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兽战神

第30章 夜探敌营

第三十章夜探敌营

< >

夜幕降临,漆黑的天幕犹如天鹅绒一般柔滑,星星寂寥,一轮圆月好似圆盘一般挂在天空,散发出几许带着凄然的光芒!使人的看上去顿觉悲凉!

“大哥,精神着点啊!”一个身穿铠甲的士兵不禁提醒另一个道:“大长老说了,今天可是关键,万不能让奸细混入!”

“xiōng?dì?,我看你是被昨天的情形吓坏了吧?不jiù?shì?雷击吗?有什么了不起?对了,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啊!”他连忙把刚才说话的那个拉到身边,然后耳语了一翻!

“原来是这样啊。

借着那惨白如水的月光,只见那最初说话的士兵乃是一个胖子,虽说不能用五短身材来形容,但是也所差不多,身体更是简直就要胖成了一个球形了,倘若没有四肢的话,谁都会相信其会滚着出去,由于身体发福,所以四肢也跟着沾光,,胖胖的胳膊犹如莲藕一般,一节一节的,胖胖的饼状的脸上此时已经充满了笑意——那双已经被挤得没有多少地方的眼睛此时更是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使人不觉觉得那眼睛似乎jiù?shì?谁用刀尖简单的划了一下而已!

而对面的士兵则是一副人高马大的ó?yàng?,身材魁梧,走路也是铿锵作响,一看就充满了力量!

“好说,好说,不过嘛…………”那高大士兵边说,边用手看似随意的来回摸索着!

“知道,知道!”那矮胖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金币“大哥,这几乎是我全部的身家了,你可别忘了我啊!”

“那是当然!”那高个士兵就好似饥饿之人猛然间看见食物一般陡然抢下,然后用牙轻轻咬着,以判断其的真假!

而就在此时两道黑影,突然出现,就在二者还在欢快的交谈的时候,两枚树叶,就朝着二人的后脑而来!

“噗通噗通”

二人都向前摔倒!只见那黑影迅速的将两个士兵拉进角落,然后初熟练的将二人铠甲脱下,穿在身上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当然这两个黑影正是秀林和林绿源,见到两位交谈甚欢的士兵,二人才陡然改变想法的,毕竟与其偷偷摸摸就不如大摇大摆的进入,所以二人才趁着夜色混入!但是对于那二人,秀林他们也并没有下杀手,虽说分属于不同的阵营,但是毕竟他们也是奉命行事而已,罪不至死,所以秀林早已和林绿源商量好,只将其打晕而已!当然对于这位拥有木元素的兽师来说,控制树叶的力道,那简直就不用赘述了,所以在天亮之前二者,估计就这样晕着了!

可是就当秀林二人走出去不长时间,那矮胖之人就迅速翻身而起,用那只犹如白面馍馍般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

“力道不小,纵是我已经运用了手段,依旧打的还有些疼!这两个小子还真是胆子不小,你就不知道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了吗?”

“哎!”

其刚想走,猛然间好似想起了什么,然后走到高个的身边,将其的身体翻转,将自己给出去的那个金币,拿回,然后用力的用自己身上的衣服擦着“你爷爷我的东西是那么好要的吗?你个贪念的人!”然后有猛然在其的后背拍了一掌,只见那掌印是土黄色的,但是颜色并不是很深,但是就好似渗进那高个的身体里一般,迅速不见了踪迹!

“好了,这下,安全了!”然后其将金币揣进怀里,双脚猛然一跺地,竟然直接就不见了踪迹!要是土鑫在的话,肯定会惊奇,自己引以为荣的土遁之法,此人掌握的竟然如此精妙!

而就在那矮胖走了之后,那高大的身影也翻身而起!“我靠!我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过刚才那两个人是谁?难不成jiù?shì?大长老所说的对方的奸细?不行,我要去看看!”

“诶呦喂!”

此时的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脑之上显然已经长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包,而后背更是隐隐作痛,显然是拜刚才那矮胖所赐!

“真他妈晦气!接到的第一个人物竟然是挨揍!不过要是他们知道实情会不会惊掉了下巴?我真是越来越佩服大长老了!”

此时的他嘿嘿一笑,然后身形一转,直接就隐入那黑暗之中不见了踪迹!

………

“什么人?令牌!”秀林和林绿源走到一处异常空寂的地方,然后有人猛然问道!只见对面迎面走来了一对人,只见其都精神抖擞步履整齐,一看就知道是jīng?guò?严格的训练的!

