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327章 崔家来访

第327章 崔家来访

“好!好!好!”崔老爷子一听杜荷要单独安排自己,这是没把自己当外人,看来自己的这点事情一定不在话下。

几人登上火车,崔老爷子还是第一次做,以前是听说过没见过。这次终于看见真家伙了,心里不住的感慨:这东西可真大啊!拉的东西也真多呢!这东西应该挺烧钱的,要不然自己买一个也不错!

火车在轨道上快速的行驶,崔老爷子看着外面的景色也十分的惬意。刚想说话,见杜荷与崔丽二人说说笑笑十分的恩爱。自己这个做老人的倒是显得多余,只是大庭广众之下就这般如此,倒是成何体统。

要说杜荷与崔丽二人还真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两人就是手拉着手偶尔咬耳朵说说悄悄话而已。现在大明的风气要比大唐还要开放,这也是杜荷引领的时尚潮流,思想的开放绝对是与社会的风气密切相关的。

很快几人就来到了都城,叶昭引领着崔家祖孙进入皇宫。今天长乐等人特意没有回到宫里居住,而是去大杂院那里。她们都知道杜荷与崔家老爷子有要事相谈。自己要是留在宫里恐怕有些不方便,而且自己也的确想在大杂院住上些日子。

四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杜荷觉得应该谈谈正事的时候了。放下酒杯说道:“不知……外公此次前来有何要要事?小婿出力之处外公与大哥尽管言语便是。”

“呵呵!实不相瞒。没我等世家此次前来主要是是为了明国之矿产,希望能有所收获。”崔老爷子哈哈一笑说道。这个他并有撒谎,只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他没有说,杜荷的身份特殊,这些世家准备控制国会从而在大明有话语权,那就是属于多走杜荷手上的权利。这和造反没什么区别,只是皇帝还是杜荷而已。

杜荷早就已经分析过这些世家的想法了,笑道:“矿产完全可以招标嘛!但是外公有不是其他人,这样不如这样,我娶了崔丽为妻应当献上彩礼。……我就将马来岛屿上的一座金矿送给予外公好了!”

“这……这哪里使得?这也太贵重了,我们崔家何德何能……快快收回成命”崔老爷子话虽然这么说,可表情显得十分的激动。论谁见了都知道他十分的高兴。

杜荷摆摆手说道:“外公何必客气呢!你我是亲戚关系啊!这点小事无所谓的。”见崔老爷子心情大好,杜荷突然冷下脸来说道:“外公除了这件事情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不放跟小婿说说,小婿也好帮着参详一二啊!”

崔老爷子也收起了笑容,说道:“不错,此次前来我等世家子弟希望参加国会议员的选举。不知陛下可否答应啊?”他知道,杜荷不是白给的,要不然小小年纪就能打下这么大的疆土。这可比当年的李世民还要厉害,要说这些世家的所作所为杜荷猜不出来,以崔老爷子的见识打死他也不相信。

而现在崔老爷子用‘陛下’这个词汇显然是在谈论正事,也是以很官方的态度来说明此事。希望杜荷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马万才和刁三的事情崔家是否参与其中呢?”杜荷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之前查出来的事情问问崔老爷子。他也是想知道这些世家是不是真的很团结一致,要是不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下,崔家和卢家是不可能知道的。

“嗯?”崔老爷子听完一愣,随即问道:“何事啊?”对于这两个人他并不知道,这点杜荷已经从崔老爷子的眼神里看出来了。而且在马万才和刁三的证词中显示,这只是郑家和李家所为,与崔家和卢家并没有关系,杜荷这么说也是为了在进一步证实这件事情。

杜荷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些世家买通了一些……无赖之人。只是这些人都是和内阁或者朝廷大臣有些往来之人,希望将他们扶上内阁的宝座。只可惜这些人都是些扶不起来的阿斗,呵呵!其中一些腌臜之事小婿也就不提了。”

崔老爷子听完义愤填膺,对于这些人居然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十分的不耻。

古人和现代人的争斗方式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政治方面。古人受到孔老二的教化以后觉得背地里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是很不道德的。就是想至对手于死地,也是‘光明正大’的,比如房玄龄杜如晦是一个派系的,他俩为首的官员与长孙无忌的一票人也在朝堂上争斗。可是争斗归争斗,陷害对方的事情经常发生。或者抓着某人的短处不放,故意夸大一些事情。双方都会展开一系列的手段。这样的争斗对于古人来说是很正常的。就是把对方逼死在大殿之上。他们认为是正常的,也是君子之风的做派。

