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公寓

第1089章:天生我才在**【求票谢谢】

“谁说我不会,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凌啸天笑道。

“直觉,女人的直觉。”

“通常情况下我并不否认你们女人的直觉很准,可是这次你的直觉肯定不准,因为我真的想帮你们,至少现在还有这个想法,但如果你停止的话,我就不敢肯定了。”凌啸天说道。

“我姐姐没有说错,你不是一般人。”

“我的确不是一般人,不过我到底有多深你们并不知道。”

“我看是奸吧,人类给我们的印象是奸诈,狡猾,狠毒,霸道,可以说集万恶于一身。”

“你们看得太片面了,如果人类都这样,世界早灭亡了,天道不会让这样的人类存在,善良的人类还是占据主导的。”凌啸天说道。

“你们哪个人类不这样标榜自己的,算了,我们才不会相信你们的鬼话,你走吧,我也不需要你的火能量了,强求的东西不会好结果的。”凤凰女王的妹妹倒是很有性格,面对如此大的诱惑竟然能忍住这一点很不容易,要知道欲是人生的一大难题,多少英雄人类,天纵之才,哪一个不是倒在欲字之上,也许在欲的控制上最强的只有佛家能做到,但是佛家也不能宛全消除。

“对了,还有一样我没有说到,就是你现在的狡辩,你不需要跟我多解释什么,没有用,反正我们也不用靠你们人类,走吧。”

“我为什么要走,来可不是我自己想来的。”凌啸天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还要我送你吗?”

“当然,如果你送我是再好不过了。”凌啸天道。

“好,我送你。”

“那过来背我出去。”

“你别得寸进尺好吗,别以为我一点脾气也没有,相反,如果惹恼了我,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哦,我倒想见识一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凌啸天笑道。

“我忍够了,木刺之箭。”凤凰女王的妹妹修练的是五行木术。

凌啸天没有出手,任由攻击临身,只见全身被木藤缠住,藤中还带刺,这藤可不是简单的藤,而是有生命的,凌啸天的身体眨眼间就被全把包裹住,像个刺猬。

“哼哼,看你死不死,竟敢惹我。”这位妹妹倒是以为凌啸天没有办法挣脱了,得意之极。

“妹妹,你干什么啊,叫你做点事都做不好。”这时凤凰女王回来,一见妹妹这样吓了花容失色,暗叹一声,看来之前所做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姐姐,知道我做不好还叫我做,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哎,真是宠坏你了。”凤王说完挥出一团火洒在凌啸天身上,这些刺藤很快消失不见。

“你这个妹妹当真厉害。”

“你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发这么大火。”

“如果我说什么也没做,你信不信。”凌啸天笑道。

“就你老是这样笑就是欠揍。”凤王说道。

“笑也没有自由了,你们凤凰一族真是霸道。”

“你是笑吗,根本就是瞧不起我们,算了,也许她说的是对的,你走吧,我不要你身上的能量了。”

“真不要了。”

“要了你也不会给了,今天算我倒霉。”凤王说道。

“你们两姐妹还真是一个性格,那送我出去吧。”凌啸天说道。

“希望我们不会再见。”一想起自己喂凌啸天吃水果的画面心情就很不爽。

“我可不这样希望,我倒是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时你们对我温柔一点。”凌啸天说道。

“哼,你永远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凤王说完打开通道,凌啸天微微一笑飞了出去。

外面的众女一直在等候,见到凌啸天自己飞出来,立刻迎了上去,“没事吧!”林菲问道。

“没事,你们一直在这里等啊。”凌啸天一手搂住林菲,一手搂着白依说道。

“要不然呢。”林菲白了凌啸天一眼。

“没事的,我在里面可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呢。”凌啸天笑道。

“怎么可能,天哥,她们没拿你怎么样吗?”白依问道。

“没有啊,像我这么帅的男人,她们怎么舍得。”

“看吧,我就说没事的,特别是对于脸皮相当厚的人来说,更不会出问题。”玉狐儿说道。

“哦,玉儿已经算到我没事了吗?”凌啸天问道。

“我还不了解凤王吗,对她实在太熟悉了,她专欺负比她们弱小的灵兽,对于强大的人类,她们是不会碰的,其实无论是妖族还是灵兽对于人类都有一种潜意识的恐惧感。”玉狐儿说道。

“还真被你说对了,我是被抢着进去,却是被送了出来。”凌啸天说道。

“不过送出来我是没有想到的,我以为你是自己出来,看来你让她们感到头痛了。”玉狐儿笑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也,你们女人的心思最难猜。”凌啸天说道。

“再难猜还不是一样让你掌握了。”妲狸说道。

“那是你们对我放开心怀,否则我怎么知道你们想什么对吧。”

“现在不说这个,你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菲问道。

“什么也没发生,她们也没有拿我怎么样,要不然我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出来。”凌啸天说道。

“她们不要你身上的火能量了?”玉狐儿问道。

“我不给她们想要也要不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回去吧。”凌啸天和五女回到了春居园,玉狐儿是第一次来,见到这里的一切彷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很陌生,毫无疑问的是这里现代与古韵结合的非常完美,让她既熟悉又陌生。

“怎么样,跟你们的那里不同吧。”妲狸说道。

“的确,好漂亮,我太喜欢了,只是就四间房,我住哪里了啊?”玉狐儿说道。

“你跟我一间房。”凌啸天笑道。

“才不,我自己起一间。”玉狐儿才不上当。

“啸天,你除了说这些你就不能做点别的什么吗?”妲狸一听心中又不悦了。

“就是,起一间多好,干嘛要一起睡。”向蛾始终站在妲狸一方。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正所谓天生我才在**,男人身边要是没有女人,这个世界就失去颜色了,所有啊,我当然希望**随时都有你们存在,像白依一样主动我最爱了,哈哈。”凌啸天大笑道。

“色鬼。”

“银棍。”

“无赖。”

众女一致对外,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这一点她们早已经知道,但是无耻到这个地步了还真没有想到,难道男人的成就都在**了,真是鬼话,于是众女散开,玩她们的去了,当然凌啸天身边也不会没人,白依就没有离开,凌啸天对此非常满意。

“天哥,这次我也不赞同。”说完转身离开。

这让凌啸天很愕然,真没有想到白依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近默者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