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强尊

第113章 炼髓诀

方平坐在龙木椅上,紧紧把公主抱在怀里,好像欣赏一朵新鲜的花朵那样,十分用情地瞧着她的俏脸,咂着嘴道:“你真的很美。谁娶了你,可真是艳福不浅。”

公主蜷缩成一团,窝在方平的怀里,脸颊帖在方平的胸膛上,脸带微笑,微微仰头脑袋,娇声道:“那你以后要娶怎么样的妻子呢?”

妻子?方平心里打了个问号。卢盈盈要他到东州去见她,他是答应了的,把她娶回来做妻子也不错,新鲜嫩滑,肌肤如玉,叫人着迷。而于三妹也是一个大美人,是一个正宗的既有几分娇艳又有几分矜持的成熟女人,想起她就浑身发痒,做妻子也不错。嗯,那不有二个妻子了?方平嘴角露出一抹不正常的邪笑,神思却在想着两个美人。他在想,卢盈盈还是处女吧?于姐姐也应该是一个处女吧?唉,把她们二个都娶回来,哈哈哈,舒服舒服。他竟然笑出声来,那么的**`荡,笑声回荡在大厅里。

靖安公主睁大眸子,好奇地瞧着想得入了迷的方平,拿玉指轻轻戳了一下方平的心口,说你怎么了?笑得那么邪恶,不会是想把我给吃了吧?方平嗯了一声,才回过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把那股燥热压下去了。低头瞧了瞧公主的胸部,笑着说不敢,不敢。说着,右手情不自禁地伸到了公主的胸前。公主缩着身子问你要干什么?方平说没什么,只是想摸摸你的脸而已。说着,果真摸了摸公主的俏脸,好像缎子一般柔滑。公主还在等着方平回答,方平却忘记了。公主再问了一次:你以后要娶怎么样的妻子?

方平这才记起来,哦了一声,沉吟半晌,笑道:“跟你一样漂亮的。”

公主格格笑着,一副天真无邪,道:“好讨厌。”

方平俯视着她那清澈的眸子,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红扑扑的脸蛋,那么的一尘不染,那么的娇嫩,那么的俏丽,看着看着,就有性趣了,揩了揩鼻翼,酝酿一番,终于开口道:“今晚在这里过夜吧。”

他此时都恨不得将公主抱进卧房,但却没有,一来只是他不喜这么粗鲁,二则他怕这样会吓怕公主,是以,没有强行求欢。

公主虽未经人事,却也知道方平要做些什么,不外乎是男女之事,她在皇宫里也听多了,一般都是听到那些妃子说皇上怎么怎么样的,耐力如何,哪日到了哪位妃子的宫里,哪日又有哪个妃子怀孕了,听到了,她也就渐渐有些懂这方面的事了,不过,她还从没跟哪个少年如此接近过,除了方平,听方平这么一说,她也有点好奇,心痒痒的,但她又有些许的怕羞,于是轻轻道:“我皇兄会责怪的。”

方平的手又摸到了她的臀部,暗示道:“你迟早要嫁人的。”

公主不停地扭动俏臀,格格笑着,用手挡着,不让**,直口道:“等你日后娶了我,我就跟你过夜。”

方平一听,乐了,笑道:“皇上肯把你嫁给我么?”

以金龙帝国的贯例,要想取公主,那必须得有个一官半职,又或者是哪个著名的文人后代抑或那个功勋彪柄的武将后代,平凡人要想娶公主,在金龙帝国,实还未有先例。方平是白丁,此时没有任何的官职,要娶到公主,那还真是有点妄想。他也不敢想。

公主也知道贯例,她有点闷闷不乐,想到日后可能嫁不了方平,道:“等我及笄之后,父皇就会将我嫁出去了。”

方平已感觉出了公主的淡淡的忧伤,却装作不懂,哈哈一笑,爽快道:“那我到时去提亲,把你娶回来。”

他从来不去想那些烦恼的事情,只有到了那地步,才会想办法去解决,只要肯开动脑筋,那就会有办法。

公主听了,也笑了,她也是个开朗的人,却要承诺,道:“那我们打手指勾。”

说着,就伸出无名指。

方平只得与她打了手指勾,算是发誓。不知不觉得,感觉老二挺起来了。看着怀里可人的公主,嗅到她玉体散发出来的青春气息,是那么的浓郁,招人喜爱,恨不得立刻把她的薄纱扯开,一睹她的娇躯。他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

公主感觉到了他的胸膛里那颗心加快了速度,咦了一声,道:“你呼吸变快了。”

方平凝视着她,嘿嘿笑道:“不论是叫个男人,把你抱在怀里都会呼吸变快。”

公方却是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眸子,笑道:“为什么呢?”

