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缠宠

第8章 男版的美杜莎么?

第八章 男版的美杜莎么?

朝华宫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m”孟素戔语声轻叹。

“孟素戔,你不懂!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我华氏一族所经历的痛,我华氏一族所受的苦,我华氏一族是如何熬过在地穴深渊,那不辨四季,不分昼夜阴阳割晓的每一日,这些你根本就不懂!所以——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些置喙评论!”

飚溅浮弥的气雾尘烟倏地被一道啸杀暴戾之气给撕破口,一条前腿屈膝的身影疾驰蹬射而来,如惊弦箭簇破风,眨眼之间便已朝着那立于高台之上的孟素戔击去。

“啊……”四周乐伶舞伎吓得抱头四处逃蹿躲避,唯恐遭了殃。

孟素戔一身素雅裁剪独特的月色玄袍随着四周渐变凌乱的风势而飘扬展舞,然而他那隽瞿挺拔的身躯却稳凝不动,似根本瞧不见眼前即将临近的危机。

而站立孟素戔几步之距的牧骊歌微眯眼睫,眸色急转,留露出丝丝精光熠熠,便朝着厅侧方向,扬臂一挥,急声大喝:“来人,速救东皇奕殿!”

那些因眼前“一名妙龄俏少女”活变“一铁塔似的大男人”,被惊傻的一众侍卫军听闻殿下命令,一惊醒神,便唰啦啦一片抽出腰间刀刃,立马滴溜溜地动作起来,但基于彼此之间的差距,再加上反应得慢,到底是赶不及了。

况且,拿宫廷的普通侍卫跟由杀手联盟华氏培育出来的华铘相比,那简直就是螳臂当车。

而牧骊歌如此精慧一下,自然是早就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但实际上,与其让那些武艺平平的侍卫前来护救,还不如让离得孟素戔最近的他施予援手还更实际些。

但——牧骊歌会真心想救孟素戔吗?

从他选择的结果上来看,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他也就是随便做做样罢了,他根本不了解孟素戔,即使他跟嫉妒熟识已久,但对于他这位奕皇兄,他却是忌讳莫谈的,即使有时候他随便一提,嫉妒都会抓狂。

他想,若孟素戔不懂武艺,那么他被杀了那也就是这天枢华氏杀手、与主谋者惰皇的责任,与他跟瑛皇国无关,即便会被东皇国牵怒,他想有嫉在,问题想必不大。

反之,若孟素戔拥有足够应付眼下情况的实力,他这一声,至少也尽到了应尽的责任,算不得是袖手旁观。

孟素戔出行瑛皇国这一趟,除了带着一支跟随军,便是随身带了两名紫衣侍卫,再无其它随行。

此时,那两人亦如孟素戔一般,沉默矗立,一声不吭,连气息都不曾变换过一瞬,只是垂眼安静,像是影一般安静而恭顺地站在孟素戔身后。

牧骊歌这一观察,便心道不对!

果然,下一秒,他便看到孟素戔无声地动了,他动作之时,并不像别的武者那般一动而牵发全身,他仅仅是挥动一截衣袖,动作既柔且慢,如老者练那般松柔慢匀,然风生水起之时,唟如白鹤亮翅,那般优雅而唯美。

看他的动作是那般无害而松散,一眼看去处处都是破绽,不像是反击动作,牧骊歌心生狐疑。

他猜得不错,孟素戔此举并非准备与华铘以暴制暴,以强抗攻,但见从他袖中疾飞射出一只铁箭,练武之力视力强化,稍微一凝目,便能探出此铁箭来势不强,即使事出突然,凭华铘的本能,亦是能够轻松躲开。

华铘见孟素戔使出此等小儿科的玩意儿来阻杀,心中一阵讥笑,似有意想折辱他那般,华铘面对那支“软绵绵”的铁箭竟不躲不壁,直接不改前行轨道与它撞上,打算轻松夺下箭矢后,再原途抛回给孟素戔,好好地将其嘲弄一番。m

然而,他的自满与自大很快便遭到了报应。

但见,那支铁箭根本就不是一支箭,它而是一张网。

那“箭”在距离华铘甚近的时候,箭矢前端如苞蕾绽放,瓣如翼钳于箭身,中央处冒出一个黑幽眼孔,磁哩哩一声,从中射出一道网,那网如蜘蛛丝般张起,一个转息间,便将华铘兜身笼罩住了。

华铘被困之时,微愣了一下,但他却没有露出任何惊慌失措之色,想必是对自己的身手十分有自信,他倏地从腰间抽出一柄如月光薄细弯月匕首,朝着那网罩锁链一挥,但见寒光一闪,便是一阵磁啦啦的火光溅飞。

孟素戔见此,神色依旧不紧不慢,只是眼神稍微深暗些许。

“本是念在腾蛇一族的面,给予你多次悔悟的机会,但看你依旧冥顽不灵……实不能再放你走了。”

那网看似柔韧依折,但一沾上人身便如丝茧越缚越紧,容不得人逃脱,一刀后,却不见其有任何损伤,这时华铘才像是看出什么明堂,脸色微变。

“假仁假义!你们皇朝之人,皆是如此!”

