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成长日记

第二百一十九章 黄帝之律(三十四)

(今天终于下了一场清爽的雨,让重庆这座火炉停火,就是不晓得它什么时候复工呀。)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阎王吃小鬼。——张德帅语录

2011年08月14日星期日晴

尽管我不忍心再看,但自圈子传来的拍打声,还有周遭人们间或的呼声,还是让我不由再看了过去。

此时,公子珏那个坏蛋在一系列疯狂的抢攻下,他的体能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但芈胜却没有受到多少伤害,这残酷的现实,让我们知道公子珏被击倒,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尽管公子珏已经很努力了,不过,有时候努力不一定会获得成功。

圈子中的公子珏,行动已经越来越慢,就连每一次挥拳,每一次踢腿,都显出得软绵无力。尽管这样,他还是在机械地挥动着拳头不肯停歇下来。他肯定也知道,只要停歇,那么自己就一定会背芈胜击倒。可是,公子珏这种无力的拳头,却不能对芈胜造成任何一点儿威胁。

芈胜看到公子珏这种情况,反而不再还击了。他只是在躲避着,尽管公子珏在现在已经异常虚弱了,虚弱到芈胜只需要轻轻一击,就可以将他打倒。

但芈胜并没有这么做,他依旧在认真地躲避着公子珏那个坏蛋的每一个动作。即便公子珏的进攻已经毫无威胁性可言了。

小楼听雨那哭泣的声音,在耳边断断续续的。那一声声低沉的呼喊声,好像在不停地敲击着我的胸膛,那敲击声,似那夔牛的战鼓。

但我们却都没有行动,都没有想上去要帮助公子珏的意思。因为,这是他一个人的战斗,这是他自己早已经做出的选择。

我现在发现了我们之间的那种隐藏在无节操吐槽下的羁绊,那就是我们都是普通人,一种普通人之间才有的羁绊。不需要那么多的豪言壮语,不需要那么多的慷慨激昂,我们有的,只是在恰当的时间点上做出自己的选择,再尽力让选择继续下去。也许多年过后,你再回忆起那时候的情景来,嘴角会浮起一丝微笑。别在心里暗暗地骂一声那时候真傻,边努力寻找着大伙在一起的痕迹。

看着公子珏那连站立都几乎站立不稳却依旧摇摆着发起着进攻的身影,我们沉默着,谁都不愿意再看着他再一次进攻,但却谁又都瞪大着眼睛,将公子珏每一个动作都看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我们都想着现在就立刻跑上去,将公子珏替换下来,但谁也都拼命地将这种想法抑制下去。因为,这是公子珏他自己做出的选择,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的选择进行下去。

即便是落幕,也希望是那垓下的虞姬那乌江边上的楚霸王,也不愿做那及时雨宋江。

公子珏那个坏蛋的身体已经站立不住了。就连芈胜轻轻地向后退一小步,他都无法赶上。每一次出手,都只是在空中,留下孤寂的影子。斜斜地出手,却又在一半时,软软地落下……

看到如此情景,我心中都升起一个念头:希望公子珏不再坚持,就这样轻轻地倒下,轻轻地倒下。

但公子珏并没有听到我的心声,他依旧在执拗地行动着。而芈胜,这时候却已经不需要躲避。

因为,公子珏的身体都已经开始缓缓地向前倾斜起来。即便这样,他却依旧没放弃自己要进攻的想法。

涣散的眼神,软绵的拳头,摇晃的身躯,却诠释着公子珏一直念叨着的“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我现在,都不再觉得公子珏他讨打了。爱屋及乌的,就连他之前一直喋喋不休的让人听都听不懂的话,也觉得不再讨厌了。

芈胜看到这种情况,他不再后退躲避,反而轻叹一声,迎了上去。芈胜的这一举动,着实让我们的心都提了起来。

因为,现在公子珏的情况,别说还击了。他就是站都站不稳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芈胜只需要轻轻地一击,都可以让公子珏软绵绵地倒下。

小楼听雨和诸葛神棍更是大喝一声,就纵身向圈子中冲去。但他们的身体,刚刚开始起步,却又止住了脚步……

因为,圈子中的芈胜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他反而将自己的胸膛挺了起来,迎上了公子珏那个坏蛋软绵绵的拳头。

芈胜的这个举动,让我们都惊呆了。

等公子珏的拳头一挨到芈胜的拳头,公子珏的身体整个停顿了下。而芈胜却凑了过去,将嘴巴伸在公子珏的耳边,缓缓说道:“你赢了!”

听到芈胜如此说,一直支撑着公子珏的那口气就松懈下来。他的身体都软了下去,整个人都靠在芈胜的身上。

芈胜环抱着公子珏,感叹道:“孔二呀孔二,你纵虚伪,却也教出这些迂腐的家伙来。”

迂腐,却是芈胜对公子珏的赞赏!

