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领教皇

第一章 异世援交妹

“语文十八分,数学十二分,化学7分……而且,对的几乎都是选择题!次奥!老子的智商都在史诗般的撸管生涯之中丧失了吗?”罗满多拿到高考成绩单的时候,表情夸张,他的脸就像是被一只羊驼踩过了一样。

这货年方十八,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五十八,壮得跟牛犊子似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高三的学生,倒像是《水浒》里面形容的“好汉”。

认识这货的人都统一地认为,他能混进高中,那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他居然还有种参加高考,难道他认为所有的试题都是选择题,而他又能全部蒙对吗?

一个女生迎面走来,长腿短裙,分外漂亮。

罗满多的成绩单掉在了地上,他蹲了下去,手抓着成绩单却不站起来。他的眼睛斜着往上看,那是一个恰到好处的偷窥裙底的角度。

女生走过,冲蹲在地上的罗满多甩了一个中指,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黑色!我猜的就是黑色。”罗满多看着她那丰满而挺翘的迷人桃尻,咧嘴笑了。猜女生内裤的颜色显然比猜高考试题的答案容易得多。

学校里洋溢着喜庆的气氛,绝大多数同学都喜笑颜开,显然是考出了不错的成绩。一些同学也在兴奋地讨论着某些比较有名的大学,那眼神之中充满了向往。

“不就是考上了大学吗?至于这么得瑟吗?现在的富豪好多都没有读过大学呢。”罗满多同学心里嘀咕着,酸气儿直冒。

即将走出校门的时候,罗满多回头看了一眼教学楼,眼神之中充满了留念和伤感。他心里有一种感觉,这恐怕是他最后一次在这所学校了。他想多看一眼,留个印象。

“石头,有你的包裹,过来签收一下。”传达室的大爷看见了站在校门口发呆的罗满多,向他招手。

石头是罗满多的外号。

这个外号是他用石头一般的拳头打出来的。

“我的包裹?”罗满多走了过去。

传达室的大爷递给了他一只用防水塑料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裹,还有一支圆珠笔。

“签字吧,石头。”传达室大爷露出了一副神秘的笑容,“嗯,是在淘宝上买的**吧?”

罗满多,“……”

“包得这么严密,嘿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买的是什么东西吗?说,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老头很兴奋。

“是你妹。”罗满多签了字,领包走人。

“不要不好意思嘛,你们少年人的心思我懂的。”老头笑得很贱。

罗满多回头冲老不要脸的比了一根中指。

如果不是因为和这老不要脸的比较熟,平时又爱开点玩笑,就罗满多现在这种心情,他一准扑上去给他一拳,让他再换一副新的牙套。

罗满多没有心情回家,离开了学校便直接去了北河市图书馆。他爱看书,不过看的都是一些机械加工类的书籍,他迷机械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

八岁的时候,他就能将一只结构复杂的机械手表拆解下来然后又组装上,且走时精准。

十二岁的时候,他在他父亲所在的工厂等他父亲下班,却碰巧帮助厂里的工程师解决了一个机械方面的难题。

十六岁的时候,他所设计的简易机械手完成了替人穿衣服的动作,从而获得了那一年的青少年科技奖。

他是一个机械方面的天才。

所以,他的成绩差得离谱倒也不全是他笨的原因,相反的,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只是所有的天才都有偏科的现象,他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机械方面,而不是应付考试上。

他刚刚收到的包裹也绝对不是什么**,而是一套机械加工的小工具,手钻、活动扳手、三角刮刀、钢锯、绢卷尺、千分尺和卡尺什么的。这些东西他经常使用,也经常购买。

图书馆里的人并不多,显得很清净。

罗满多很熟练地就来到了陈放机械加工类书籍的书架前,搜寻他感兴趣的书籍。目光一一扫过,他才发现满满一只书架的书籍他几乎都已经看过了。

他看过的机械类书籍比他看过的毛片还多,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目光一个不经意地下移,他的视线忽然停顿在了书架的一只脚上。那只脚缺了一截,一本厚厚的书垫着它。这只书架能维持平衡,没有倾斜,这本垫脚的书居功甚伟。

