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国

第十四章 【宝藏】

第十四章【宝藏】

战斧落在地上,不偏不倚正砸在了倪古尔自家的脚背上,只是他这会儿却仿佛脑子秀逗了,目瞪口呆的盯着面前这个“蟊贼”,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了脚上的疼痛,“嗷”的叫了一嗓子,抱着一只脚表演起了单脚跳。

夏亚脸上有一丝恶意的笑容,双臂一撑,将怀中那棵大树就劈头盖脸丢了过去:“大个子,接着!”

“哇!不要……”

可怜的倪古尔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大树的黑压压的影子压在了下面,幸好他总算还是没有白长这么大的个头,仓促之间双臂抱住了树干,勉力支撑,被压在地上,一张脸顿时就红得仿佛猴子屁股,呼哧呼哧喘息,撕心裂肺的叫嚷开来:“救命啊!!!!快把这该死的树搬开……咳咳……”

“毕达尔多,快用魔法!”还在表演裸奔的葛里终于有了反应,对着身边的魔法师同伴叫嚷了一声,那位毕达尔多法师顿时也有所动作!动作敏捷的往后跳了几步,从袖子里摸出一根比芦柴棍长不了多少的小木棍,捏在手里晃了几下,斗篷下飞快的传来了几个古怪的音符。

就连夏亚也忍不住心中忌惮了一下——真的是魔法师?!

他从小生活在野火原,对自己的武力值还是有些自信的,在野外和野兽魔兽搏斗,在野火镇里也不是没有打过架。看穿了这几个“高手”的底细后,就实在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可……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是一个魔法师?

自己可从来没有和魔法师打过架啊。

正心中有些忐忑的时候,却看见那个毕达尔多手里的木棍子迅速幻化出了一股光芒,将他自己笼罩在其中,然后“砰”的一声,一团烟雾爆了出来,在烟雾之中,就看见这位魔法师已经变成了一只会毛兔子,咻的一声,就窜进了草丛里,撒开蹄子往南边逃窜而去。

“……这就是他的魔法?”

夏亚险些就笑了出来,盯着那只窜进草丛的兔子,一手飞快的拔出cha在腰间的火叉丢了过去。

噗!

那火叉化作一条黑光,准确的命中了兔子的尾巴,顿时就把那只兔子钉在了地上。一团血光之后,毕达尔多法师一声惨呼,显出了人形,趴在地上哀嚎,屁股上cha着夏亚的那把火叉子,伤口还在不住飚血。

“哈哈哈哈……”夏亚几个大步赶了过去,一脚踩在了法师的屁股上,将火叉子拔了出来,这个举动又让毕达尔多的惨叫抬高了几个音阶,趴在那儿不停的挥舞拳头捶地。

夏亚转过身来,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对手了——那位女神射手玛沙。

别说她只是一个冒牌“暗夜女神”——就算是真的暗夜女神,手里没有了弓箭,在夏亚看来也不过就是个拳靶子而已。

“嗯……老家伙说过,男人最好不要打女人,所以你……”夏亚踌躇了一下,他想说的是“所以你自己投降算了”。

可美丽的玛沙小姐却大概误会了这位凶狠的蟊贼,面对这个一口气干掉了自己三个同伴的强盗,她吓得花容失色,小腿乱颤,忽然就一瘪嘴,哭了起来。

“哇……你你……你劫财就好了,可不许劫色……”

夏亚:“…………”

他瞪着一对眼珠子瞧了瞧玛沙,却忽然叫了起来:“劫色?对你这个丑八怪?你想得美!”

夏亚很愤怒,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劫色?就凭你这个丑八怪?

哼,就算老子要劫色,也要野火镇上索非亚大婶那样的真正的女人才行吧。

(老家伙在地下含笑九泉……)

夏亚走了过去,将挡在面前的那位白银剑圣葛里一脚踹飞,站在了玛沙的面前,一把将她手里的那张铁胎弓夺了过去。玛沙哪里还敢反抗,几乎是主动把弓丢给了夏亚,然后乖乖的蹲了下去。

“夷?”