刀刃不行,他便弃之改为用蛮力挣脱甩开,但却见孟素戔再次一动,于手掌一转,便捧出一个玲珑精巧的机关盒。

那机关盒整体不大,约巴掌大小,但却似尖塔般足有七层,每一层的颜色跟长皆有区别,但见孟素戔朝其中一层一按,便从中射出八根黑色羽翎签,那“签”似跟那如蜘蛛细丝的网有什么特殊感应,便如八角迅速成阵,摆成一个阴阳八卦阵,那八根根色羽翎正好落于八卦阵乾、坤、震、巽、坎、离、艮、兑i)八个位置上。

华铘刚挣脱一些范围,但一秒,却迅速收紧裹缚,容不得华铘随意动弹。

“嗷啊——”

他仰长脖,嘶吼一声,手肢与身体连紧,被紧紧束绑成了一团,除了勉强能够站立,他连鼻眼睛都被罩得密密严严。

嘎?!

就这样……轻松搞定了?四周的人都呆愣地眨了眨眼睛,看着场中央那像被困的野兽一块挣扎,翻滚,叫喊的耳膜都被震得嗡嗡作响的刺客,再看那自始至终连脚步都不曾随意挪过原地的东皇奕殿,他们顿时只感眼前一幕十分地不真实。

“咳咳——刚才,当真是吓了骊歌一跳,不想奕殿如此本事,不知道你这一招是……”牧骊歌眼见危险被孟素戔给解除了,就跟抬手般轻而易举,不由得在心中更为警惕,但他生性便是如此,越是令他抱有危机感的人,他便越是感兴趣想凑上去一探究竟。

刚才敷衍搭救的态,他反正亦不自觉到心虚,反而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往深了问。

一般高手使出的杀手锏,哪会随意告诉别人,这可不就是朝“深”了问吗?

“奇门遁甲之术——天罗地网。”孟素戔亦像是根本不曾察觉到刚才之事,对牧骊歌他态似旧,有礼却淡漠,倒是也不隐瞒。

或许是说,隐瞒与不隐瞒结果等同。

说了,别人也不一定能够窥查到其中奥妙之处。

牧骊歌听其名头,暗念:看来,这奇门遁甲之奇术当真是厉害,他曾有一瞬将自己当成那名...

华氏刺客,在脑中换置,若是他遇到这种情况,可有几分实力挣脱掉这天罗地网呢?

“不知道抓到的这名刺客,奕殿是打算如何处置?”

牧骊歌不对那种注定无结果的事情继续纠结,他转了个话题。

他问的是“刺客”而非“天枢华氏”,这两者区别的意思,孟素戔并非愚钝,自然能够听懂。

“既然这名刺客是出现在瑛皇国的皇宫,那么便由牧处置吧。”孟素戔道。

“哈哈哈——奕殿既然如此说了,那骊歌亦就不推辞了,只可惜替奕皇办的一场迎接宴会,却被这名刺客毁得如此,这让骊歌甚是愧疚,无论如何,请务必让骊歌再尽一次地主之谊啊。”牧骊歌先是颀然一笑,接着又是一副心陷愧疚之感。

他那副惺惺作态的模样,看得孟素戔身后的两名不动如山的紫衣侍卫各种鄙夷。

“难得如此有心,可惜父皇准允的时限将至,恕素戔不能再多作耽搁了。”孟素戔一双清盈粼粼的眸透出几分冷淡,婉言拒绝。

可牧骊歌是什么人,哪里由着别人一句两句轻言淡语便能打发得走的,正当他酝酿起一肚的话,继续游说之际,但见那被“天罗地网”罩得严实的家伙,竟不知道何时缩了一身骨,使得网松驰之际,竟破阵不顾眼前一摸黑,横冲直撞地逃掉了。

孟素戔身后的两名紫衣侍卫神色一凛,但见紫影一闪,人影便消失在原地了。

“遭了!刺客跑了,快追!”厅中侍卫均一脸灰败之色,刚才既然殿下将人犯“争取”了过来,换由他们瑛皇国的人看押,却没料到那名刺客竟有本事破阵逃脱,眼下人犯走失,罪过可全算在他们头上了!

