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符篆

第五百二十章 贬死桃母娘娘

“不好!”玄都真人几人大吃一惊,他们所害怕的便是生恐自己被人用六魂幡所诅咒。如今纪太虚却是发了狠心,自己亲自出手来诅咒这几人!

“给我死来!”纪太虚张口喷出一口精血在六魂幡之上,但见六魂幡上云光一动,一道道雷光闪过,这六魂幡上的真武大帝、玄都真人、文始真人、维摩诘古佛、柏高、大梵天、毗湿奴几人的虚影登时便消失不见!

“啊——”在天庭之上被天帝设下重重阵法、禁制护佑的真武大帝此时忽然七窍流血而死!

真武大帝一死,天帝忽然感到心神受到重创,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正在跟纪北宸大战的那只天帝之手也顿时间消失不见!

“哈哈哈哈——”纪北宸手中舞动着大洞玄灵剑跟一气三元刀仰着头笑着说道:“天帝啊天帝!你那用一魂一魄造就的真武大帝终于是被我父亲给咒死了!”纪北宸大感心神舒畅,左右手之上各自飞出一道剑光、刀罡,这剑光、刀罡合在一处,形成了一道夺目到了极点的光华!

这道光华较之之前的光华更为凌厉,好似是能够将这世界上的一切都给斩灭一般!

“这便是混元道果的敕符?”纪太虚手中握着从玄都真人、文始真人、维摩诘古佛、柏高大梵天、毗湿奴身上缴获的那六枚敕符心中想到。

玄都真人几人虽然是被纪太虚用六魂幡诅咒,但是身上有着混元道果的敕符,替他们几人挡过一劫!同时,这敕符也被纪太虚击飞出去!

这六枚敕符被纪太虚手中的云光给牢牢的束缚住,不断的撞击那层云光光罩,纪太虚一个不小心,这六枚敕符便从自己手中飞走一般!

“不过是混元的几枚敕符,又不是真正的混元道果!”纪太虚大吼一声,将手一招,那枚玄珠立刻飞到了纪太虚的手中,纪太虚伸手便是一拳轰到了玄珠之上,内中立刻涌出了一股股令纪太虚都感到神秘莫测的道韵、规则。纪太虚张开大口,猛然一吸,便将那玄珠之中喷涌出的东西吸入到了腹中!而后,手中云光一闪,便见到六枚敕符被一股大力给碾碎。内中飞出了无边无尽的道韵,令纪太虚感到有着无边的玄妙!

纪太虚将手一握,几枚混元道果赐下的敕符之中的飞出的道韵便立刻消失不见!

“你怎么?”玄都真人看着纪太虚吃惊的说道。

“呵呵——”纪太虚将手对着几人一指,那玄都真人六人立刻被一股大力轰到各自的道场之中!

如今的纪太虚却是将这六枚混元敕符给轰破,将内中蕴含的大道直接吞没进入到了自身,这已经是无限接近于混元道果了!

“原来如此!”纪太虚忽然将手一挥,无极混沌之中混沌之气被一层层的扫开,露出了隐藏在无极混沌之中的一个神秘的空间,这个空间之中却隐藏着桃母娘娘还有两个面色极为丑恶的神魔,正是桃母娘娘跟那神荼郁垒!

“你果然还是来了!”桃母娘娘看着纪太虚叹了一口气说道。

“桃母娘娘果然是好算计,居然是将主意打到我纪太虚头上来了!”纪太虚指着桃母娘娘大喝一声说道:“从来都是只有我去算计别人,没有别人来算计我的!”

“呵呵——”桃母娘娘看着纪太虚,一脸灰败的说道:“我总以为,若是能够用力得当,只要是埋下了种子,算计到日后的变化,内中无论是有着何等的曲折,最终都是会达到我想要的结果!”

“桃母娘娘,你早年曾经帮助过我,本来我是应当饶你一命的。”纪太虚指着桃母娘娘说道:“然而你不应该算计到我的儿子,让我的儿子来当你的棋子!仅凭着这一点,你便是死罪!”

“太虚真人——”桃母娘娘依旧是端坐在那宝座之上,风情万种的对着纪太虚言道:“你这都是要证就混元道果之人了!如何还有着这般的世俗感情?如此的放不下你的儿子,你可知道,这要影响你证就混元道果吗?”

“不管影响不影响!”纪太虚对着桃母娘娘冷冷的说道:“这都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

“只要是将那太真子留下的玉符交出来,我便可留下你的魂魄,让你转世!”纪太虚紧接着说道。

“啊?”神荼郁垒一听到这话,立刻对着桃母娘娘说道:“母后,不可啊!这可是父亲留下来的宝物,这可是留着做最后那一件事情的东西!”

