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传奇之缘起火影第四部

身世之谜二

身世之谜(二)

“鸣人,不必怀疑,你和其他人一样,同样是父母所生,只是我并不认识你的父母,所以不能告诉你他们是谁。至于你是谁,我虽然知道,因为种种的缘故,却又不能告诉你。”伊藤碧抱歉地道。

波风鸣人被哽了一下,不满地问道:“为什么?”

每个人都有一种寻根的情结在,自然希望知道自己究竟打哪来,父母是谁?伊藤碧能体谅波风鸣人的心境却无能相帮:“知道又能怎么样?我虽然不认识你的父母,却可以确定他们早已不在人世,就算被你寻着,最多也只不过看见两抔黄土罢了。”

“……!”波风鸣人听了只觉心凉了半截,难过地低下头,喃喃道,“我果然还是没有父母亲人的孤儿一个吗?”

“不、不是那样的。”伊藤碧上前两步,扶住了少年的双肩,望着他道,“你有亲人!”那黝碧双目中的视线是如此诚恳,由不得他不信。

“九尾是四代目封印在你的身体里的,是为了救我……”

耶?四代目?是四代火影啊……

当时因为九尾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为了避免伊藤碧这个“封印的容器”被撑爆,波风水门运用封印之术,强行将一部分九尾的查克拉能量引了出来,但没有引出全部,所以伊藤碧在发现自己身体内封印着九尾的时候,并未察觉原来还有另一个人、另一个地方,也封印着她体内那同源之兽。

“……抱歉,这些年你受了不少苦吧?但请不要恨水门,我了解的,那个时候,你是唯一的选择。而且相信我,水门他同你是至亲的关心,而我,因为是他的妻,所以也是你的亲人。鸣人,你在这个世上并不孤独,你是有亲人的!只是抱歉,因为我个人的缘故,这些年无法多陪陪你,对不起。”

“不用道歉的!”波风鸣人湿润了的眼眶里忽然绽放开了异样的神彩,大大的笑容也在他的脸上漾开去,“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

“……你知道?”这回轮到伊藤碧半信半疑了。

“嗯!”波风鸣人大大地点了点头表示承认,“虽然不能肯定、都是我猜的,但我想应该也差不多吧。”他右手挠着金发,幸福而羞赧地道:“一开始我就觉着不太对,好像有两个人在的样子,一个喜欢胡闹、像个小孩子;另外一个就温柔得多。”

伊藤碧闻言苦笑,自嘲地道:“我还以为不会被人发觉的,没想到早就被你看透……破绽真的那么明显吗?”

波风鸣人摇了摇头,注视着她的双目认真地道:“是因为眼睛,你和白天那个‘他’看我的眼神不一样!而且白天的‘他’根本不会做饭,最喜欢弄杯面糊弄我,跟你完全相反。还有这个……”他手抚上了额头,回忆回味着什么般悄抬眼觑着身前少女,还有另外的一点压在了心底没说——那就是呆在两个“他”的身边时,总有种奇妙的差距感:一个只若玩伴,甚至觉着对方是小孩子;而另一个,每当相处之时,哪怕只片刻光景,也别有一番渴望汇聚在心头……

风儿在吹,五色花瓣飘起,携着露珠闪着七彩光在空中如逐如戏,散播出清新的花香,将彼此的心意传递。

伊藤碧定定地望着身前那金发的少年,心底一阵阵温馨到催得心酸的暖意流过——原来所谓的心有所觉是存在的……

怎么了?他在那专注的视线下晕晕乎乎……

“总感觉,你和外面的那个伊藤碧不太一样。”傻乎乎的人傻乎乎地问出口。

“自然,外面的‘那个我’有着自己的想法。明明期待盼望,却需故作潇洒转身离开的痛苦,对每一个人都是一种煎熬,尤其她有能力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却独独无法拥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那种伤感和不甘,我很能体会……”

为何?……想要的又是什么……啊,对了,你是外面那个“她”创造的,所以能够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忽然间很为少女难过起来:能够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却无法拥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所以外面的‘那个我’的行事作风并没有错,其实就是这里的我,也同样矛盾着,对于某些事情,也持有同样的看法,希望它永远被掩盖、被遗忘了才好……但我同外面的那个不同之处就在于多陪了你这许多年,一直在一起的我很了解你的心情、你的心意,所以知道有些事不可避免……只是同外面的‘那个她’一样想着,越晚发生,也许会越好……”

这番话说得颇为拗口,或许正反应了说话者在说这番话时复杂矛盾的心情,波风鸣人虽然一直都认为自己挺笨的,在听这番话的时候,却没有半点不耐烦,而是全神了贯注去听,生怕漏掉哪怕只一丝,那话里话外之意。

