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287章 爱显摆的薛仁贵

第457章 大结局

杜荷和薛仁贵二人拍手叫好,觉得塞勒这招很妙。可李喜娃直接翻身,直接跳起扶在了塞勒的后背上,双腿直接扣在塞勒的身上。用胳膊肘卡在塞勒的脖子上,利用巧劲直接一计手刀。打在塞勒的脖子子上,随着惯性翻到在地。正好压在塞勒的身上。

塞勒借势直接一脚踹在李喜娃的身上,可李喜娃丝毫没动,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丝毫没有对他起到什么伤害,随后速的用双腿夹住塞勒的脖子,一只手抓抓着他的左手向后一弯,整个身子想左侧倾斜,笑呵呵的说道:“服不服?”

塞勒被李喜娃制服,可还是不认输。他的右手不停的的抓李喜娃,可根本无济于事。脸都已经憋绿了,又过了一会儿,只能拍拍右手示意自己服输了。

“好!”围观的战士全都沸腾了,纷纷鼓掌祝贺李喜娃。就连蛮族的百姓也都纷纷大喊大叫的来表示对李喜娃的祝贺。杜荷一边拍手一边对薛仁贵兴奋的“说道:“这李喜娃可是好小子啊!刚才塞勒踹他的那一脚力道十足,估计这小子会硬气功啊!”

薛仁贵也很激动,这今天这场比试十分的精彩。说道:“不错!咱们军队还真是藏龙卧虎啊!尤其是他能把杜老弟的军体拳和自家的拳术合在一起!了不起!”

李喜娃将塞勒扶起来以后,刚才的那名参将直接跑过来了。随后稀稀拉拉的过来好些人,参将拍着李喜娃的肩膀说道:“好小子!露脸啊!真露脸啊!”

“嘿嘿!”李喜娃喘口气,笑道:“大人这不算啥,俺还有好多的本事没用呢!!”

“什么?”薛仁贵直接哈哈大笑来到李喜娃面前说道:“你小子还真敢说大话!让你看看我的!”薛仁贵对于骑射那是最得意的,所以打算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身手。毕竟在这里也是初来咋到的,总得拿出点真本事才行。

‘“好啊!”众人齐声喊道,他们没觉得这没有什么。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都是习武之人谁怕谁啊?这也把这次比武推向一个**了。

副将累的气喘吁吁,将杜荷送给薛仁贵的那紫金色的大弓拿了过来。薛仁贵将紫金弓拿在手里,笑道:“你能达到我这样就可以了!”说完双手拉弓,犹如满月。大喊一声:“着!”

一支雕翎箭顺势飞了出去。直接射在一千大步以外放置好的酒坛上。在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这也太厉害了吧?那个酒坛子自己根本就看都看的不是很清楚。先不要说臂力或者是准头,就是这眼神也都好的了。

爱显摆是薛仁贵的缺点,他觉得刚才的喝彩根本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随即又让十名军卒每人拿着两个酒坛子。自己用一条长布将眼睛蒙住,做好准备动作以后重重的点了一下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发出声响影响到薛仁贵。十名军卒,依次像天上抛酒坛子。薛仁贵听着风声,搭弓便射。随后听着声音,不停的移动着脚步。

“啪!啪!啪!”薛仁贵没射一箭,随后就爆出一声脆响。当射完以后,全场爆发了一阵的欢呼。尤其是女兵,兴奋的两人都抱在一起在欢呼。

薛仁贵对现在的气氛很满意,心里也暗暗庆幸。幸好和亲卫们练习了好长时间,要不然就丢人了。主要是扔瓶子的人要和薛仁贵配合好,这和舞台上的杂耍差不多。要不然蒙着眼睛就能把坛子打破,那不是神仙吗?

可在场的人谁见过这个啊!全都沸腾的,在那里大声的喊着:“薛将军威武!薛将军威武!”

这些东西能瞒得住别人,可瞒不住杜荷。他笑盈盈的看着薛仁贵,好家伙了连了这么长时间可算有些收获了。别说还真挺唬人的,以后要是那个小屁哈啦来装瘪独子的。直接让薛仁贵给他表演一下,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呢!

那佳族长看着这些人的武艺,十分的震惊。这和之前所接触的汉人不太一样啊!他们的实力和自己这些战士差不多啊!这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就是自己知道的最厉害的全蛮族最厉害的战士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杜荷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拍拍手说道:“大家都回去吧!干休息了,明天早上还要抓紧训练。”

所有人大声的喊道:“诺!”各级军官开始组织自己的军卒列队,纷纷回去休息了。沿途除了走路的声音,一丝的吵杂都没有。

杜荷和程鸾儿回到自己的房间,杜荷觉得已经月黑风高了,可以做一些该做的事情了。将程鸾儿搂住,笑嘻嘻的说道:“老婆~我真的好需要你啊~”

程鸾儿,直接‘逃’出杜荷的魔掌,冷笑道:“是呀,你的确是很需要我,不然你就要自己在那‘五龙抱柱’了!”

杜荷摆摆手,尴尬的说道:“行了行了,你就不能不损我吗?好歹我也是你领导啊!以后还想不想升官了?既然你说的后世的话,那后世的女副手没事还要引导领导犯错误,可你倒好。弄的老子还得这么主动。”

“哈!你喜欢主动?”程鸾儿笑的花枝招展说道:“那次在锦衣卫的食堂,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吓的魂都没了。最后那可怜的样子……”说到这,用食指挑起杜荷的下巴,色迷迷的说道:“那害羞的样子,老娘可记得真真的!”她的表情说不出的得意和自豪,脸上的妩媚别有一番滋味。

杜荷老脸一红,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那不是第一次嘛!必须得给你留下一个好印象不是?主要是给你带来一种征服欲!”

