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传奇之缘起火影第四部

测试鸣人一

测试鸣人(一)

当再一次站到木叶村内、两队人分开,汇报完任务,旗木卡卡西离去的时候,卡卡西班剩下的两人在街道上走着。

春野樱突然感慨良多地开口道:“鸣人,忍者真是太多的生死离别了。”在那一刻她想到了千代婆婆。

“有的时候,我真是觉得挺羡慕你哥那样的人。每天开开心心地过,可以不用学习忍术,过正常人的生活,无忧无虑。”背着手,樱发的少女边踢着地面边走边说着。

“嗯?”双手插兜的金发少男闻言偏过了头来,看了少女一眼,他本来满心思地都在想着自己那老师旗木卡卡西不同寻常举止的含义,此刻听见春野樱话中的某些所指,不由自主地就被带回了思绪。

“‘不会忍术’吗?”波风鸣人湛蓝的眼珠转了回去,望着街道的远处想——那次之前,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那是在中忍考试第三试,也即最后一场考试的前一天:

“哥哥!”水蓝色的眼睛对上湛蓝的眸子,欢快地叫着扑了前去,“你怎么来了?”

中忍考试前的最后一天,为了放松心情,波风鸣人特地空出这这天只做简单的修炼,然后就开始满木叶地闲逛。他刚刚在“一乐”吃了碗拉面,波风白石就走了进来,简单地同老板打了个招呼后坐下,也叫了碗叉烧面吃起来,还叮嘱波风鸣人不可吃得太撑、太饱了。

小少年虽说是“哼哼”得十分不满意样,却还是遵照着波风白石的话做了,吃完两碗后,便乖乖地尾随着自家那“古怪哥哥”去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嗯,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呀哥?……”波风鸣人问着,一扭头,却是立刻就虎起了脸,嘟着嘴,不悦,只因为波风白石早“自发自觉”于草地上躺了,阖着眼,异常享受地仰天叼着棵草茎在嘴。

波风鸣人的唇角、眉角一挑一挑,某“毫无自觉”的人却右手拍拍地面,示意小少年也在自己身边躺下。

那个时候的波风鸣人实在是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想着反正自己今天是要“放松”的,才勉强依言躺下晒太阳。

可是……当他舒服到迷迷糊糊开始做梦的时候,却又突然被摇醒了!

波风白石已经是精神奕奕坐在那,双目望着远方,波风鸣人郁闷着正要对某个实在是“太没自觉”的哥哥发作,对方已经先开口了:“鸣人,明天就是中忍考试的最后一场了。嗯,今天我就来先测试测试你吧。”

“咦?”波风鸣人未醒的睡意顿时消散一空,眨巴眨巴了眼望着那也正望向自己的同样蓝,但似乎要更深颜色一些的蓝眸,“咕”得咽了口唾沫——测试?可是他都已经是下忍了,自己那“便宜老哥”虽然大公司董事长一个得很厉害啦……但是!

……喂喂,真的没问题吗?

最终的最终,波风鸣人得出了这样一个担心的结论。

“呀,看你这毫无干劲的样子,是知道自己一准会输吧?”波风白石不经意地瞧上波风鸣人一眼,唇角一挑,戏谑地道,“那不如现在就认输好了,也就不用比了。”

他那轻视的语气激得波风鸣人当场暴跳,道:“哼,神气什么!比就比,待会输惨了满地嚎,嘿嘿,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波风鸣人原意是要吓唬吓唬某大言不惭的人,谁料波风白石听了登时一乐,笑开了去道:“是你说得,谁,都不可以手下留情哦!”他那个“谁”字说得尤其重,波风鸣人听了立时哧溜,一颗冷汗浮出额头滴落——呵,为什么有种自己才是猎物的感觉?

风卷尘生、狂雷声声、七百里乌云滚滚!三千丈,电光如蛇——

斗气排山倒海、气浪铺天盖地……

惨烈、悲壮!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

咳咳!扯太远了,实际是艳阳高照,明媚灿烂!

不过却也没错,如果用来形容某小少年的心境的话。

“哈!……哈!……”某人正扶膝巨喘。轻敌的后果就是得了个巨大的教训。

波风白石分明就像只巨大的泥鳅,滑溜得让人怎么都捉不住:

独攻、群体攻击、小范围攻击、大范围攻击……波风白石闲庭信步般左闪右闪间就能从自家小弟攻击的各种间隙、甚至是没有间隙的“间隙”中——“溜”了出去——连波风鸣人那时还一知半懂的时空间之术也全无奏效!当然了,也是波风鸣人运道不好,还没给自家老哥个什么什么刻有时空间坐标的信物去(哼哼,估计给了也未必就有效吧)?

“哈!——哈——”波风鸣人调整了下呼吸,郁闷无比地对着某光跑不开打的人吼道,“喂!……哈……你到底打不打?”

“当然打了!”特别戏谑的语气。

“那你一个劲地跑什么?”

波风白石望着自家小弟弟,湛蓝的双目似乎满是嘲笑的光在闪着道:“我是在为你好啊,鸣人!你连追都追不上我,又怎么打得过我啊?”

波风鸣人的目光在这一句话后变得深沉起来,有些难表,似乎是一副不服气、不甘心且愤恨恨的憋屈样。

“好啦,大不了做哥哥的吃亏点让让你,从现在开始咱们那个,来‘正面对决’就是!”波风白石大方道,可他那语气在自家弟弟耳中听来,就像是在安慰小狗一般得搪塞,惹得波风鸣人亦加生气起来!

牙一咬,小家伙水蓝色的瞳仁泛着光,一扁嘴叫道:“才不要你让,我一定要逼你出手!”说道手中结印,千千万万个影分/身延伸而出,在这天地间纵横排开,壮观极了!波风鸣人这会子,早忘了当初那不得“随随便便”分出超过三十个以上影分/身去的约定。

唉,某小鬼倔强的性子被调了起来,小猫开始暴跳了。

波风白石摇了摇头,暗叹一声想——不过,不这样就没意思,不是他那个性格倔强又粗疏的弟弟了——他唇角微挑地坏坏一笑。

下章一小时后,

此外通知一下,不出意外,水天剩下的剧情里,我可能会尝试用战斗窜战斗的格局来完成——也即是,大半文都是在写战斗。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