“时间差不多了鸣人,当初虽然在封印的时候,为以防万一,封印的查克拉量”她忽然道,俏然然伸出手,毫无预兆地拇指扣了中指,在他额间熟悉地一弹,勾起了他心头顿然一震,回了魂。

是啊,这里虽然梦幻,令人神往,却不是真实世界,她只是查克拉体一团,所以相聚不会太久,离别亦快,何况外头还有佩恩在。但听她道出别离意的时候,波风鸣人还是忍不住心中一阵不舍。

“九尾我会帮你重新封印住,但外面的佩恩,还有未来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宇智波斑的事你也已经知道了一点,忍界还远未到安宁放心的时候,未来就托付给你了。”

“托付给我?”

“是的。”伊藤碧点了点头道,“请你一定记住,水门是相信着你才将九尾封印在你的身体里的,而我也相信着你,相信着即使遭遇最伤心的事,你都能迈过去继续向前;相信着无论是在怎样的时候,遇到怎样的困难,最终都会被你一一克服!鸣人,你一定要坚信这一点:你很聪明,也很有能力,足能实现一切理想,你的智商,甚至绝不比鹿丸那孩子低!”

“耶?”惊,只是对方却没有再给予深入的解释令他释疑。

“试着去回想看看,在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你没有被‘超神罗天征’之术弹开?”她指点地道,当然,她也相信着,即便此刻还学不会、掌握不了那几乎是佩恩的相克招术,凭着波风鸣人的能力和智慧,也一定能够战胜佩恩的。

“最开始的时候?”金发的少年低着头全神回想、回味着,若有所悟,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情绪沮丧起来,抬头问道,“可是,忍者之间的憎恨什么的……这个世界的悲痛……佩恩的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无法回答,也就丧失了斗志,而迷茫。

伊藤碧望着他,温和一笑道:“鸣人,你只是个平凡的人类而已,不适合站在所谓的‘神’的高度来思考那样‘深奥’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这是古来至理,莫非为了消去争斗,就要连整个人类都一块消灭了吗?”

“当然不!”急急否定。

见状,伊藤碧严肃地继续道:“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对错,也没有绝对的幸福和悲哀,每个人所想要的都不同。一定要记住,真的为他人好,就不要主观武断地去断言,去判断!尤其结果是用‘毁灭’来成全!佩恩既要成‘神’,就已经注定了再没有替‘俗人’谋幸福的权利。鸣人,你要想让大家都幸福的话,那么,便需先化身为‘凡人的一员’,努力地从他们所在的角度去想,去实现大部分人的愿望就好了。每一个人的力量都很有限,你我皆是,不要指望能够成为主宰一切的什么救世主,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在人间撒下希望的火种,让他们自己去壮大、去燃烧……集合了众人之力,令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记住了,‘神’是无法令‘凡人’获得幸福的,任何想要成‘神’的人都一样!”

振聋发聩之语令波风鸣人分外触动,唇角弯弯,少年的心境豁然开朗。

看来是明白了啊。伊藤碧唇角的弧度也跟着上升,陪他共同喜悦:“也许很难找到答案,但我相信,你已经有了回答对吧?”

“是!”感慨万分地点头应道,“我会努力,一直一直努力下去寻找答案。你说得很对,我不是什么救世主,更加不是‘神’,一时的困扰、那样复杂的问题一时间找不到答案根本就很正常,本来就不用气馁、不必沮丧。”

“看来你的思路在这里很明快。”伊藤碧低低浅笑,很是安慰,这般永远笔直朝前看、朝前赶的他才该是她印象中明朗自信,永远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形象不是。

“哎?”波风鸣人却是面露疑惑,湛蓝色的眼睛眨啊眨,忽然间有种自己是不是“聪明过头”了的慌乱,紧盯着对面人看,面上闪过一丝丝隐隐的不安。

他最后记住的画面:是那近乎完美的笑容、和身体感觉到的如沐春风般的惬意温馨……

“……鸣人,永远记住,要相信你自己,还有……我相信你……答应我……去到外面之后,不要告诉‘外面那个伊藤碧’关于我的事……她应该以为我早就消逝了,根本就不知道我还存在……还有……算了……一切依照你自己的心去做就好、随缘吧……”

诶?波风鸣人只觉着自己的心飘飘渺渺、迷迷糊糊得,在那灿烂景致逐渐崩溃、光线飘零得终将要湮没入黑暗的前一刻,他终于霍然清醒!

……等等!……

等等——我们还会再见吗?

刻在心底的话语没有机会再问出口……她明明还没有回答……世界、世界已经陷入了沉睡……眼前一黑中,失去了意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