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纵横

第八十二章 蛮荒南疆

当然,叶天也知道万事开头难。

毕竟有句话叫熟能生巧,即便再困难的事情只要你做习惯,并且熟练了之后,就能轻巧的去完成他。况且叶天还知道,炼丹界有一样东西叫做药方。因为这东西的存在,其实大多数炼药师都不用去刻意记某种丹药所需要的药材比例。平常要炼丹大家都只是将药方拿在手里,照上面所写比例的进行配兑就是。

当然,辨认药材熟悉药性,以及控火这些基本功夫,依旧需要下大力气去掌握。

叶天把这样东西都想清楚之后,顿时又醒悟过来一件事情,那就是炼丹其实对他来说与武道的差别并不大,就像玄清能够教会他拔剑式,使他能够越级挑战高手一样。在炼丹这一方面,他也势必能够指导自己弄出什么新奇的方法,从而让自己达到让人仰视的那一种高度。

并且丹药与武道相辅相乘,只要自己努力,终究能够有成为强者的那一天。

“噗噗噗噗!”

随着几声泄气般的声响,顿时将叶天还在臆想的心思拉回到现实里。回过神,他看着玄清一脸愠怒望着自己的表情,顿时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太美妙。

果然,因为他分心的缘故,剩下的那四鼎药草皆是化成了焦黑的灰烬,再无有使用的价值。

“那个,玄清老头,我再重新炼过,重新炼过啊!”对此结果,叶天除了讪笑着去将那些焦黑灰烬弄掉,然后再换上新的药材重新炼制之外,委实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好在玄清对他这种举动,只是微微冷哼了一下,倒并没有向以前一样说他什么。

“可能,玄清这老头第一次炼丹比我还不如吧。”心里恶趣味升腾,叶天不怀好意暗暗揣测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按照玄清先前所讲的东西,一步步重新开始投入药草,拨弄火焰……

而一旦投入进去,叶天顿时发现,其实炼丹也非常有意思。

譬如,看着火焰升腾,缓缓提升着泥巴鼎的温度,而后通过热的传导渗透进药草,使草药本身缓缓融化……

往往在这个时候,叶天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不论何种药草,在开始融化的时候,都会飘逸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天地之气出来。

没错,就是天地之气!

不管是七里香,或者氛衣草,还是望江南和青蒺藜果那些草药,但凡是它们在泥鼎中开始融化的时候,都会散逸出丝丝的天地之气。并且这丝天地之气,似乎都是极有灵性的在泥鼎上盘旋一阵,才留恋不舍的缓缓消散于空气之中。

这情景,就好似传说中人死之时,灵魂离体后恋栈不去的状况。

发现这个有趣的现象,叶天就恍然发现,原来药材体内也是存有天地之气的呀。但如果药材体内都蕴涵有天地之气的话,为什么融化之时,这些天地之气没有被纳入汁液中,而是飘逸到空中消散了呢?

要知道大家所说的炼丹,过滤掉的可全部都是杂质,留下来的才是药草精华。没道理像天地之气这么宝贵的东西,也被这么直接的过滤掉了啊!

难道,故老相传的炼丹术,留取的并非是最精华的那一部分?

叶天直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想想玄清这个炼药宗师在旁边,叶天顿时便忍不住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并将心里的这个疑问也一同提了出来。

但是玄清显然也对这个现象完全不了解,听闻叶天所说,他只是惊奇的在叶天身上打量一阵,然后说道:“那你能不能试着做一下,将天地之气给留在融化的药草汁液里面?”

“噢,我看看。”叶天点了点头,然后凝心静神站在了第五个泥鼎前面。

这一鼎的药材是最后放进去的,所以融化的时间也是在最后。待叶天在其前面站了约莫数个呼吸的功夫,泥鼎内的药草才如同先前几个鼎里的一样,缓缓融化了开来。

“呔!”

眼瞅着天地之气一如先前飘逸了出来,叶天骤然轻喝一声,直接双掌一拢,就像捉泥鳅似的,想将这飘逸出来的天地之气给封回到泥鼎里去。

但这时,奇怪的现象却再度发生了!

当叶天一双肉掌接触到天地之气之后,那缕绿荧荧线条般的天地之气忽然像是找到了归宿一般,往叶天的掌心出一窜,顿时就如灵蛇归穴般,直接往叶天的身体内钻去!

大为惊奇之下,叶天急忙翻开手掌,却只是发现天地之气的一小截尾巴摇了两下,便完全消失了踪迹!

这就好比你去追一条蛇,追到某处忽然发现他正在往洞里钻,你再想要追它的话,却只能看到他的尾巴摇晃两下,整个身体就完全没入了洞穴之中。

叶天现在遇到的情况大体上与此相仿,唯一不同的是,小蛇钻进洞里后你再不可能发现它,但天地之气钻入了身体之后,叶天却很明显的感觉到其行动的痕迹是由手臂进入,而后经过肩胛前胸,最后缓缓归入了丹田之中……

感觉身体在这天地之气纳入丹田后很明显暖了一暖,而且感官也在瞬间提升了一下,叶天顿时疑惑万分望着自己的一双手掌发起呆来:这,究竟是怎么样一种情况啊!

