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花都市

第414章:回天泛术!

第414章:回天泛术!

照片上的人正是他最近刚刚认识的名叫安琪莉娜.格兰德的女人,昨天晚上两人还见过一次,还是他开车送她回家的,他自然不可能不认识。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明显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他当然不能承认,这是陷阱。

第一次认识那个女人时,她自称是美国杂志社的记者,或许这只是一个故意掩饰她真实身份的一个幌子而已,以现在这些人的态度来看,说不定这个女人是个通缉的要犯,倘若自己说认识她,那岂不是承认自己是他同伙吗?

“这位同志,我不明白你说的同伙是什么意思?”黄飞看着眼前这个大汉,说道。“我虽然认识这个女人,但是我们也就见过两次而已,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何来同伙之说,你们不会想故意栽赃嫁祸吧?”

看到黄飞否认,大汉并不懊恼,依然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知道你身份背景不简单。不过,我们已经得到充分的证据证明你跟这个女人来往慎密,还有……”

他扬了扬手中的资料本,继续说道:“这些东西应该就是你私下做非法买卖的交易名单和联系人吧,我们已经抓到不少人,只要他们指正之后,便可知道你是不是犯罪同伙。”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黄飞冷言说道。虽然他处于被动局面,但是他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慌乱之色,仿佛那和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是否清白,自有公断。”大汉说道:“麻烦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不想对你动粗,所以还请你配合。”

看着黄飞如此泰然自若,他倒是有些佩服。不过,等到那些证据摆在他的眼前时,恐怕倒时他就不像现在这么冷静了。

他抓过不少犯人,也有不少先前很是泰然,后来却完全失去淡定的家伙,这个年轻男人也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黄飞蹙眉。看来今天是非去不可了。

本来他可以反抗,但是这样一来不等于就承认他犯罪了吗?可是这样被人带人是不是憋屈了一点,说不定后面还会有不少为难他的事情。

“你放心,我知道你是有身份的人,在没有定罪之前,我们会尽量维护你的声誉。”

“好吧。我跟你们走,我会证明自己是清白的。”黄飞想了想,答应陪同他们回去协助调查。

随后,黄飞被人众人团团围在中间向门外行去。

没有使用手铐,也没有人上前压着他的双手,不像拘捕,反而像是围在中间保护一般。

众人离开房间,穿过走廊向茶馆外行去。由于没有劳师动众,所以并没有激起其他客人的怀疑,茶馆还是如平时一样,茶客照常一边饮茶,一边谈笑风生。

就在黄飞等人离去不久,走廊的另外一个角落中,一直在关注整个事件发生的李易探出了身影,他目睹了黄飞被捕的整个过程。

对手终于落网,本来应该是件开心的事情,可是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笑颜,反而凝重的表情较为浓烈。

最后再次木然的看了一眼黄飞离去的方向,他转身向另外一边走去。

来到一间包厢门前,他没有敲门,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怎么样?人被带走了吧?”

李易刚刚进屋,坐在屋中茶桌边的一个男人便开口问了起来。

此人正是李江河。此时,他正拿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壶在给自己添加茶水,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笑容,很是闲情逸致的模样。

当然,他现在的心情很好,因为今天是他拔掉眼中钉的日子,还有什么能比除掉一个恨意已久的仇人更加令人痛快?

“是。他已经被带走了。”李易走到桌边坐下,表情冷淡的说道。

“这是好事,你怎么好像不是很高兴?”李江河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然后微眯着眼睛问道。

如今黄飞被捕,他也不再追究李易背叛李家的事情。从此,李易不但解除被人用毒控制的束缚,还能够恢复到以前的放松状态,这些都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可是他反而心事重重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你觉得我现在开心得起来吗?”李易苦着一张脸说道:“他被抓等于暴露我背叛他的事,如果不能及时得到他的解药,倘若有一天我突然毒发,那不是等于死亡吗?还有……你确定这次的嫁祸真的能够让他彻底覆灭吗?我听你说过他有一张保命符,无论犯什么罪都可以赦免一次。”

