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傻妃

正文_第一百七十五章 春猎(四)



三月初三,皇帝离开皇宫,向京城外郊的皇家围场出发,同行者有三品以上官员及其家眷数名,王爷皇子及其家眷数名,侍从及禁卫军数名。

整个队伍拉的极长,皇帝与众王爷大臣均在中间部分,走走停停,到达围场行宫时,已经入了夜。

皇帝这次春猎,因为惠妃必须要留在京城主持后宫诸事,因此皇帝只带了云妃一人。谁知云妃刚到行宫就发了病,太医一阵手忙脚乱的诊治,却诊不出病因来。

皇帝一场大怒,勒令太医们一定要尽快找出病因,如果云妃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一群人的脑袋谁也别想保住。

太医们诚惶诚恐,连晚膳都没时间,一直围在一起讨论云妃的病情。

皇上第一天就遇上这种烦心事,自然没了设宴的心情,让各人回自己的住处好生休息,第二天随他一同出去狩猎。

白小常在饭桌上见洛池若有所思,知道他是在思索云妃的病情,便问道:“云妃娘娘的病情真的那么难查出来?”

才刚到围场就病了,这病来的蹊跷又突然,也难怪太医束手无策,皇帝心情大减。

“倒也不是什么大病,在**躺几天也就好了。”洛池舒展了眉头说道。

“刚才太医诊断的时候你就那里张望,这连人都没看到,你是怎么知道她的病情的?”白小常好奇起来。

“简单。我拉了一个太医问过。”洛池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盯着她。

“她的病真没什么要紧?”斐越凌也问道,虽然他跟云妃没什么交情,但见白小常那么关心,他自然也要关心一番。

“没事没事。”洛池挥挥手,“她大概是吃错了东西,才会导致突然发病,不过症状也只是看着严重,过几天身体自己就会好转起来。只不过这半个月的春猎,她只能在**度过了。”

“皇上和妃子吃的东西都是经过御膳房层层检查过的,在宫里没有什么事,那就是出宫后才发生的。只要去问问伺候在她身边的太监宫女,自然就

知道是什么原因了。”白小常分析道。

“这种宫闱之事我可没什么兴趣,你们要查可别牵连上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夫罢了。”洛池谢敬不敏的说道。

斐越凌见白小常不像说笑,只得劝道:“你要查也别大张旗鼓,父皇难得有个好心情,若是再被刺激到,到时候倒霉的就不止几个人了。”

“明白。”白小常点头,她又不傻,就算查出了什么,也不会弄的人尽皆知,虽然她跟云妃在某些事情上目标一致,但毕竟身份不同,小心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用了晚膳又替斐越凌按了一回穴位,白小常这才有空去关心修齐。

修齐一用完膳就跑回房间,让白小常有点摸不着头脑。

修齐房里的灯还亮着,白小常敲了门,就见修齐跳着开了门,一眼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银白铠甲的小小骑士正眨着晶亮的眸子扑向她怀里。

初夏刚要唤住修齐,见是白小常,这才松了口气,向她行了个礼。

“娘,你看我是不是很威风?”修齐在她面前转了几个圈满脸期待的问道。

白小常满意的点头,“咱们修齐真是太威风了,像个小将军一样。”

“丽莺姐姐,你觉得呢?”修齐又问白小常身后的丽莺。

丽莺夸张的点头,围着修齐走了几圈,大声的赞道:“少爷最威风了。”

修齐开心的脸都红了,又跑去将桌上的一把小弓拿出来,“娘,明天我一定给您猎一只大猎物回来。”

白小常等他兴奋劲过了,这才摸着他的头道:“打猎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马,不要太急进,要跟在你父王的身边,知道吗?”

“娘,出宫前父王已经嘱咐过了。”

“是吗?”白小常一愣,倒没想到斐越凌如此贴心,相比之下,自己真不是个称职的母亲。

之家答应的修齐的铠甲与弓箭,最终还是忘的一干二净,修齐身上的这套,还是斐越凌不知什么时候吩咐孟云做好的,当白小常

看到时,又是惊讶又是感动,斐越凌还笑着要她保密。

“娘,您明年不跟我们一起去吗?”修齐跳上她的腿,坐在她怀里像只小猫一样直蹭。

白小常抱着他笑道:“女眷跟着去只会碍手碍脚,所以娘明天就不去了。如果你猎到了怀有身孕的动物,记得要将它们放回去哦!”

修齐慎重的点头,“修齐记住了!”

从修齐房里出来,已经很晚了,白小常坐了一天的马车,也早就累了,一边跟丽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一边向自己房间走去。

就在离房间不远的地方,一个黑影从门房匆匆离去,白小常快步跟上,见黑影向下人房跑去。

丽莺从后面追上来,见那黑影进了下人房,说道:“娘娘,那人看着不是好人,奴婢上去瞧瞧吧!”

“不是好人的话,你上去贸然相问恐怕打草惊蛇,既然在下人房中,左右不过府中的下人,你只需暗中注意着即可,我倒要看看,他能翻出什么天来。”白小常制止住丽莺冲动的步伐。

“奴婢还是有点担心,万一她想对您图谋不轨怎么办?毕竟这里不是王府,她下手的机会多在京城多多了。”丽莺虽然赞同白小常的做法,但又觉得不太保险。

白小常自然想到了这点,说了句:“你在这里不要动。”

然后飞身出去,速度快的连丽莺都没看轻,就见她已经轻飘飘的跳上了房顶。

从瓦缝中看向屋内,黑影却什么也没做,熄了灯,连衣服都没脱便上床睡下了。

丽莺见白小常回来便着急的问:“王妃可看清那人的模样了?”

白小常摇头,“看来她是累极了,连衣服都没脱就睡下了。”

“真是个狡猾的人,他不会是发现您的行踪,所以才故意这样的吧?”

“放心,我对自己的轻功还是有点自信的。”白小常让丽莺放宽心。

这人没有什么坏主意便好,若是敢惹到她,她自然会让这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