就跟我的不要脸似的。都是不怎么好听,却也有另一种意思。

接着,芈胜将公子珏那个坏蛋轻轻揽起,就扭头对黑暗发出几声尖叫来。玄武大乌龟的脑袋,从黑暗中显露出来。它缓缓地向芈胜爬了过来。

我们看到芈胜如此举动,不由想到他这样是要控制住公子珏。一干人等不由齐声叫了起来。

小楼听雨第一个飞身而去,诸葛神棍也紧随其后。圆寂师叔和曹老头却苦于芈胜揽着公子珏而投鼠忌器,只急得搓手。

芈胜看到我们大有误会他的意思,就忙高声解释道:“我是在救他!”

就在这刹那间,小楼听雨已经奔到了芈胜的身边。她不由分说,举手便向芈胜发起了攻击。

由于公子珏挂在芈胜的身上,这对他的行动多少有点儿影响。他对小楼听雨的进攻并没有还击,而只是躲避着。用公子珏的身体当做盾牌,每次在小楼听雨刚要行动时,他就巧妙地将公子珏的身体移到小楼听雨的行动路线上,逼迫让小楼听雨的行动停止下来。

小楼听雨看到自己的行动连连受挫,她不由恼羞起来。这时候,小楼听雨就使出了女人最常用的一招来。小楼听雨就从公子珏那个坏蛋两(和谐)腿伸腿过去,直接踢向芈胜的裆部。

紧接着,我就听到芈胜发出一声闷哼。

但更奇怪的是,小楼听雨的脸上没有出现绯红,却显出一副不可思议来。这一下,看得我不由疑惑起来。

此刻,芈胜的脸上恢复了平静。他对小楼听雨笑了笑说道:“现在还不快将你的腿拿开!”

小楼听雨忙听话地将自己的腿从芈胜的裆部拿了下来。她都忘记了再次向芈胜发起进攻,反而在原地愣愣地站住了。

小楼听雨这种反应,看得我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

正在这时,诸葛神棍已经赶了过去。

芈胜看得诸葛神棍已经赶上,就忙指着公子珏那个坏蛋解释道:“你们先退下,待我将他安顿好了咱们再说。你们大可放心,我现在舍不得杀他,也舍不得杀你们。他呢,现在只是脱力而已。”

诸葛神棍听到芈胜如此解释,他也肯定知道。芈胜此言非虚,因为假如芈胜真正想出手的话,估计公子珏那个坏蛋早已经挂了。何须等到现在。

诸葛神棍到了小楼听雨的身边,并没有向芈胜进攻。他反而将小楼听雨拉扯着向我们这边退了回来。更奇怪的就是小楼听雨,她却呆呆地任凭着诸葛神棍拉扯着自己,一点儿都不挣扎。

芈胜将公子珏那个坏蛋放在玄武大乌龟的背上,就返回回到了黑暗中……

等小楼听雨回到我们这边,她还是一副痴呆的样子。我们都差点儿被吓傻了。不明白为何小楼听雨这么一脚下去,会变成这个样子。

过了很久,小楼听雨却哇哇地大哭起来。小楼听雨这么一哭,我们几个大男人都束手无措起来。毕竟,男人在对付女人哭这一点儿上,多不专业。

苗如芸见到小楼听雨如此痛哭,她就忙上前来,小心地劝慰起来。不但如此,苗如芸还听出了小楼听雨那被抽噎声打得支离破碎断断续续的话语声。这就是女人的天赋,她们能准确地理解出另一个女人痛哭时所发生的每一个声音。而这一点儿,估计没有几个男人能做到。

原来,小楼听雨那一脚下去,并想着会让芈胜吃痛起来,再将公子珏放开。但小楼听雨的那一脚,只能用泥牛入海来形容。她并没有接触到一点儿东西。

曹老头这时候好像发现了一块新大陆样说起来:“你的意思是,芈胜其实是个女的?”

我对曹老头这种想象力感到由衷地佩服。芈胜的身上,哪一点儿和女人有关系了。

“难道是寺人?”圆寂师叔不确定地说了起来,“不过也不太可能呀,这寺人的出现,最早才追述到商朝呀。这芈胜可是大禹的哥哥,那可是在夏朝呀!”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说的都是一些有记载的,那枚记载的,就不是历史了。”诸葛神棍提出了反对意见。

“我觉得也不可能。你想想,上天之所以给男人这么一个东西,就是让我们在无聊的时候可以不那么无聊呀。”曹老头贱兮兮地说道。

曹老头的话,尽管可能有那么一丁点儿的道理。但这时候,我却绝对不能站在他那一边的。我们都不由对曹老头的这种说点表示出**裸的鄙夷来。

小楼听雨这时候却哭得更大声了。

所以说,女人呀,你就不要去追究她们哭的原因。高兴了她们可以哭,不高兴了她们也可以哭,不知道自己高兴还是不高兴了她们也可以哭。很多时候,她们连自己哭的原因都不知道。更何况是男人。

曹老头看到我们的鄙夷,他不由疑惑起来:“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申孕呀,你自己这个样子,你就总想着别人也像你一样呀?”我对曹老头忙说道。

“你还说我。现在也就是蒋师妹没在,你才敢这么说。你忘了,你在撸管时还被她撞破了呢。对了,当时苗姑娘也在,她也看到了。”曹老头听到我对他的鄙夷,就开始揭我的老底了。

