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极品纨绔

第396章 这里有化学品

第396章 这里有化学品

通过李治的讲述,李世民也知道了杜荷在海外的情形,对于琼州能在短短数年内发展的如此迅猛,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远超大唐时,这让李世民也感觉有些震惊。特别是最后李治讲到,那位胡校长选择留在琼州,而不肯再回大唐时,李世民听后也是沉默了好长时间。

“父皇,儿臣在琼州虽然只呆了一年,但是的确感觉那里相比大唐,少了一份压抑,却多了几分自由与兴盛之气,对此儿臣也考虑了许多,发现这种情况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大唐与台湾的政策不同,另外还关系到各方各面的利益,儿臣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将大唐也建设成琼州那样?”李治最后叹了口气道。

而李世民听后却拍了拍李治的肩膀道:“虽然琼州是从大唐分离出去的,但是两者却有本质上的不同,其它方面暂且不说,我们大唐是以农立国,这也是中原王朝上千年来的立国思想,虽然大唐这几年商业发展的十分迅猛,但是在各方面的政策上,却还是以农业为本,对工商业也还有一定的限制。”

李世民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接着又道:“但是杜荷的想法却完全不同,他对农业立国的思想很不以为然,通过他这几年在琼州等地的作为也能看出,他追求的是以商立国,而且对海外开拓充满了兴趣,这使得他们琼州已经与我们大唐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路,至于曰后谁对谁错,连为父也说不清楚。”

李治听后心中一动,当下开口道:“父皇您的意思是,琼州和我们大唐各有特色,所以不必追求完全一样?”

李世民欣慰的点了点头,面带微笑道:“不错,雉奴你这趟没有白去,他有他的好处,我们大唐也有大唐的优点,不过你这次能看到大唐与琼州差距,也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听到父亲的夸奖,李治虽然口中谦逊,但中心中却也十分高兴。不过接下来李治又想到一件事,当下开口问道:“父皇,我在拜占庭时,就听说三韩有开始蠢蠢欲动了。不知现在如何了?”

李世民哈哈一笑说道:“没什么!只是契丹与三韩勾结罢了,但是你大哥在突厥之地已经狠狠收拾了他们一顿。早就已经过去了”

“父皇……为何不对三韩动手呢?”李治急忙说道:“这三韩就是中山狼,现在我大唐难道还怕他们不成?…还是打下来才能一劳永逸!”

“不及!”李世民微微一笑,拍着李治的肩膀说道:“儿啊!记住凡是没有到时候的就不能乱动,你大哥现在正准备对契丹部动手。可突厥现在实力不是很强,一切等你大哥强大了在说。毕竟现在对三韩动手,估计大食就要对对我们背后捅刀子了!”

“哦!孩儿明白了,父皇是在等……等三哥和青莲二人稳定了在一击必杀!”李治恍然大悟道。原来现在最大的对手是大食这个庞然大物,看来和大食是早晚有一战了。

李世民点点头说道:“而且杜青莲估计也要对东瀛动手了,毕竟对他来说这是身上的一根芒刺。只要这些隐患都解决了,我们就绝对可以和大食已决高低了!”

今天杜荷赶了一个新鲜,琼州终于有了百货大楼。这是李雪雁和陆家、崔家。宋家等一些世家一起弄出来的,

杜荷戴着小圆片墨镜,拉着崔丽的小手。随即就逛起了各楼商柜。今天是她的二人世界时间。二楼西侧是“化妆品”专区,主要卖胭脂水粉,有陆记、张记、等这种老字号出品的高档胭脂水粉,也有十几文钱一盒的便宜货。

但卖的最好的却是“雪花膏”,杜记出品,起的名字也很好名叫‘女人香’杜荷也不知道怎么调制出来的,自然现在这年代和后世用化学手段调制出来的雪花膏不同,但却也油腻清爽,香喷喷的雪白流体煞是好看,也命名为雪花膏。铁盒装也有玻璃瓶装,尤其是玻璃瓶的卖得好,玻璃瓶玲珑剔透,配以雪白水粉,看起来就洋气,自然深受新女性喜欢。

这也因为老字号胭脂价格昂贵,而特供给皇宫、王府的胭脂水粉就更别说了,寸粉寸金,寻常人见都见不到。现在渐渐有了收入的新女性也好,给妻子买胭脂的新工薪阶层也好,大多尚买不起老字号胭脂,至于价格低廉的,又勾不起购买**。

