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争

第391章 韩信用兵

第二卷 五千楚甲卷狂澜 第391章 韩信用兵

彭城郊外,荒野枯寂。

早在楚国大军到来之前,方圆几十里的百姓就已经逃进了彭城,这会,彭城郊外的荒野上早已不见半个人影,只留下一地狼藉,几只田鼠正在逃难百姓留下的杂物堆里游走,不时还会昂起尖尖的小脑袋警惕地扫视四周。

毫无征兆地,荒野上突然响起了“咚”的一声闷响。

霎那之间,正在杂物堆里寻找食物的几只田鼠便发出吱的一声尖叫,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了不远处的地洞里,一只田鼠壮着胆子半躲在洞口想观察一下情形,紧接着便又是咚的一声闷响,那田鼠便嗖地缩进了洞里。

枯寂的荒原上,上百匹挽马正牵引着二十辆大车缓缓向前。

沉重的大车上,则竖立着二十面足有两人多高的行军战鼓,二十个袒胸露背、浑身肌肉虬结的大汉犹如二十尊铁塔肃立在战鼓前,旭日东升霞光万道,照在这群大汉古铜色的肌肤上,远远望去,犹如二十尊黄金战神。

倏忽之间,二十大汉同时举起巨大的鼓槌,重重地砸在牛皮鼓面上,一道道激昂高亢的声浪霎时从二十面牛皮大鼓上炸响,又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音符,那一声“咚”的巨响,几欲震碎枯寂的荒原,也轻易点燃了楚军将士心底的熊熊战火。

站在高耸的鼓架上望下看去,只见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尽是无穷无尽的兵甲汪洋,从鼓架下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那一队队汹涌的兵甲,那一排排高耸的长矛,那一面面冰冷的盾牌,还有那一片樱红的流苏,几欲遮蔽整个荒原。

万军之中,两百名身材健壮的力士扛抬着一百支足有一丈多长的牛角号,缓缓向前,另有一百名肥头大耳、肚腩凸出的壮汉跟在后面,鼓起巨大的腮帮奋力吹奏着,霎那之间,悠远至仿佛来自地狱的号角声顿时便冲霄而起。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激昂的战鼓声越来越高昂,越来越密集,犹如疾风骤雨敲打在楚军将士的心头上,那一声声低沉的号角,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召唤,霎时便点燃了楚军将士心中的熊熊战火,一股无影无形的肃杀气息霎时便在原野上无尽地弥漫开来。

悬孤的骄阳下,二十万楚国大军犹如无尽无尽的蚁群,漫过荒凉的原野,漫过低矮的山梁,碾过纵横交错的阡陌,汹涌向前,前方,视野的尽头,一座庞大的城市已经露出了隐隐的轮廓,那是彭城,曾经的楚国国都,如今的淮南国国都。

彭城,南门望楼。

英布面沉似水,一瞬不瞬地盯着南方无尽的旷野,倏忽之间,一声隐隐约约的鼓声传入了他的耳际,肃立英布身后的肥铢、朱建、张买、马业等人也是齐齐变色,楚军,楚国大军终于到来了。

英布脸上露出了一丝痛楚之色,他的淮南国,怕是很难逃过此劫了。

不过很快,痛楚之色便从英布脸上隐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丝莫名的狰狞,眸子里更是露出了一丝疯狂之色,寡人虽已是垂幕之年,淮南国虽然疲弊,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灭掉的,来吧,毕书,让寡人看看你究竟有几斤几两?

视野前方,彭城巍峨的城廓已然在望。

万军之中,毕书的右手忽然间缓缓扬起,霎那间,数以百计的令骑便从毕书身后向着四面八方飞驰而去。

上将军有令,全军停止前进!

此起彼伏的号令声中,正汹汹向前的楚国大军便纷纷停了下来。

急促的马蹄声,子车师、西乞烈还有虞子期诸将已经策马来到了毕书身后,子车师于马背上抱拳一揖,朗声道:“上将军,我军士气正盛,趁势攻城吧!”

“不。”毕书却摇了摇头,淡然道,“传令下去,全军就地安营扎营。”

诸将面面相觑,虞子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今我军两倍于淮南军,兼有器械之利,如何不战?”