罗满多四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留意到他这边。他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厚度大致相当的书,然后蹲在书架下,一只手用力将书架抬起少许,一只手将取来的书往瘸腿的脚架里面推。很快,原先垫脚的书被推了出来,他从书架上取来的书却成了新的垫脚物。

书的确是很旧了,颜色泛黄,边角的磨损也比较明显。书皮不是常见的塑料书皮,也不是硬纸板书皮,罗满多端详了一下,觉得它是某种动物的皮,但仔细摸了摸,手感却又不像。

书皮上没有文字,却有一个烈日的图案。

罗满多将书打开,书皮下的第一页没有半个文字,只有一个少女的画像。粉雕玉琢的鹅蛋脸,墨染一般的黑色长发,饱满而坚挺的酥胸,纤细的腰肢和修长而圆润的双腿,白色的短裙一点缀,恰如一双象牙箸。好的脸蛋,好的身材,一双杏眼大而明媚,说不出的一种清秀靓丽,也说不出的一种天真可爱。

很诡异的感觉,这个画中的少女仿佛是活的。尤其是在看着她的眼睛的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她的眼神在传递什么东西。

“难道是……H漫?!”罗满多忽然咧嘴笑了。

在他的人生里,H漫和机械类书籍是同等重要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他的生命的一部分。

他很兴奋地去翻书。

“先生,你好。”一个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清清脆脆,就像是银质的风铃在晨风之中摇摆所发出的声音一样,美妙动听。

罗满多停下了翻书的动作,他把书合上,回头去看。这一看,他顿时愣在了当场。

一个少女正站在他身后,面带笑容地盯着他。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顿时漫上心头,他想了一下,忽然惊觉,这不是他刚刚在书里看到的少女吗?那娟秀的脸蛋,那好到爆的身材,还有身上的白色短裙和**在空气之中的象牙箸般的美腿,一切的一切,简直就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儿一样!

惊艳之后的感觉便是惊魂了。事出非常必有妖。罗满多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少女。

“你拿着的那本书是我的。”少女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她说道:“那上面有我的自画像,不信你可以打开看看。”

少女的解释并没有完全化解罗满多心中的疑惑,他依然保持着他的警惕性,“我刚刚看过,你画得很好。不过,你为什么会将它放在书架下面呢?”

“这是一个游戏。”

“一个游戏?”

“一个关于缘分的游戏。”少女露齿一笑,天真可爱的样子。

罗满多的心为之一动。少女的世界总是充满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星座和缘分什么的对她这种情窦初开的少女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她会玩这个游戏,似乎很合理。他心里暗暗地想道:“接下来,她就会跟我说,你拿起了那本书,我就是她期待已久的有缘人了吧?”

事情,好像真的是这个样子。

“我叫金玲儿,很高兴认识你呢。”少女说。

“我叫罗满多,你真漂亮,很像我的一个表妹。我也很高兴认识你。”罗满多是自来熟,活见鬼的顾虑消除之后他就进入到了泡妞的状态之中。

泡妞的状态,是主动降低智商等级的状态。

“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和你说话感觉很轻松,能陪我坐坐吗?”金玲儿指着角落里的一张阅读桌说道。

“当然可以。”罗满多巴不得呢。他走前,脚步风快。他琢磨着,要是那阅读桌和座椅上有灰尘的话,他是不是应该用袖子去擦几把呢?

桌子和椅子都很干净。

罗满多坐在了左边,金玲儿坐在了右边。

四目相对,金玲儿的目光落在罗满多的脸上,罗满多的目光落在金玲儿的浑圆而饱满的酥胸上。各人看各人的。

罗满多很惊讶金玲儿的尺寸,他觉得起码有36D。看金玲儿的脸蛋,他觉得金玲儿只有十八岁,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女,但看她的身材,他却又觉得她应该有22岁,已经熟透了。

萝莉的脸蛋,性感成熟的身材,这不就是所有宅男心目中的女神吗?

罗满多觉得他的小腹有些发热,“发条”也蠢蠢欲动。

“呵呵,你在找什么书呢?”罗满多找了个话题。

“我不找书。”金玲儿说。

“不找书?”

