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踹了渣男去种田

第35章 开店铺和收徒弟

第三十五章 开店铺和收徒弟

老左的哭声愈发嚎啕,温柔皱眉身体后靠,看老左这大嗓门路上也没吃多大的苦,相反那两人眼睛底下青黑,估计有段时间没好好睡觉了。

“老左,你一个大老爷们学娘们哭哭啼啼做什么,难不成你想当娘们?”谢宁枫一拍手掌,“我告诉你,晚了。”

老左放下擦泪的手,一脸谢宁枫杀他满门的怒样,一脚直接踢了过去,勘勘踢到了谢宁枫的小腿。他还未来得及高兴,谢宁枫双手拽住他的衣服,把人拽离凳子,“老左,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你何必把自己弄得如此颓废,你去找燕文北报仇,你想过你家里人的感受吗?”

老左推了谢宁枫一把,谢宁枫不动。他喘着粗气,像一头困兽,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懂什么,我已经被赶出家门了,所以我的所作所为跟左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没有嘛”,谢宁枫忽然大笑,“你傻啊!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哪里会没有关系?到时,你就会成为容家抨击左家的把柄,你自己想死,还要连累左家人一块倒霉,你真是好样的。”

谢宁枫放开他,老左像团软泥瘫倒在凳子,陷入了沉思。

温奶奶从外边走进来,说道:“温柔,你进厨房里来帮我。”

温柔答应了一声,老爷子已经跟温爷爷上炕下棋了,谢宁枫带着自己的手下出去说话,堂屋里只剩下了老左。

老左双手盖住脸,脑海里浮现他跟小茹的一幕幕,小时候过家家小茹嫁给他的情景,少年时青涩的吻,长大后的双手交握,可却唯独没有小茹身披婚纱嫁给他的记忆。“怎么能忘记,怎么可以忘记?呵呵。”

老左疯狂大笑,笑声里无尽的悲凉。

晚上,温爷爷特地摆了一张大桌子,自从老大离家,小儿子跟儿媳去世,温家头一回围满了大桌子。“大家,多吃,多喝,别客气。”

这桌菜真是乡村风味,红烧鱼,红烧肉,狍子肉,野菜炒肉,还有正宗的东北菜,小鸡炖粉条肯定是必不可少的。满满当当的一桌,香味扑鼻,引得几位吃了好几天面包肚子咕咕直叫。

温家没有太多规矩,大家也不客气,举起筷子大口吃肉,大口喝温爷爷酿的烧酒。

吃饱喝足,温柔带着老爷子出了门,来到了三婶子家。三婶孤身一人,家里倒亮堂得很,温柔拍了拍门,三婶开门请人进屋。

老爷子给三婶诊脉,说道:“你这病有许多年,每年都是冬天时发作,这病都是你以前不注意休息,劳累成疾所致。”

他又跟温柔说道:“你的药方对她的病挺管用的,除了喝药,药渣可以放进白布袋里敷在腰上。喝药期间,切记劳累,辛辣海鲜之物不要碰,也不能同房。”

三婶有些糊涂了,“温柔,你跟医生说什么呢?”

“我奶奶托亲戚求了一个药方,专门治腰痛的,我就把药方给老爷子看了,老爷子说药方不错,按他的吩咐服用,你的病很快就能好了。”温柔把事情推到了奶奶的头上,免得三婶生疑。

三婶接过药方,看了看,也没瞅出什么,不过既然是温柔给的,想必不会差的。“那行,你替我谢谢大娘,等我腰好了,一定备礼上门道谢去。”

温柔二人回了家,小慧带了她亲手做的水果罐头上门。水果罐头大家都吃过,但是他们吃的水果罐头都是放了添加剂和防腐剂,吃进去一股子化学味道,谢宁枫他们不愿吃。

但是,小慧做的水果罐头是用小坛子装着,制作前先把水果煮过一次,再放入坛子密封装着。谢宁枫用筷子夹了一块梨子,吃进去很甜很软,最主要的没有防腐剂的味道。老左也尝了块,眼睛一亮,“小姑娘,你家有多少坛子这样的水果,我都包了。”

小慧连忙推辞,“你要是喜欢吃,拿去就行,不用付钱。”

农村人纯朴好客,尤其老左是温家的客人,小慧更不能收钱了。

老左一定要给,温柔突然有了一个主意,“老左,我过完年把小慧带回B市,帮他们租个房子,顺子哥可以卖菜,小慧可以开水果店附带卖水果罐头,你说如何?”

“好啊”,老左能不答应。他也想通了,现在他们处于弱势,燕家有权有势,所以他一定要多赚钱,等燕家哪天落魄了,拿钱砸死燕文北这个混蛋。“店铺的事包我身上了。”

小慧高兴过头,她不敢置信地问道:“温柔,你真要带我跟哥哥去B市?”

温柔点点头,她这次回来就有带信得过的人去B市,这样她就能忙开公司的事。卖菜卖水果都是小打小闹,要弄垮燕家他们需要一个公司跟燕家对抗。

“温丫头,你有兴趣学医吗?”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经过一个下午加晚上的考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眼看西医在华国盛行,中医逐渐衰微,他的衣钵无论怎样也要找个徒弟传下去,看温柔这丫头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比他的大徒弟好多了,而且温柔丫头在医术上有天赋,或许有天温柔能把梅家的医术发扬光大。

“怎么,你不乐意?是不是觉得中医不如西医?我可告诉你,中医不比西医差。”老爷子板着脸,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样子。

温柔哪敢瞧不起中医,不说华国以后会如何推崇中医,就光论千年前为圣光将军刮骨疗伤的那位名医,也算是华国第一场中医手术,并不见得比西医的技术差。

“老爷子,你真的要收我为徒?”温柔小心翼翼地求证。

老爷子一抖衣服,一脸严肃,“我梅老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哎,师父。”温柔脆生生地喊道,她倒了一碗酒出来,跪下说道:“我知道师父爱喝酒,我就以酒代茶作为敬师茶了。”

梅老爷子弯下腰,把徒弟扶起来。他拍拍温柔的手臂,摸摸不知何时红了的眼眶,语气欣慰地说道:“好,好。老天爷待我不薄,我梅老三终于有后人了。”

“您姓梅?”温柔总算知道师父的姓氏。

梅老爷子似乎对他的姓氏很骄傲,脸上神情是回忆光辉历史时的熠熠发亮,“以前,梅姓可是受人尊敬崇拜的,但”,他话语一转,“如今,谁还记得邬岭梅氏一族呢?”神情落寞,看向温柔的眼睛却是亮得惊人,似乎是把温柔看做了梅氏一族复兴一族的希望。

------题外话------

最近慢热,不喜的筒子们可以收着等过几天惩治大伯时再看!

谢谢还在追文的筒子们,这文不会让你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