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农青

第一百九十二章风雨欲来

“我是你的老板,这事情我有权利知道。”陈实只能拿出老板的身份来压小柒。

“老板怎么了,老板就可以肆意压榨员工,逼迫员工去做不愿做的事情,你这老板也太霸道了。”小柒一点不怕陈实,一脸戏谑的看着陈实这个大老板。

陈实没办法,“好吧,等这段时间忙完了,为了表达我的感谢,我会有一个惊喜给你。”

小柒对陈实的惊喜论很是怀疑,据她和寒雪聊天得来的对陈实的了解来看,陈实是那种宁可送女朋友牛肉面而不是玫瑰的男人,也就说明陈实一点也没有浪漫的细胞。不过陈实这么说,小柒也就给陈实一个面子,这也是给自己一个台阶,情绪宣泄了一下,心中的不平也基本上平复了。

“行,我等你的惊喜。”小柒把最后的惊喜两个字说的特别的重,说完就是没有按照陈实预计的那样,把降价的原因给说出来。

陈实只能陪着笑,在一边提醒,“小柒”。

“干嘛?”

“你还有事情没有说完呢?”

小柒这才结束了装傻冲楞,“事情很简单,干活主要靠的是什么啊?”

“当然是人了。”

“那不就结了,你也不想想横木县中的人工和黄石子乡的人工相比,何止贵了15%,贵了20%都不止。”

“那你怎么只降15%,我们不是吃亏了吗?”陈实很不解。

“这你就不明白了,干工程一定要给别人留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如果什么都把别人算计的死死的,这些干工程的没有利润的话,就会把脑子动到别的地方去,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这些事情正是他们常干的事情。所以什么事情都摆在明面上,这样大家都好做。”小柒和施工人员接触多了,工程里面的猫腻真的是多不胜数,用海沙代替河沙,用竹条代替钢筋,反正只要在施工的时候没有被指出来,他们不说,又有谁看的出来。

陈实若有所悟,看来每个行当都有每个行当的特色和门道,不熟悉的人还真的弄不清楚。

“而且张经理也算是熟人,他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一般不会干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我也会一直盯着这些工程。张经理糊弄你们这些外行人,是一套一套的,但是对我们这些知根知底的人来说,就不容易了。”小柒一边说,一边冲着陈实边笑边摇头。

陈实这点很好,就是不懂也不会装懂,做出外行指挥内行的事情来,“这里面还有这些讲究,我算是领教了,以后还需要小柒你多多传经送宝,我学会了,就不用你太操心了。”

面对陈实这样的态度,小柒也提不起劲和他生气了,不过要是胖子在这的话,情况截然不同。胖子不会向小柒轻易低头这是一,其次小柒也不会轻易放过胖子。

小柒正想着胖子呢,村头就响起了车辆马达的声音,小柒不知道是谁来了,但是陈实知道是胖子和小唐过来了。

“走,和我一起去接你的胖子表哥。”陈实说完就先走了出去。

但是小柒还没有把自己收拾利落,就不想这个样子去见胖子,也就由着陈实出去了。

走到村头,陈实只看到小唐一个人站在车前,不由的有点好奇,“胖子呢,怎么只看到你一个人?”

小唐用手指指了车背后。

陈实绕到车子后面,胖子正扶着车子,从喉咙中倾泻着那些还没有消化完全的食物。陈实捏着鼻子,走到胖子的背后,帮胖子拍了拍后背,帮他顺顺气,“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肥水不流外人田,也不是你这种做法啊?”

陈实来的时候,胖子肚中也已经全部倒空了,他只是干呕了几下,这才扶着车,站了起来,没好气的对陈实说;“你啊,就是不识好人心,我受的这些罪全部是为了你。”

胖子忧郁深邃的眼色,如果加上兰花指的话,陈实还以为胖子变性了呢。

小唐也来到车后面,“胖子说的没错。”

陈实两手一摊,“这事情怎么和我有关系,我怎么弄不明白了呢。”

胖子抑制住心中那股干呕的冲动,“要不是你说你这有事情,我能叫小唐赶的那么着急吗,你也不想想,横木县到陈家庄这段路按正常速度行驶,怎么也要8个小时,现在才几个小时。”

