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传奇之缘起火影第四部

五里云雾一

五里云雾(一)

……

惨烟、惨雾……

并不仅仅是风、雨、烟……之类自然界中最普通不过的事物于那混沌中造就出了惨白混合出昏黄的四周景象。

到处都能听见凄厉激昂的鬼哭声,仿佛体表流窜过一道道活动着的寒意——叫人自脚底至头顶处,突地发了个寒颤!

在那绝非“正常”的风景里,已经记不得一路过来究竟拿手中的剑斩灭了多少“白雾团”了。

被四下里的鬼哭狼嗥干扰,他无法利用自身的搜索优势,判断不出心中记挂着的人所处的具体方位,只得如现在这般,短距离地跳跃、疾奔着、凭感觉寻着原路焦急返回,对于自己未能考虑周全、事先留下查克拉标记而后悔不已。

就在那时,一道指路红芒忽地在左前方一闪,湛蓝的眼一瞅见,顿时亮了起来,男子的身形顿时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快捷和灵活在渐渐包围而来的“幽灵间”跳跃成了连做了一条线的无限延伸虚影……在他身后,一股股“白烟”漫开,于空气中荡开一个个小小的涟漪……窜叠成乳白色的光晕扩散、消失……

在那样的“鬼”环境里,有着一小块特别的安静的“奇怪空间”,而维系着这鬼蜮之内一方净土的主体,则是此刻那高悬在上、正放着红芒替男子指路的瑰丽长剑一柄!

忽得空气一颤,金发蓝眼的男子人已在结界中,只是不遂他所愿的是,结界中并没有自己要找的人,而是站着一个披散着头发、黑发黑目的高大男人,男人铠甲的衣装上,绣着团扇纹章。

金发男子如临大敌,唰得就翻剑在手,递出去、剑尖直指着对面那男子,只听他沉声问道:“碧在哪?你对她做什么了!”

宇智波斑微阖双目,道:“她是死是活我怎么知道?”

湛蓝的瞳仁瞬间一缩,一股寒意真切、强烈无比地冲上脑海,男子手中的白剑开始“起雾”、白色渐消的最终,化作了半透明的形式……四下的空气开始绷紧,俨然而生出一股愤怒凌厉的气势!

“住手水门!”

却在那时,白影一闪,曼丽的身影及时闪到男子身边。

“碧!”波风水门面上一喜,心底顿时一宽,对宇智波斑的警惕之心却丝毫没有放松。

“水门我没事。”伊藤碧对他示意过后,转向对面那正皱着眉的黑发男子,躬身为礼后道,“斑前辈,相信您也猜到了,‘我’和‘水门’现在都只不过是借了其它躯壳的特别分/身,现在外头这种状况下,战斗拖延的目的已经消失,我们已经失去了同您交手的理由;您呢?是要继续同俩即便败在这也绝不会令本体受到影响的分/身继续在这危险的环境中‘切磋’,还是——就此作罢?”

意向不明的前提下,伊藤碧试探地看向宇智波斑,在湛蓝目光的同样关注下,宇智波斑笼着眉,只平静地开口问道:“你们谁能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稍稍犹豫过后,伊藤碧将关于“天机卷轴”的灾难拣其简要者飞快告知,顺便说于同样不明究竟的波风水门听。

片刻后:

“……这么说,是因为刚才九尾查克拉的冲撞,打开了‘天机卷轴’的封印?”宇智波斑总结式地问道,“……然后这个世界要毁灭了?”

“很有可能——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伊藤碧道,“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推论。”

“碧……”波风水门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后者回给他一个让他放心的微笑。

“所以接下来,我和水门会尝试着阻止这一切,您打算怎么办?”伊藤碧又试探地问了一遍。

小天的能力能看穿生者的表层思想,对死者就不知道了,伊藤碧只是凭粗浅直觉赌宇智波斑的态度。

三言两语你来我去中,波风水门一刻不曾或离的视线里,明丽的少女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着那微微一颤,放松下来的肩臂动作,波风水门只觉得心底一暖,也跟着心头升起淡淡的喜悦,浮出一个浅浅的笑靥来。

因为“飞虹”、“白雪”的缘故,无疑的,他们俩在眼下的困境中拥有一定优势,凭着波风水门的强大时空间术能力,暂时脱围、脱离了宇智波斑的威胁也并不是多么难的事,不过伊藤碧却似乎另有打算,而且也别忘了,宇智波斑也是时空间术高高手,还是个即便消灭了也没有太大“杀死”价值的逝者!所以,如果对方还能够明理,主动暂停了无意义对战的话,自然最好不过。

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枭雄毕竟是枭雄,畏惧过后,骂过愚蠢之后,突然不再同两人对战,而是准备起开始要征服这毁天灭地的前兆开端。

毕竟,无论是要一心活过从头再征服的宇智波斑,还是他体内此刻深处的那个思想——药师兜,两者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希望世界成为一个遍布了死灵的无趣死域!

