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上天庭

第142章 苦心经营不如路见不平

第一百四十二章苦心经营不如路见不平

“你不要奢望引风别离长老来了,他是我的直属长辈,临行前便给了我一道阵图,此刻四周已经被封印,你的玉符讯息根本就传递不出去。”凤九灵笑的依旧爽朗。

姬明雪看着凤九灵脸上的笑容,却感觉到一股寒意。

失血越来越多,姬明雪原本凌厉的攻势逐渐转的疲软。

姬明雪严重的厉色也越来越浓烈,她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并非彻底没有了反抗能力。胸口挂着的血色小剑便是家族长辈赐予的保命之物,绝对可以化解眼前危机。

只是使用那件物品,就代表着服软,服从家族的安排,姬明雪还是有些不甘心。

张百刃穿过草丛,正看见姬明雪手中的长剑被凤九灵一剑击飞。

锋利的法剑飞过来,直接插在了张百刃的面前。

二人同时掉头看见了张百刃。

“张百刃!是你!太好了!帮我揍他!”姬明雪兴奋的喊道。

张百刃苦笑着摸摸鼻子:“如果我说只是凑巧,现在转身就走,你会不会当做没看见我?”

凤九灵露出一丝亲和的笑容。

“请!”

张百刃转身,身后姬明雪目光如炬充满了愤恨和不可置信。

噌!

嗖!

张百刃百战剑出鞘,而与此同时风九灵的剑罡也朝着张百刃刺来。

两人竟然几乎是同时出手,都打算偷袭对方。

长剑在半空中碰撞,张百刃脚下踏着星光,挡在了姬明雪的身前。

“看来我们彼此都不太相信对方的说辞。”风九灵没有脑残到问张百刃为何言行不一,张百刃也没有不识趣到问风九灵为何背后下手偷袭,不守承诺。

“一个可以偷袭女人的混蛋。他的话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姬明雪身上的剑伤一目了然,张百刃很容易就可以猜出,是被背后偷袭所致。

风九灵对张百刃的讽刺丝毫不以为意。反而道:“男女并无任何差别,荒古时期母系社会。那时候的女性反而比男性更加强大,因此女性并非弱者。而且同情弱者或者说偏向弱者,本身就是一种极为滑稽可笑的理论。我还以为你的指责会更加高明一些。”

张百刃道:“我一直认为,一个人为了成功可以没有节操,但是绝不能没有底线。而这底线就是我们固有的道德观和是非观。我们可以为了成功而作践自己,但是绝不能为了获得成功而作践别人。很不巧,我就是这么一个有底线的人。所以这件事我是真的要插手管一管了。”

“我曾经听一位老人说过,好管闲事的野狗。总是死的更快一些。既然你想死,那我也只能成全你。”就像一代大师‘古’龙说过的那样,路的尽头是天涯,而话的尽头就是剑。

张百刃和风九灵的谈话已经到了尽头,相互之间也已经调整好了最佳的状态。

于是大战就这样理所当然的爆发了。

当然他们都收拢着剑气和剑罡的爆发,避免引来这块土地上的强大生命体。

张百刃的剑法更高一筹,而风九灵凝聚到了极限的真罡却无比的强横,让张百刃不敢与其正面冲突。

二人化作两道光影,不断的相互交错着,时间的火星将阴暗潮湿的沼泽山地照亮几分。却又是忽明忽暗。光影的交错之间,是生死的较量,看似不太华丽的战斗背后。却都是在剑锋之上跳舞,有一丝分神便是身死魂消。

这一战的确不是张百刃至今最艰难的一战,却绝对可以称得上刺激。

短兵相接,不以术法和磅礴的能量逞凶,反而更有一种比武较技的惊险。

姬明雪在一旁看的心潮澎湃,甚至忘记了抓紧时间恢复伤势。

噗!噗!噗!

二人分错而立,等到二人分别立停,四周的草木才一一断开,裂光滑的裂口。

张百刃的身上渗透出一道道的血痕。鲜血几乎将他白色的衣衫彻底染成了红衣。

而风九灵的身上却连一丝伤口都没有。

张百刃输了?

姬明雪目光一凝。

风九灵的咽喉处却逐渐绽放出一点血色的梅花。

风九灵捂住咽喉,神情狰狞的看着张百刃。渐渐地却又平静下来。

一个储物袋从风九灵的腰间摘下,风九灵将储物袋丢给张百刃。

“里面是九种万年灵物。这是我的买命钱。”风九灵果断道。没有放一丝狠话,也没有拿家族威势来压人。会做这种事的,都是蠢货。像风九灵这样的天才,绝不会是一个蠢货。

张百刃接住储物袋,微微以灵光探查了一下。

这个储物袋内除了九中万年灵物之外,还有上万枚上品灵贝。由此可见这风九灵身家之丰厚,以及风氏对他的看重。

张百刃读懂了他的意思。

“东西我收下,你人可以走了。随时欢迎你来报复。”张百刃不是惧怕挑战和危险的人,因为他的每一步前进都必须沾染血腥。

风九灵冷哼一声,如同大鸟一般扑出草丛,然后脚踩着一道剑罡消失无踪。

姬明雪捂着胸口的伤口,咳嗽了两声。

“你刚刚为什么不把他留下?你应该知道,放走他只会有更大的麻烦。杀了他,他的一切还不都是你的。”

张百刃似笑非笑的看着姬明雪:“你真的认为,我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杀死他?”

姬明雪一阵沉默。

这个蛮荒的空间似乎真的是广袤无垠。

但是雷泽的力量更加深不可测,如果说雷泽高层没有对这个空间全面掌控,说出去谁也不信。

这里发生的一切,不会被已经被人看在眼中,他们都不敢确定。

如果真的时时刻刻被观测着,当着雷泽高层的面,杀死风氏后裔,无异于作死行为。

姬明雪暗暗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莫非是被捅了一剑,脑子都变笨了?”

“好了!得了这风九灵的九种万年灵物,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是时候交付任务了。”张百刃故作轻松道。

见识过这个空间的凶险,张百刃并不认为自己继续呆在这里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适当的贪婪可以刺激进步,但是过度的贪婪会引起灭亡。

“臭家伙!这个给你!”姬明雪一扬手将万年幽螺丢给张百刃。

张百刃一把接着,看着手里的万年幽螺,眼睛亮了起来。

“你救了我,并且惹下了麻烦,这就当是我给你的报酬了。”姬明雪说道。

张百刃收起万年幽螺没有拒绝,他的确需要这东西,既然如此推辞反而显得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