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234章 杜荷见祖宗

第457章 大结局

“你什么你!不就给老婆洗个脚嘛!有什么了不起的,看看你这个样子。好像见鬼了一样!”杜荷边说话边将铜盆里的水倒掉。

“你就不怕别人笑话你?”王雅诗憋了好久,终于问出自己想说的话。很想自己到杜荷到底是怎么想的。

“笑话?谁笑话谁啊!自己过自己日子,高兴就好!再说了,他们凭什么管老子啊!老子就给老婆洗脚了,碍着他什么什么事了?”杜荷无所谓的说道。

“切!懒得管你。”王雅诗突然问道:“现在常双已经基本相信我们了,接下来呢?我们怎么办啊?再说了就我们两个人能斗的过他们吗?”

“你着哪门子急啊?”杜荷笑道:“刚刚信任,那不叫信任。那最多叫放心,再等等嘛!放心吧,过几天我还得去找刁三呢!”

“你……你找他做什么?”王雅诗听完一愣,这个刁三就是她以前的上官。就是因为不收孝敬钱,并且当面辱骂了他。结果第二天就被他给掉走的。

“当然是下一步的计划喽?”杜荷微微一笑道:“哦!对了,明个我请一天的假!你自己巡街吧!我要陪老婆逛街!兴许在大街上还能遇见呢!古耐!”

王雅诗:“……”

次日清晨,杜荷睁开眼睛看见天已经亮了。看着还在熟睡的武照,微微一笑。将靠在身上的小脑袋轻轻的放在枕头上。杜荷轻手轻脚的出门了。

早起已经是杜荷的习惯了,首先在院子里打上一套拳法。然后再做一些基础练习,基本上也就要到吃早餐的时间。杜荷打的这套拳法是自家祖传的项家拳,刚猛有力,没有那么多的花架子,招招致命。很想特种部队教授的‘军体拳’根据杜荷的爷爷说,自己祖上是楚霸王项羽。此拳就是江东八千子弟所练的。就好像岳家拳一样都是特别适合军人。

王世贞打算出门活做的,听见院子里有声音,觉得十分好奇,这么一大早怎么就有动静了。推门一看,居然是杜荷在院子里打拳。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文文弱弱的居然还是个习武之人。

王世贞微微颔首,内行看门道,就是这个道理。杜荷打的拳十分有力呼呼带风,而且招数十分的连贯。不发沉稳,一看就是从小习武。可看着看着他的眉毛渐渐的皱了起来。

杜荷连的正起劲的时候,听见有人大喊道:“别练了!你这打的是什么?项家的拳法怎么可以乱改?”杜荷急忙收起拳风,回头看见王世贞在那里怒视自己十分好奇的问道:“王伯父!你能看出来这套拳的基础是项家拳?”

“哼!”王世贞也不回答杜荷的问题,气哄哄的说道:“我问你,这拳是你自己擅自改的,还是你祖辈改的?”

“……是小子自己改的,敢问伯父有何不可啊?”杜荷在前世,的确将项家拳与军体拳还有战友家里祖传的‘岳家拳’进行整合。现在杜荷打的拳法就是综合体。只不过项家拳占了七层左右。

“狂妄!项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狂妄的后生!”王世贞指着项文杰的鼻子骂道:“既然你练的是项家拳,那我问你。祖宗留下的东西岂能让你如此的糟改?你这样对的起列祖列宗吗?想我先祖所创之项家拳居然让你这孽障糟蹋,九泉之下岂能瞑目?”

杜荷:“……”

“看什么看?算起来,我还是你的族叔呢!我问你,你爹是何人?”王世贞看着杜荷很不服气的样子,没不想跟他做太多的计较。

杜荷苦笑,这个年代别说自己老子了,就是老子的爷爷的爷爷现在连个‘小蝌蚪’都不是啊!只能施礼道:“家父项如晦,还未请教……”杜荷自己都差点笑了,后世老子的姓,现在老子的名!我真他妈的有才啊!这样老项家和老杜家都沾点亲戚。

“项如晦?”王世贞嘴里念叨着,没见到自己的家谱居然还有如字辈的啊?看看杜荷的年纪不大,估计他老子也就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按照杜荷能打出项家拳,那就是说这也就是嫡系的了。可自己就是嫡传一脉啊!自己老子也没传给别人啊?那这小子是从哪学来了呢?

