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父皇守卫站

第四十七章 父皇守卫站

装饰华美的房间之内,一个长相美丽的女子穿着一件单薄的素袍,单薄的袍子让她凸凹有致的身姿展露无疑,那**足以让所有的男人为之疯狂。

假若只看这个女子的曼妙身材,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但是若注意到她此刻面上充满了狰狞的表情,那绝对是让人胆颤心惊。

“都是那个臭小鬼,若不是那个臭小鬼,那么今天本小姐就一定能够得到陛下的临幸……而且还让本小姐颜面全失……”

真是恨……

今天的濮阳凛月因为处理奏折,所以在御书房内待得有点晚才离去,对于这次的选妃,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俊美的月帝没多上心,别人怎么想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假若自己可以让那个出色的男人迷恋上自己,那么自己的前途便是一片光明无限……

因此她便冒着风寒,故意在濮阳凛月经过的地方候着,好准备跟他来个巧合相遇,再故意假装扭伤了脚儿,让濮阳凛月送她回房间,到时就可以用尽浑身解数勾引他……她就不相信面对一个温香软玉,那月帝还可以静若自如!!

而她的计划很显然是成功了,看着那俊美的帝皇渐渐的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她就差没欢呼尖叫出声。

然,就在她看准机会,准备实行接下来的完美计划(?)之时,后方不知道是谁拍了拍她的肩膀。

出于自然反应,她猛地转过脸看向后方.

哪知道看见的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阴森吓人的恐怖骨架子,那个骨架子的骨头下颚不停的上下张合,似是在对她哈哈大笑。

当下,她就被吓得尖叫连连,然后从躲藏的地方跳了起来,而那骷髅很显然不这么轻易便放过她,骨手拉着她的裙摆,害她哇哇尖叫的到处狂跳尖叫……

那时……很多的女使,很多的小侍,很多的士兵,还有那个一心想要勾引的男人,以及一个笑得人仰马翻的,模样可爱的紫发孩子全把她这狼狈的一面尽收眼底。

因此那时她可以说是颜面尽失……

而回到房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她只要一阵细想便知道,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必定是有人搞鬼,而那个搞鬼的人便是月帝陛下那最宠爱的小儿子。

因此她清楚的看见那之前笑得人仰马翻的小孩对她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狡黠的表情。

对就是他……可恶……

“哼,真是难看……这一点点的小事就气成这个模样,那怎么有资格成为陛下的妃子??”倏然,一阵娇柔的女声缓缓的响起。

“谁?”猛的回头看去,却没有看见房内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女子当下便心里一片冰冷。

“不用担心,我并无加害你的意思,只是见你那么可怜,想要出手帮你一把而已!!”那声音依旧的存在着,但是依旧没有看见半个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美丽的黑瞳流转着恐惧。

“我是跟你一样,一样厌恶着濮阳紫鸩的人……因为我同样的觉得,没有他,那么月帝陛下就可以多一些宠幸宫妃们了……所以不如wǒ men一起合作吧,只要铲除濮阳紫鸩,你还当不成月帝的妃子?到时候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听着那平淡的女声,女子流光四溢的黑眸闪耀起光彩,但是被憎恨和**冲昏头的她再也顾不上了。

“说,想要本小姐怎么帮你!!!”

她再也不顾上了,他一定要给那个小**一点教训……

“很简单,想与我合作,就喝以桌面上的那杯茶吧……”

不知道何时,一杯香气四溢的热茶已经出现在桌面上,这是女子一直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这……”女子犹豫了。

“放心,这只是一杯普通的茶,但却是一杯预祝wǒ men合作愉快的茶!!”女声知道女子心里的疑问,缓缓的开口。

“没错……合作愉快……”

随着女子将那香茶喝下,很快就是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那名女子双手缓缓的垂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哈哈哈——”

随之,一阵得意的笑声在房内回荡而起:“真是着急的蠢女人,本宫的话可是还没有说完呢……茶只是普通的茶,只不过本宫在茶内加料了而已!!”

房外明明就是守着一群的侍女,却没有一个人发觉到房内的异状。

★★

月皇殿

“哈哈哈——”

宽大的龙床之上,一个小小的人儿在床铺之中翻滚,不时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很显然此刻是笑得人仰马翻!!.