苗如芸听到曹老头这么说,她的脸就不由红了起来。她忙说道:“你们说你们的,不要将我拉进来。”

白虎大白猫听到曹老头的话,就对我“喵”了一声。接着,它就高声问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听到白虎大白猫的质问,心头就有点儿不爽起来。再怎么说,白虎也只是一只猫呀,我这个万物之首岂能在猫面前堕了威风。我清了清嗓子,才对白虎说道:“你先将你的东西藏起来再说吧,自己一天到晚将东西亮出来,还说别人耍流氓。”

白虎大白猫在我这种抢白下,它的气势不由一顿。不过,它怎么想,也想不出来我刚才说的有什么逻辑上的错误。它想反驳,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好气得又是一通大叫。

等我将白虎大白猫弄得说不出话来,才想着要反驳曹老头,但我却找不到啥子话来反驳他。因为他说的是事实呀,我当时的那种尴尬情况,现在还是记忆犹新的。对了,我的小张德帅,好像还被蒋英瑜看了不止一次,而是两次再加上那温柔的一抓。想到蒋英瑜那温柔的一抓来,我都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

曹老头看到我莫名脸红了起来,他就聒噪起来:“你看嘛,被我说中了撒!”

“不和你这种撸完管不洗手的人说这些。”实在不知道怎么反驳曹老头的话,我只好用这么一句话搪塞了过去。

不过,此时的圆寂师叔和诸葛神棍的脸色却并不好看。因为,芈胜的情况,有点儿奇怪。就算是寺人,(寺人,通俗来说就是宦官。)那也不可能是芈胜呀。毕竟,他可是大禹的哥哥呀。

最后,我想了想,才小声问道:“那会不会他练了葵花宝典。不是说‘想练神功,必先自宫’。”

我的问题,让诸葛神棍笑了起来。他笑着对我解释起来:“《笑傲江湖》看多了吧,你真觉得会有那样的功夫呀。其实,这功夫呀,没有什么速成的方法,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修炼。就算给你一本葵花宝典,你没听过嘛。‘就算自宫,未必成功。就算成功,无须自宫’。”

诸葛神棍的话,将我的美好想象给击了个粉碎。我原本还幻想能遇到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黑神秘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本书来,再将那顶着一头乱蓬蓬头发的脑袋伸过来,喷出一股恶臭的气味对我说:“小子,我看你天赋异禀,决定教给你几套武林绝学。”

诸葛神棍的话,让我刚才的这种美好想象变成了泡影。

不过,我还是不死心地问道:“那么咱们的功夫里,有没有一种功夫,可以讲那个给缩回去的。就是为了防备刚才小楼听雨的那一招?”

我这么问,诸葛神棍不由迟疑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不确定地说道:“应该没有吧。至少我没遇到过。”

“有的!”圆寂师叔却朗声说道。

圆寂师叔的回答,让我们吃了一惊。不由看了过去。

圆寂师叔才对我们解释道:“不过,这是不是一门功夫,我就不太确定了。记得在三言中有一则,就是说的有些和尚,专门假扮成尼姑。再混迹在小姐或者夫人的房间中,然后再让她们怀孕。”

“那耶稣是不是也是这么来的?”曹老头又发挥出他猥琐的精神来。

“你别打岔!”我狠狠地瞪了曹老头一眼。就是这种没有啥子信仰的人,才会喜欢开这样的玩笑。

圆寂师叔也没理会曹老头刚才的牢骚,他接着说道:“后来小姐怀孕后,还不知怎么办?”

“这个好办,罚款呗。非婚生子,不管是谁,先罚3000再说。”曹老头忍不住又加了进来。

圆寂师叔双目怒瞪,狠狠地看向了曹老头。接着,圆寂师叔就说道:“你就不能少说两句么,你也想当‘卖国贼’呀?”

曹老头看到圆寂师叔发怒了,这才将脖子缩了缩,不再说话了。

圆寂师叔接着说道:“小姐怀孕了,不知道怎么办,后来就拉到了衙门。这县太爷还是有一点儿办法的,他就将这尼姑绑在柱子上,然后命人牵狗过来。用狗舌舔到这尼姑,然后,就出现丑陋的一幕。”

圆寂师叔的话说完,我都吃惊起来。这样都可以呀。这样可以的话,那咱们还费什么劲儿去泰国呀,直接向那个尼姑学习学习不就行了。

不过,诸葛神棍却并不想我这么想。他反而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说道:“这事情若是真的,那么这功夫岂不是落入邪门左术了?”

圆寂师叔轻叹一声,望着诸葛神棍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书里面的记载。到底是不是功夫。这一点儿上,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诸葛神棍不由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过了没多久,芈胜从黑暗中出现了。他一出现,我们救忙问道:“公子珏怎么样了?”这时候,每一个再叫公子珏为按摩玉了。

芈胜笑了笑就一连串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我让他休息下就行了!”

听到公子珏已经没事了,我们都不由舒了口气。小楼听雨忙问道:“我能看看玉玉么?”

“这个,恐怕不行!”芈胜毫不犹豫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