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行者

第309章 终帮若水清火毒

第八卷傲视群英 第三百零九章 终帮若水清火毒

还是还是那个隐秘的房间里,雅莎席地坐在**,手上不停打出手诀,从她的身上散发出诡异的黑色光芒,一层淡淡地雾气笼罩在她的身上,让她看上去更加的虚幻。

忽然,她停止了修炼,身上的黑雾最后化作一条“小蛇”,进入了她的眉心,接着敲门声传来,只听见万俟昊天的声音道:“小姐,有新的消息。”

“万俟长老,请进来吧!”雅莎淡淡说道。

房间门推开以后,万俟昊天满头大汗进来,拿起雅莎房间里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杯以后,才道:“小姐,最新消息,擂台赛提前到三天后举行,而且擂台赛结束以后,所有修为达到皇行者的年轻一代高手,都必须赶赴南海。小姐,您知道南海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雅莎淡然道:“万俟长老,半夜三更你来找我,就不要卖关子了,说吧!南海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这么高兴,难道那边发生什么动乱了?”

“小姐,您在拍卖会上应该听到地姬和天女口中所说的南海名单吧!正是因为地姬口中的南海名单,天女就放弃了灵兽烂泥虎的竞价。这一切,只因为海族已经出现了,南海那边许多行者惨死,如今大部分的行者都据守在南天城里面。而紫虚洲上面几大门派和势力准备支援南海,而支援南海的名单就由黄叶地负责,所以天女才不敢跟地姬竞价。据说如今去南天城是九死一生,因为海族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毒,已经杀死了隐宗两个皇行者境界的长老。”万俟昊天说道。

“海族突然出现,这紫虚洲上面不是传说已经万年不见海族的踪迹了吗?万俟长老。我记得当初我从十万大山来这儿之前,我的大哥雅宁已经出发了近三年,似乎他走的路线就是大海,你说海族的出现,会不会跟大哥有关系呢?”雅莎忽然问道。

“这个……大海至少茫茫无边,或许是少主,或许跟少主一点关系都没有吧!”万俟昊天不肯定的说道。

雅莎非常肯定地道:“我相信这件事情肯定与大哥有关系,他的能力可不是我能相比的。”

“小姐,既然少主有可能在南海那边活动,那么我们这一次的计划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吗?”万俟昊天问道。

“进行,继续进行,都已经到这个份上,长老你在中正神州城计划了那么长时间,浪费了我们无数人力物力,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呢?到时候我要让这些所谓的年轻一代高手,全都去不了南海,正好在后方帮助了大哥。”雅莎冷笑着说道。

听见雅莎这么一说,万俟昊天道:“还是小姐想的周到,我现在就去督促他们,如今有了阴灵草,消魂夺魄蚀骨散估计明天就能炼制出来,到时候……”

雅莎点点头道:“好吧!记住,一定要小心,不能让黄叶地那个地主有所察觉,虽然我阴错阳差之下成为了他的干女儿,可是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到亲密无间那个地步。”

“小姐,您就放心吧!”万俟昊天说完以后,便离开了,雅莎看着窗外的星空,心里面却是想到了很多很多东西。

却说吴江等雷霆离开以后,一个人笑得很开心,这份开心藏在他心里很久了,若水的情义意是他无法拒绝的,也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心念一动,吴江手里面多了一个玉牌,这个玉牌正是游老临走的时候送给吴江的,此时吴江拿了出来,他的计划不言而喻。

灵识探入玉牌以后,首先印入吴江眼眶的是五个大字——岐黄五毒术。吴江接着看了下去,不过半柱香功夫,他就把大部分的内容看完了。看完以后,吴江的表情异常郑重。

“没想到游老竟然把整部《岐黄五毒术》传授了给我,虽然这《岐黄五毒术》里面的许多方法闻所未闻,对于今后我的帮助意义非同小可。但是这份恩情,叫我如何报答他呢!”吴江心里暗自想到。

“唉!”吴江叹了一口气,最后又仔细研究了《岐黄五毒术》里面记录的“阴阳**转嫁术”,这个方法就是游老当初所说的需要合体才能清楚若水火毒的方法。

半盏茶灯时分过后,吴江灵识从玉牌里面退了出来,此时的他眼睛里面清明无比,在看过了“日月轮回转嫁术”以后,他才发现《岐黄五毒术》里面记载的岐黄之术竟然是如此的神奇。

原来“日月轮回转嫁术”是通过那女**将一人身上的毒转嫁到另外一个人身上,这需要受转嫁者是一个毒行者,具备承受毒力的能力。而且,对受转嫁者的灵识力量要求也非常高,毕竟像若水这样,她体内的命书上也有了火毒,这就需要灵识力量小心翼翼地把火毒从命书上剥离。

看看苍茫的夜空,吴江发现此时不过子时刚过,刚刚进入丑时,吴江御风而起,朝天雷庄飞去了。

在吴江御风离开以后,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看着吴江离去的夜空,这个人也随之御风跟了上去,空气中留下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声。

在这个黑影离开后,又有一个黑影悄悄跟上了前面这个黑影……

吴江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若水的阁楼下,虽然夜里天雷庄有人巡夜,不过吴江的身法太过迅速,天雷庄又没有运行“天雷大阵”,所以吴江很轻松地来到了若水房外。

远远看去,只见阁楼上的灯火没有熄灭,吴江心头忽然一慌:“若水怎么还没有睡呢?到时候跟若水怎么说呢?”原本一路信心满满的吴江,此时来到若水的阁楼下以后,却是突然失去了大部分勇气。

月光如水,洒在阁楼下的湖面上,微风轻抚,湖面上波光粼粼,闪烁着淡淡地银光。湖面不曾平静,吴江的心也难以平静。

“到底去还是不去呢?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清吟,我将如何面对?已经和我有了关系的寒冰,我又要如何面对呢?”吴江心里面犹豫不决,想到了太多的女人。

他不是多情的人,他在感情上只是一个普通男人,此时想到身边一个个跟自己有着纠缠不清关系的女孩子,吴江的心真的乱了。

“唉!我一个男人,怎么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候,却突然焉了呢?难道还有若水一个女孩子主动吗?算了,自己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坎呢?”吴江看着湖面,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御风来到楼上,吴江轻轻敲了敲门,道:“若水,你睡了吗?”

