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341章 血战到底(2)

第457章 大结局

于是就有了朔方节度使李祎导演的那一场远征突袭战,唐军集中精锐骑兵,星夜兼程杀至石堡城,一场突然的袭击,令这座沦陷数十年的边陲重镇重归大唐怀抱。消息一出,吐蕃举国震撼,慌忙遣使通好,而开元盛世的文治武功,也自此达到了顶点。

然后就是从大唐开元至天宝年间数十年的承平局面,国富民强,四夷拜服,一个荣光万丈的大唐赫赫屹立在地球的东端,然而在辉煌的阴影下,却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一一石堡城又丢了!

原来吐蕃人也来了一次故伎重演,用一个漂亮的奇袭,再次夺回了石堡城。这已经是开元二十九年的事了,距离唐朝上一次收复石堡城,整整过去了十三年。

历史上的石堡城一战,在杜荷看来,完全就是一个混蛋,在极度昏聩的状态下,作出的一个小**的决定,而日后因为石堡城惨败,对大唐所造成的一切恶果,切都是报应。

一万多条人命就这样长眠在青海高原上。荒草凄凄间,人们会忆起什么?忆起王忠嗣悲惨的命运,忆起李白辛辣的嘲讽,忆起哥舒翰那张心急火燎的脸。但是有谁忆起了那个悲剧,让一万多军人,用错误的方式去死去的悲剧。

他们是注定要拿去被牺牲掉的炮灰。穿过历史尘封,却依旧振聋发聩的豪言,寂寞的在药水河边,与这荒凉的石堡城为伴。百姓养大个娃不容易,送给我当兵,我要为他们负责。

李恪看了看纸条,又看了看地图说道:“办法倒是好办法!只是……我们兵马好像不够啊!”

苏定芳笑道:“您就放心吧!咱们这次就各自为战了,我去攻打石头城。吴王您就帅领大军攻占吐蕃,这事情我老苏干起来容易。只要我手里有破军在就不怕!”对于杜荷的计策他十分的赞同,和自己的想法有很多都是吻合的。

李恪点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吧!幸好你们来了,要不然我大秦经此战估计也会大伤元气。”

琼州皇宫的后花园内,为了让凤鸣他们有一个玩乐的地方,杜荷特意在花园里修建了一座巨大的棚子,棚子上面爬满了各种绿色藤蔓,遮挡住天上的阳光,而在棚子下面,则是为丫头们修建的各种玩乐工具,比如当初在长安公主府时,那个玩具房里的滑梯、木马之类的,全都被搬到了这里。

在这片棚子下的一处空地上,以白线分成五个木制球道,每个球道上排放着一堆木头瓶子,每堆十枚,呈正三角形,看上去十分整齐。而在一阵尖叫声中,五个圆滚滚的木球或或慢,通过球道向木头瓶子滚去。

随着‘呯’的一声响,除了最左边的那枚木球将所有瓶子全都击倒外,其它四枚木球都没有将瓶子全部击倒,最离谱的是最右边的那枚木球,因为用力太小,根本没滚到瓶子面前就停了下来。

“噢~,太好了,我又赢了!”长孙若曦一下子跳起来,左边的球就是她投出的。晋阳正在和采儿、和那些丫头片子正在玩杜荷搞出来的保龄球,说起来长孙若曦还真有天赋,很就掌握了其中了技巧,才不过几局,就已经超过杜荷,成为皇宫的第一高手。

至于最右边的那个力气太小的球,自然就是杜百合投出的,她现在才不过六岁,哪怕是最轻的保龄球,也只能双手抱着,然后笨拙的向前推,而且每次都因为用力过猛,让自己一下子爬倒在球道上,反而还喜欢在球道上爬到另一头的瓶子旁边,然后一个一个把瓶子推倒。看到百合那种小人得志的可爱模样,立刻引得旁边观看的长孙皇后和长乐等人都是开怀大笑。

“小治,你来到琼州的目的我已经很清楚,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有什么安排?”杜荷忽然开口问道。

“这……”李治听后却沉吟起来,他来琼州本来就是考查学习的,要对琼州和大唐做出一个全方面的对比,以便他能学习到一些东西,曰后也能更好的统治大唐,只是现在他对琼州根本不了解,而且剩下的也只有大半年时间,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看到李治的样子,杜荷却是微微一笑道:“小治,你想要了解台湾,我倒是有两个建议,其中一个十分轻松自由,一切全都看你自己的意思,不过却可能无法真正的了解台湾。”杜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再次说道:“至于另一个建议,则是一个比较辛苦,而且也没有任何的自由,你在台湾的一切都要听我的,另外也没有时间与你那些娇妻游玩了,你想选哪一个?”

李治看到杜荷脸上的笑容,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心头也禁涌起一种不妙的感觉!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我选第二种!咱也是受过锦衣卫苦的人,我不怕!只要能真正的了解琼州就好!”