“就是这里?”

如烟似水的黑雾争相涌出狭缝口,在不远处化作一个个惨白色厉的“能量团”,三人来到黑雾惨惨的狭缝旁。

托了结界的福,至少外部实际的寒冷还到达不了体表,而凄厉的风啸、鬼叫声却一直都在,无论如何都还适应不了。

“嗯。”伊藤碧忍住寒意,点头应和,在那样的环境下,诸如宇智波斑那般的强者带给人的近身威慑感都能被忽视了去,她低着头注视那有要扩大趋势的狭缝,深深思索。

“我要进去!”她站定,突然坚定地道。

“……!”波风水门心一沉,在场的这两男子此刻都已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所谓的“进去”将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还有在那之前,“天机卷轴”为维护自身而生成的那层看不见的带攻击性护卫结界,光要突破它只怕就需九死一生!

“还是我来吧,我可以尝试用时空穿梭。”波风水门望着心爱的少女道。

“不。”伊藤碧摇头拒绝,“你明知难有胜算,对于结界的认知,不可否认的我比你更在行。”

“更何况!”在他没来得及拒绝之前,伊藤碧已又一次抢着道,“秋叶——就是我这个身子的主人……之前我们就已经有过协议了……生死由命!”她有些哀愁的碧瞳瞅定了身侧的男子,哀哀道:“你的这具身体却是要还给炽君的,不可胡来!”及至此际,她的双目中才算是又一次流露出了几分真情。

“……”波风水门感觉自己动了动嘴唇,嗫嚅着,却是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还没有让他习惯的时间,自己原来就已经散失了太多的资格——连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他又能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浓郁的悲伤堵塞在喉头,不太真实,却似乎牵动了他全部的思绪,让整个思想在一瞬间被悲伤胀满。

那一瞬,鬼哭狼嗥全不闻,他站在最爱的女子面前,却仿佛只身入了冰冷的空间,冰封了呼吸、冰冻了四肢……模糊湿润了视线……不知是否落泪……

突然,一阵嗤笑!

那个于一旁前刻被忽略到了脑后的男子忽得笑出声来,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目光打量着二人,而后说出了耐人寻味的话语——他要去!

年少的两人都有些吃惊,毕竟宇智波斑无论如何看都不该是那要为了忍界而牺牲自身的品性,而秽土转生后的他的表现,也似乎正彰示了“复活”原本就是其个人的愿望和目的。

“愚蠢!”宇智波斑目光深邃地望向外头那渐近神魔混行的混沌世界,恨骂一句,道,“世界本来就太小,不断得战争、争夺后就只供我一个人用的,居然愚蠢得要把仅剩的地方变成死者的国度!”

他早就说了,自己厌恶“那边世界”的一切!

这一次“天机卷轴”的爆发也许只不过一个意外,但那个“阿飞”,既然他早已知晓那卷轴的危害,知道使用方法、知道稍稍剧烈的撞击后会导致的可怕后果,却——居然还那么毫不设防地、几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就将其置于临界触发状态地放置着……宇智波斑此刻阴森平板的面容之下,是一颗令人难以想象的愤恨气炸了的心!

“作为交换……”他瞥了两人一眼,道,“你们要答应我,一定要平息这次事件!”为此,他愿意用着秽土转生的已腐之身来充作前锋!

“你说的是真的!”伊藤碧双眼紧盯着他问道。

……

两人用查克拉直接交流中,波风水门因为四周那嘈杂的阴魂鬼叫声而听不真切。

只见宇智波斑突然朝他那望过一眼,查克拉声轨接续了上:“最后,问你们一个问题,可有什么最大的心愿?”他这话问的是两人,视线却只盯着波风水门一个看。

最大的心愿?

波风水门望了望身边那依旧“无动于衷”的伊藤碧,道了句:“非生者没有权利谈什么心愿。”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也许觉得有些乱、有点杂而影响了阅读的,我在此先表示歉意,不过,请稍待,三章之后,如果还有这种感觉的,呵呵,你可以大肆批评。

——PS:最近的章节因为是一个整体,窥一叶难见森林。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