可要是长孙无忌雇佣一个杀手将房玄龄和杜如晦给弄死了,同样也达到除掉二人的目的。这种方式先不说让长孙无忌感觉不好意思,就连长孙无忌的同党都会觉得十分的丢人。这就是古人的思维方式,一切的争斗都要有一定的风范。就在党争已经白热化的明朝,也没有拍刺客来解决对手的事情。

马万才的事件,明显就是没有君子之风的事情。居然拿钱去给一个这个样的人,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是很让人看不起的。

杜荷笑道:“外公不必生气,其实这些并没有什么的。已经被小婿彻底的镇压下来,将国会议员和内阁撤了大半,这也有好处的。可以肃清一些**之官员嘛!”

“无事就好!”崔老爷子叹口气说道:“真想不到啊!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方法,真是人心不古啊!”其实他心里暗暗发哭,原来这王家和郑家是因为之前在杜荷这里吃了亏所以才把崔家绑在一起的。

杜荷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以后,心里知道。这样大唐的世家联盟的计划已经算是破产了,随后说道:“外公,对于崔家……还有陆家进入国会我是不反对的。只是大家需要在一个圈定好的范围进行角逐,像之前发生的事情小婿……真是无话可说。您想想,小婿能将江南那些世家带到琼州和何况咱们本家的世家呢?”

“不错!不管如何的确需要一些规矩,古人云:不规矩不成方圆嘛!”崔老爷子听了杜荷的话也十分的认同,这样的事情和那些奸商有什么不同?毕竟世家之人都觉得自己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杜荷见崔老爷子十分认同,于是说道:“外公……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过一段时间我打算让国会的议员成立政党。”杜荷直接将后世的国会与政党选举等等的事情和崔老爷子说了一遍,希望崔家或者卢家成立政党。或者两家结盟成立政党,但是内幕等等一些东西就需要监察部门进行监管了。如果党内发现有人有不跪或者一些不要的事情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此时可行!”崔老爷子点点头说道。他十分纳闷这个孙女婿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思妙想,历朝历代的党争根本就不可能避免。可要是把事情摊开了说的还是第一次,不过这样作为君主更能一目了然到底谁更有实力。不管对于世家还是皇帝来说都是好事,大家不管怎么样都是要争的脸红脖子粗。无非这样更加明显了,比之前心照不宣要好的多。

崔老爷子沉思一会儿说道:“政党之事我与卢家联合倒是不在话下,之事这郑家、李家、王家也不能小视啊!不过也无妨……可要是其他家不同意该当如何?”这话必须要说,虽然已经能够确定杜荷的想法很符合世家的要求。甚至要比他们之前想的还要好一些。这其中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要是这些世家不这么办。你杜荷打算怎么对付这些世家。老实说现在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杜荷哈哈一笑,随即严肃的说道:“一句话,秦国怎么做,我明国就怎么做!而且外公也是知道的,我可比那个活土匪的手段多的多。要不服他们就来!我杜荷**各种不服!他李恪不在乎做隋炀帝,我杜荷也不在乎。”

崔老爷子只是默默的点点头,此事时光重大。他说白了就是来打个照面,看看这里面的水到底多深。至于到底该怎么做还是要跟大家好好商讨一番。

吕震天是苏定芳手下的一名小小的什长,今天在于单的深山中带着手下的兄弟在抓捕之前于单国王的手下残余施礼。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军卒快步跑来,边跑还边高声喊道:“什长!什长,快……快回去!二杆子几个人因为一个东西打起来了!”

其实说起来士兵们虽然严格禁止私自斗殴,但是打架之事却是屡禁不止,这主要还是因为前面提过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于单这种相对封闭的地方生活久了,军卒身上都会出现易燥易怒的症状,很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会大打出手。

吕震天虽然是个什长,但他也只能帮着军卒们调解情绪,却根本无法根除,所以这一路上,军卒们打架斗殴的事屡见不鲜,只要是不出人命,一般吕震天也懒的管。刚刚打完转身两人就能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而且每次也不会怎么样。最多鼻青脸肿罢了。

二杆子他们打架的地点就在刚扎好的营地里,不过当吕震天赶到时,打架的几个人已经被人分开了,刘晋正在高声呵斥打架的几人。

“怎么回事,他们因为什么打起来?”吕震天步走过来,狠狠的瞪了二杆子等人一眼,然后这才对刘晋问道。

(嘿嘿,言卖零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