“你放心,这次他绝对难逃此劫。”李江河扬起嘴角露出自信的微笑,说道:“虽然那张底牌很管用,但是这次数罪并罚,就算他不被判死刑,无期也是躲不过的,那个时候我们再做些手脚,让他死也是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不足挂齿。”

“当然,在那之前我会利用手段让他把解毒的方法说出来,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完全安心,不用在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

“但愿如此。”李易低头看着桌面,微微皱起眉头,一副陷入深思的模样。

看到李易如此凝重的表情,李江河无声的笑了一下,拿起茶壶倒上一杯热茶,轻轻移到李易面前,笑着安慰道:“放心吧,我是你表哥,不会拿你的生命开玩笑的。我们兄弟两饮茶作乐,好好畅言一番,你不是一直在责怪我没有时间陪伴你吗?现在我有时间了。”

顿了顿,他拿起茶杯对着李易扬了扬,笑道:“来,我们干一杯,这次你是功不可没,没有你的付出,事情也不会如此顺利。”

“……”

李易迟疑片刻,最后还是举起杯子和李江河碰了一下,然后闷声仰头喝了个一干二净。

“这不是很好吗?我们要懂得享受生活才是。”李江河笑着说道。他也端着茶杯一饮而尽,脸上的微笑丝毫未断,显然他今天比以往都要开心。

“抱歉,我想回去休息一会。”李易看着李江河说道。“如果你问出解药的事,那时再叫我一声,一天没有解脱,我心里都不安稳。”

“好吧,那我就挽留你了。”李江河说道。“放心吧,我会尽快落实,不会让你有事的。”

“嗯。”

李易闷声点头,然后起身离去。

待他关上离去之后,房间陷入了一片沉寂。

而此时,刚才一直微笑的李江河脸上的表情却随即冷了下来,很明显他刚才一直都是在假装应付李易而已。

“罪人就应该有罪人的觉悟,自从你背叛李家开始,你这条命就已经不存在了。”李江河瞪着一双充满寒气的眼神盯着李易离去的大门,嘴角露出狠毒的笑意。

他确实没有想过要救李易一命,无非就是利用他除掉黄飞这个障碍物罢了。

他之前就有想过杀掉李易清理门户,可是如此一来他就会背负不义之名,当他知道李易被黄飞控制之时,他立即就想到了利用这个机会除掉黄飞的计策。

如此一来,不但黄飞会深陷牢笼,到时李易没有解药,他也会一命呜呼,而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一丝关系。当李家长辈知道李易是死于黄飞的毒药时,那时便会向胡家发难,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黄飞,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你觉悟吧!”

--------------------------------------------------------

“胡先生,真的非常抱歉,由于令郎涉及的罪名太重,所以无法让他保释外出。这是规定,我们也无能为力,还请理解我们的工作。”

一件宽敞明亮的接待室中,警察局的局长于天璐正在接待胡天南和他带来的一名律师,显得毕恭毕敬,小心万分。

他料不到胡家公子竟然碰到这么大的事情,他实在是很为难,却又不能不按规定来办。整件事情都很突然,他很意外以黄飞这样的身份背景竟然还会被人捅出如此之多的罪名,看来他是惹上哪个了不得的人物,不然怎么会一下闹得这么大?

势力越大的人,他们暗地下做的那些违法犯纪的事情也是越多,只是因为背景深厚的关系才没有被人揭露,而一旦暴露出来,那将是如洪水一般涌出,曾经所有的犯罪事迹都会被人捅露出来。

“他到底犯了什么罪?”胡天南严肃的说道。以他的背景亲自前来竟然都不能解决这个事情,看来这次真的很棘手。

“根据我们的调查,令郎这次恐怕要麻烦了。”于天璐犹豫的一下,叹息一声,这才开口道:“他涉及多宗罪行,有组织贩毒、杀人越货、还有私卖枪火等等总共八项罪名,而且每一项都有人证物证,所以我们只能暂时将他拘留,不能随便接见外人,家人也不行。”

“你们确定这些和他有关系?”胡天南脸色微变,沉声问道。

“胡先生,人可以说谎,但是证据是不会说谎的。”

“我要见见他。”

“抱歉,胡先生,请不要为难我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