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要狠

第247章 渣男,等你好久了

第247章 渣男,等你好久了

“是啊,就是那孩子,不过这个时候来见礼,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啊?”周氏假模假式地问道。

陆氏无所谓地笑笑,道:“有什么了不得的,一个晚辈要来给我这个主人家见礼,哪来那么多规矩,快些请进来吧,我也见见!”

说着眼神有些紧张地瞄过白木槿,见她低着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们对话的样子,心里暗喜,只要白木槿不拒绝,这事儿第一步就算成了。

她可是见过那个小子的,果然生的丰神俊朗,玉树临风,打着灯笼也难找的美男子,才十七岁,年龄也恰到好处!

若不是家道中落,她还真不愿意给白木槿配个这么好的少年郎,简直就是便宜白木槿这个死丫头了!

白木槿之所以低着头,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心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怕自己失态,那个人,仿佛隔了千百年,但昨日种种,去历历在目。

曾经海誓山盟,说要给她一世幸福的男人;曾经花前月下,说要守护她生生世世的男人;曾经耳鬓厮磨,说会至死不渝的男人,短短十年,就让他忘记了曾经她给予他的一切了!

犹记得那天他带人冲进她的房里,毫不留情地将她踹到在地,不由分说就挑断了她的手筋,她以为他是怒火攻心,却原来只是怕她反抗而已。

那个畜生,当着她的面,杀了她的孩子,还口口声声污蔑她,那是她和别人的野种。她的迅哥儿,才八岁啊,那么小,那么无助,撕心裂肺地哭求他,却被毫不怜惜地扔在了墙上,血流了一地。

她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仿佛眼前上演的不是真实的画面,而是一出人间惨剧,她不肯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直到他亲手将自己扔进京兆尹的大牢里。

恨意滔天,恨不能生食其肉,活饮其血,这一刻,她几乎觉得心底那个黑暗的箱子里锁着的恶魔就要破开束缚,准备出来毁灭一切了。

可是不行,还不是时候,还不可以痛痛快快地复仇!因为她的仇人并没有得到应得的下场,她们还没有尝够绝望的滋味,不可以轻易的死去,那样就太便宜他们了。

她的恨和痛,她儿子的性命,她前世所有的苦痛,都要他们百倍千倍的奉还,否则……谁来承受她的怨毒?

李继宗,你来吧,我等着你!等着你一步一步走进我为你精心铺设的地狱之路,你会明白的,在你死前的时候,我也会像白云兮一样,将所有的故事都告诉你,让你做个明白鬼!

几个女人都没有注意到白木槿的异常,她们一门心思地在夸赞这个即将出现的“人中龙凤”,极尽溢美之词。

胡氏还巴巴地望着白木槿的方向,似有所指地道:“李家那个孩子我是见过的,生的那叫好,小时候还有个名儿叫‘玉郎’呢!”

“真有那么好?我怎么不信呢,在我眼里也就咱们家安平郡主生的比花娇,看着就惹人疼!”陆氏笑嘻嘻 地道,好像真有多么为白木槿感到自豪一般。

旁边的白云兮听了,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以前的白木槿总是低垂着头,干干瘦瘦的,像是先天不足一样,哪里能比得上自己玉雪可爱?可是这一年来,她仿佛一夜之间就绽放的鲜花一般。

但她也只觉得是因为白木槿比自己大的原因,等她再过两年定然会比白木槿更加漂亮,但是现在听自己母亲这样夸白木槿,心里真是和倒了一缸醋一般。

白木槿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她只一味沉浸在前世的回忆中,那些虚假的甜蜜,那些苦不堪言的日子,还有为了博一个前程,提心吊胆,命悬一线的日子,都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掠过。

最后全都定格在迅哥儿口中溢血,双目圆睁的那一幕,心脏猛地一缩,仿佛被人狠狠地掐了一把。

此时,周围的人的交谈声顿时就安静下来,一身雪衣外罩青色薄纱的男子翩然而入,墨色如瀑的长发被束起,余下地柔顺地披散在身后和肩头,衬得他一张玉面更加亮眼。

目如星子,眉似远山,他的脸好像是被一双神手精心雕琢过一样,几乎找不到明显的缺陷,若非要说出一样来,大概就是嘴唇太薄,天生凉薄相!

“表姨母……”男子的声音醇厚甘甜,仿佛一坛窖藏多年的美酒,令人闻之欲醉。

周氏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很多人都拿欣赏的眼神看着李继宗,脸上别提有多得意了,连忙笑着道:“继宗,快……过来,见一下你胡姨和陆姨,刚刚还说起你来,你胡姨把你夸得天山有地下无,夫人们都好奇了!”

