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怀孕啦

第三十二章 怀孕啦

为了准备濮阳天麟继任太子之位的事宜,濮阳凛月这些天可以说是忙得天昏地暗,就连陪伴紫鸩的时间也少了。

而小家伙也因为这几天身体“抱恙”而没有到处捣乱惹事了。

夜,变得深了。

“父皇回来啦!”

推门而进的濮阳凛月轻轻的皱眉,很显然对于大半夜还未入睡,在床榻上打滚的人儿感到不满。

“小东西,怎么还不睡?”

“鸩儿一个人睡不着,想父皇……”见濮阳凛月走过,紫鸩从床榻上翻身起来,张手就要讨抱。

之前那几天会轻易入睡,就是因为身体累极的原因,随着身体康复,他的精神来了,没有濮阳凛月陪伴,想要入睡似乎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伸手抱过那软软的纤细,人儿,濮阳凛月低头就在紫鸩的额上落下一吻。

“身子还痛么?”搂着紫鸩坐在床沿,让他坐在自己怀里,濮阳凛月伸手柔柔紫鸩的腰身。

“不疼了……”虽然依旧对于情事了解不深,但是紫鸩还是懂得他父皇意有所指。

只是在回答的时候,他白晢的小脸儿会不自觉的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红晕,煞是迷人。

听到紫鸩的回答,濮阳凛月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修长的手缓缓的抚上紫鸩纤细的腰儿。&……&.

“既然鸩儿还不想睡觉,那么便和父皇做点别的事情吧……”金色的眸子中闪烁着精锐的光芒。

“做……啊——”

紫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呗濮阳凛月压倒在床榻上。

“就是做这样的事情咯!”

眼中笑意加深,紫鸩还来不及说着什么,红唇就已经被吻住。

随着紫色衣衫和月白色的袍子从床榻上滑落在地,很快月皇殿内就飘起一阵轻轻的轻吟声。

……

天渐渐的露出了鱼肚白,一色光芒从窗外摄入月皇殿之内。

床榻之上,紫鸩趴在**床铺之上早已经晕头转向了,他白晢的娇躯之上更是印满点点显眼的红色印子,足以可见他是被人狠狠的疼爱了一番。

“今天要乖乖的,父皇上朝了。”濮阳凛月穿戴好衣服后,伸手摸摸趴在床榻上累垮的人儿软软的发。

“恩……”含糊的应了一声,紫鸩继续呈现死尸状态。

好累……腰好酸……

意犹未尽的低头在紫鸩的脸儿上落下一吻,濮阳凛月才转身离去。

紫鸩这么一睡,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也许是因为濮阳凛月临走前吩咐过,所以并没有人来吵他,让他睡到自然醒。&……&.

在被窝内磨蹭了片刻,紫鸩忍着身上的酸痛坐起来,肚子也正好发出一声咕噜声。

就在他裹着被子想要起床拿衣服的时候,目光正好落在床头,就见一套折叠整齐的衣服放在那里。

顿时,紫鸩的心里流过一阵的甜蜜。

穿好衣物之后,紫鸩就开始出外找东西吃了,虽然身体依旧有着酸痛,但是经过充足的休息之后,并不会阻碍着紫鸩的行动。

于是乎,捣蛋的小东西就一路觅食,寻着寻着,居然王昕月殿那儿过去了。

“呕——”

而就在紫鸩准备走入殿内,到他大皇兄那儿觅食之时,一阵呕吐声从院子之内传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紫鸩轻轻的皱眉。

“琪儿,怎么了?”而在此时,濮阳天麟忧心的声音也正好传来:“我去唤御医来,先回屋子内休息。”

“不……不碍事,我没事儿,不用担心,大概是这两天赶路,所以有点儿水土不服。”

“可是……”

“大皇兄,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濮阳天麟正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紫鸩走入院子内,探头询问着院子内的两人:“琪姐姐,你也来啦!”