胖子的话,把陈实的疑问给解答了,陈实还以为胖子他们要到晚上7、8点钟的时候才会过来呢,提前了一半的时间,加上那种令人心悸的路况,胖子只是最后下车的时候吐了一下,这还是他身体好顶的住,就连小唐那样的非人,现在站在平地上,身子还不由自主的在晃动。

陈实心中一暖,不过好兄弟是不用说这些的。

“你还受的了不,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我和小唐先去办事。”陈实一脸关切。

“我拼死拼活的赶过来,就是不想错过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可休想把我甩掉,就是死,我也要死在车里。”胖子一口否决了陈实的提议。

“我可不欢迎你死在我车里,打扫要花很长的时间的。”小唐开了一句玩笑。

小唐的冷性子,也只有接受或是认可了某人以后,才会开一两句玩笑,看来这一路,胖子给他的印象不错。何止不错,这一路,小唐看到胖子的情况不对以后,就不由的把车速降了下来,但是胖子说来说去就是那句:“不用管我,我还能撑得住。”

这一撑,就撑到了陈家庄,胖子对兄弟的那种狠劲,让他依稀的感觉到了那种浓浓的战友的情义。

陈实也没什么废话,把胖子扶上车,手一挥,“走,到黄石子乡去。”

黄石子乡小镇的夜晚是安静的,偶尔有一些狗吠的声音和风穿过门缝发出的呜呜声。镇上稀稀拉拉的亮着几盏昏黄的灯,没有人在户外活动的身影,就好像是全镇的人都进入了睡眠中。这样的场景,一年365天,起码有360天的时间是要重复出现的。

只是有点奇怪的是,镇上的邮局还亮着灯,邮局的白炽灯是100瓦的,不像那些镇上的居民家中点的那些15或是20瓦的微暗偏黄的白炽灯。邮局的灯不管是亮度还是光照的范围,都比居民家中的好到哪去了。而且邮局灯光是泛白的,就像是小太阳一样,在小镇这样的大环境下尤为显的突出和鹤立鸡群。

这只能说明了公家的电都是不用私人掏腰包的,所以就无所谓了,可劲糟。

小唐勇士车的发动机的轰鸣声打破了这个小镇的宁静,车子也没有停留,直接进入小镇里面,朝着小镇最亮的地方开过去。

小镇中偶尔有一些好奇的人,从自家的窗户往外看,只是目力所限,他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勇士车屁股后面的红色尾灯。大家没有发现什么稀奇的事情,也就平息了一探究竟的想法,回屋子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谢山一直留意邮局外面的动静,小唐的勇士车刚一进小镇的时候,谢山就已经察觉到了。三步并做两步,谢山关上邮局的灯,拉下邮局大门的铁栅栏,独自一人在邮局的门前等待。

陈实在胖子他们来陈家庄前就给谢山打了一个电话,让谢山在邮局等他们,陈实他们晚上过来有事情要麻烦谢山。只是这个时间还不确定,所以谢山在家中吃完晚饭,就到邮局等着了,不过陈实他们来的还是比谢山预想中的要早,主要是胖子和小唐两人来的早,所以很多事情也就提前了。

陈实冲谢山招了招手,让谢山上车再说。陈实在电话中也没有把话说清楚,谢山心中没底,但是估摸着还是和刘放、雷文人这两人有关系。

“什么事啊,怎么这么着急,非得在晚上办,不能等明天天亮了再说吗?”谢山这话里面不是抱怨,而是一种试探。

“事情还是早点解决的好,我怕夜长梦多啊,再说有些事情也只适合在晚上办,你没听说过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放火天。”陈实这几句话与周围的环境很是相称。

在车内灯的映衬下,胖子、陈实、小唐的脸色都很凝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尤其是胖子,由于坐车的劳累,现在都是一路咬牙坚持着,胖子这样的表情就越发显的狰狞了。

陈实和小唐不觉得胖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能硬撑着到这个地方,胖子的脸色再纠结一点,那也是正常的。

只是老谢听完陈实的话,心中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陈实有可能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过来杀人放火的,所以胖子的表情在谢山的眼中就是另外一个味道,不由的心中开始不安起来,觉得陈实这帮人是真的过来斩草除根的,是真要动手的,但是自己在这里面算什么啊,不管陈实办的成这件事情还是办不成,自己在里面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谢山正在后悔何苦过来趟这趟浑水的时候,陈实的话一下让谢山的心像坐过山车一样,从谷底一下子来到的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