陆氏早就悄悄见过李继宗,但仍旧被精心装扮过,一身锦衣的少年郎给惊艳了一下,她下意识地看向白木槿,发现她竟然还低着头,似乎早就神游太虚去了。

李继宗朝这一桌的夫人们作揖,十分谦恭有礼地道:“晚辈见过各位夫人,冒昧前来,唐突之处还请见谅!”

翩翩美男子说出这样谦逊有礼的话来,瞬间就赢得了不少夫人的好感,这大概源于人类对美好的事物天生就比较有包容心的缘故。

白木槿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猛然抬起头来,那一瞬间眼里还来不及隐藏的杀意就这么直直地射向李继宗。

李继宗似有所觉,也转头看去,发现一个衣着华丽,容貌姣好的少女看着她,那眼里还有未掩饰干净的残冷之意。

他有些纳闷,明明是第一次相见,为何这个姑娘竟然仿佛对他心怀怨恨呢?百思不得其解,幸而陆氏赶紧介绍道:“贤侄,不必多礼,先见过安平郡主吧!”

说着眼神就看向了白木槿,朝李继宗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李继宗这才惊觉,原来母亲要给他介绍的女子,竟然就是这个姑娘,他再细细一望,发现少女眼里的异样情绪早就不见了,所留的不过是一片淡然,就如初次相见的陌生人,对他并没有其他人那般惊艳,但始终都是温润的笑意挂在嘴角。

李继宗心头微动,那样一双清凌凌的眸子,仿佛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子可以这样淡然地与他对视的。

朝白木槿俯首行礼,道:“见过安平郡主!”

白木槿微微抬了抬手,道:“公子不必多礼!”

陆氏和胡氏对视一眼,都打量着白木槿的反应,发现她似乎没有多少痴迷,但也并没有露出不喜的样子,微微有些失望,但一想白木槿这种心机深沉的女子,就算是喜欢,大概也不会露在脸上,也就稍稍按捺住心急来。

陆氏道:“贤侄来京多久了?可安置好了呀?”

“刚来不足一个月,托表姨母的福,一直照看着李家的祖宅,一切都便宜的很,多谢国公夫人记挂着!”李继宗说话总是如此彬彬有礼,好像是真正的谦谦君子。

白木槿只在心头冷嘲,他就是用这样一幅嘴脸骗了自己十年,十年啊……李继宗的心机有多深,多虚伪?或许是前世的她傻的太过分,才会一梦就是十年!

白木槿微微在心头叹息,却不经意间看到微微低下头,却不住地偷看李继宗的白云兮,小脸儿微红,含羞带怯,满目皆是柔情。

白木槿恨不得大笑一场才好,陆氏一心要算计自己喜欢上李继宗,前世她的确成功了,却不想原来同时陷入情网的还有她自己的女儿,难怪了,难怪最后白云兮会以和离独居之身还不顾廉耻地勾引李继宗。

原来早在这第一次见面,白云兮就对李继宗上了心,的确啊,如此翩翩美少年,哪个女子能够不动心的?

可惜,在白木槿的眼里,李继宗这一副俊美的皮囊无异于鬼怪故事里的美人皮,内里就是最丑陋,最恶心的腐尸,散发着浓浓的恶臭。

他太贪婪,太自私,太恶毒,一个人,无耻到为了荣华富贵,为了高官厚禄,能够将自己的儿子都杀死,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说他是畜生,都是侮辱了畜生!就算拿十年来养一只狗,那狗儿也会对她忠心耿耿,更何况她付出的不只是青春和时光,而是所有的情意和心血啊!

望着白云兮的娇羞模样,白木槿计上心头,也许这是一出精彩的好戏呢!

陆氏还在和李继宗寒暄,十分仗义地道:“你们一家子离京日久,刚回来肯定还有许多不齐全的,若有需要,只管派人来国公府找我!”

“多谢国公夫人,若有需要的地方,还难免要来叨扰夫人一二,有夫人这句话,小侄替家父家母谢过夫人的美意了!”李继宗一边和陆氏说话,一边拿眼角的余光去看白木槿,发现她脸上浅浅的笑意,看起来说不出的美好。

他不是没见过美人儿,可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气质复杂到有些神秘的女子,好像一直都带着笑容,但仍然给人以清冷的感觉,若说她孤高,却偏偏一颦一笑都谦和有礼,若说她热情,却总是仿佛把自己隔绝在众人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