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大人求复婚

正文_第三百七十章:新的落脚点



感受到了顾明恒眼睛里,那难以言明的意味,还有两个人之间,突然间有些不同起来的气氛。

顾欢言的心里突然间有了一丝慌乱,她不敢看顾明恒的眼睛,尤其是顾明恒此刻笑意盈盈的脸,更是让顾欢言心里的跳动都乱了几拍。

脸颊有些发红,顾欢言把眼睛转过去,看着窗外的风景,对顾明恒说道:“真是搞不懂你,都这个时候了,有什么好笑的。”

顾明恒却只是大笑着,也不多说什么。他就是让顾欢言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好,感受到自己的关心,和为了她不顾一切的疯狂。

而这个时候如果逼得太狠了,反而会适得其反,说不定会让顾欢言反而与他保持距离。

此刻已经没有了追兵,也暂时没有了生死危机,三个人都放松了很多。车速也慢了下来,在这个偌大的城市慢慢的行驶着。

现在他们还不能马上回到自己新的住处,还是要在外边多转一会,保证不再出任何一点问题,保证不会被人跟踪。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看着完全陌生的人群,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建筑,顾欢言突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她突然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到这个地方来,不知道自己出国到底是为了什么。

出了国之后,一下飞机,她就被人绑架,然后被顾明恒救走。刚过了两天,又要面对追杀,逃命。此刻安静了下来,她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到这个地方来,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再到后来,顾欢言慢慢的睡了过去,这一天精神高度紧张,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的。现在安静了下来,一股倦意就慢慢的袭上了顾欢言的,她就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此刻已经到了傍晚,夕阳的余晖照在顾欢言的脸上,为她洒上了一层金色。顾明恒看着静静睡过去的顾欢言,看着她安详的样子,还有偶尔会皱起的眉头,一抹微笑挂上了他的嘴角。

顾欢言这一觉睡得很沉,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一个月牙挂

在天上,安静而明亮,让这个夜里,多了几分清冷的感觉。

“好了,该起床了,已经到了新的住的地方了,下来去**睡吧。这一天,累坏了吧。”顾明恒笑着说道。

顾欢言顺手擦了一下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就下了车,四处打量着。

这次的地方,就明显没有上次的地方那么高档了,这看样子只是一个一般的小区,环境只能算是一般。

“没办法,这次就先在这样的地方住着吧。这个地方,好就好在不起眼,这种小区,这座城市多得是,他们可是没有那么容易找到我们。而且,看起来一般,其实并不算很差,你就委屈一点先住着吧。”

顾明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顾欢言的身边,看着面前这栋单元楼,对顾欢言说道。

谁知,顾欢言并没有任何嫌弃的意思,对着顾明恒甜甜的一笑说道:“好啦,你还不知道我么,我怎么会嫌弃呢。这个地方非常的不错啦,我又不是那种大小姐,怎么会住不惯呢。倒是你有心了,都是找的这么好的地方。”

说完之后,顾欢言就笑着在前面跑,跑了两步,回头对顾明恒喊道:“快点走呀,还没告诉我是哪间房子呢。我要赶紧去看看新的住处,如果让我不满意,我可不答应。”

顾明恒笑着摇了摇头,赶忙跟了上去,然后与顾欢言一起上楼,来到了新的房子门前。

到了新的住处之后,顾欢言就给自己挑选了一个房间,然后稍微的布置了一下,看着像一个女生的房间了之后,这才满意的拍了拍手,算是对这个新的房间比较满意了。

而顾明恒的胳膊上的伤,也终于是有时间好好处理一下包扎一下了。虽然顾明恒坚决不让顾欢言看,但是顾欢言坚持之下,也只能让顾欢言给他换药了。

包在伤口上的布条,已经被鲜血给浸透了,顾欢言小心翼翼的把布条解开。布条已经贴在了伤口上,揭下来的时候,牵动了伤口,又是一股鲜血流了下来,顾

明恒也痛的哼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手太重了,我一定轻一点,我一定轻一点。”

顾欢言的眼睛里写满了心疼和抱歉,轻轻的揭开了布条,放在了一边,看着顾明恒胳膊上的伤口。

伤口很深,一刀插在了他的上臂背侧,一道竖直的切口非常的明显。而且这一刀插得很深,很明显对方没有任何的留手,已经几乎可以看到里边的肱骨了。

口子很大很深,深可见骨,血肉翻卷着,表面已经干裂,而且还有着血迹,不断的渗透出来。

顾明恒的手下之中,也有着懂得一些处理外伤的人,平时兄弟们受了伤,也是他们帮忙处理。现在几乎全都围在顾明恒的周围,紧张的看着顾明恒的伤口。

“好在主子的运气还算不错,这一刀虽然扎得很深,可是并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碰到大的血管,要不然,这么久的话,流血都足够让主子休克了……”

“快别说那些了,赶紧帮主子处理切口才是正经。我看着伤口这个样子,口子这么大这么深,而且还有着血液渗出来,如果不进行缝合的话,恐怕很难愈合也很难止血。”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了讨论,最终终于定下了一个方案,顾明恒的伤口,还是必须要进行缝合,否则的话,很难愈合,也很难止血。

“欢言,行了,你先出去等我一会吧。他们处理外伤的经验都很丰富,让他们来就好了。你在这看着说不定还难受,出去等会吧。”顾明恒对顾欢言说道。

顾欢言本来还想要在这看着他们给顾明恒缝合,转念一想,她恐怕真的是见不得这种画面。尤其是这伤,还是为了救自己,几乎可以说是顾欢言造成的。

“那你坚持一下,他们会给你处理的很好很快的。我就在门口等着,有什么事情你喊我,我马上就进来。”

嘱咐完了顾明恒,又认真嘱咐了几声给顾明恒处理伤的人,顾欢言这才走了出去,最后在不忍的目光中带上了房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