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第一国师

第219章 天地乾坤,造化无穷

第219章 天地乾坤,造化无穷

有那么一瞬间,船上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朝臣们都试着推测过刘同寿的反应。

狡辩?这个小道士很擅长,他那张嘴不是一般的能忽悠,说是能把死人忽悠成活人可能有点夸张,反过来就肯定没问题。

请罪?这个也有可能,毕竟这个罪太大,看皇帝的意思,也大有放弃他的意思,与其垂死挣扎,还不如给皇帝留点好印象,用从前的人情,保全点什么呢,比如他身后的那个小女冠……

其他……还有很多,可没人想到,群情汹汹之下,面对皇帝的严词诘问,刘同寿居然回眸一笑!

恭喜?京城没了,还恭喜?这是红果果的嘲讽啊!

敢嘲讽,就要做好承受怒火的心理准备!

下一刻,更大的声浪从画舫上爆发开来,滚滚如雷霆一般,连画舫都摇动不定,仿佛要被巨浪掀翻了似的。

“请陛下下旨,诛杀此僚!”

“无视陛下心情,口出讥讽之言,是为不忠;数十万生灵死于眼前,毫不动容,是为不仁;为了一己荣华,铤而走险,引得上天震怒,终招祸端,节操何在?陛下,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若不诛之,今后朝廷又那什么颜面去面对天下人呐!陛下!”

夏言面目狰狞,口中咆哮有声。尽管刚才摔倒时,身上滚得都是泥水,显得非常狼狈,但却无碍于他的气势如虹。形势的演变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京城没了,他的首辅之梦,恐怕也要化为泡影了。

重建京城是不可能的,大明现在没有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迁都南京是唯一的选择。到了南京,他们这些失了根基的京官,能否站得稳原来的位置都是问题。还谈什么更上层楼?

眼下,他唯一能抓住的,就只有消灭刘同寿这根稻草了。好歹是件功劳,如果有人帮忙造势的话,未尝没有咸鱼翻身的希望。

“陛下……”

“请诛……”

“不如此。无以谢天下!”

其他人的心思没有夏言这么复杂,他们单纯是要找个发泄的目标罢了。学了一辈子圣贤的道理,却发现鬼神这种东西真的存在!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带给他们的打击太大了,如不宣泄一番,心中的恐惧和惊慌会把他们逼疯的。

嘉靖面色铁青。

形势的演变同样出乎了他的预料,他万万没想到,这雷火居然这么厉害,他原本以为就是着个火什么的呢。那种小事,嘉靖帝弹弹手指就摆平了,谁敢在他面前鼓噪。只有死路一条。

可现在不行了,鼓噪的人太多,身份地位也太高,即便是嘉靖帝,同样没有跟所有人对着干的魄力。何况。迁都南京的过程中,他还得靠着这帮大臣立足呢,又岂能往外推?

他犹豫片刻,颤巍巍的抬起了手,嘴唇微张……

“各位似乎指责错了人吧?”就在这时,刘同寿终于开口反驳了。第一句话就让嘉靖心中一紧,严格来说,他才是罪魁祸首,刘同寿炼丹,可是按照他的旨意办的。若是小道士喊出这话,将来一定会成为其他人的话柄,甚至造反的依据!

想到这里,嘉靖的手臂也不颤了,稳稳的一指刘同寿,就要喝令卫士将其拿下,不过,刘同寿接下来说的话,又使得嘉靖手上一缓。

“下官可是一直主张,让百姓出城避祸的,反对这项提议的,不正是各位大人吗?不仁是谁?若非下官主张让各位大人出城观礼,恐怕……嘿嘿,不仁不义,恩将仇报的似乎不是下官吧?”

众人的气势为之一滞。事先谁会相信,世间有这么离奇的事?为了你随口一句话,就动员几十万百姓出城?那不是开玩笑么!但这个理由显然不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一时间,众臣都有些踌躇。

“不论如何,天劫总是你这妖人招惹来的,想要平息天怒,谢天下之人,不杀你杀谁?”气沮的都是跟风众,谢丕这些主持者就没什么可迟疑的了,反正目标是杀掉小道士,计划虽已乱了套,但只要结果一样,就算圆满成功。

刘同寿毫不示弱,反唇相讥:“谁是妖人,自有天下人评说,下官倒是奇怪了,仗势欺人,强占良民土地的不是妖人,反而是下官这个乐善好施的是妖人,天下间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道理?”

“你血口喷人!”谢丕双目血红,张牙舞爪的样子,让人毫不怀疑,他下一刻就会扑上去跟刘同寿死拼。

“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做这种无谓的唇舌之争?速速善后,规划行程才是最重要的!”夏言见局面又有混乱的倾向,他急忙一声断喝,打断了两人的争辩,然后回身向嘉靖一礼,道:“陛下,人证尽在,还请陛下明断!”

