是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费那么多的口舌。于是说道:“这个……既然你一定要问原因,我只好告诉你了。

长孙冲板着脸说道:“说!”

“事实是,太子要泡你妹。”

长孙冲抓狂了:“我要听实话!”

杜荷重重叹气,为什么实话总是这么让人难以相信呢?非逼着别人说假话他才满意?

“好吧,我告诉你实话……”杜荷满脸无奈道:“实际上,你妹子的事情,我刚才只是碰巧路过……”

长孙冲冷笑:“你只是路过?”

“对,路过……”杜荷表情显得有些神秘:“……知道城西南面新开了一家酱油铺子吗?”

“那又如何?”

“……我真的是去打酱油的。”

但这世上有些黑锅不得不背,有些事情不能不认,而且目前这个情形,就算杜荷否认,长孙冲也不可能相信。

长孙冲指着杜荷骂道:“杜荷!我知道你是锦衣卫的指挥使,但是这件事情就是到了陛下那里我们长孙家也是占理的!就是陛下护着你,还有太子呢!”

“纳尼?”杜荷好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长孙冲说道:“那既然这样,长孙兄轻便!不送!”

长孙冲被杜荷的话真的给气到了,于是气哼哼的说道:“你给老子等着!杜荷咱们这件事情没完!”

杜荷看着长孙冲的背影笑道:“哎呀,还这么冲动!这哪行啊!”

次日李世民举行大朝会,杜荷也要出席。让杜荷尴尬的是,所有的文臣也就是臭老九对其都是置之不理。最懂跟他用一个字打招呼,那就是“哼”

而武将对其十分的热情,程咬金是自己的岳父自不用说了。尉迟恭、李靖、李绩、秦琼等等都是笑脸相迎,几人交谈时不时的还报以欢声笑语。

这里只有程咬金和李绩知道杜荷在琼州是有家业的人,连杜如晦都不知道这件事。可这事情如果爆出来太大了。要是被人知道估计李世民都很难处理。包括李泰这个问题骚年准备动手的事情现在也是小范围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杜荷今天很尴尬,一共只上过两次朝会的杜荷,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里。最后只能跟房遗爱找个犄角旮旯蹲着了。

“老大!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房遗爱知道杜荷绝对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今天能来估计是要掐架了。或者是要动谁了。用臭老九的话说:杜荷来了没好事!

锦衣卫现在算是臭名昭著了,杜剃头的名声也已经响彻了大江南北。不管是南国的热带雨林,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是冰天雪地的北国。只要提到杜剃头,没有一个当官的臭老九不骂的!

“不知道啊!陛下让来就来呗!我估计没什么大事!“杜荷说是这么说,但是嘴角却出现一抹笑意。

执礼太监大喊:“陛下驾到!”

文武百官,急忙站好。当李世民出现在大殿上的时候,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传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杜荷今天并没有和房遗爱聊天打屁,而是眯着眼睛听李世民发表演说。

杜荷悄悄的跟房遗爱说道:“遗爱啊!一会儿留意一下,看看这帮臭老九都谁不同意!给我记清楚了!”房遗爱点点头,他不知道杜荷要干什么。但也只能按照杜荷的意思办了!

李世民终于说出今天会议的意见了,那就是改革!首先:军方人士不得参与政事!而文官也不可参与军事内柔,以后就属于两条线工作了。谁也不和参合!

这项改革,大家没有什么太多的反映。武官觉得很好!以后再也不用听那恤老九在朝堂上大呼小叫的说那些没有用的废话了。自己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而文官也觉得很好,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参合这些事情。这样更加的省心了,毕竟自己的利益点也不是在军队这。本身自己也不是很懂,参合也参合不好。但是这些文官一直秉承着‘重在参合’的宗旨,必须要参合两句。这样显得自己比较有文化!

李世民见这条基本没有反对意见,于是又宣布:以后废除府兵制!改成义务兵役制度,但是有功名者免服兵役。年纪在十六岁至十八岁的壮年都要进行招收,统一的选拨。但体弱或家中独子,可以酌情免除兵役。

武官纷纷的激动起来,这样的话以后留在部队的可都是好小伙子了。于是纷纷赞成,他们感觉今天李世民宣布的改革全是对这些老兵痞们的胃口。而文臣觉得服兵役还是义务兵役跟他们关系不大,文人都是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人。你让他们当兵,这些老兵痞还不一定能同意呢!所以这条也顺利的通过了!

李世民微微点头,示意杜荷我马上要上大菜了,你小子有点准备!看杜荷微微一笑,于是宣布:改革大唐的税制那就是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说白了,不管你有多少土地都必须要缴纳粮食,而且你土地越多,你缴纳的粮食越多!而且三十年以后国土变成国有,你们只有权利耕种却不能买卖!

这下这些世家大族的官员不干了,每家少说十万倾的田地。要交粮食,那不是抢自己的钱一样吗?而且历朝历代规定士族不纳粮!所以大约占了八成的官员全部反对!

杜荷悄悄的对房遗爱说道:“哎!别打瞌睡了,该干活了!”杜荷提醒房遗爱,看看有多少人反对。好暗暗的记下!

“不用看了!只要是世家大户都反对,除了我老子和你老子!,就他们两个!剩下的全部反对!”房遗爱白了杜荷一样说道。心里暗想:脑袋在不好用我也知道什么情况啊!要是我也不同意啊!这属于在自己嘴里夺食一样。

杜荷抬头看了看,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于是点点头,对房遗爱说道:“散朝以后我跟你回锦衣卫,咱们要干一件大事!”

朝堂上十分的混乱李世民也表示:这件事情很重大,需要大家好好的研究研究。这样!给大家一天的时间,明天咱们早上在看看有多少人同意。有多少人反对!

接着李世民宣布散朝,而走的时候还对杜荷笑了笑,直接就走了。

有些智商比较高的臭老九,发现今天杜荷上朝并没有他什么事情。那他来干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军队的改革的事情,或者是义务兵役制?

杜荷和房遗爱回到锦衣卫衙门,来到了杜荷的办公室。发现四下无人,杜荷阴险的笑道:“遗爱啊!咱们锦衣卫今天晚上要干一件大事!你要好好的准备一下!嘿嘿!总之很刺激!”

房遗爱听完杜荷的计划以后,张着嘴巴好久才说道:“老大啊!这可是大事啊!这要是让那帮臭老九闹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现在感觉杜荷的胆子现在也太大了,这样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杜荷白了房遗爱一眼说道:“怕什么,咱们干就干了!现在锦衣卫的名声都臭成什么样了?再说了,满大街打小人的!我们锦衣额照顾他们多少的生意?那恤老九还能怎么的?你我这样的鹰犬注定是不会有好结果滴!注定是要钉在耻辱柱子上的!”

房遗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