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352章 李治的平民生活

第457章 大结局

而就在李治他们刚回到宿舍,皇宫中的杜荷等人已经接到了他们打架的详细报告,不过杜荷看完后却是哈哈大笑,然后把报告放到一个专门的小箱子里,这些东西是要送给他那位皇帝岳父御览的,只是不知道若是他看到李治打架的这份报告时,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虽然宿舍里的气味难闻,不过李治干了一天的活,刚才又和别人打了一架,精神和身体都是疲乏的要命,所以也就顾不上这些了。另外他的被褥都是厂里新发的,倒是十分的干净,气味也不错,因此他把鼻子盖上,也就闻不到什么了,胡汉他们也都是累的够呛,因此刚一躺下,就响起一片呼噜声。

李治还是第一次睡的如此沉,一晚上连个梦都没有做,第二天还是胡汉把他叫了起来,然后大家一起洗漱,吃过早饭就再次上工,不过在吃早饭的时候,饥肠辘辘的李治忽然觉得食堂里提供的羊肉汤十分的诱人,因此就打了一碗,结果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吃完就吐了。

在刚开始的几天,刘头他们几个还担心警察找到他们,不过后来老王亲自来告诉他们,警察局里已经将这件案子翻过去了,那几个醉鬼因调戏女子的罪名,被罚了一笔钱补偿给老王父女,并且医药费也由他们自己承担,另外还禁止他们再搔扰三娘,甚至不允许他们出现在老王的饭馆,否则两罪并罚,非判他们一个流放之刑不可。

刘头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这才总算松了口气,而老王更是非要请他们吃饭,刘头虽然想推辞,但是胡汉那小子却抢先同意,剩下的李治等人一听有白食吃,自然也不会推辞,结果刘头也不好违了众意,因此也就和老王定下个曰期,到时他们到老王家里去赴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治对身边的环境也慢慢的熟悉起来,特别是对于他干活的这座造船厂,更是十分的了解,比如现在他就知道,在这座造船厂中,工作的工人就达到了一千多人,拥有十座大船坞,每次都可以同时开建十条大海船,另外还能同时开建一些小型船只,每年下海的船数量李治暂时还不知道,但是却知道光是大海船,这座船厂就能建造三十艘以上。

当然了,上面计算是船厂全力开工的时候,因为原料和订单等客观原因,这座横波造船厂一年最多只能建二十多艘大海船,其它还有不计其数的中小型船只。不过这也足以让人感到震惊的了,因为横波造船厂的规模在这片造船基地来说,并不是最大的,光是与它规模相当的就有六七家,另外还有两家规模更大的船厂,想想这些造船厂一年所造的船只,李治都感觉有些恐怖。更何况这还只是基隆一地,若是将台南、登州、泗沘等地也全都算上的话,那就更加惊人了。

另外除了船厂外,李治最大的收获就是完全融入到胡汉这些人之中,经过几天的劳作,他变得黑了也瘦了,不过却也更加强壮了,现在他和一帮工人站在一起的话,基本没有太大的区别。甚至就连宿舍里的那股脚臭气,李治也已经习惯,或者换句话说,他的鼻子已经麻木了。

这天是星期天,按规矩是要休息一天,不过工厂里给工人开了一个福利,那就是每到星期天时,就会请几位识字的先生过来,在工厂教一天的学,学习的都是校用的汉字,想要学的工人都可以去听。每次都会吸引大量的工人去学习,不过这并不是因为这些工人好学,而是工厂里有文化考核,只有文化成绩合格的工人,才有可能升职或提升工资。

与李治同宿舍的胡汉和竹竿几人也是每次都去,刚开始李治因为好奇去了一次,结果发现上面教学的老师还没自己水平高,所以也就不再去了,而是趁着星期天在外面转一转,一边休息一边观察。

不过这个星期天一早,李治没有外出乱逛,胡汉和王三、竹竿三人也没有去学习,他们先在食堂里吃了点早饭,然后又到工厂里的澡堂子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新衣服,等到刘头和强子两人来找他们时,这才结伴出去。

今天就是老王请他们吃饭的曰子,所以李治他们才显得如此重视,每个人都打扮的人模狗样的,路边见到有卖水果的,每人还称了几斤水果,然后提着来到老王家里。

老王住的地方有点远,离着横波造船厂有三里多地,本来李治提议打个马车去,毕竟街面上拉人的马车多的是,花几个铜钱就能到老王家,不过刘头他们都是穷苦人出身,平时都节俭惯了,一般能省就省点,再说三里地对他们来说,也都不算远,因此都不同意,最后李治只得跟着大家走到老王家里。

因为人口的速增长,基隆城一直处于扩建之中,而且李愔在设计这座城市时,就已经将城墙去掉,整个城市的大小并不受限制,因此这些年来,基隆城一直处于扩建之中,哪怕是城郊等地,也建了许多类似卫星城般的居住区,比如老王他们一家,就是住在这种居住区里,而且还是一处两进的院子,看来老王的小曰子过的相当不错。