“我找你。”

罗满多笑了,他就知道是这样。

金玲儿眨巴了一下眼睛,微笑着说道:“这是一个缘分的游戏,你拿起了我的书,你就是我期待已久的有缘人呢。”

果然!罗满多脸上的笑容更浓厚了。

“罗哥,麻烦你打开书的第二页,上面有一份合同麻烦你签一下。”金玲儿已经开始叫哥了。

“合同?”罗满多诧异地道。

“是的,一份合同。”

“什么合同呢?”罗满多又谨慎了起来。

“肯定不是保险合同,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嘛。”金玲儿撒娇地道。

罗满多慢吞吞地翻开了书本的第二页。

确实,不是保险合同,也不是什么金融理财产品,而是一份协议。

“援助……援助交际协议……吓?”白纸黑字,协议的标题分外醒目,罗满多就只看了一个标题,他就愣住了。

援助交际是从日本兴起的一种社交活动,说白了其实就是女生帮助男人解决性方面的问题,男人帮助女生解决钱包的问题。下片无数的罗满多同志岂会不知道这种协议意味着什么吗?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幸福真的是来得太突然了。他飞快地扫了一眼这份协议的内容。

援助交际协议的内容很简单,大致就是男方负责开房,自备安全套,如果要中出,需要征求女方的同意什么的。这些,罗满多觉得一点也不重要。

“罗哥,你……不喜欢吗?”金玲儿的脸蛋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晕,她有些害羞了。

“喜欢!”罗满多的回答很干脆。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援交协议,好歹也得修个九百九十九年吧?不喜欢,会木有小弟弟的。

“那就在上面签字吧,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金玲儿说。

罗满多跟着就开始找笔,但他浑身上下出了双腿之间的一支自来水笔就再无其它的笔,没笔还签个毛线啊?

“我也没笔……”金玲儿俏皮地耸了一下肩头,“真的没有,你把我脱光了,你都找不到笔。”

罗满多,“……”

他看着金玲儿,很是无语的样子。他认为金玲儿有备而来,早就看上他这盘菜了,肯定是事先就将笔准备好了的。可她偏偏就没有。她的上身穿着紧身的短袖衬衣,下身穿着齐臀的白色小短裙,身上的布料少得可怜,除了那让人兴奋的性感身材,她没有必要也不会将笔藏在乳罩或者她的小内内里面吧?

或许这只是一个玩笑,他转眼又想。

“罗哥,如果你咬破手指字协议上签字,我会更高兴的。作为回报,我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哪怕是那种让人很难堪的要求呢。”金玲儿微微张开了小嘴。她的牙齿像贝壳一样洁白整齐。她的舌头娇嫩小巧,非常湿润。

这是口活的暗示!罗满多下意识地闭紧了双腿,金玲儿的挑逗和暗示已经让他有了坚硬的反应。

“那个……我需要付多少呢?”罗满多试探地道。让缘分什么的见鬼去吧,再好的夫妻感情也得上交工资卡,他可不认为金玲儿这样的美少女会因为什么缘分而白白“援助”他一回。

“那个呀,给我买一支哈根达斯冰激凌就行了。”金玲儿舔了一下嘴角,眼神迷蒙。

罗满多,“……”

就在这时,金玲儿忽然站了起来。她爬上了阅读桌,小狗也似地在桌面上转了一圈。她的桃尻正对着罗满多,慢慢翘起,短小的短裙向上滑移,顿时露出了白皙娇嫩的臀肤,还有一条黑色的丁字裤。它穿过隆臀之沟,在双腿交汇的地带形成了一个肥美的隆起的形状。成熟的气息,堪比昙花香。

“欧巴……签字!”桌上的妙人儿忽然冒出了一句甜得发腻的声音。

她扮演的韩国妞吗?

罗满多顿时打了一个激灵。

金玲儿探手从腹下抓住了丁字裤的裤头,一点点地勒紧,那细细的遮羞布就一点点地陷入,再陷入。她扬起了小巧的下巴,张开樱唇,伸出了香甜的小舌头,然后毫无规则地颤动它。她的小嘴中吐出含混而湿润的声音,“欧巴!想要看多多的吗?那就在契约上签字吧!”