很显然,对于这种情景的出现,玄清再度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但经验极为丰富的他,却是给了叶天一个忠告:“小子,这很有可能是一件好事。毕竟进入到你身体内的可是天地之气,那东西就算暂时不能使用,也会缓缓滋养你的丹田经脉,使你身体潜能得到进一步的开发。”

“希望,这是一件好事吧!”叶天点了点头,随即便安下心来。反正他身上奇怪的无法解释的事情多了,正所谓虱子多了不怕痒,再多上这一件也算不得什么大事。甚至只是念头一转,他便将这点担忧给抛到了脑后。

回过神来,他见到五个泥巴鼎里的药草已经全部融化,便按照玄清的吩咐逐渐减少了柴禾,使那已经完全成为**的药草汁液缓缓冷却下来。

“接下来就是凝丹了。”玄清看到这个情景,出声提醒叶天道:“一般炼制丹药的时候,这一步都是最为重要。因为你手法的高低,直接决定着你这次炼制丹药的数量。而且一个控制不好,你就可能使药效分布不平均,那样不仅仅会对质量产生影响,也会造成出丹时大小不一的状况而影响美观。”

叶天虚心受教点了点头,道:“那在凝丹时候应该有一套特殊的手法吧,我以前见你们总是在炼丹时不停变幻着手势,应该就是那个吧!”

“没错。”玄清同样点了下头,然后笑着说道:“不过像这类不入流的丹药,就没有任何讲究了。等到那些药汁冷却成药泥后,你只需要伸手挖些出来搓成圆疙瘩,那么一颗驱避虫兽的丹药,就算是炼制成功!”

“如此简单?”

“确实如此!”

……

两人一问一答之间,叶天便已经闻到药草的清香之味。眼瞅着第一鼎的汁液已经冷却下来。他顾不上在守着后面的泥巴鼎,便直接跑过去挖了一小块,然后很仔细的将之搓成指头大小的药丸。

果然,这类不入流的丹药就是如此简单,搓着搓着,叶天就发现五鼎药泥已经被自己搓完,合得驱避虫兽丹药八十四颗!

第一次成功炼制出丹药,虽然只是不入流的那种,但叶天心里的那份满足感,就像大夏天泡进了冷水中一样,浑身十万九千八百个毛孔都透着一股舒坦劲儿。

不过,炼制成功归炼制成功,叶天认为还是有必要去验证一下这种丹药的效果。而为了力求最真实的体验,他直接就带着丹药望阴暗处的草丛中奔去……那里,在夜晚的时候一般多有蚊虫。

还好,第一次的成果并没有白费。当叶天揣着八十多颗丹药冲到草丛近前的时候,那草丛里顿时响起了一阵簌簌不停的声响,然后有许多芝麻大小的飞虫蚊蝇也跟着扇动翅膀,逃窜似的向远处飞去。

等到这片草丛安静下来之后,叶天随手取了个枯木棍拨弄一番,顿时发现这里已是干干净净,哪里还曾有任何一只毒虫之类的东西存在!

“哈哈,不错,非常不错!”检验的结果大大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叶天顿时打着哈哈走回到炼药处,并在玄清的要求下,将自己所有的炼药痕迹都清扫干净后,才施施然向队伍暂时停歇的营地走去。

此时,距离叶天离开的时间,只不过过去了大约半个时辰,孙福和秋寒枫虽然带着大家休息,但所有人显然都还没有去睡觉的打算。甚至他们一个个都伸长的脖子,一直朝叶天方才消失的方向眺望着,大抵在这南疆蛮荒的边缘地带,没有驱避虫兽的药物,没有一个人有胆子放心的去酣睡。

否则一个不慎,见不到到明天升起的太阳,那可真是做了出师未捷的冤死鬼。

而等叶天带着丹药回来,人手一颗分发下去之后,这群雇佣武者顿时齐齐欢呼数声,然后个个欢天喜地的睡觉去了。不过在临睡之前,他们再看向叶天的眼神,已经微微透着那么一丝温暖意味。

叶天知道,若方才自己当中炼药的话,这个效果应该会更好。但偏偏,他在那时候却根本不能办到。

不过,像这种事情终究是急不得。要想获得这些雇佣武者的信服,最起码还要拿出更多的东西出来才行。好在对于这点,叶天还是拥有颇为充足的信心。肆无忌惮伸了个懒腰,叶天瞧着大家都回到帐篷开始睡觉,便也开口朝身后的两人说道:“孙福、秋老,我们也睡觉吧,明天还需要赶路。”