杜如晦对于李治的回答十分的欣慰,想想李治以后一定能是个好皇帝。突然觉得好像儿媳妇少了很多啊!好奇的问道:“二郎啊!这个怎么就见到公主……其他人呢?”难道是为了给她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都躲开了?这大可不必,长孙皇后的贤德那是不用说的。况且这里也不是大唐,完全是私人性质的。

“她们还在工作,晚上就都能回来了。”杜荷解释道:“这个李雪雁在各个商铺进行打点,武照和火凤在总理衙门那也是忙的焦头烂额。玲珑在学校教书,并且照顾那些小的。崔丽和洁凤在研究院,云朵到现在还在澳大利亚帮着安置突厥人。程鸾儿去剿匪刚刚回来,在女营做交接呢!莉莉娅在监察院,正差官员违法乱纪的事情。这些都是大忙人啊!”

杜如晦有些哭笑不得,这哪有自己儿子这般。人家都把自己妻妾看的死死的,而杜荷却把老婆全都放出去忙活。想到这里,突然想自己来这里也可以好好的了解一下啊!看看到底是自己儿子想法好,还是自己的观点对。于是说道:“二郎啊!既然太子殿下准备游历一番,为父也闲来无事……这样明日我和照儿去总理府当差!你觉得可否啊?”

“啊?”杜荷看着自己老子居然要去总理府,当要说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见杜如晦板着脸,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吧!既然您想去,那就去呗!估计照儿能给您安排一二的。”

杜如晦直接拒绝道:“不妥,此时不得通知她。为父要亲自去!还要在一个比较重要的部门……就去这个…这个户部吧!”

“好!”杜荷笑了笑说道:“您喜欢,您就去!到时候有空闲我去看您!”

这里是琼州港边的一处造船厂内的木料仓库,干燥的库房中堆满了如山的木料,一队队的工人正在这些木料中搬运,然后由铁轨上的大马车运走,虽然现在火车已经出现,但是这座木料仓库离船坞并不远,若是用火车的话,成本实在太高,所以就一直使用这种架在铁轨上的马车,一次也能运输大量的木料。

“兄弟们再加把劲,只要把这批木料运完,咱们今天就能休息了!”一个身强体壮的中年汉子高喊道,然后弯腰和另外一个同伴抬起一块锯好的木料,紧走几步扔到一辆架在铁轨上的四马车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他是一支搬运队的工头,手下管着五个人。

“刘头,干完了没有绿豆汤喝啊?”一个明显带着江南口音的小伙子大声问道。台北的天气虽然不像台南那么炎热,但是他们都是干重活的,所以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累的汗流浃背,自然想喝一碗冰凉的绿豆汤解热。

“小兔崽子就知道喝,点把活干完,今天是杨兄弟第一天上工,晚上我请客,大家到厂子东口的馆子里喝上几杯!”被称为刘头的中年汉子高声骂道,刘头在这支工队中年纪最大,别看他骂人骂的凶,但却很有分寸,平时也很照顾队里的兄弟,所以很受大伙的尊敬。

“刘头太客气了,要请也该是我请大家才是,怎么能让刘头破费呢?”刘头旁边一个年轻秀气的青年开口笑道。他就是刘头口中的魏兄弟,今天才刚来这里上工,名字叫魏九,看上去十**岁,身材有些瘦弱,但干活却很卖力气,和其它人一样光着膀子,只是皮肤却很白嫩细腻,与其它工人黝黑的肤色有着明显的区别。

“魏兄弟不用客气,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每个新来的兄弟,刘头都会请咱们外出喝上几杯,而且你也不用为他担心,刘嫂管的很严,刘头手里根本没几个钱,所以他请咱们也花不了多少!”刚才说话的那个江南口音小伙再次笑道,顺便把刘头的短处给曝了出来,结果惹的其它人都是哈哈大笑,而刘头怒骂一声,捡起一根木头想打,可惜这个江南小伙却笑嘻嘻的跑开了。

魏九同样也是大笑,刚来时刘头已经给他做过介绍了,那个江南口音的小伙名叫胡田,是江南道吉州人士,确切的说是生活在吉州的逃民,半年前才迁到琼州,已经在工厂里干了三四个月了。另外与刘头搭伴抬东西的络腮胡子叫大强,与胡汉搭伴的瘦高个姓罗,不过大家都叫他竹竿,至于与魏九搭伴抬东西的,则是一个和二十多岁的木讷汉子,名叫王三,长的是虎背熊腰,比魏九早两天进厂,平时不喜欢说话,但力气很大,和李治搭伴抬木料时,大都是他一个人在用力。

魏九正是李治的化名,前几天李愔给了他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是让他在台湾四处走走,然后靠自己的眼睛去观察,能学到什么全都要靠他自己。第二个建议则是由杜荷帮他安排,让他彻底抛弃太子的身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融入到琼州的生活之中,品味底层百姓的酸甜苦辣,增长自己的社会阅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