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灵

第二百五十一章 伽灿重伤

夜晚,一条幽深偏僻的巷子入口,身穿白袍的教皇一个人站了一会儿,便独自走了进去,一直来到一间古老矮房门口。然后,他敲了敲门。

片刻,门被一个面容姣好,气质清冷的女人打开,淡淡地看了教皇一眼,说道:“请进吧!”

教皇跟着进去,说道:“黑暗议会那帮人到了吗?”

女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昨天就已经到了。”

“得手了没有?”

“你是说抓伽灿?没有,让她逃掉了?”

教皇眉头一皱,低声骂了一句:“对付我的时候就那么拼命,抓一个女人都抓不到!真是废物!”

“我说教皇老家伙,在背后说人坏话,也太不道德了吧!”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教皇一眼望过去,就见黑暗议会的史蒂夫从旁门走出来,桀桀怪笑。其余十一个也跟在后面,会长走在了最后,脸依然被黑布蒙着,身上黑气笼罩,看不清面容。

这十二个人,只有史蒂夫这个狼人露了脸,其他人都跟会长一个打扮。

教皇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们,坐在一边,对女人问道:“张文见呢?怎么不出来?”

女人回答道:“他受的伤一直都没好,不方便出来。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就跟我说吧!”

教皇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在女人脸上扫了一下,说道:“我只想知道,你们的计划。难道就这样一直等下去?”

“当然不是等!根据各方面的推测,你所遇到的长生殿应该就是荆歌和那个飞天夜叉藏匿的修真洞府。只要解开封锁,我们就可以进去,夺取修真秘法。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秘密前往梅里雪山,监视上面的一举一动。荆歌的妹妹是个普通人,需要各方面的补给,不可能永远藏在里面。只要抓住他们出入的时机,便可以查出他们出入洞府的方法。”

教皇摸了摸脖子上的十字架,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修真还真是神奇,连住的地方都这么隐蔽。自从上次没有顺利取出光明圣剑。后来我又悄悄进去过一次,可是那道门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女人说道:“不过我个人认为,那个长生殿应该是个陷阱,并不是真正的修真洞府。真正的洞府应该在附近某个旮旯。我们只要派人或者亲自隐藏在附近,就一定可以找到。”

教皇看了女人一眼,又把视线转向黑暗议会的人,“你们一直都不说话,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黑暗议会十一个人都不喜欢多说话,只有史蒂夫笑了一下:“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只要可以延长生命,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愿意。不然那天也不会放过你了。”

教皇脸色一变,显得很难看,说道:“你们也只是占着人多,要是单独遇上,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那你还不是占着武器。如果没有光明法杖和圣经加持,还有你脖子上那东西释放的‘绝对守护’,你能是我们哪一个对手?就光我一个,就能在一秒钟之内撕碎你!”史蒂夫伸出手上隐藏的爪子,用舌头虚舔了一下,不怀好意地看着教皇,似乎想一口吞了他。

教皇冷笑道:“连个女人都抓不住,得意个什么?”

史蒂夫反唇相讥:“你去了还不是一样?谁知道那个女人拼命起来那么恐怖,差点就把我撕成两半。不过以她的伤势,就算逃跑了,也救不活了。”

女人对他们的争吵显得有些不耐烦,皱皱眉头,说道:“你们怎么一说话就要吵?不是说好先合作,等目的达到后,随便你们是打是杀,都没人管,到时候有的是时间。”

黑暗议会会长也开口道:“史蒂夫,不要和他争吵!林小姐说的对,如果真的得到延长生命的方法,那么什么光明黑暗都没有什么意义,争吵也没有意义。”

荆歌当晚就在李永堂家里休息,第二天天刚大亮,李永堂家早餐都还没结束,就有人敲门。

李永堂打开门,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站在门口,头发金黄,连眼球都带着一抹黄光,便问道:“你找谁?”

“我叫小铁,找荆歌。”少年答道。

李永堂点点头,让他进门。荆歌坐在客厅,看了小铁一眼,疑惑道:“你是谁?我昨天没见过你。”

小铁面无表情,也不回答,而是反问道:“就是你杀了张文见?”

荆歌一听,站起来,脸色骤然变冷,说道:“是又怎么样?你想为他报仇?”

张文见虽然是被伽灿捅了一刀,不关荆歌的事,但荆歌也不会解释。而他自然也不知道张文见根本没死,还在背后暗暗算计。

“你很嚣张啊!”小铁用一种感叹道,语气有些老气横秋的味道。

荆歌对李永堂使了个眼色,李永堂便退到一边,将秦小雅姐妹带到卧室,然后走出来,警惕地看着小铁。

荆歌道:“在我的观点里,比我强的,我只会低调。比我弱的,我就会很嚣张。你想动手么?”

小铁摇头说道:“我只是来送东西的。顺便来看看大闹异能界的荆歌长什么样。没想到你竟然比我年龄还要小!不过异能不是靠年龄决定的,你比我小,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荆歌哈哈一笑:“我说你送东西就送东西,怎么这么多废话?东西呢?”

“在楼下。你跟我来取吧!”小铁说完,转身就走。

荆歌对李永堂点点头,示意他不用跟来。然后跟着小铁下楼,说道:“你是什么异能?”

“闪电!”小铁摸了摸鼻子,“颜括,还记得吧!我跟他以前是同学。我跟你一样,首先是颜括请我加入天神会,我不同意,然后张文见亲自请的我。”

荆歌想了想,试探道:“颜括以前跟我说过,他说他认识一个人,被雷劈了,却没死,反而变成异能者,难道就是你?”