“吴大哥,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若水躲在被子里,不好意思地问道,但是她的言语里面透露着淡淡的慌张。

“呃……若水,我来……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帮你彻底清楚火毒,我……可以进来吗?”吴江鼓起勇气说道。

“嗯……”房屋里传来若水轻微地声音,若不是吴江耳力不错的话,还真听不见若水的声音。

吴江推门进入,房屋里只有若水一个人,此时她用被子埋着头,躺在“万年寒玉床”上,看见若水缩成一小团躺在那冰寒无比的寒玉**,吴江心里不由得一疼。“万年寒玉床”的低温,哪怕是他坐在上面也不过超过两个时辰,可是若水为了压制体内的火毒,却几乎终日与“万年寒玉床”做伴,吴江此时忽然发现自己心里面所有的一切复杂情绪都消失了。

吴江轻轻走到床边,做到若水身边,道:“若水,你……做好准备了吗?过了今晚,你将不会再承受火毒的痛苦,但是,你也将会是我的人了。你……愿意吗?”

听见吴江有些结巴的话语,若水躲在被子里,道:“吴大哥,若水早就准备好了,其实自从在大风城城外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一直没法忘记你。我以前以为自己没有几天的生命了,就害怕留下没有感受过爱情的遗憾,还好吴大哥你的出现,满足了我这个心愿……”

“吴大哥,你知道吗?每一次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担心我会下一刻死去,所以我时刻盼着你的出现;每一次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担心自己一睡不醒,于是我常常从睡梦中醒来。现在好了,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吴大哥天天在一起,我真的好开心。”

听着若水说了那么多,吴江顿时觉得自己一直都未曾注意,这个被病痛折磨的女孩,其实对自己已经情根深种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顿时被触动。他掀开了被子,强行将若水拥入自己的怀里,然后道:“若水,你放心吧!今后我不会在离开你,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吴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若水问道。

“当然是真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先帮你把你体内的隐患解除再说,好吗?”吴江说道。

若水羞得将自己的连埋入了吴江的胸膛,一言不发,吴江见状,一挥手,就把屋里面的灯火给熄灭了。

“嗯……吴大哥,我好怕!”黑暗中,传来了若水小声的声音。

“若水,你就放心吧!这个过程你只需要静下心来就可以了,我会全力帮你把你体内的火毒消除的。”吴江说着,忍了多天的他,手已经急不可耐地伸进了若水的衣服里。

虽然没有了灯火,但是对于吴江此时的修为而言,根本就不影响他的视线,黑暗里,若水眼睛紧闭,呼吸紧促,那绝美的脸蛋,此时是一丝惶恐不安。

若水被吴江轻轻放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胸前的衣服里,已经伸进了一只大手,另一只手就在她的脖子下。

伸进衣服的大手,轻车熟路地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若水紧张不已,一句话也不敢说,连呼吸都停止了。

虽然之前曾有同样的经历,但是若水周身四肢暖洋洋、软绵绵地,再也使不上半点力,接着,她就发现自己的双唇已经被堵住了,接着,两条舌头便交缠在一起。之前他们缓解火毒的时候,对于唇唇相接,亲吻的话,已经是非常熟练了。

“嗯……”若水等大了眼睛,用手推开吴江的肩膀,两人唇分,若水微微喘着粗气,道:“吴大哥,你好坏,人家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啊!”若水说着,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吴江脱光了,仅仅剩下最后的亵衣,但是那因为火毒的伤害红艳如火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一个女孩的肌肤,火红如雪,仿佛一层怪异的树皮,看上去怪异无比。

若水她相信吴江能看清一切,大惊之下,她不由得惊呼一声。这一声惊呼里面,有害羞,也有惭愧,毕竟这样丑陋的一面被自己心爱的人看了,哪一个女孩子愿意呢?

看见若水那娇羞的模样,吴江哪里还忍受得住,双手轻轻一拉,若水最后的亵衣已经飘然落地,落地的衣物里还有吴江身上的衣物。

这双刚猛无比,充满了强大力量的手掌,现在却满是温柔情致乱动。

“嗯……”若水浑身颤抖,心里面犹如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的,黑夜里露出哀怨的表情看着吴江。

“别怕!若水,为了你体内的火毒,让你健健康康,挺过去就没事了。”吴江轻声安抚,自己却也不禁怦然心动。

吴江发现自己已经进入那个他梦寐以求的地方,那梦幻一般的感觉,让他头皮发麻。若水忍不住发出慌乱的哀叫声,吴江吻了吻她,按住受到刺激而翻动的娇躯,狠下了心。

“啊……”一声高亢的哀鸣下,两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只见若水蒙胧的双眼流露一付无辜神情,一边传出微弱的声音:“消除火毒,终于要开始了……吗?”说着,若水眼睛就湿润了,生命得以延续,真的不容易。

本书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