罗满多的思维停顿了,鼻血却流出来了。

这都招谁惹谁了?她居然这样勾引人家!

她简直就是一头披着清纯外衣的女色狼,从头坏到了脚!

“欧巴!就在第二页呢,签字、签字、签字、签字……人家要你签字!”少女的小嘴就像机关枪,喷射出一颗颗抹着兴奋剂和迷幻药的糖衣子弹。她的小手也一直动呀动,拉紧,放松,拉紧,放松,拉紧放松拉紧放松拉紧放松……但她就是不把最漂亮的地方露出来。

她的声音,她的动作,她的一切能让比钢铁还要坚硬的男人融化,也能让比猴还机灵的男人变得比猪还笨。

签!

电子签实体签落地签艺术签不管是什么签都签!签签签!

罗满猛地咬破了他的右手食指,刷刷地在协议上签下了他的名字。

不就一只哈根达斯的冰激凌吗,多大个事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罗满多的字写得歪瓜裂枣。

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泛黄的纸张上的字迹忽然变得模糊了起来,眨眼间,熟悉的汉字内容变成了一个个他不认识的文字。

“这是怎么回事?”

“咯咯咯……”金玲儿一串娇笑,笑弯了腰。

“你笑什么?”罗满多依旧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没笑什么?”金玲儿说,“我们走吧。”

“开房?”罗满多又笑了,“你真调皮,爱玩小把戏。”

忽然,泛黄的纸张上忽然爆出了一片灼眼的强光。罗满多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但即便是这样,他的双眼也被刺痛,他的脑袋也疼痛欲裂。忽然间,他感到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拖拽着的身体,飞快地向前滑去。

这股力量非常强大。

他睁开了眼睛,但视野里除了白茫茫的光线什么都没有。他挥舞着双臂,试图抓住什么东西止住身体的滑行,但却什么都触碰不到。他的双脚胡乱踢蹬,但四周只有虚无的空气,无处借力。

这是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

砰!沉响的声音。罗满多的身体重重地砸落在了什么东西上,它不坚硬,也不柔软,摔得他眼冒金星。

哐当,又是一个响声传来。

罗满多惊慌地转身,他看见了他的包裹,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管它了。

“你个臭三八!你给老子出来!你对我做了什么?”罗满多愤怒地吼道。

一个丰满而窈窕的形影慢慢地在白光之中出现,从朦胧到清晰,天真可爱的脸蛋,好到爆的身材,不是金玲儿是谁?

“这里是《火日圣经》的内部空间,《火日圣经》选择了你,你也签下了灵魂契约,你现在是《火日圣经》的主人了。”金玲儿双掌合十,虔诚地说道。

刚才还在扮演**的援交妹,现在居然又扮演圣女,她还敢更无耻一些吗?

“你妈——”罗满多怒吼了一声,撒腿就冲了上去。

他要的是人,女人,不是什么《火日圣经》!

金玲儿没动,罗满多从她的身体之中穿了过去。

活见鬼了!

罗满多猛地退了回来,魂不守舍地看着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金玲儿,三秒钟后,他忽然一勾拳抽向了金玲儿的腿根处。

猴子偷桃。

女人对男人使这招的话,偷的是核桃。

男人对女人使这招的话,偷的是蜜.桃。

罗满多的拳头速度很快,嗖一下就抽中了金玲儿的腿根处。然而,没有沉闷的拳头打在嫩肉上的声音,他的拳头直接穿过了金玲儿的腿根处,穿过了她的小腹,然后落空。

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金玲儿只是晃动了一下,没受半点影响。罗满多的石头般坚硬的拳头就连她的丝袜都没打烂,更别说是那个让人害羞的地方了。

“你……”罗满多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我是一个寄居在《火日圣经》之中的灵魂,我的身体是纯粹的能量形态,任何物理攻击对我都没有用。”金玲儿淡淡地说道:“我得告诉你的是,你将去玄法世界,完成你的使命。”

玄法世界?

完成什么使命?