李治他们刚到院门口,就看到老王已经迎了出来,身边还有一个年纪和老王差不多的妇人,应该是王家嫂子,另外那个三娘也紧随在王家嫂子身边,后面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之前李治已经听刘头说过了,老王有两子三女,其中长子在台南开店,两个大女儿都已经嫁出去了,身边只剩下最小的女儿三娘,以及小儿子王宝,估计就是眼前这个男孩了。

“刘头,你们也太客气了,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老王一见刘头,立刻高兴的迎上来道。

而刘头也是笑着客气道:“那怎么行,我们来做客,这礼数可不能废,而且我听说王嫂子前几天不是病了吗,我们买点水果来看一看也是应该的,不知王嫂子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都是老毛病了,不妨事的!”这时王家嫂子也笑着开口道。然后老两口立刻请刘头和李治他们进屋子里谈。不过就在李治跟在后面走的时候,忽然旁边的竹竿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然后向胡汉那边努了努嘴,结果李治这才发现,胡汉这小子的两眼一直盯着人家三娘看,两只眼睛都冒出来了。而且人家小姑娘也发现胡汉在看自己,小脸是涨的通红,低下头只知道向院里走,根本不敢抬头。

看到这里,李治也是笑嘻嘻的对竹竿道:“我说那天胡汉这小子怎么那么有种?第一个就冲了上去,原来是看上人家三娘了。”

竹竿则有些可惜的咂了咂嘴道:“要说这三娘长的可真水灵,要不是老兄我已经成亲的话,肯定要和胡汉这小子争一争,不过小九你应该还没成亲吧,这么好的媳妇可不能放过,我觉得你应该去试一试,说不定老王一高兴,这门亲事就算成了。”

老王来台湾前是个厨子,虽然发不了财,但却也吃喝不愁,所以儿子女儿也都不用干太重的活,比如以三娘为例,长相虽然普通,但是却白白净净的,一副标准的小家碧玉模样,也难怪胡汉竹竿都相中了人家,可惜竹竿成亲的时间太早了,现在只能干看着。

“我?我还是算了,家里已经给我订了门亲事,所以这个机会还是让给胡汉吧!”李治一听连连摆手道,他和采儿是两情相悦,而且已经订婚,感情正是最亲密的时候,自然不会再看上别的女子。

听到李治已经定亲,竹竿是连称可惜,因为在他看来,三娘这样的女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以李治现在的家境来看,即便是定亲,恐怕也比不上三娘。不过他的想法若是让李治知道的话,恐怕会让他当场笑破肚皮。

一行人随老王进到正堂,堂上已经摆下一张大桌子,桌子茶壶茶杯,等大家分宾主落坐后,老王亲手给大家倒上茶,然后又对那天他们帮忙的事连声道谢,李治他们自然都很客气的谦虚了几句。

闲聊了几句后,时间也马上就要到正午了,老王招呼他们先坐着,自己去厨房准备酒菜。接着不一会的功夫,三娘和王家嫂子就轮流上菜,先凉后热大盘小盘的上了一大桌子,李治发现其中有几样用料都很贵重,看样子老王是真的费心了。

每当三娘来送菜时,胡汉这小子的眼睛就一直盯着人家看,结果每次都把三娘吓的落荒而逃,李治和竹竿则是贼兮兮的偷笑,这很让刘头也发现了胡汉的异常,结果刘头气的一拍胡汉的脑袋道:“你小子就别看了,再看也人家三娘也不会嫁给你!”

“啊?为……为什么啊?”胡汉捂着脑袋气道。说起来他认识老王的时间也不短了,但还是第一次知道对方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那天晚上见到三娘后,他就一眼认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老婆,所以那天晚上他在看到那几个醉鬼欺负三娘时,才会那么的冲动。

“还能为什么?”刘头瞪了胡汉一眼道,“人家三娘都十七了,而且以前家境也不错,说媒的自然是不少,我听老王说过,三娘在大唐时就已经定下一门亲事,所以你就不要再乱想了!”

三娘已经定亲的这个消息,对于胡汉来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让他整个人一下子呆立当场,满腔的热情全都化成了冰水。其实这也不奇怪,其实以三娘的家境和长相,胡汉应该早就想到这一点,可惜他满心只想着三娘,竟然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看到胡汉失魂落魄的样子,竹竿则在暗处庆幸,幸好自己已经成亲了,所以没对三娘动什么心思,否则自己也会有胡汉一样的反应。而李治则同情的拍了拍胡汉的肩膀,这应该就叫有缘无份吧。

正在这时,老王手托着两坛子老酒,然后坐在桌边将酒坛上的封泥去掉道:“来来来,我给大家都满上,这可是正宗的存放了数年的五王醉,当初我可是托了不少人才弄到手,一直舍不得喝,大家都尝尝!”一听有好酒喝,刘头他们全都是双眼放光,唯独胡汉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本来他满心欢喜的来了,可是却听到如此不幸的消息,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不过老王只顾着高兴了,倒没注意到胡汉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