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娱乐成就系统

第一百九十三章:下三滥手段

任何新闻都是具有时效性的,罗杨身为《第九区》的剧本作者,并且兼任《第九区》剧组的副导演,这个消息在媒体和网络上面被沸沸扬扬的讨论了几天,因为当事人陈艺谋和罗杨采取的不回应政策,渐渐销声匿迹,毕竟你说得再多,别人不搭理你,犹如使劲的一拳,却击向了空气,让人分外难受,没有对手的切磋是很痛苦。

但是这些评论销声匿迹,并不是代表着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那些看罗杨不顺眼的人只是在等待机会,等待《第九区》电影的上映,到时候要是电影质量不好,这些人就会立刻跳出来,狠狠的踩上陈艺谋和罗杨一脚。

罗杨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因此这一段时间,罗杨在剧组开机之后,一直在尽量做好自己的工作之余,认真学习陈艺谋导演怎么拍摄电影,一些实际的东西和脑袋里面的理论知识结合起来,顿时让罗杨茅塞顿开,特别是陈艺谋对电影场面的控制,堪称专家级,这点就连天才导演庄建阳都相差甚远,任何复杂的大场面,经过陈艺谋的点拨,都能井井有条的拍摄下去。

罗杨一边观看,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也很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脑袋的理论知识就感到骄傲,而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立刻去拍属于自己的电影,不然到时候自己连指挥群众走位这件事情都会头疼。

不过罗杨收获很大的同时,郁闷的事情也开始出现了,庄建阳开始对自己动手脚了,拍摄的镜头如果离剧组所在地近点还没事,如果是外景,经常就会发现罗杨和袁罄准备好的道具或者服装到了地方就少那么一两件,也不知道庄建阳怎么动的手脚,哪怕罗杨和袁罄严加防范,东西也会像长了翅膀一样,无缘无故失踪。

因为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回去取道具耽误了拍摄,让陈艺谋不止一次大发雷霆,在拍摄的时候,陈艺谋可不管罗杨是谁,逮着负责此事的罗杨和袁罄当众就是一顿大骂,骂的两人是狗血淋头,又很无奈,这些事情自己都防备不住,又没有找到证据,就算知道是庄建阳动的手脚,那又怎么样,陈艺谋不知道,只会认为负责此事的罗杨和袁罄不负责任。

挨骂也就算了,反正罗杨早有准备,只是连累了袁罄,让罗杨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是庄建阳和自己的恩怨,却让袁罄也跟着背黑锅,让罗杨感觉很对不起袁罄。

今天又是如此,拍摄场景是在外面的贫民区的镜头,等剧组到达了地方,罗杨和袁罄两个负责道具的人指挥人开始搬道具布置现场的时候,两人才郁闷的发现,道具又消失了,而且是关键的道具,第一个镜头就会用到,找遍了整个负责装运道具的车厢都没看到之后,罗杨和袁罄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为了预防庄建阳动手脚,罗杨亲自负责装车,看到车厢门关上,之后袁罄一直盯着,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这个道具怎么就偏偏消失不见了,难道还会长着翅膀飞了?庄建阳到底用什么手段让道具消失不见的?

这个问题让罗杨和袁罄两人都很无奈,得了,这下道具没有了,还是先和陈艺谋说一声,回去拿吧,当然一顿骂肯定是少不了的,硬着头皮的两人跳下车,作为主要负责人的罗杨当然不可能让袁罄去顶这个雷,毕竟袁罄是被他连累的,因此罗杨硬着头皮上前,找到正在指挥大家忙碌的陈艺谋,低声道:“陈老师”。

陈艺谋转过头,看着罗杨,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来了一句:“你们不去布置现场,找我干嘛”,不过看到罗杨听到这句话的尴尬之后,陈艺谋顿时反应过来,脸色顿时一变:“你不会告诉我,道具又不翼而飞,要回去拿吧”。

罗杨低着头,不说话,陈艺谋顿时恼火起来,一把把手中的剧本摔在桌子上面,顿时引起了正在忙碌的众人注意,陈艺谋可没管大家看着这边,丝毫不给罗杨面子:“你是怎么办事的,这是第几次了,上次你还给我保证下次不会了,这次是不是还要说下次,在下次?这么简单的工作你都做不好,怎么学拍电影?你要是不想学,可以立刻就滚”!!

