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战神

第五百五十四节 石巢

飞入石海,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唐天控制着六分眼,让它不要飞得太快。

入目所及,全都是石头,一片死寂。

“小心,有古怪!”唐天的直觉最为敏锐,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伺,他连忙出声提醒。

三人神情更加警惕,他们对唐天的直觉相当信赖。虽然平时神经唐怎么看也是不着调,但是在战场上,唐天的判断却极少出现错误。就连有些傲娇的小二,此时也小心起来,对于那个二货如同野兽般的直觉,他同样深有体会。

“看那块石头!”鹤的轻呼,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的目光,顺着鹤的指引,投向一块不起眼的石头。石头上密密麻麻、有如蜂窝一般的孔洞,让每个人都不由有些心中发毛。

“小心!”唐天忽然脸色一变。

话音未落,忽然一蓬乌黑的残影,从那些密密麻麻里激射而出,如同雨点般向他们扑过来。

这蓬乌影速度奇快,快到肉眼难以捕捉。

小二的反应最快,芽芽伞忽然挡在四人面前。幽然的光芒,从伞面亮起,化作一面光罩。芽芽伞早就在与圣殿圣者的战斗中毁坏,而且以芽芽如今的魂值,芽芽伞已经不堪大用。换作以前的小二,早就把这堆破烂扔了,不过芽芽救了他,那就勉为其难留下吧。

对于小二这样挑剔、有强迫症的完美主义来说,留下一件仅仅有纪念意义而没有实用价值的物品,实在难以接受。

于是小二花费了相当的力气,重新炼制了芽芽伞。

新的芽芽伞,专注于防护姓能,而小二不计成本地投入,加上有光明鼎这样的好炉鼎,新的芽芽伞,防护姓能极其出色。

叮叮叮!

密集如雨点般的清脆撞击声,从伞面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极其惊人的力量。

小二的脸色微变。

芽芽伞节节后退,强大的力量,打得伞面火花四溅,把黑暗的虚空照亮。

小二深吸一口气,忽然转动伞柄。

呼!

伞面飞快地旋转,强烈的旋转,顿时让攻击伞面的力量,向周围弹射。

噗噗噗!

那些黑影如同雨水被伞甩开,没入周围的岩石之中,顿时一阵轻不可闻的噗噗声,不绝于耳。

坚硬的岩石在那些黑影面前,就像豆腐一样,被轻易洞穿,只留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孔。唐天他们脸色齐变,他们这才明白岩石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孔洞是怎么来的。

散入四周的黑影,再次纷纷从四面八方的朝唐天他们扑来。

快如闪电!

但是唐天他们个个身经百战,经历最初的震惊,很快回过神来。率先反击的是凌旭,轻轻一搓手掌,空中暴绽无数银芒。

黑影没入银芒之中,啪啪啪,炸得粉碎。

凌旭有些亢奋,这些黑影的力量之大,比他想象得更大,他的身形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推得向后一荡。

但是这样的力量,却只让他更加兴奋。

硬碰硬,是他最喜欢的战斗方式,他毫不迟疑,身随枪走,又是一蓬银芒雨点般在他面前炸开,把迎头飞来的黑影笼罩。

啪啪啪!

密集的爆音从他犹如银雨般的枪芒之中响起。

鹤的手中鹤剑出鞘,一声清亮的鹤唳,令人精神振奋。

身形腾挪,宛如黑鹤起舞,长剑舞空,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一股无形波纹,以鹤以为中,轰然散逸开来。那些被无形波纹扫中的黑影,身影一滞。

众人这才看清楚,这些黑影,竟然是一些黑色的虫子。

这些黑色的虫子比手指略长,通体漆黑发亮,泛着金属光泽,身体一节节,可以随意地弯曲。而这些节状的身体弯曲,就像一根弹簧被弯起,充满惊人的力量。它们接触岩石的瞬间,身体就会弯起,像弹簧一样抽在岩石上,借着这股力量,身形激射,而会在岩石上留下一个只有手指粗细却极深的孔洞。

这种黑虫鹤从未在任何典籍中见过,它前端钳状口器,就像两片锋利至极的刀片。而令人恐惧的是,这两片利刃能够以极高的频率颤动。坚硬的岩石,在这样的利器面前,就像豆腐一般松软。

此时的鹤,神情迷离,似幻非幻,舞动的身形,如烟似幻,模糊不清。

如果说,井豪的魂域是剑魂罕见至极,寻么鹤的魂域,却更加神秘莫测。就连鹤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根据【天鹤剑纲】修炼到后面,修炼的并非是剑法,而是一种祭祀。

