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醉酒也很甜

第十三章 醉酒也很甜

酒楼的上方之内有着两个醉的天旋地转的人儿,一个紫发紫眼,绝美倾城,另一个红发圆尖耳,是个模样清丽的女精灵。

当濮阳凛月和两名精灵族护卫进入厢房的时候,就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着了。

就见喝醉的两个人儿抱着一个酒瓶子在哪里傻笑,当然一堆疯言疯语是在所难免的了。

“鸠儿!”皱皱剑眉,濮阳凛月走向抱着酒瓶傻笑的人儿:“你这是在做什么事儿?”

这个小东西,没有看好一会儿,就开始闹事了。

对于一个喝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而言,想要让他正正经经的回答自己的问题。,那是没可能的。

而且此刻喝醉的人并不是其他人,还是平时喜欢恶搞捣乱,所到之处让人怨声连连的紫鸠五殿下。

“嗝……”

打了一个小酒嗝,紫鸠摇摇缓缓的抬头看着濮阳凛月随着一阵傻笑,就丢开怀里的酒瓶,向着濮阳凛月扑过去:“嘻嘻……鸠儿要抱……”

“好!”濮阳凛月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抱起扑到自己身上的小东西。

在心兴幸这的濮阳凛月完全没有想过,过了不久,自己将会迎来自己当上皇帝后最无奈的事情。

“月帝陛下。wǒ men先送宁儿回宫!”一名扶着正在呜呜抽泣的女精灵的护卫对濮阳凛月开口说到。

他们是人族中的异类,长期间留在龙蛇混杂的地方并不是明智的抉择。

“恩,另外劳烦你们想破晓知会一声,就说朕和鸠儿今夜不回宫!”轻拍这紫鸠的背,安抚着怀里扭动的人儿。

“是!”

随着三个精灵族的离开。濮阳凛月在风云楼要了一间上房,便住了下来。

“来,鸠儿,先将解救的茶喝了!!”端着小二刚刚送上来的解酒茶。濮阳凛月伸手搂过在**傻笑的人儿。

“解酒茶?解救……鸠儿没有醉,不要喝,鸠儿熬喝醉,喝!!”不愧是一个出色的药师兼魔药天才。某个小东西哪怕是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依旧记得“解酒茶”的作用是用来解酒的。

“好好好,鸠儿没有醉!!”哪怕是喝酒,而且不可理喻的小家伙,濮阳凛月依旧有办法对付。

伸手拉住挥舞着双手的小东西,将他楼近怀里:“鸠儿最乖了,喝一口这个。”

温温而且飘着浓烈药草味道的解酒茶刚凑近紫鸠的红唇钱,就被紫鸠侧过的脸躲过去。

“鸠儿不要喝,这个东西不好喝!!”耍小脾气。

看着紫鸠小脸红红,双眼水汪汪,嘟着红唇的摸样,濮阳凛月就觉得很可爱。

“不喝不行,那鸠儿要怎么才肯喝下这东西?”

“父皇想让鸠儿喝,那就要喂鸠儿,鸠儿要父皇用嘴喂,想云舞喂天蓝那样!!”小家伙开始出难题了。

随着紫鸠的话一出,某个原本逗儿子的月帝一愣,片刻之后,回神过来就含着了一口醒酒茶,凑近紫鸠软软的嘴儿。

随着两唇相接,濮阳凛月将口中的解酒茶渡入了紫鸠的嘴里。

哪知道紫鸠突然伸手搂上他的肩,调皮的舌头就直接的探入他的口内。

淡淡的酒香瞬间回荡在口中,濮阳凛月的金眸轻轻的眯起,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直接将搂在怀里的人儿压倒在床榻上,

濮阳凛月对于情欲这些事情并不会有这太多的贪欢,但也不是代表着他无情无欲,从懂事开始,他就感觉自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慈宁宫紫鸠出现之后,他也似乎从她这个很特别的儿子身上找到看答案,

在他后宫的妃子身上从没有找到的感觉,却在他这个儿子身上找到了,心甘情愿的在儿子闯祸了之后,为他收拾麻烦,喜欢儿子脸上偶尔出来的小小高傲,而更让他为之讶异的是,在宝贝儿子的身上,他更是动了情欲。