这些话已经很重了,罗杨无奈的低着头挨骂,也不好回嘴,事情确实是自己不对,回去拿道具又会耽误一两小时的时间,剧组时间本来就紧张,这样今天的工作又会让大家加班,因此罗杨挨骂也没有脾气,只是低着头,悄悄斜视了一下一边不远的庄建阳,见到庄建阳脸上隐秘的得意笑容,罗杨不禁握紧了拳头,这种小人实在太厌恶了。

不过罗杨也没办法,做这些事情庄建阳丝毫没露出马脚,没被当场抓住,罗杨不管和谁说,别人都不会相信,还会认为罗杨推脱责任,只会对自己的形象减分,真不知道这个庄建阳到底怎么办到的,怎么道具就会无缘无故消失,如果说美工组有人被庄建阳买通了来陷害罗杨,但是袁罄一直盯着这些事情,怎么能无缘无故的就被偷了?

陈艺谋的责骂还在继续,罗杨也一边低着头,一边思索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接下来罗杨不管干什么都会极其被动,难不怪古人有一句话,宁得罪小人,不得罪伪君子,这些人实在太厌恶了。

剧组其他成员看到罗杨被骂的狗血淋头,同情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只是都不敢上来触霉头,最后只有梁辉耀看不过去,整个剧组也只有他敢在陈艺谋不高兴的上去劝解:“陈导,今天这件事情,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陈艺谋撇过头看到是梁辉耀,语气好了一点:“怎么会不对劲,明明是罗杨不负责,整个剧组的进度都被他耽搁了,这种工作态度怎么工作”?

梁辉耀看了一眼低着头,可怜兮兮的罗杨,说实话,梁辉耀对罗杨一直感觉很好,前几次罗杨挨骂,梁辉耀也以为是罗杨工作没负责,因此没有劝解过,毕竟有些事情要挨顿骂才能长记性,对罗杨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但是这一次,梁辉耀真的觉得奇怪了,于是把自己的疑惑对陈艺谋讲解起来:“陈导,我知道你现在在火头上面,肯定冷静不下来,认为都是罗杨不负责,但是陈导你稍微想一想,罗杨是什么性格的人,我们也都清楚,不是那么不负责的人,前几次还可以说是罗杨工作疏忽,但是挨了这么多骂,罗杨还不重视这件事情,你觉得可能吗?难道罗杨自己觉得挨骂很舒服,想多被陈导你骂几句,才故意不带的?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听到梁辉耀为自己辩解,罗杨感激的看了一眼梁辉耀,不管怎么样,罗杨今天算是承了梁辉耀的一个人情。

不过大家都没注意到,另一边本来得意的注视着罗杨挨骂的庄建阳这时看着梁辉耀上去劝解,说的这些话,脸色再次阴沉下来,手中拳头顿时狠狠握紧了。

陈艺谋听到梁辉耀的话,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思索了一下,也觉得不对劲,自己和罗杨也不是认识一两天了,知道罗杨不是那么不负责的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如果不是罗杨不负责,难道是有人在故意整他?

想到这里,陈艺谋脸色再次阴沉下来,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绝对不容许有人用这种下三滥手段陷害剧组的人,不管是罗杨还是其他人,都不允许,因此陈艺谋低沉的问道:“罗杨,是不是有人故意找你麻烦,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解决的”。

听到陈艺谋的问话,罗杨松了口气,陈艺谋总算觉得不正常了,也算是一个好事,但是现在罗杨就算说出庄建阳的名字,也没有丝毫的作用,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再加上陈艺谋出手打击对手,让罗杨感觉好像小孩打架打不赢叫家长一样,很丢脸,因此罗杨只是低声道:“谢谢陈导,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听到罗杨的回话,陈艺谋又不是小孩,总算确定了确实有人找罗杨麻烦,脑袋在稍稍转一下,就明白了因为什么,无非就是名利两字,因此嫌疑人就那么几个,陈艺谋冷笑着对着几个嫌疑人看了一眼,然后拍着罗杨肩膀,道:“先回去拿东西,还有不要忘记,你是这个剧组剧本的作者,也是剧组的股东之一,除非你自己愿意,没有人可以把你随便陷害走,我倒要看看谁有登天的本事,能逼得你自己走”。

说完这句话,陈艺谋大声道:“好了,大家先休息一会,剧组等会开工”。

感激的看了陈艺谋一眼,罗杨上了车,准备回去取道具,今天有了陈艺谋这句话,任何人想要陷害自己,都要掂量掂量,罗杨不是那么好赶走的。

看着罗杨开车离开,陈艺谋坐在导演椅上面休息,庄建阳原本脸上的微笑顿时消失,变得阴沉如水,刚才陈艺谋盯过来那一眼,动人心魄,让心里有鬼的庄建阳心脏都狠狠跳了跳,看来陈艺谋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只是没有当面说出来,不过哪一个眼神就算是警告了,接下来还这样的话,陈艺谋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而且那句话说的那么大声,也是给自己听的,罗杨不是那么好赶走的,不要用那种下三滥手段,不然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