罗满多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是你的导师,你对我无礼。我不喜欢这样,我现在要小小的惩罚你一下。”金玲儿冷冰冰地道。

“我打不到你,你也打不到我。”罗满多恨恨地咧了下嘴,“你啃我啊?”

“你在灵魂契约上签下了血字,《火日圣经》达成了契约。不过,灵魂契约有一部分的内容却是与你的血无关的,那就是你的名字,你与我的契约,那是方便我这个导师控制你的,我的咒语会让你浑身像火烧一般疼痛!”

罗满多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血融入《火日圣经》之中,建立了玄妙的精神联系,也就是所谓的契约关系。

名字写在灵魂契约上,却是金玲儿的圈套!

也就是说,罗满多只需要一滴血就够了,根本就用不着在《火日圣经》上签字!

“火日吧啦卟喃咪,南无阿弥陀日啰,比悉尼!”念诵法咒,金玲儿手拿了一个拈花指,优雅而神圣地往罗满多点了一下。

罗满多一动不动,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金玲儿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她跟着又点了一下罗满多,又念诵道:“火日吧啦卟喃咪,南无阿弥陀日啰,比悉尼!”

“比基尼神咒?”罗满多哈哈笑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

罗满多笑道:“你一定是忘了,我在你的灵魂契约上签下的名字是‘罗满夕夕’不是‘罗满多’。”

金玲儿的神情顿时像踩中了粑粑。

“多”字分开来写就是两个“夕”字。

罗满夕夕有可能是一只哈士奇。

罗满夕夕还有可能是一个泰国人妖。

罗满夕夕和罗满多没有半根毛线的关系。

“你这个贱人!你看了我的内裤你居然还签假名字!而且还是在一份援交协议上!你去死——贱人!”饱受刺激的金玲儿失控了。

罗满多耸了耸肩,“好了,我们的游戏玩完了,麻烦你开门让我出去吧。你色诱青少年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开门出去?你做梦吧。我的灵魂契约虽然控制不了你,但你仍然是《火日圣经》所选择的人,你还是会到玄法世界去,完成你的使命。”金玲儿冷笑地道:“我们现在在《火日圣经》的空间之中,它会打开通往玄法世界的通道。”

“这真的不是游戏?”

“你真的是个贱人!我为《火日圣经》的选择感到不值!”

灼眼的强光忽然出现,这一次罗满多的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他就像是水里的一条游鱼,喝醉了的鱼,顺着水流的方向飘呀飘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也不知道要飘到什么地方。

迷迷糊糊中,金玲儿的灵魂仿佛钻进了他的大脑之中,对他述说着什么。

他明明是昏厥的,但金玲儿的声音却非常地清晰,银铃般悦耳。她给他讲玄法世界的事情,玄法世界的两种职业,玄武士和玄术士,还有五千年之前的神伐战争和已经灭亡的火日神教……

金玲儿的述说一遍又一遍,呢呢喃喃。

罗满多的脑海就像是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着这些信息,在潜意识里。

被动学习,匪夷所思。

不过,偶尔,金玲儿也会用玄法世界的语言在罗满多的脑海里灌输这样的信息,“你是个贱人!你是个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

罗满多却不知道,他这一昏睡就是整整一年的时间。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的生命全靠《火日圣经》所释放的一种灵能维系,而金玲儿便也在他的大脑里嘀嘀咕咕尼姑诵经一般念叨了一整年的时间。

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后,玄法大陆著名的史学家阿卜杜勒·伊万诺夫·普希金•金正阳•凯撒•卡扎堆•铁木花生,简称阿生,他总结了这段历史。他这样描述道:“神圣的教皇携《火日圣经》,遵照天父的指示,从天而降。他的身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焰,遮掩了烈日的光芒。他的眼睛能洞穿一切。他的脊梁就像是山川一样挺拔。他的胸膛就像大海一样宽阔。他的脸庞英俊得能让所有的女人为之着迷。他的力量盖世无双。黑暗无法侵扰他,圣光笼罩着他!他就是伟大的火日教皇——罗满多!”

罗满多,不是罗满夕夕。

历史,我们所看见的大多数历史都是这么来的。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