“确实是我。”小铁淡淡一笑,眼睛里隐有电光闪耀。

下楼后,一辆小货车停在外面公路边上,小铁打开货柜,指着满满一货柜的血袋,说道:“就这些了,再多暂时也凑不出来。”

荆歌没有回答,走过来说道:“好,你可以走了。”

“你不搬我怎么走?难道你连车都想要?”小铁疑惑地看着荆歌,心道:“不会真的想要车吧!”

荆歌答道:“你过一会儿到这里来把车开走就行了。我不会要你的车。”

小铁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想跟你试试手,你看怎么样?”

荆歌一笑,道:“我一出手就要杀人,你愿意死吗?”

小铁摇摇头,转身离开,临走前甩下一句话:“我想总会有交手的机会的,现在就算了。”

荆歌神识锁定着小铁,等他完全走后,又用神识探查周围无人,便是手上一招,车上的所有血袋就瞬间消失不见。

然后荆歌上楼,和李永堂打了招呼,立刻动身回三煞宫。

韩阳明将荆歌接进去后,开口第一句话就把荆歌吓了一大跳:“你放走的那个女人又回来了。不过她可能快死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你自己去看看吧!我把她放在白骨殿,荆楚红也在旁边。”

荆歌听了,立刻登上山顶,来到白骨殿,韩阳明自然跟在后面。

一入殿内,荆歌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伽灿,荆楚红就坐在一边。荆歌走过去,看着伽灿,发现她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袍子。只是袍子已经被撕成一条条的碎布,**的肌肤清晰可见。却不见丝毫春光,因为她浑身都是伤口,鲜血已经暗红,隐有黑气萦绕。

荆楚红一看到荆歌回来,跑过来说道:“荆哥哥,你看她——”

荆歌眉毛紧皱,对荆楚红点点头,然后回头对韩阳明说道:“你在哪儿发现的她?”

韩阳明说道:“就在长生殿入口外面。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看伤口,好像是被什么腐蚀了一般,能量有些类似那天我们见过的黑暗议会。”

“是他们?”荆歌眼睛一眯,有些可惜地看着伽灿,说道,“他们为什么要杀她呢?”

伽灿浑身是血,脸色也是苍白如纸,嘴巴微张,已经处于休克之中。荆歌在她身上扫了一遍,就发现她身上大量的伤口都不致命,唯一致命的就是从后肩一直到腰部的口子,又宽又长,深可见骨,皮肉翻卷,一看就知道是被爪子抓的。

荆楚红有些害怕地说道:“救不活了吗?要不我们送医院吧!”

韩阳明说道:“她伤口上还留下了黑暗的能量,普通的药物,根本不能止血。而且即使能够止血,现在也已经晚了。要不是我取了一粒凝血丹给她服下,她昨晚上就死了。”

荆歌道:“你的意思就是她救不活了?”

韩阳明忽然一笑,古怪地看了一眼荆楚红,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怕你不愿意去做。”

“你就别卖关子了,什么办法?如果能救,还是救她一命,毕竟认识一场。”荆楚红被他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不由开口说道。

韩阳明止住笑,说道:“很简单,双修!”

荆楚红脸色先是一白,随即则是羞得通红,连忙说道:“不行!”

韩阳明听了,摇头说道:“那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就别卖关子了,一定有别的办法,快说吧!”荆楚红拧了荆歌一下,荆歌就立即说道。

韩阳明戏谑地看了荆歌两人一眼,说道:“其实很简单,找到木属性的低阶丹药或者灵草,化入温水,泡在她的伤口上就可以了。不要口服,她只是普通人,虚不受补。”

荆歌疑惑道:“你昨晚上就把她带回来了,怎么不救她?药室里不会没有木属性丹药吧?”

“我说过,我只会杀人,不会救人!”韩阳明吐出这一句,然后转身离开,“自己去找找吧,也可能没有了,我记得不太清楚。”

荆歌和荆楚红相视一眼,无声一笑。然后荆歌迅速跑到药室,打开禁制。里面藏有的丹药荆歌基本已经熟悉,很快就找到一颗名为蒙芽丹的木属性丹药。

这里面的丹药全都被玉质器皿密封,还打上了密密麻麻的禁制,锁住灵气。不然,经过这几千年的时间流失,早化飞灰了。

然后荆歌寻了块坚硬的大石头,将中间凿空,形成一个石缸。跑到山上盛满水之后,让荆楚红将伽灿抱进去被水覆盖全身。

荆楚红虽然对伽灿一身是血有些排斥,但是把她抱进去。以她的力气抱个人还是十分容易。然后荆楚红看了荆歌一眼,将伽灿的袍子解下来,使她光着身子抛在水里面。

荆歌识趣地走到伽灿身后,眼睛不自觉地往前看了一眼,不禁心中一跳。虽然伽灿背后伤痕累累,可毕竟是女人,荆歌即使不通人事,也还是有些心猿意马。强按住心里的不安躁动,荆歌将丹药放在手心,双手一搓,喷出一道火丝在上面,将它融化成**,融入水中。顿时,水便变成了青绿颜色,伽灿也发出了一声呢喃的呻吟。

由于荆歌施加了火焰,即使只有一丝,水也瞬间冒起了热泡。毕竟他用的是凤凰火,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