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级保镖

第039章:豹子头



柳眉见惯了天才,大家族的,民间的,她都见过,也听过很多天才们的事迹,她不承认方肆是天才,可是她认同方肆的毅力,所以这种人,未来绝对不会太逊色,肯定不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他的毅力可以让他成为强者。

那么他的困扰也会来了,各种家族会吸纳民间的高手,让他们当自己家族外姓打手,说白了就是一条狗,毅力强大者,傲气也绝对不小,他们绝对不会甘心当一条狗。

到时候后果……

所以,柳眉的担心是有根据的,她见惯了那种民间不可一世的天才和毅力强大者,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可以凭个人的能力去抗衡一个家族,结果没有几个人活着走完下半生。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超级强者天才,可是这些超级强者天才,他们也对付不了各种家族,所以他们只能凭借着实力,躲起来,藏起来,跟大家族江水不犯河水的过日子。

而方肆可能成为这样的人吗?

柳眉再次摇头,她对方肆没有这么大的信心。

“算了,他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帮他一个月也算是仁至义尽,至于他未来的路,那是他自己的问题。”

……

再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方肆每天白天定点到公司报道,然后跟着豹子头学习训练各种技巧,下午五点下班了,回家练沙袋马步站桩,等自己崩溃了再让柳眉施针过穴。

随着方肆一步一步的变强,他的日子还算是平淡,不过叶强的计划也慢慢的开始撒网了,在宜城市,叶氏还是可以只手遮天的。

叶强的计划也从以前的雏形变成了完美,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叶强的损失都不多,成功了方肆受益,叶氏也受益。

而万一要是失败了,叶氏没事,最多就是方肆当一个替死鬼。

在一个大佬成长的路上,有着无数块垫脚石,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人的成功需要至少一万个人帮他垫背,所以可以说,在这种触目惊心的比例之下,强者都属于枭雄。

而——就算方肆救过叶强的女儿,那也只是救,仅此而已。叶强可以在心里感激方肆,但相比起他自己的强者梦来说,这份感激就变得微乎其微了,想当强者,就必须要有一个强者的心。

而且最主要的就是有一点,叶强相信自己的计划,他其实也不希望计划失败,更不希望看着方肆就这么白白死掉,自己的叶氏还需要天才,特别是这种二十岁就达到伪四星级别的天才。

所以,叶强的计划这几天迟迟没有行动,他一直在做着各种的演算,他要把计划的失败率降到最低。

……

接下来的几天,豹子头跟一名严师一样,他把自己所会的,所学的都交给了方肆,虽然他年纪不大,只有三十出头,但是他知道,在普通人中能找到方肆这种天才教导,也许一辈子只有这个机会。

所以,他这段时间进入了‘师傅模式’,他把方肆当成了自己的入室弟子。

“方肆,各种招式只是套路,你要记住,它仅仅只是让你学会了一般的套路而已。”

“不管是跆拳道,空手道,咏春,擒拿,这些东西对于拼死搏斗,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拼死搏斗场上,以最快的速度打倒对手,让对手失去活动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你要明白,击打对手最快的途径是直线,一拳击出,走直线可以最快的碰到对手。”

“生死搏斗切记两个字,快,猛。”

“你的力量现在有了,需要的就是经验和技巧,技巧我可以教你,但经验是必须要在生死搏斗中才能增长的。”

各种各样的教导,让方肆慢慢的感觉出豹子头的真心,他像是一个长者,一个大哥,一个师傅,甚至是一个父亲。

来到这个社会,其实就算是上一世,关心方肆的人也不多,阿豹是其中之一。

三天时间,豹子头醍醐灌顶似得把自己所会的东西全部交给了方肆,现在技巧方面方肆已经不缺了,但是需要用实战来验证这种技巧,需要高手给他喂

招。

“小子。”

豹子头狠狠的拍了几下方肆的肩膀,抿嘴道:“你的训练科目结束了,黎哥已经给你安排了一个经纪人,一会你到器材库领一部手机,经纪人之后会联系你的,记住我说的话啊小子。”

豹子头脸色一板。

“以后你的成就看的是你自己,别他-娘-的给老-子丢脸,老-子一辈子也没有这么用心的教过一个人,你是第一个,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

方肆心中有些暖洋洋的,对于平时最烦的拍肩动作,此时都感觉有些亲近。

“豹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方肆微微一笑:“还有,我决定了,以后不管我进步到什么星级,我都不会叫你老菜鸟的。”

豹子头一愣,接着笑骂的踹了方肆一脚:“滚蛋,马格靶子,滚去领你的手机,以后没事别来烦老-子。”

看着方肆离开,豹子头站在原地沉默了良久,不到一个星期的相处时间,豹子头算是尽心尽力了,从教方肆出拳的第一天开始,到今天,时间不长,但豹子头有些不舍。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豹子头还想花些时间教导方肆基础的招式套路,虽然那些东西在生死搏斗中的用处不大,但至少可以让一个人训练基础的身体平衡能力。

还有手脚身体的协调能力,虽然这些东西方肆不需要练,但豹子头只是有些不舍而已。

“豹子头。”

忽然,在训练室外,方肆去而复返,露出了一个脑袋,笑嘻嘻的说道:“哟,眼圈怎么红红的?不会是舍不得我吧?你别这样,你则个样子会让我灰常的惆怅啊,大男人有什么舍不得的?而且还哭了?哎呀,我又不是出国,这样好了,一个星期我回来瞧你一次。”

“马戈壁。”

豹子头被方肆无情的揭穿自己的情绪,心中怒火中烧,怒骂一声放步追了过去:“小菜鸟,你给老-子站到。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我跟你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