毕书摆了摆手,淡然说道:“淮南军虽然兵力不及我军,却有强援在外,在希望没有丧失之前,他们必定会拼死力战,我军于急切间定然难以破城,如果勉强攻城,只会白白消耗兵力,更会折损了锐气,不妥。”

说着,毕书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淮南之战。

第一次淮南之战,韩信本有足够的时机攻破彭城,却非要等到楚国援军到来再动手,只怕也是出于同样的考量吧?因为在没有击灭援军之前,守军心存希望,必定会拼死守城,就难免会给齐军造成更大的损失,所以韩信选择了按兵不动。

这一次,毕书同样选择了按兵不动,他要等齐国援兵。

事实上,毕书之所以选择按兵不动,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这次救援淮南国,齐国真的只派出了一路援军?韩信用兵,从来不会给人留下余地,作为当世罕有的大兵家,他岂会不知道淮南之战事实上就是齐楚之间的战略大决战?

娄敬步履匆匆地走进了韩信的寝宫,眉宇间更是充满了忧郁之色,宿卫郎将曹窋深夜前来传诏,让他火速进宫见驾,这由不得娄敬不担心,莫非大王预知自己崩卒在即,所以要托付后事了?一想到这里,娄敬便忧急如焚。

此时的齐国可谓内忧外患,实在离不得大王哪!

娄敬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走进寝宫,却见大王袒背俯卧在软榻上,公羊太医正在给他金针施穴,听到脚步声响,韩信微微侧头,对娄敬微笑道:“来了?”

望着韩信脸上那丝若有若无的红润,娄敬不觉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长揖到地,恭恭敬敬地向韩信见礼道:“臣,参见大王。”

正好公羊太医已经施完了针,便扶着韩信坐起身来,又替他披上了锦袍。

韩信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对娄敬说道:“亚相,寡人连夜召你前来,只为一事,明日一早寡人便要率领大军出征了,国中之事就全都拜托你了。”

“啊?”娄敬闻言先是一愣,旋即脸色大变道,“大王要亲征?”

韩信点了点头,叹息着说道:“唉,太子终究还年幼,虽有子矜辅佐,怕也不是毕书对手,寡人若不亲征,则淮南之战必败。”

“可是……”娄敬呐呐地道,“大王您的身体?”

韩信摆了摆手,说道:“有公羊太医随行,无妨。”

娄敬沉思片刻后又道:“大王,赵国可是楚国的盟国,临淄城内如今只剩五万更卒,却不知道大王打算带走多少人马?”娄敬不能不考虑,如果韩信带走了临淄绝大部份军队,一旦赵国大军渡河来袭,齐军该如何抵挡?

韩信微微一笑,说道:“临淄城内的五万更卒,寡人不会带走一兵一卒。”说此一顿,韩信又道,“不瞒亚相,早在太子率军出征前,寡人就已经命上将军前往琅邪集结军队了,此时此刻,胶东、琅邪两郡的更卒应该已经完成集结了。”

娄敬闻言顿时心头一凛,难怪当初征兵诏令颁下之后,只有济北、临淄、薛郡以及梁地各郡的更卒赶赴鲁县集结,琅邪、胶东两郡的更卒却是按兵不动,娄敬当初还挺纳闷,现在看来,敢情大王早就有了周密的安排。

彭城南郊,楚军大营。

五面屏风在毕书大帐里一字排开,每面屏风上都悬挂着一张地图,地图上标注着一个个纵横交错的箭头,在地图下方还有大量的文字注释,如果韩信见了必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五幅地图上描绘的霍然就是他一生中最为得意的五场战役。

第一幅: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第二幅:明攻蒲阪,暗渡阳夏;

第三幅:背水结阵,大破赵军;

第四幅:堵塞潍水,水淹龙且;

第五幅:垓下之战,霸王败殁。

毕书微躬着背,在五扇屏风前逐一驻足观摩,尽管他观摩这五扇屏风已经不下千次,甚至是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这五扇屏风上的态势图,但是既便是这样,在每次观摩地图时,毕书都还是无比的仔细,就仿佛是第一次观摩。

仔细观摩完了全部五幅地图,毕书再次陷入了沉思。

“用兵之道,无非是以正合,以奇胜。”毕书一边沉思,一边喃喃低语,“韩信纵然是亘古罕有的大兵家,也无外乎此道,以正合,以奇胜?”

足足沉思了好半晌,毕书霍然转身大步走到了大帐正北最大的那扇屏风前,那扇屏风上悬挂的却不是韩信的辉煌战绩,而是一幅巨大的淮南地图,毕书伸出右手食指,顺着临淄一路往下,经鲁县、胡陵、留县、彭城,最后停在了一个点上。

然后毕书的眸子便逐渐明亮了起来,是了,就是这里了!

ps:抱歉,第一更来晚了,不过好消息,剑客感觉写作状态有所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