“什么?令牌?”林绿源不禁惊叫出声!事情仓促,他们哪里知道什么破口令啊?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军营的禁地吗?没有大长老的令牌,jiù?shì?国王陛下来了,都是不可以进去的!”为首的那人jì?xù?说道!

“我们初来乍到不知道规矩!我们走jiù?shì?了!”训练连忙说道!并且及时的制止了林绿源想要打斗的想法!

而就当秀林他们刚后退几步的时候,就看见有一对人来到,秀林的心不禁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然后拉起林绿源迅速的向后方走去!

但是那队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士兵,而是走到对面的一队人面前,然后道:“我们要进去!”然后拿出一个小如手掌的一个令牌!

“好,进去吧!”一队人就这样轻松进入了!

而此时的秀林和林绿源则躲避在一僻静之所,用心的等待着那队人的出现!

时间不大,那队人就出来了!

“又给它们送饭啊?”有人热情的问道!

“可不是?”那领队的高大队长说道:“最近它们吃的是越来越多了!整天的杀猪宰羊,我们怎么承受的了?谁会想到,其原来都是吃素啊?哎!这样下去,几天之后就要吃人了!”

“哎!真不知道,大长老是怎么想的?非让抓回来,还要像菩萨一般的的供着!我一个堂堂阵前杀敌的士兵,竟然当起了勤务兵,还是给***兽送饭!”

“嘘嘘,你不要命了?”刚才搭讪的人连忙制止!

“没guān?xì?,自家xiōng?dì?!好了走了!还有两个时辰就又回来了!哎!”那人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怀中的长老令牌!

而就在其走到路的尽头刚刚拐弯之时,迎面来了十几枚树叶,依旧是如法炮制,一对人马,就那样悄无声息的都趴下了!

而林绿源快速的将队长怀中的令牌掏出,然后二人将其拉到僻静之处,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当然如果秀林足够细心的话,就会发现zhè?gè?身材高大的队长,jiù?shì?刚才被其打趴下的那个高个子!但是此时的秀林显然没有注意!

“hē?hē?,大长老神机妙算!这也是你让我吃两枚树叶的代价!”那高个的队长不禁狠狠的说道!此时的后脑之上显然又有一个鸡蛋诞生了!

“大哥,我怎么老是觉得咱们好像是被人监视了?怎么觉得走到哪里都好似有一双眼睛看着我们一般!”秀林边走边和林绿源在心中交流!

“秀林,我看你是紧张过度了吧?就咱们的级别,要是有人监视会感觉不出来?你还是老实把心放下肚子里好了!”林绿源倒是信心百倍!此时其的独角竟然自行长出了不少,将那头盔都顶了起来!而此时的林绿源则暗暗心烦,怎么自己的zhè?gè?独角竟然还会长!而此时的因为有金属的头盔遮挡,纵然是秀林也没有发现,那独角之上红光闪烁——那乃是麒麟一族独有的预警方式!

“令牌!”那人依旧说道!

秀林经那令牌递给那队长,那队长鉴定真伪之后,然后道:“不是刚喂了吗?你们这是………”显然是其已经起了疑心!

“哦,这样的,原本我们受长老的口谕,来查看其的进食情况的,后来在路上遇到了他们,然后怕你们不信,就把令牌也拿过来了!”秀林老练的说道!

“哦!这样啊?怪不得,那喂食的刚走你们就回来了!好吧,进去吧!不过要小心啊!要是它们凶性大发,jiù?shì?我们也救不了你!切记,远远观看即可不可靠近啊!”那队长不禁好心提醒!

“谢谢啊!”秀林充满感激的说道,然后带着林绿源就进入了其中!

“咣当”外面的铁门关闭!

等进来才发现,这里原本是一片密林,参天古树竟然多不胜数,只不过那树木整体都呈一种毫无生机的黑灰之色,使人马上就会想到死亡!而因为树木众多,此时纵是那月光都无法全部照进,只有一片片斑驳的树影,说明天上还有月亮!

周围更是寂然无声,只有呼呼的风声混合着树枝摇摆的声音发出一种令人心悸的“咯吱”之声,那声音就好似是敲击在心灵一般,让人不觉汗毛倒竖!

“吼!”

一声野兽的嚎叫之声,让二人都吓了一跳!

而随着那一声之后,那声音竟然此起彼伏起来,就好似前方是野兽的老巢一般!

而二人此时都没有说话,而是加快了qián?jìn?的jiǎo?bù?!因为他们知道,想要解救的猿类就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