“哼——”纪太虚对着桃母娘娘冷哼一声说道:“桃母娘娘,当初你传我儿子太真子的道法的时候,便是打定了主意,要我儿子做那灭世之人,为太真子报仇!只是你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这么快走到这一步,让你措手不及!我知道,太真子当初在死之前,拼尽了一切,居然是连大道天机都给修改了,使得自己能够留下一枚玉符,关键时刻,让我儿子法力大进,刀剑合一,斩出那灭世之光!桃母娘娘,这诸天万界是我要让我弟弟来掌控的!我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不容别人影响!你最好是交出那枚玉符,如若不然,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桃母娘娘轻笑一声说道:“我乃是先天地而生,你以为我便仅仅有着那等微弱的道行不成?如若不是当初夫君推演到,将有一个逆天改命的人物出现在太上一脉的那世界之中,你以为仅凭借着玄都真人就能够将我囚禁?”

桃母娘娘将手一挥,便见无数的桃花花瓣朝着纪太虚冲去,纪太虚本身身周有着一圈的云光,那桃花花瓣一撞到纪太虚身上的云光之上,便灭去了一片片的云光!

“既然我能够以自身的法力给遮蔽住玄都真人那厮,我便是有着法力来对付你!”桃母娘娘冷笑一声说道。

“桃母娘娘——”纪太虚摇摇头说道,根本不管身周残破不堪的云光:“你还是看不清这形势!”纪太虚将手对着桃母娘娘一指,桃母娘娘便感到自己法力瞬间被禁住!

桃母娘娘大惊之下,心念一动,便见身上飞出了一道玉符,这道玉符乍现乍灭,登时出现在了纪北宸的身上!

纪北宸顿时感到自己身体之中有着一股强大到了极点的法力在来回冲撞!

“啊——”纪北宸痛呼一声,身上的法力顿时涌入到了手中的大洞玄灵剑跟一气三元刀之上,那大洞玄灵剑跟一气三元刀根本经受不住这股庞大的法力,轰然之间便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一道剑光跟一道刀罡立刻飞出,剑光跟刀罡合在一处形成了一道夺目到了极点的光华,这道光华轰然斩向了那三十三天!

三十三天之中无尽的光华飞出,无尽的光华之中簇拥着一个身披帝袍,头上戴着帝旒的人出来!

此人,正是天帝!

天帝面容生的威峻到了极点,颔下三缕长须,将天帝映衬得更是威严之中而又慈爱众生!

天帝手中一道道光华冲出,形成了无比广大的光华然后罩在了三十三天之上,而后天帝又放出了一道光华,挡在了纪北宸放出的这道精光之前!

然而这道精光却立刻将天帝放出的光华给击破,然后将天帝的这光华给斩成了无尽的混沌之气,随即又将其吞噬,更加是壮大了自身!

天帝面色大变,正要再有所动作,面前云光一闪,纪太虚便出现在了天帝的面前!纪太虚身后一道云光裹住了纪北宸斩出的这道光华,而后云光一阵震动,便将这道光华给湮灭!

“太真子!”纪太虚轻喝一声:“你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以为你能够掌控一切不成?”

纪太虚又对着纪北宸一指,而后有着一道云光突破了一切,来到了纪北宸的面前,没入到了纪北宸的眉心之中!

纪北宸忽然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后飞出了一道玉符,正是那桃母娘娘祭出的玉符!

纪太虚手中云光一闪,将这道玉符给收入到手中!随即便将桃母娘娘跟神荼郁垒的法力尽皆废去,将神魂贬入到了轮回之中,在六道轮回之中轮转不休!

“天帝!”纪太虚转头看向了天帝,对着天帝言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们不如便将一切恩怨给一并解决了吧!”

“呵呵——”天帝笑着说道:“也好!朕做了这么多年的天帝,也是够了,当初朕祖龙给杀死,便已经是预料到了这一天,只希望日后真人的那位弟弟能够善待一切众生!”

“这个已经不需要你来操心了!”纪太虚淡淡的说道:“今日过后,我便可证道元始!到那时候,我所面对的,已经不再是你了!”

“那诸天的混元都在盯着你。”天帝对着纪太虚笑着说道:“只怕就算你将朕斩杀,也不能够证道混元!”

“能不能,这些都是我的事情!”纪太虚轻笑一声:“这些事情,你都是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