“要不我们今晚在试试?”程鸾儿色迷迷的眼睛,好像看到了杜荷的骨子里了。活脱的一个女色狼!

杜荷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个不好吧?再怎么说我也……你先……别着急啊!慢点慢点!”

……

许久以后,程鸾儿骑在杜荷的身上,冷哼一声说道:“你来啊!你怎么不来了?还真当老娘怕你不成?”还想反了天了?我就是不喜欢在下面,非要跟老娘比划比划!

杜荷苦笑道:“老婆!我很不习惯的,你这样以后没法和你相处了!咱们打个商量不行了吗?一人一次!”

“……等老娘心情好的吧!”程鸾儿直接从杜荷的身上下来,躺在他的怀里感觉着温存。看着杜荷说道:“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暂时还是不成熟,我估计明天那帮蛮族取粮食的人也该来了。到时候在说吧!也不知道出去侦查的狼牙战士们怎么样了,等他们摸清那帮土匪的老巢在计较也不迟。”杜荷手里拿着一根香烟,感觉十分的舒服。以前往往很想抽一支的时候没有那个条件,毕竟烟草到了明朝的中后期才出现在这片土地上。要不是自己‘回去’一趟还真没有。

“咳咳咳!……你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总是抽这个?呛死人了!”程鸾儿对于杜荷经常嘴里叼着一个点着的小纸卷十分的不解,那东西就那么的好吗?每次看他眯着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这你就不懂了!这东西……反正就是我喜欢,尤其是……做完刚才的事情以后。舒服啊!”对于烟草的危害杜荷还是知道的,所以不想现在就出现一大堆的烟枪。况且自己就那么点,以后抽没了可怎么办?

程鸾儿瞪了杜荷一眼,问道:“我看今天咱们比武蛮族人也来了不少,估计关系肯定缓和了不少。不如直接跟着运粮的队伍直接进山算了,这样也省了不少事情。最主要的我们的粮食可不多了,也不知道赵铁柱筹集的粮食能不能运过来。”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当地的汉人也对土匪恨之入骨,咱们是去剿匪的。买他们的粮食有什么不乐意的,在说了我们也不是不花钱。”杜荷叹口气说道:“你说的这些我能不懂吗?只是这种事情不能着急,咱们得一点一点的来!我们才出来几天啊!这已经比我想象的多了,要不是这帮土匪估计我们得在阿瓦寨子呆上一个月呢!因为蛮族他们缺少粮食,这也算咱们捡了一个大便宜!”

“我真就是想不明白了,你给他们粮食这些蛮族百姓就能念你的好了?”程鸾儿没好气的说道:“非我族人其心必异,这话可是圣人说的啊!你就不怕他们收了你的粮食,随后在跟你作对?”

“我当然怕了,可你想想我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杜荷白了程鸾儿一眼说道:“你也不看看,这大山里这么多的蛮族人。一不小心造反了还了得?而且离着厩这么近,我们怎么防范?我只是借着这个机会,顺便把军营也建好。这样他们就是造反我也不怕了,否则你当我傻啊!帐篷住的好好地,非在这里盖房子?”

“哦!原来是这样啊!”程鸾儿恍然大悟道:“你是想接着这个机会,将军营安插在各个部落当中。说的好听叫做保护,说的不好听其实就是在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要是他们敢作乱,咱们的军队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直接将他们全部拿下。”

“哼!不光如此呢!”杜荷微微一笑说道:“看见郑二了吗?我打算让这些蛮族人能走出一部分人,而且在这里建学堂让他们学汉语。到时候就跟现在的突厥人一样,以后就没有什么蛮族突厥族的。咱们都是汉人了!时间虽然长了一些,但往往越有耐心的政策越有效果。”

“这个我还真没想到,你是说以后突厥和蛮族最后都变成汉族?”程鸾儿感觉这招太毒了,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慢慢的将这些民族同化了。这可不是把人杀光了就能办到的。而且这绝对是兵不血刃的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杜荷苦笑着说道:“没错啊!其实这也根本不可能把他们都变成我们的汉人,这也是太理想化的程度了。只不过随着长时间的了解,民族就不是大家说的那么重要了。大家彼此的知道是一个国家的子民就好了!”任何一个民族绝对不能靠着杀戮将其他的民族都给消灭掉,历史上已经都有很多的事件去证明这一点了。大家都需要以一个合理和包容的心态去了解对方。

程鸾儿问道:“千年以后是这个样子的吗?听起来真的不可思议!”

“怎么不能?以后的中国可是有着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家庭!当然了也不可能不爆发冲突,但是大家基本不掐架。只是偶尔打打嘴仗!只是……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就不是这样了,从整体上来看咱们中国的民族政策是最好的了。”杜荷想到那些后世一些论坛上的无聊之人就头疼,都是一帮闲的蛋疼的主。

“那就不错了!总比现在要懂不懂就爆发战争要好的多吧?”程鸾儿感慨的说了一句。

“时代不一样嘛!”杜荷显得很得意,搂紧她说道:“不过没关系,你老公不是来了吗?放心吧!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时候不早了,咱们早点休息吧!”

“嗯!”程鸾儿很温柔的动了动,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与杜荷一起进入梦乡……

清晨,阿瓦寨的居民起床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各家住着的汉人已经悄悄的离开了。悄悄的从门口往过去,看见外面一个人也没有。难道他们都‘蒸发’了吗?许多的妇女也壮着胆子走了出去,发现这些汉人不管男女都在外面‘打仗’。

杜荷笑嘻嘻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程鸾儿说道:“哟!就这么两下子啊!你这没什么长进嘛!”其实心里感慨:要不是刚才看见程鸾儿分心,估计还得打一阵。这丫头的手段可比以前厉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