“你祖父是何许人?”

“项阳!”

“胡说!”王世贞瞪着眼睛呵斥道:“你修要骗我,你祖父怎么能是项阳?”幸好自己知道,要不然就被他被骗了!这个小兔崽子居然干骗老子!他初步的断定,这小子应该是自己失散多年大哥的孩子。可还是有些不敢确定,据自己父亲说,当年自己的大哥八岁由于战乱丢失以后再也没有寻找到。可八岁按照自己的经历来算的话也开始学拳了。难道是大哥打算让自己的后人记住自己是项式一脉?

“我……”杜荷都哭了,他被王世贞问的只能说出自己前世老子的名字。自己的家谱在‘破四旧’的时候就被烧毁了。他就是听说过没见过啊!就是见过也不能记住大唐是哪个祖宗啊!

“呃?”王世贞突然想到,难道大哥怕人知道,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把父亲的名字给隐瞒起来了?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也是能解释通的。

王世贞叹口气说道:“这样!你把你所学的项家拳给我好好的打一遍!”他突然觉得,如果项文杰打的拳法非常纯正。那么也就没有什么疑问了,根据自己知道的。现在学项家拳的也就是自己本家了,庶出的是根本学都别想学。

“哦!”杜荷点点头,他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让咱打一套就打一套呗!

项文杰一招一式的将项家拳打完以后,对王世贞说道:“伯父我打完了!你觉得如何?”

“嗯!不错,有你这样的修为也算是难能可贵了!切记不要荒废本家之学啊!你现在还小,以后前途无量的。”王世贞呵呵一笑道:“孩子啊!你不应该叫我伯父,你该叫我叔父!你父亲是我大哥啊!”

“啥?”杜荷一听都笑岔气了,在古代我一个穿越的还能认上亲戚。老头你别搞笑了!要是亲戚我也是你孙子加孙子辈分的啊!

“有什么好笑的!”王世贞呵斥道:“我是你叔父!我与你是同宗同脉,项家拳就是最好的证明!项家拳只传嫡不传庶,传男不传女。你堂妹她也不会这项家拳法的!”随后知道为何杜荷发笑了,解释道:“叔父我原本是前隋的将领,后来因为隋朝****毅然辞官而去。后来做起了押送货物的买卖,结果被货主认为私吞了货物遭遇追杀。才流落此地的。侄儿现在你可知道了吧?我也姓项!我本名:项世贞”

“项世贞?”项文杰一下就被雷的不行!管不得看这老头这么眼熟呢!原来是自己前世的老祖宗啊!天啊!跟图画上画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关键让自己上辈子的老祖宗叫自己叔父很嚣张啊!可……杜荷这是没办法了,自己的事情那就是个秘密啊!要不是武照被发现了,打死自己也不会说的啊!想来想去,杜荷只能说道:“叔父!”

“好!好啊!乖侄儿,没想到我们叔侄在此相认!”王世贞满怀欣喜的说道:“此事暂且我等至亲之人知道便可,切莫传出去。叔父我隐姓埋名已经多年。早已习惯了。等过上几年,你我叔侄在相认想来也就无妨了。”突然神色一变问道:“侄儿,想来我那大哥现在可安好啊?”

“好!”杜荷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他的心思在想以后怎么解释。等事情弄的差不多的时候在说吧!不行就回去问问武照!以她的智商指点问题还是难不倒她的。毕竟自己有一个这么强大的后援团不用实在是有些浪费了。

杜荷与王世贞客气了几句,本身之前也不是不熟悉。只是二人的关系更加近了一步。最让杜荷哭笑不得的是王世贞总是询问他‘大哥’身体如何?是什么职业云云,弄的杜荷必须要现场发挥。还好以前做过这方面的训练,要不然还真就给问着了。

等到王世贞离家以后,杜荷也没心思练拳了只能回到屋子里。当进屋的时候,武照已经醒了。看着杜荷愁眉不展的样子,由不得好奇的问道:“杜郎怎么了这是?难不成出了什么状况?”