而这雪花膏的推出,正好满足了琼州新兴阶层的猎奇心理同时也消费得起,玻璃瓶的雪花膏可用两三个月,半贯钱就能买上一瓶中等的,就是杜荷都不禁佩服这价位定的好,大赚特赚又叫人消费的起,刚刚有些肉痛的那种感觉,既满足消费者这是高档货的满足心理,又令人不会太敬而远之。

跟在杜荷身边提着纸袋的自然是崔丽了,昨晚跟她又疯狂了一夜,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换着花样的折腾,看着小尤物如花脸蛋脸对脸,娇嫩哭音和鸣、哀求、亲昵,那征服感,只令人满足的骨头好似寸寸酥掉简直妙绝。

那绿衫子售货员见杜荷与崔丽气度不凡,听说话这个跟在身边扎着双丫髻穿着红绸缎子荷叶裙的小丫头竟然是他婢女?丫鬟都穿绸挂缎的,主人身份可想而知,售货员自然加了一百倍的小心来招呼。

杜荷拿着一瓶雪花膏,晃了晃,说:“这是纯天然的吧?”

售货员圆脸赔笑,忙道:“不是,绝对不是,这加工可复杂了,添了许多香料什么的,听说还有化学品呢。”

问得妙,回答也妙,杜荷莞尔,这要在后世她的东西也别想卖了,可在现今,纯天然好像是个贬义词,内含化学品都成了招牌,想这售货员也不知道何为“化学”,道听途说的名词就乱用。

“来十瓶吧。”拿去给两朵小花用着玩儿,可比府里按规矩每月配给她们的特供胭脂还令她们开心吧。

售货员急忙开票儿,这百货公司的运作和后世一般,柜台开票,然后去收银台交款。

崔丽疑惑的问道:“你刚才是什么表情?”刚才杜荷的表情好像吃了苍蝇屎一般,人家不就说了一句化学品嘛!至于弄成这表情吗?

杜荷苦笑道:“崔姐姐,你不知道啊!在千年后她要是这么说,估计摊子都得让人给封了!…后世喜欢的纯天然的!这…这叫什么事啊!”

杜荷左顾右盼,接着就是一怔,巧不巧的,从首饰柜台那边转来两个女孩儿,其中一位正是朱丝丝,穿着蓝色碎花布小袄小裤子,花布鞋,体态轻盈,身段婀娜,***,曲线柔美,与往日英姿飒爽不同,有种朴朴素素的乡村之美。

杜荷上次见她便装,吊裆的棉裤,可真是滑稽的要命,看来其生活也是越变越好了,衣服上也没有补丁。

见到杜荷,王雅诗也是一呆,随即就见他盯着自己身子猛打量,花布裤子有些瘦小,裤脚处白袜子也露出来了,好似这色狼还盯着多瞧了一会儿,再见杜荷身边又换了人,又是个甜甜的小**,一笑露出一对小豁子牙,可爱的很,王雅诗就恶狠狠瞪了杜荷一眼。

“王小白,要不说我俩有缘分呢,又见面了。”杜荷挺喜欢这小丫头的,办事公正,倔强有主见,/对任何逆境却也泰然处之,是以虽然每次见面王雅诗都没个好脸儿,可杜荷只觉得她率真可爱。

杜荷笑着摇扇子走过去,王雅诗碍于礼貌,叫了声“杜……杜公子…你怎么来这了?“

杜荷笑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这还是我家买卖呢!”这话说的,好像自己就不应该出现在大街上一般。

“呦,这是你哪个叶大哥啊?”王雅诗身边,是一位青布旗袍的女孩,细眉小眼,面相清秀,此时一脸戏谑的看看叶昭,又看看王雅诗。

王雅诗蹙眉道:“别瞎说,这是我以前的同事。”言下之意,自己是不认识这个纨绔。估计又自己找了一个红颜知己,真不要脸!拉着自己的伙伴就离开了。

杜荷无奈的和崔丽走向流笼,杜荷就问崔丽:“老婆,你说老公我像个纨绔子弟?”

崔丽忙用力摇头,说:“陛下英明神武,天下之主!……当然了,这是官方的套话!”

“我想听实话!”

“你根本就不是像!你就是!”

杜荷:“…

(嘿嘿,言卖零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