这弓一入手,夏亚就觉出不对了。

如果是真的铁胎弓,那么分量自然是极沉的,可手里这副“铁胎弓”,轻的没有几两重,只怕那弓身虽然是漆黑,但是仔细一看就辨认出是刷了黑漆,屈指一弹,砰砰清脆响。

“切!我以为是什么好弓呢,原来是锡铁包的西贝货。难怪分量这么轻。”夏亚非常不屑。

锡铁这种东西又轻又脆,一般都用来做妆饰的。在野火真上,还有一些小孩子用锡铁做了剑来当玩具打打闹闹……

难怪刚才自己眼看这个女人拿了一把铁胎弓,居然拉了一个满月,射出来的箭却歪歪扭扭。

夏亚想了一下,这弓虽然是假的,但是当弓弦的银线却是真的。他一把将弓扯断,把银线拔了下来卷作一团,一股脑儿塞进怀里,匝了匝嘴:“你们还有什么好东西,不要让我搜身了,自己交出来吧。”

葛里趴在地上,畏惧的看了看这位大爷:“我,我们身上只有一些钱,就在我的皮带上……”

他的皮带已经刚才被夏亚一斧劈断了,夏亚果然在地上捡到了一个钱袋子,打开之后,却只有十几个银币,连一个金的都没有。

虽然这收获也算不小的,但是夏亚仍然有些郁闷。

这几个家伙自称高手,身上带的钱却还没那个可怜虫多。

接下来,夏亚的表现,才让王城四秀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穷凶极恶”——这家伙简直就是饿死鬼投胎!

他最先把倪古尔的那把战斧收了去,这把战斧倒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比自己那把三个同伴的劈柴斧要高出好几个档次去了。还有玛沙,虽然吓得全身发抖,但是在夏亚的威逼之下,还是将自己的那件白犀牛皮甲拖了贡献出去。

最让玛沙小姐羞愤欲死的是,自己拖下了皮甲之后,原本里面内衬的衣服就单薄,她畏惧的双手抱在胸前,生怕在这个盗贼的面前泄了春光引起对方的兽欲。

可这个凶狠的盗贼居然用很不屑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仿佛还带着怜悯的口吻叹了口气:“唉,女人长成你这样,也实在是可怜,唉……其实长得丑也不是你自己的错,以后少出门就是了。”

玛沙瞪着死鱼眼:“…………”

葛里那件被夏亚劈成两半的铠甲也被夏亚一股脑儿包了起来(这都是上等的精钢啊,拿回野火镇上还能卖钱呢。)

还有倪古尔,终于被夏亚从树下救了出来,只是也被拔掉了身上的皮甲,他的那面巨盾让夏亚看得两眼放光。

一手战斧,一手巨盾……哈哈,这就真的有点装备精良的猎魔人的样子了!

最走运的就是那位毕达尔多魔法师了,原本夏亚看中了他身上的那件皮袍子,但是却发现皮袍子已经被自己的火叉在屁股上扎了一个洞,满是鲜血,夏亚才终于放弃了扒光这位魔法师的想法。

“你真的是魔法师么?”夏亚对这个家伙倒是略微客气了一些:“刚才,你变成了一只兔子,那真的是魔法么?”

毕达尔多疼得额头满是冷汗,却不得不回答:“当然是魔法……”

“唉,魔法师的本事原来就这么菜吗?”夏亚有些惊奇。

毕达尔多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我修炼的是变形术,只可惜我的变形术只练到了一级,如果我的法力高深一些,可以变做一些厉害的猛兽,比如熊或者狮子之类。更高深的变形术法师还能变成厉害的高等魔兽……”

想不到居然真的是个魔法师?

夏亚肃然起敬!

然后他就很不客气的把手伸进了毕达尔多的怀里搜了起来……

`

听传说,魔法师都是很有钱的啊。什么魔法宝石啦,魔核啦,魔法水晶啦……每一样东西都代表着金灿灿的金币呢!

可是夏亚失望了。

这位毕达尔多法师的口袋,简直比两天之前的自己还干净!别说什么宝石了,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你是怎么当魔法师的?!”夏亚很生气:“魔法宝石呢?水晶呢?魔核呢?金币呢?”

毕达尔多张了张嘴巴,心想我要有那种东西,早就晋级了,哪里还会被你这种强盗欺负。

可是没有收获,让这位强盗大爷很不爽,这位大爷不爽了,只怕自己也会大大的不爽了……

“这个……我可以告诉您一个秘密。”毕达尔多挣扎了一下:“一个发财的秘密。”

眼看夏亚不信,魔法师挣扎了一下,赶紧道:“我说的绝对是真的!!!”

说着,魔法师的表情有些复杂,看了看旁边的王城四秀之中的另外三人,眼神有些迟疑。

夏亚也不是傻瓜,立刻就看出了这个家伙的眼神有古怪,摸了摸下巴,一把抓住了这个魔法师,如拎小鸡一样把他提了起来,几步走到了旁边的林子里,扔在地上:“好了,说吧!”

毕达尔多被摔得头昏眼花,可是这会儿哪里敢喊疼?挣扎着坐了起来,还有些不安的看了看远处那三个同伴,确定这么远的距离,他们大概是听不到自己的话了,才苦笑道:“其实,我来到野火原的目的和他们不同,我是有特殊原因的,我是为了……我是为了一个宝藏而来的!!”

这家伙的表情神秘兮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