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途

0393 施压

0393 施压

梁沐枫本不想让林强来,更不想让林强掺乎什么事,但既然来了,总不能楞撵走,他找出了自己珍藏的绿茶,亲手泡上,与林强并排坐着,摇晃着茶壶笑道:“你这人,还是老样子,说你你也不听。”

“哪有!你的话我从来都听的。”林强靠在沙发上感叹道,“那会儿我急着卖一笔基金,忽悠了一下,口头保证6%收益,还是你过来让我悬崖勒马……后来我才知道,那客户坐过牢,不是什么好鸟,半年后那个基金果然大赔特赔,那一笔要是坑了他,恐怕我现在已经被碎尸了吧……”

“哈哈,哪那么夸张!”梁沐枫大笑道,“你不知道,那人原来被我们的客户经理忽悠过,赔了钱以后天天拿着砍刀堵门,最后是客户经理给吓怕了,个人出钱,补偿了他的损失。”

“反正老哥你帮过我,不止一次。”林强拍了拍沙发扶手,“包括我能做信贷,也是你拜托老同事帮我走动的关系,几年没回来看看你,真是对不住。”

“没事,咱们这行,都忙。”梁沐枫晃了晃茶壶,将茶水倒入了那个老旧而又熟悉的深棕色茶杯中。

林强拾杯闻了闻,轻抿一口,摇首享受道:“老哥你还是向着我,有日子没喝这么冲的茶了。”

“呵呵。”梁沐枫扫了眼办公室,不舍地说道,“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你若是喜欢。剩下的半盒茶你都拿去吧,算了当哥哥的临别赠礼。”

“没定的事儿呢,只是预备。”林强闻言,连忙放下茶杯正色道,“师傅,你想想,为什么要出个预备名单?不就是防着调错人么?把名单公示一下,哪位德高望重,能力不俗,事出有因。自然有人帮忙说话。我这次过来。就是大概了解一下情况,下午你也别忙了,跟我去趟分行,找几个领导好好聊聊。应该有转机。”

梁沐枫听得有些木了。过了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感叹道:“林强啊,几年不见,你办起事来已经这么厉害了……果然。有前途!”

“都是师傅你教的。”林强道了句谦,紧接着问道,“师傅,到底什么情况?业绩淘汰,轮也轮不到咱们北路吧?”

“嗨……”梁沐枫只轻轻摆了摆手,喝了口茶,淡然笑道,“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业绩下滑。”

“……”林强沉吟道,“既然这样,下午去分行,咱们先调一下去年的数据,看有没有什么可挽回的空间。”

“林强啊!”梁沐枫感怀地微笑道,“你有这心,哥哥就满足了,你知道,我不爱走动关系,也不愿缠着领导点头哈腰。”

“我说师傅啊!”林强苦口劝道,“君子高风亮节是没错的,但那是君子之间的事情!现在这个社会,鱼龙混杂,与君子行君子之礼,与小人行小人之道,天经地义,高风亮节要吃亏的啊!”

“罢了,罢了。”梁沐枫依旧平静地摆手道,“换个地方,没那么大压力,也是好事,真的,别去分行折腾了,给领导添堵。”

“这不是事儿!”林强只一挥臂,“黄光耀也没少给我压任务,他给我添这么多堵,我偶尔求个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真的算了。”梁沐枫被逼得紧了,不得不加重语气,“林强……我这人就这个性子,咱们坐下来聊,还是老朋友,你千万别逼我。”

“师傅呦……”林强只气得牙痒痒,浑身使劲儿,面对梁沐枫就是用不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不过反过来想,梁沐枫就是这样一个人,逼着他向领导示好,他也便不是梁沐枫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在梁沐枫眼里,尊严是重于一切的,倘若要走,也要昂首挺胸,体面的走。

林强想通此关,唯有怅然一叹。

“师傅这么坚持,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他怀疑着转头问道,“我最后再多问一句,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事情?”

“……”梁沐枫喝了口茶,淡然道,“都是正常的事情,还记得我电话里说的话么?过了这段,咱哥俩再好好聊吧。”

林强联想到刚才张伟虎无意间透露出的信息,本能觉得有事,直接开口问道:“肖东海是不是使脏招了?”