看着笑得那么得意的小人儿,濮阳凛月抬手轻轻的揉了揉眉心,放下手上的古籍,走到床榻的方向。

“鸩儿,笑够了!!”伸手就捉起在床榻上翻滚,将满床原本折叠得很整齐的被铺全部滚乱的小东西搂在怀里,濮阳凛月坐在床沿上。

“哈哈……没办法……哈哈……停下来!!”紫鸩此刻可以说是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想起之前被自己用召唤骷髅吓得尖叫狂跳的贵族女子,他就想笑,真是太好玩了。

如果他的骷髅将所有接近他父皇,企图对他亲亲父皇意图不轨的女人都吓跑,那就是更加更加的好了!!

看着依旧在笑的宝贝儿子,濮阳凛月无奈的摇头,在他脸儿上亲了一下。

“小家伙,父皇不希望让危险靠近你,那群女人虽然是贵族女子,但个个可是深藏不露的计谋着……”

生活在贵族与皇家之内的孩子并一定是最幸运的,有些家庭从小就会对幼儿们实施心计的教育,目的就是让自己的孩子懂得如何勾心斗角,从而赢取更大的荣耀,而这样的教育更是极为的恐怖……

施计的人也许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在他人看来确实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就犹如当初他与他的皇兄们……兄弟之间互相残杀,遗留下来最后的哪一个就是真正的胜利者,假若是有一点儿理xing的人,都会因此而愧疚一辈子……

但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还会有着这样理xing的人存在……

听着濮阳凛月担忧的话儿,紫鸩深深的呼吸几口,终于从大笑中缓和了过来,仰起美丽的小脸看着濮阳凛月。

“父皇,虽然那些女人撒泼起来很吓人,但是想要对付鸩儿,她们的级数太低,鸩儿还不放在眼里呢!!”紫鸩仰起小脸儿,此刻的模样看上去,说他多么的得意就要多么的得意,犹如充满傲气的小狮子。

女人手段也只不过是买通下人刺杀、下毒还有就陷害,这些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是小事儿。

想当年他可是月煞大名鼎鼎,哼一下都可以吓死一群人的毒尊圣手呢!!(鱼鱼:鸩儿,你都说是想当年了!!!)

“父皇知道鸩儿很厉害!!”看着怀里傲气而且一脸无惧的小人儿,濮阳凛月轻轻的说:“但是父皇还是不想看见紫鸩有危险而受伤,哪怕那是极小极小的受伤……因为这嫩嫩的白晢皮肤,鸩儿很不适合留下伤痕……”

指缓缓轻轻摩擦着紫鸩的脸颊,濮阳凛月的动作让紫鸩的脸儿顿时一红,小家伙不自在的别过脸。

“鸩儿才不会让自己受伤……反正父皇是鸩儿的,谁敢跟鸩儿抢父皇,爬上父皇的床,占了鸩的位置,鸩儿就让那人吃不完兜着走!!”

前一刻傲气凛然的小狮子此刻反倒变成一只被惹炸的小猫儿,全身的毛发纷纷竖起,似是在守护着自己的领土。

“呵呵……原来鸩儿怕父皇被抢走,是因为自己的床被人占了?”濮阳凛月轻笑的点点紫鸩的鼻子。

听着濮阳凛月的话,紫鸩皱皱小鼻子,伸手,抱着濮阳凛月的肩,仰起小脸儿轻哼:“才不是呢,父皇是鸩儿的,谁都不能抢走,当然父皇的床也是鸩儿的,谁敢占了,鸩儿就直接下毒将那人毒死,在灭尸掉!!”

这话听起来是说多么霸道就有多霸道,说多么恐怖就有多么恐怖,濮阳凛月相信怀里的小家伙是说得出做得到,嘴角勾起一丝浅笑。

“小家伙,父皇不会被人抢走的,因为父皇永远是鸩儿的父皇!!”

“那是当然!!”紫鸩搭得理所当然,嫩嫩的红唇往濮阳凛月的薄唇凑近,然后轻轻的吻上去。

父皇是他的,所以他要守护着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