源自东方祭祀巫者之舞。

这令他哭笑不得,但是这种神秘莫测,带着莽荒原始气息的舞,却有着惊人的威力。他到时才明白,鹤派很多技巧,比如【鹤舞】,其实早就可以看出一丝端倪。

师门传承源于遥远的东方,在师祖逝世之后,更没有人能够真正说明这其中的玄机。

鹤派的剑法,并非竞技之剑,而是祭祀之法器,这样的领悟让鹤更是哭笑不得。而他也不能修习其他的魂术,而只能自己去领悟。

他到此时才深深明白,鹤派传承之博大精深,非同寻常。哪怕到了圣阶,本以为自己对能量的理解,对法则的理解,应该可以让自己更加洞悉门派绝学。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依然发现有太多自己不明白地方。

他的魂域,并非只有一个,而是有两个,一个是他自己眉心处的魂域,而另一个,却是他手中的鹤剑。他以前一直认为,鹤剑是天鹤座本身的圣宝,此到此时方明白,它是师祖从东方带来的法器,而师祖用无上的力量,把天鹤座归属于此剑之下。

一大一小两个魂域,衍生出的变化,更是无数。

当然,对于现在的鹤来说,那些还太高深,那些不时在他面前浮现的空灵身影,让他不由深深为之吸引。

就仿佛那些古怪的姿势本身,就充满了令人心悸的力量。

这股无形波动能够干扰心神,鹤试过,它和其他幻类的魂术截然不同,而是直接作用于人的心神,更难抵御。

这些黑虫灵智并不高,被这道无形波纹扫中,顿时身体僵硬,失去控制。

鹤手中的鹤剑,如风拂过。

黑虫如同风化一般,迅速崩散分解。

与鹤的空灵和神秘不同,井豪的剑,一招一式,清楚得就像尺子划过。明明剑招并不快,不徐不疾,但是那些快如闪电的黑影,却根本无法挣脱他的剑影。

圣血饮在他手中,驯服温顺,光华内敛,没有半点嗜血之气。

朴实无华的剑招,刺中黑虫,黑虫坚硬无比的身体,从中一分为二,切面极其光滑。井豪有条不紊地一剑又一剑,把黑虫切开。

转眼间,他周围就飘浮着无数被切成两半的虫尸。

唐天拳出如风,他的拳头,笼罩在红色的魔鬼火之中。威廉留下的魔鬼火,一直没有被小二利用,而留在唐天的体内,成为唐天最好的武器。

唐天花了很多时间,去体悟威廉的烙印,这些烙印是一些法则的碎片。没有能量,只是单纯的碎片。从某种意义上,唐天身上留下的魔鬼火,已经不是完整的魔鬼火,它缺失了能量的那一部分。

但是大概威廉也想不到,他的魔鬼火,在去除了能量的那一部分之后,竟然变得更加厉害。它成为独特而另类的法则之焰。

唐天距离真正领悟魔鬼火还早得很,但是他已经可以作一定程度的控制。

他出手极快,魔鬼火只要一触及到那些黑虫,便会如同附骨之蛆,沿着黑虫的身体不断地燃烧,直至黑虫的身体燃烧殆尽。

唐天索姓沿着自己的身体周围布下一层火幕。

噗噗噗!

黑虫如同飞虫扑火,扑向火幕之中。

唯一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只黑虫扑向小二。小二头顶一颗珠子在缓缓转动,洒下光幕,把小二笼罩在内。

夺舍珠!

夺舍珠强大的气息,连这些没有灵智只知道杀戮的黑虫,都不敢靠近。

很快,这群黑虫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四人停了下来,这场胜利并没有让大家脸上有丝毫得意之色,相反,大家的脸色都很凝重。这些黑虫的实力不低,才刚刚进入石海,就遇到黑虫,这令所有人的心头都蒙上一层阴霾。

这片宽阔无边的石头海,并不安全。

后面的路还很长,会遇到什么样危险,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这种黑虫,从未见过典籍的记。”鹤抓过一只虫尸,放到眼前,仔细查看出来。黑虫的外壳极其坚硬,以鹤的力量,竟然无法把这层有如金属般的外壳捏碎。

“咦!”忽然唐天轻咦一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唐天的四周,飘浮着很多米粒大小的黑色金属粒,唐天正拈起一颗黑金粒,满脸讶色:“好硬,魔鬼火我还以为能烧化呢,没想到还有烧不化的。”

其他人闻言,无不耸然动容。

唐天的魔鬼火,威力非同寻常,虽然唐天还没有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焰,但它肯定是一种法则焰。任何一种法焰的威力,都比普通的火焰要厉害得多,法则焰都燃烧不化的东西……

唐天的话,立即提醒了鹤。鹤仔细查看自己的周围,眼前一亮,那些他以为风化湮灭的黑虫,留下许多细微若粉尘的黑砂,若非唐天提醒了他,他也不会注意到这些黑砂。

“我这里也有,不过不是金属粒,而是一些黑砂。”

听到鹤的话,井豪和凌旭对视一眼,二话不说,便把四周飘浮的虫尸全都收集起来。虽然还没搞清楚这些黑金的用处,但是很显然。

这绝对是一种好东西!q

Ps:书友们,我是方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