梁沐枫面皮一抖:“你先走吧,等过了这段咱们再聊。”

“师傅,我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么?”林强轻哼一声,“我觉得你说得对,怎么都听;我觉得不对,怎么都不干。”

“林强……”这下换成梁沐枫着急了,“你爬到这步不易,根基不稳,不是滋事的时候,别乱来。”

“我不找事,事也找我。”林强坚决地说道,“我本就和肖东海不对付,有什么事,你说吧。”

梁沐枫苦着脸,看着林强。

被逼到这份上,不说也得说了。

“我好好说,你答应我,别闹。”梁沐枫正色道。

“不闹。”林强不管真的假的一口答应。

“其实就是一个对公户的事情。”梁沐枫苦笑道,“这边有个广告公司,规模不小,代理几家大电视台的广告销售,经手钱款频繁,算是我们北路营业厅的最大客户。前一段时间,这个客户不知为何,投去支行了,我们北路的业绩自然大幅下滑,就是天王老子,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补上这个洞……”

“转投支行?”林强皱眉道,“他不嫌远么?”

“这我就不懂了。”梁沐枫摆了摆手,“非要说的话,这是很正常的支行收权,没什么可说的,一向如此,我只是运气不好,撞上黄行长抓业绩的风头了。”

“这个好办,我帮你解释一下便是了。”林强松了口气,“事出有因,黄行长不是不讲情面的人。”

“林强,我觉得还是不要说了。”梁沐枫摇头道,“这毕竟是朝东支行内部的事情,别人家的事,你管不来的,就算是黄行长,也不好直接干涉。我们不过是一个小主任,让分行长干预我的事,实在有些不识抬举。再者说,你这样大胆开口,又是坏名声又是树敌,不好的。,”

“不开口就没名声了。”林强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却也不禁嘀咕。

自己是有些功绩没错,但若是仗着这些,与黄光耀谈其他支行的事,要求他插手,不免有些蹬鼻子上脸。

这件事,确实不好做,有可能的话,最好直接与肖东海谈,在支行范围内解决这件事。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咱们还是得过且过吧。”梁沐枫最后拍了拍林强。

林强琢磨了一下,为了确保梁沐枫没有隐瞒什么,便干脆将钱眼投了过去。

【梁沐枫,活动资产,32万。】

【总资产:791万(包括570万房产)。】

【遭遇上司打压,短线大跌。】

【去向未定,长线不明。】

【财运:无。】

【劫点:人际。】

【德:5】【财:-2。】

看过这信息,林强不禁眉头一皱。

“师傅,咱们实话实说。”林强再次问道,“肖东海是不是有意针对你?”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梁沐枫摆了摆手,诚恳道,“支行收权,怎么讲都说得过去,你若强帮我出头,便是干预其它支行的内事,两头不讨好。”

他说着,又是诚恳劝道:“哥哥真的领情了,你若还看得起我,就让这事这么过去吧。”

林强心下五味杂陈,最终化为一声长叹。

“师傅,既然这样,我就只能向分行提申请了,我们龙源还空着一位副行长的位置。”林强起身镇然道,“他肖东海挤你,我林强请你!”

“……”梁沐枫面露惊色,“万万不可,龙源的人力已经饱受非议了,你再请我过去,拉帮结派之嫌过重,黄光耀会记恨的。”

林强爽然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腰板子:“有业绩,底气足,我有分寸,他知深浅。”

话罢,林强直接向外走去:“时间紧迫,我回去忙了,事成之后咱们再喝。”

“等等……”

林强心意已决,自然不会再听劝,直接道别,将梁沐枫堵在了办公室内。然而他却并未急着走,只一个闪身,又推门直接进了张伟虎的办公室。

张伟虎正打着电话,想不到林强会突然折返,不打招呼就闯进来,连忙放下电话起身惊道:“林行长……什么情况?”

林强即便只刚刚认识这人,却并未客气,特殊时期特别办法,没时间扯皮了,他硬硬关上房门,走到沙发旁便是一屁股稳稳坐了下去。

“梁沐枫和我什么关系,你知道吧。”林强淡然问道。

“这……”张伟虎呆呆答道,“倒是听说过……林行长你,是在我们北路营业厅出道的,梁主任关照过不少。”

“不错。”林强指了指自己,“我,也算是北路的人,而梁沐枫是我师傅,领我入道,推我升官的师傅。”

张伟虎听得紧张万分,擦了把额头:“是是,我明白……关于梁主任的事,我也觉得很遗憾。”

“过来,坐。”林强点了点旁边的沙发,平静地说道。

张伟虎咽了口吐沫,不敢不给林强这号人面子,也只得硬着头皮坐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