但是他知道,儿子对于情欲的事情根本是没有一点认识,那心思单传的就犹如一张白纸一般。

也因此,每次总在最后关头,他都会用自己强大的理智压下自己那汹涌的……

只是,小家伙好像是喜欢明知故犯的类型……

随着两人的吻越来越深,濮阳凛月感觉到一只手划上了自己的衣襟,然后拉开了自己的衣物。

“鸠儿,别过分了!!”濮阳凛月拉开紫鸠,打手拉着紫鸠的小手。

紫色的长发披散在床铺之中,自己清喘这,媚眼轻眨,红唇之间,一抹艳红缓缓滑过,媚态百生。

“父皇……鸠儿热……”

听着紫鸠的话,濮阳凛月瞬间黑线,暗中深吸看口气,平复体内叫嚣才,:“鸠儿热,怎么脱父皇飞衣服?”

“父皇凉,抱着舒服……”媚眼轻眨,某只醉迷糊的小东西继续引人犯罪中。

看着

紫云眸子带着媚意,手拉扯这身上的衣物的人儿,濮阳凛月挑眉,伸手将紫鸠从床榻上抱起来。

随着紫色的布浪翻飞,濮阳凛月就已经抱着紫鸠出现在屏风之后的浴池之中。

“身上热,父皇陪鸠儿入浴便好!!”接着紫鸠走下浴池,濮阳凛月并没有将池边用来让池水升温的火晶石放入水中。

这样,除了可以减轻紫鸠身上的就热,也可以消退自己体内的火热。

虽然是春天,天气相对而言比较温暖,但是贸然走下冷水之中,的确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父皇冷……”之前还唠叨着热的小东西,睡着小水的一瞬间,就快速的缩进他父皇的怀里。

伸手接过紫鸠纤细的身子,濮阳凛月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伸手勾起他的下颚,低头就吻上紫鸠红嫩的唇,

“冷的话,父皇抱着就好……”

随着濮阳凛月低声而出,他将怀里满脸红晕的人困在池边,薄唇轻轻的往下吻下,滑落那迷人的锁骨……

熟悉的气息让紫鸠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轻轻的磨蹭着,脸下的那片温暖。

好舒服……

随着心理的一片轻叹起,紫鸠的动作骤然一顿。

等会儿,他不是跟那个女精灵一起喝酒么?怎么会躺在**了?

随着紫鸠的醒悟而抬起头来,对上的就是一双自己最为熟悉的金色眸子。

“父皇……啧……僮——”很显然,小东西对自己家父皇居然在这里感到好奇,但是还来不及惊讶,就发现自己的头传来了阵阵的刺痛。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酒!”濮阳凛月见紫鸠小脸儿皱成一团,心疼的为他伸手揉着额。

温柔的动作驱散了头部微微的刺痛,紫鸠的双眉终于舒展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完全不记得喝酒后发生什么事情了。

“喝醉手机站==||了呗。”濮阳凛月好笑的看着儿子,一手搂他险些的腰,然后翻身坐起:“先回宫再睡吧,父皇已经唤破晓准备好了车子在侯着了。就等你醒来。”

然后,濮阳凛月还细心的拿过一旁的衣物。

“恩……”紫鸠喃喃的应道,就拿着衣服穿上,完全没有感觉自己此时是光溜溜飞。

而在紫鸠套上衣服,低头整理衣襟的时候,却被自己胸口处的点点艳红吓着了:“啊——父皇,这是怎么回事?”

穿衣的濮阳凛月抬头看去,看着紫鸠白皙的胸膛上点点的印记,嘴角勾起一丝的笑意:“小傻瓜,这是父皇为你刻上的印记,父皇真的好想让鸠儿属于父皇飞,但是……鸠儿还是太小了。”

濮阳凛月伸手,轻轻的抚上紫鸠的脸颊。

看着濮阳凛月温柔的眼神,紫鸠微微的一愣,不止为何,心里觉得一片的柔和,而自己的脸儿则是红红的。

“可是……可是鸠儿一直都是父皇的……”小脸低低的,紫鸠小声的说着。

听着儿子那小声的话语,濮阳凛月轻笑出声,然后将它楼入怀里。

“父皇真的很爱鸠儿……”

除了你,此生再也没有人能让我心动……

听着濮阳凛月的低语,紫鸠的嘴角荡起了一丝浅浅的笑。

“鸠儿也很爱父皇。”

原来,醉酒之后也是很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