一阵人扬马翻,迅速走动逮捕。

孟素戔走下高台,站在刚才华铘被天罗地网困住的地方,那里流了一滩黑血与八根染血浸湿的黑色羽翎。

“这是什么?”牧骊歌亦走近,一看,面带疑惑。

这血……瞧着不像是人血,若刚才那名华氏刺客当真受伤留下这么多的血,那么逃走之时,势必也会沿迹留下一地滴落的血迹,但四周看了一遍,确确实实只有眼前这么一滩,倒是奇怪。

“黑狗血,用它可破部分阵法。”孟素戔道,看华铘逃脱,他倒是面色无异,依旧阗静得令人觉得可怕:“他身上有天罗地网,凭他是除非不掉,是以……他注定逃不远的。”

——

窗外传来“轰隆”几声春雷滚滚,眼见刚才还明媚灿阳,转眼便乌云阴沉下来,春雨便毛针般淅沥沥地飘起。

稍微闷热的天气,渐渐凉爽下来。

寝室一片诡异的安静。

玄婴取下冰敷的毛巾,继续浸泡在盆中,她回头盯着嫉妒那双异色双瞳,考虑他到那可怜又可卑的自尊心,玄婴难得“善解人意”一回道,:“我瞧着你眼角处好像也受伤了,我找绷带替你包扎一下吧。”

嫉妒怔一怔,接着古怪蹙眉,最后似想到什么,猛地一爪按住空荡荡的左眼,整个人如扔进染色盘那般七彩难看:“你、说、什、么?!”

杀意,跟不要钱似地朝她身上放!

玄婴见他发现了,知道此时此刻无论她跟他解释些什么,他都是不会高兴的,像他这种神经质精神病,再加上身处反派角色已久,早已忘记的所谓的信任与理解,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跟感觉,别人的话只在于他高兴的时候便听上几句,至于信不信不重要,反正最后的结果于他们都是一样的。

能用者,留之,无用者,杀之。

于是她也懒得去费那些口舌,直接道:“你之前缠着眼睛的绷带松了,我便替你取下来了。”

“这么说……你都知道了?”嫉妒蓦地从床板上跳起,两张面庞靠得近,那双碧瞳眼睛突起死瞪着虞婴,因为激动血丝纵横,嘶哑的声音像千只渡鸦尖鸣,刺耳欲聩:“啊——你_怎_么_敢_知_道?!”

玄婴因为他这一声带着内力地尖咆,额前刘海被刮得乱七八遭,气息微窒,但她依旧不躲不避,直面面对着他,道:“你是指你两只眼睛的颜色不一样吗?”

或许是因为玄婴过平静的表情,也或许是因为此刻玄婴表现出跟以往任何一个人在他盛怒下都不同的态,既不是恐怖躲闪,也不是厌恶害怕……令嫉妒的暴怒微稍停滞了一下,他死死地盯着她,煞白一片的双唇紧抿成一条缝,胸膛剧烈起伏不定:“……”

看他稍能冷静下来,能够继续沟通,玄婴尽量心平气和跟他说明:“你被抬回来的时候,估计就绷带松了……”

嫉妒就像一颗随时会自动引爆的炸弹,玄婴甚至不知道自己哪一句话又将他惹翻了,他道:“凡事胆敢看过本殿另一只眼睛的人,都、必、须、得、死!”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便已准备动手,目标是扭断玄婴那纤细又脆弱的脖。

虽然,他出手得毫无预兆可言,可惜,在玄婴眼中,此刻旧伤未愈的他,动作慢得就像一只嗡嗡在眼前左晃右转的蚊,她一巴掌就能给他拍死在墙上,血肉模糊,抠都不抠不下来!

但,终究她还是容忍了下来,却是先一步翻身将其压制在**,锁定他手肢固定在床板,不容他动弹。

“你在担心什么,或者是说……你究竟在害怕什么?”玄婴一脸茫然不解地问道,她深吸一口气,声冷地质问道:“即使看到了又怎么样?你的眼睛有什么特别吗?”

嫉妒被她死死地压制住,使劲挣扎无果后,便不甘服输地瞪着她的眼睛,张嘴呲牙欲撕咬下她一块肉,但下一刻,他却僵直在那里,因为——那俯下与他对视的眼睛很干净,除了黑与白,便容不下任何别的色泽。

嫉妒看惯了各种眼神,有鄙夷的、有仇恨的、有厌恶恐惧的,甚至是夹杂着各种*浑浊的眼神,但像她这种纯粹到致,却是从未见过。

嫉妒一愣,停止了动作。

对啊,牧骊歌说她得了失魂症,前尘往事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就是说——她根本就无法理解异色双瞳对于别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会像那些人一样看轻他,亦不会用那种既惧怕却又异样的眼神来偷窥他,更不会觉得他跟别人有什么不同……

在她眼中,他跟那些双瞳同色之人,没有区别……

所以,她知道跟不知道,其实也根本没有多大的区别。

一想通这个关键,不知道为何,嫉妒却像是似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天性充满不安定性的他,却在心中替玄婴加了一把沉重的枷锁:“既然你看到了本殿的眼睛,那么你必须永远保持现在这样,若某一天你突然恢复了记忆,那么……那时候,你就必须得死!”

他松开了手掌,露出一只琥珀色泽眼瞳,一只碧幽阴冷眼瞳,两只异色双瞳那般充满恶意又冷戾地盯着玄婴,如同起誓般一字一句地说着。

“这么说,你会一直让我留在你的身边?”玄婴倒是不怕他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