方平切了一声,翻了翻白眼,撇撇嘴道:“不想告诉你。”

说着,慢慢把嘴凑上去。他能感受到公主的呼出的热气,暖融融的。

公主阖上了眼睑。她微微撅着嘴唇,等待着。

方平与她激吻。两人紧紧帖在了一起。他忍不住了,就要掀开她的衣衫,把她占有。公主缩着身子,忽然逃离了方平的怀抱,格格笑道:“不许脱我衣服。”

方平叹了一口气,摸了一把脸,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渐渐将身体里的那股热气压了下去,咬牙切齿道:“你差点让我欲火自焚。”

公主已跑出了大厅,倚在门框边,伸出脑袋,笑道:“那用冷水洗澡呗。”

方平站了起来,抖了抖儒服,嘻嘻道:“过来,本少爷要……”说着,张开双臂,好像一只横行的螃蟹慢慢踱向公主,要把她抓过来。

公主格格笑着,说那你追我啊。方平不慌不忙的,在后面慢慢追着公主,说你能跑到哪里去?等你跑累了,我自然就捉到你了,我现在是以逸待劳,待会你就知道我的利害了。方平银铃般的悦耳笑声充满了大厅,其他婢女都站在远处掩嘴偷笑。二人在大厅里,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玩得不亦乐乎,就像一对令人羡慕的幸福小夫妻,在大厅里亲亲我我的。

方平追了一回,坐在龙木椅上,喝了一口茶,说你跑吧,我累了,休息会,阖上了眼睑。公主就悄悄从后面蹑手蹑脚走了上来,两手捂着方平的双眼,说你猜猜我是谁?方平一把捉住她的两只玉手,然后一个后翻,便已落在了公主的后面,一把抱住了她,两手正好卡在公主的胸部。方平好像一头饿狠一样,嘿嘿笑着说看你还跑到哪里去?现在,你跑不出我的五指山了。公主身子忽然一矬,欲想来个金蝉脱壳,然而,方平早已看出了她的意图,两臂一夹,两腿也一夹,紧紧把公主夹在怀里,哈哈一笑,说你还想跑?还是乖乖就范吧。公主轻轻扭动娇躯,只是格格笑个不住。方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在她那如凝脂的细长脖子上轻轻吻着。公主越是扭动,方平则越是燥热。

公主俏脸上泛起了红晕,显得更娇美了。她轻轻转过头来,紧紧抿着嘴唇。

方平将她转了过来,把嘴印了上去。公主也不躲闪。

半晌,公主却说我们出去修炼武技吧?方平扫视一圈,发现周围已没有婢女了,笑说到我房间里去吧。公主笑着说我要修炼武技,说着便走到了大天井里。

方平咂了咂嘴,感受舌头上的温度,心满意足地笑了笑,也出到了大天井里。

方平在修炼《火印诀》。他的火链枪已修炼得不错了。靖安公主问他修炼的是什么武技,方平本想告诉她,又觉得现在不是时机,便随便说是一种外国的武技,说女孩子不适宜修炼。靖安公主听了也真的信了,便不再追问了。方平对于她的听话觉得很满意。

公主忽然道:“我前段时间说要给你弄一本武笈,终于弄到了,你要不要?”

方平回过头来,瞧着她,笑道:“真的?是什么武笈?”

他渴望得到更到的武笈,并不是因他是武痴,而是因他要参加武考,参加武考就会遇到裘兵,那厮是块硬骨头,没有几下子真的扳他不动,于是,方平有时连做梦都希望得到更到的武笈来修炼,只有这样不断地积累,武技才会厚积薄发,才有机会在演武场上打败裘兵。

公主却是露齿一笑,故弄玄虚,想了想,道:“那你也要传授一样武技给我?”

方平想也没想,开口就道:“没问题。我把《诛魔剑诀》传授给你。包你修炼成功之后,可以斩杀许多负心郎。”

公主说了声好,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方平。

方平接过来,看到封面上面写着《炼髓诀》,眼前一亮,十分高兴,他在《论五行武者》里早就看到过这本武笈,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真的会得到这本武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问道:“你从哪里得到的?”

公主当然不会有这种武笈,她是从秦王那里偷偷弄来的,算是一种窃取,秦王还不知道,要是知道了,肯定要问她要回,不过,以她的脾性,硬是说丢了,那秦王也不能对她怎么样,于是毫不掩饰道:“我从我皇兄那里偷来的。”

方平听了,暗自吃一惊,秦王的东西到了自己的手上,若是被查出了,那岂不是会说自己教唆公主去偷盗东西来给自己,这件事可大可小,大时可掉脑袋,小时可能是被秦王责备一顿,又或者直接取消武考资格,有这么多重的考虑,方平也不得不有所顾忌,眼珠转了一圈,带着三分疑惑问道:“你皇兄追究起来怎么办?”

公主用手指指着自己,眨着眸子,道:“要追究也是追究我,你怕什么。”

方平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即使东窗事发了,只要公主不暴出自己,那自己还是安全的,以自己与公主的关系,想她怎么都会关照自己,帮自己隐瞒的,于是点头道:“说得也是。”

下午临近傍晚,公主要回王府。临走时,叮嘱方平明天一定要去参加她的诞辰宴会。

方平一口答应了,问她要请帖。公主说差点忘记了,又要袖子里拿出一张大红金字请帖给了方平,便回去王府了。

待公主回了王府,他吩咐婢女准备晚饭,用过了晚膳,他就修炼了一回《炼髓诀》,觉得颇为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