“请陛下明断!”跟风众也回过味了,小道士胡搅蛮缠的实力天下无双,跟他争辩,只会重蹈覆辙。左右他争辩的基础尽在圣眷上,没了圣眷,在权势的压力下,那点小聪明算个什么?伸伸手就碾死了。

“朕……”见刘同寿只是争辩,死到临头也没有出卖自己,再想起小道士以前的诸多好处,嘉靖也很不舍,不过,他自己的命运才是最重要的,犯不上为了小道士,跟朝臣们翻脸:“朕意已决,京城毁于雷火,总是事实,刘同寿获罪于天,法理难容,故……”

“陛下差矣!”刘同寿扬声打断了嘉靖。

“你说……朕错了?”嘉靖脸上青气连闪,苍白的脸孔转瞬间就涨得发紫!

夏言等人都是大喜,这君臣二人的关系算是彻底完蛋了。就算真有万一,今天杀不得刘同寿,将来同样有的是机会,他死定了!

“到底是谁说的,京城毁于雷火?然后又把罪名推到微臣头上?陛下明察,这是欲加之罪啊!”刘同寿一脸冤屈:“臣冤呐,比窦娥还冤!”

“呃。哦?”被他一搅合,嘉靖一时忘了生气,不过仔细想想。他又觉得哪里不对。

“不是毁于雷火,京城怎么可能消失……”夏言被那灵异现象吓得摔倒,印象极其深刻。此刻也是理直气壮,可抬头一看,却发现不对,不知道是谁,趁着刚才一片混乱的当口,又把那黑幕给挂上了。

夏言怒:“谁这么大胆,又把那帘子给挂上了?”

谢丕冷笑着附和道:“挂上了就没事了?掩耳盗铃,宵小之辈,鬼蜮伎俩!”说着,他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一把将黑幕扯了下来,这一次,他可是堂堂正正的揭幕了。

“遮得一时,遮不住一世,京城化为白地。这等……咦?老天,这是……”话没说完,他已是面露惊容,定睛再看,他不由自主的重复了夏言刚刚的动作,揉眼。向前迈步,然后……

“噗通!”他一脚迈空,直接跨出了船舷,一头栽进了运河里。

当朝侍郎落水,船上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所有人都呆呆的望着西方,一座雄城正耸立在远方,巍峨如故,宏伟依然!

京城!

完整无缺的京城!

“天……”

“那不是京城么……”

“京城又回来了?”

惊呼的声音没有适才响亮,因为所有人的声音都透着一股虚弱的气息。任是谁人,经历过大惊,大怒,以及失而复得的狂喜,都会有类似的反应。不少人甚至直接坐倒在甲板上,喃喃低语,老泪纵横。

除了当年初次入京赶考之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京城时会这么感动,没了京城,一切就都没了。那不是单纯的一座城池,而是希望和梦想的凝聚。

“这,这到底……同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嘉靖也结巴了,不过他总算还记得自己有人可问,在京城重现的一瞬间,笼罩在他身上的危机就不见了,他和刘同寿自然也就修复了,至少,嘉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回陛下,微臣先前不是说过吗?先师会努力保护京城,现在您看到的,就是先师的成果了。”刘同寿依然云淡风轻的笑着,神情与前别无二致,但看在嘉靖眼里,却笼罩了一股浓浓的神秘气息,显得是那样的高深莫测。

“可是先前……”

他君臣在这边对答,其他人的注意力也转移过来了,如黄锦、张孚敬等人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刚刚他们也替刘同寿捏了一把汗,只是帮不上忙,现在危机过去,京城重现,事情再次进入了刘同寿的轨道,自然不需要再担心什么。

“先师施法时,曾借楚楚之口,念诵过法诀,陛下怎地忘了?”刘同寿提示道。

“法诀?”所有人都是一愣,好在,在场的都是满腹经纶的大儒,那歌诀也不复杂,听一遍也就记住了,有人低声默诵出来。

“梦觉方知沧海没,人间尚有桑田存,方寸之间有天地,岁月无痕化乾坤……”

“梦觉?难道是幻觉?”有人提出了猜想。

刘同寿笑而不答,那人惭然而退,其实,这个答案才是最贴近真相的一个。

“沧海桑田,岁月无痕,难道……现在已经是百年后了?”刘同寿闻声一看,说话的却是工部尚书秦金。

不愧是搞理工的,想象力果然丰富,若是此人晚生三百年,说不定相对论就不是爱因斯坦的专利了……

刘同寿继续摇头。

“天地方寸间,乾坤……”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嘉靖思索片刻,一开口,就说出了标准答案,当然,这个标准是刘同寿自行制定的。

刘同寿抚掌而笑:“陛下英明,天地方寸间,乾坤大挪移!先师施展的,正是乾坤大挪移之术!”

“哗!”

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