两人同时“喏”的应了一声,自去休息不提。

……

翌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帐篷,叶天立即从空间中退了出来。一晚上拔剑术的修行,虽然没有取得明显的进步,但叶天对一次攻出六剑的方法,已经达到了运用熟练的地步。

满意的勾起一丝笑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腿脚,叶天才掀帘走了出去。

这时候,那些雇佣武者已经全部起了床,在四周很是悠闲的活动着身体。昨天晚上睡了一个好觉,所有人看起来都是精神饱满,生龙活虎的样子。

感受到大家的活力,叶天相当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在秋寒枫的服侍下用完早餐,大家便正式进入了传说中毒虫满地恶瘴弥天的南疆蛮荒地带。其实对于叶天来说,这地方迟早都是要来一趟的,因为早在离开叶家堡的时候,玄清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片几近蛮荒的地带,才确定让叶天到隋县定居。

几近蛮荒,也就是说这里人迹罕至,也就是说,这里有着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和极品药草。

话说纵使没有寻找焰火金莲的这个需要,在玄清的计划里,也是终究要来南疆探了探究竟,并且好好搜刮一些药草备用。而现在,只不过是将这个行程提前了一些罢了。

这里也是同月落山脉一样,是一个尚未被开发的宝库。虽然前者是魔兽横行,后者则是毒物肆虐,但正因为他们同列为大陆几大险恶地带之一,才彰示着其中大有惊喜可寻。

南疆蛮荒,外围其实也跟月落山脉近似,虽偶有零星毒虫恶瘴,却也很难对人构成致命威胁。再加上还有老马识途一样的孙福带路,因此这一段行程大家走的那叫一个安稳平静,波澜不惊。

就这样一直走了十天,当众人来到一处大峡谷之前,引路的孙福才停下脚步,朝大家说道:“走过这片峡谷,我们就进入了南疆中部了,接下来,大家才会真正感受到南疆的险恶与残酷。”

“孙大哥,你不要打击大家的士气好不好,就算是有险恶,我不信凭我们这么多一流武者,还能有应付不了的时候!”接过孙福话头的,是一名高近九尺铁塔一般的黝黑壮汉。通过这么多天的接触,叶天知道他名字叫做霍英雄,在这批一流初阶武者中,拥有相当高的威望和声名。

孙福显然也是知道对方的名字,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似乎没有跟谁争辩的意思。只是略微摇了摇头,他压低声线以微不可闻的语声朝叶天说道:“叶少爷,前面一段路可要当心了,否则一个不慎恐怕会有性命之忧。并且有一点需要谨记,那就是若有谁忽然出现险情,万万不可向他靠近。”

“好的,我明白。”叶天知道他是进出了南疆数次的老人,他的叮嘱绝对值得引起自己的重视。只不过与叶天不同的是,霍英雄那些人显然对孙福先前的提醒,并没太过放在心上。

也正是如此,到了下午的时候,所有人都见识了一把南疆的凶险残酷。

那是一个年纪之有二十二岁,叫做周宝的青年。这个年纪轻轻就修到一流初阶武术境界的人,显然对南疆并没有太多认知。因此在穿过大峡谷,大家继续前进的路上,他因为尿急便直接走出了队伍到旁边方便。并且因为小便的习惯,他根本毫无警戒的随手往旁边人高的小树摸了一把。

然后,惨剧便发生了。

这棵小树表面的汁液,只是稍微沾染上了他的手掌,便像是夏日正午的太阳遇到冰块一般,直接将其手掌灼了个对穿。并且那汁液好象是活性生物似的,顺着那被灼穿的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向上蔓延。

等惨叫声响起的时候,最先看到他的队员,已经发现他整个手臂完全消失,并且因为其疼痛翻滚的缘故,身体上已经有多处部位被沾染……

等叶天赶到的时候,这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最坚硬的头盖骨,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迅速化为了一堆灰烬,然后又被那棕黄色的汁液融化于无形……

一个活生生的一流武者,前一刻还和大家说笑不停的人,就这样以令大家毛骨悚然的方式,完全消失在了神武大陆之上。甚至,连痕迹烙印都没曾留下半点!

整个队伍剩下的四十来人,几乎全被惊得呆在那里,半晌都没有人发出丁点声音出来。

许久……或许应该说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人只听到一声叹息响起,孙福以惋惜的语气说道:“又是一个被化尸树液吞噬的人,我早说过,这片南疆蛮荒充满着凶险,希望这个事例能让大家引以为戒。”

顿了顿,他见众人好象还没完全回过神来,顿时扬声爆喝道:“行了,继续上路!”

这一声喝,让所有人都激灵灵哆嗦了一下。甚至包括叶天,在继续上路之前都忍不住向周宝消失的地方望了一眼,并且在心里十二万分的告诫自己:“一定不要随处**,谁有危险了也不能随意去救。就像刚才这样,如果真有谁去拉周宝一把想要救下他的话,只需要沾染上一丁点棕黄色的树液,那么……”

啧啧,这南疆,果然是一片万分凶险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