“唉~这次真需要照儿姐姐给小生一些指点了!”杜荷愁眉苦脸的将今天的事情和武照详细了说了一遍。

武照苦笑不得的说道:“不会这么巧吧?那……那杜郎打算如何?”这一天的离奇的事情也太多了吧?早上练拳都能认个祖宗回来!不管怎么说,这必须要问问杜荷是什么意见啊!认还是不认?这都是问题。

“哎呀!我就是没有办法嘛!”杜荷十分为难的说道:“不认也不是不可,毕竟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还能管道这辈子来?可要是不认,自己练可是正宗项家的拳法,而且这拳法也是上辈子学的啊!也是因为这老头项家拳才能有所保留。按照道理这亲戚我是该认的!

可我怎么认啊?我是叫他叔叔?还是叫他祖宗?再说了,我现在的老子是姓杜的。平白无故的给他弄回来一个大哥,就老爷子那脾气不打死我都怪了!难不成我叫他祖宗?别说他了,连王小白生的孙子。按道理我都得叫他祖宗!”

武照无所谓的说道:“那还能说什么?依着照儿,暂时先认下好啦!等以后编个由头就说是跟着自己师傅学的,舒服让你不得留出拳法。所以才进行更改,等以后遇见项家的后人将此拳传予他就是了!”

“对啊!哈哈!有个女皇做老婆就是牛啊!这样问题全解决了!”杜荷兴奋地狠狠的亲了武照的脸蛋一下。这个办法好,等以后有机会了就把事情给公开了。

“呵呵!其实这事情本来很好解决的。只是杜郎放在自己身上就乱了章法!”武照娇笑的说道:“不知道相公如何奖励照儿呢?”

“嘿嘿!”杜荷的手在武照的胸前摸了一把说道:“你想要啥?要不咱们在生了儿子,作为奖励!”看着已经楞住的武照,杜荷换了一张比刚才‘严肃’些的表情说道:“不如这样吧,咱们去海边看看?”杜荷给出了一个很不错的建议。

“海边?不好,照儿已经看够了!”琼州是个岛,缺海滩吗?武照前前后后不知道玩了多少次,早就玩够了。于是建议道:“想想也没有什么,照儿就想和杜郎在大街上走走看看就心满意足了!”

杜荷点点头说道:“好啊!咱们就出去转转,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就买些回来!要不晚上我还给你做好吃的?”

“不要!吃一次就好了!再说了你还要给姐妹们做呢!”武照摇摇头说道。杜荷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直接搂着武照说道:“我杜荷能娶你做老婆,是我修来的福气啊!”

二人亲亲我我,直到中午才出门而去。杜荷拉着武照的手走在大街上,很像后世的情侣一般。看见一些小东西杜荷就会给武照买回来。只是他们没有主意的是,在不远处一个人在远处盯着他们,眼神里闪烁这嫉妒无以复加。

王雅诗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因为她不想看见杜荷和武照二人在那里秀恩爱。可今天寻街的时候还是看见了。自己也叹口气:这样的纨绔到底有什么好的?自己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此时脑海里出现了自己的声音对自己说道:王雅诗,你有没有出息了?居然还跟在他们后面看着,王雅诗!你醒醒吧!那个纨绔不可能是你的夫君!他是纨绔!大纨绔!你想想他是怎么气你的?你看看他有多花心?

而另一个自己却说道:他不错啊!瞧瞧对自己的妻妾有多好?这不就是你想找的归宿吗?王雅诗!你要自己好好想想,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跟着他呢?王雅诗你要努力啊!像这样优秀的男人你还去哪里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