“小殿下!!”夜琪看见紫鸩,脸上浮起温柔的笑意。

数年的深修,这个当初强势的小女孩已经脱胎换骨,此时的他温柔沉稳,当然那坚强不服输的xing格有时还是会显露出来。

就像是此时,明明呕吐不断,但是依旧不让濮阳天麟寻御医。

“小皇弟,你来的正好,琪儿从方才便开始吐到现在,你精通医术,你帮她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濮阳天麟见紫鸩走入院子内,俊脸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一直吐啊……”紫鸩走进,紫云眸子在夜琪的脸儿上流连片刻。

只见夜大美人依旧脸色红润,没有一丝不妥:“琪姐姐伸手给我,我给你把脉看看。”

“小殿下给我诊脉的话,那好!!”见紫鸩为自己诊脉,夜琪脸上露出璀璨的笑意,美丽的眸子闪烁着水灵灵的光芒,甚的灵动迷人。

紫鸩在夜琪的手腕上落下两指,然后细心的为他诊脉,片刻之后,紫鸩细细的眉儿轻轻的一皱,然后目光落在一脸紧张的濮阳天麟的脸上,再又移到一脸好奇的夜琪的脸儿上。

“怎么了?”见紫鸩皱眉,向来遇事冷静的大皇子也难得有这么紧张的一面。

“那个……”放开夜琪的手儿,向来懒散的人儿难得脸色凝重,紫鸩严肃的看着自家皇兄:“皇兄,我现在要慎重的向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难道是琪儿的身体除了什么问题?”听到紫鸩的话,濮阳天麟满心的着急。

“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或者什么事……只是最近偶尔会呕吐……”夜琪见紫鸩一脸凝重,很显然也被吓着了。

“皇兄,琪姐姐!!”紫鸩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伸出手儿在两人的肩上一拍:“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琪姐姐你这个病可能要医治十个月才能康复。”

“什么,琪儿是得了什么病?”这一下,可是把濮阳天麟吓得够呛了。

“非常大的病!”紫鸩轻叹了一口气,但是他倏然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但是皇兄,夜琪姐姐,我却要恭喜你们……”

“什么?”

“恭喜wǒ men?”

顿时,两人一头雾水,得了病居然还说恭喜他们,小殿下今天脑袋不会是傻了吧?

“当然要恭喜你们,因为你们要做父王和母后了,那不是该说恭喜么?”紫鸩对两人露出璀璨的一笑。

顿时,前一刻紧张焦急不安的两人猛地愣住了,纷纷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小皇弟,你是说琪儿她……”

“我……我怀孕了?”夜琪低头看着自己平坦的腹部,脸上渐渐的浮现起了惊喜。

她居然怀孕了……她怀上了她和天麟的孩子……

“你们是怀疑我的医术么?”紫鸩对两人挑了挑眉,美丽的脸儿上依旧是不可一世的自信。

看着紫鸩自信的脸,濮阳天麟和夜琪相视而看.

“太好了……我要当父亲了!”

“嘻嘻,我要当母亲了……”

……

“父皇,父皇!!”随着濮阳天麟的一阵大呼声起,原本安静的御书房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怎么一回事?”濮阳凛月从奏折中抬起头来,脸上并无不悦。

因为他听出了这是属于他大儿子的声音,这个稳重温柔的大儿子很难得会做出如此失礼的冲动举动。

“父皇……”拉着夜琪走入御书房内,两人身后跟随着的便是边走边吃糕点的紫鸩。

“怎么了?”

“父皇,请您为儿臣做主一件事情!”看了身旁的夜琪一眼,濮阳天麟和夜琪两人跪落在地上。

“做主什么事情?”濮阳凛月挑眉,抬头看向自顾自的坐在一旁的小儿子。

该不会是鸩儿那小家伙又闯祸儿了吧?

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紫鸩脸上露出了一丝无辜。

父皇那是什么眼神,他可是没有闯祸儿呢……

“父皇,儿臣请您做主,为儿臣向夜家提亲。”手紧紧的与夜琪相握,濮阳天麟坚定的说。

“提亲!!”完全没有想过居然实在这样的问题,濮阳凛月轻轻的一挑眉。

“父皇,琪儿她……有了我的孩子,所以……”

听着濮阳天麟的话,濮阳凛月剑眉轻轻的一挑,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原来如此,这件事情,父皇为你做便好!!”

孩子都长大了,是时候成家了。

“谢谢父皇!!”濮阳天麟对着濮阳凛月叩头,又再一次开口:“父皇,儿臣还有一个请求,请父皇务必成全。”

“说吧!”

“父皇,虽然身为一国皇子,儿臣有义务传承皇家血脉,但是儿臣此生,心里只有琪儿一个,成婚之后,儿臣并不再娶亲立妃,所以……”

“天麟……”夜琪完全没有想过濮阳天麟为她居然向濮阳凛月提出这样的要求。

看着两人,濮阳凛月的表情变得温和:“准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