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鼎记

第160章 尹家家主

似乎是感应到林裳眼中的杀气,尹天胜面色瞬间一变,转头看了林裳一眼。却见他正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脸上表情不由愣了一愣,神识快速向四周扫视了一遍,发现没什么异状后,这才纳闷儿地推开门。

“林公子,请。”尹天胜右手虚引道。

“请。”林裳点点头,如进自己家门一般,毫不犹豫兼毫不客气地跨步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林裳顿时被眼前的景观惊呆了。

眼前的景象,只能用金碧辉煌,玲珑剔透,宏伟壮观几个词来形容。大大小小的楼阁散落矗立,看似杂乱实则内有章法。宫殿之间,有多条雕栏玉砌的通道。通道之旁,绿叶荫荫,花儿遍地。乍一看,犹如前世中的皇家园林一般。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尹宅是由多个园中园组成,各个园子之间的距离不等,然而却隐隐构成一个面积庞大的防御阵法。在外面看来是普通民宅的房子,里面竟是如此令人惊叹。

“典雅别致,却又实用至极,真不愧是修真世家。”

林裳由衷地赞叹着。这宅子虽然比不得玄天宗的规模与华丽,但在凡人界中,已经算得上是人间仙境了。

“林公子过奖了,请。”

听到林裳的赞美之言,尹天胜不由得心中一乐,连那尹公子都是一副自豪的表情。

三人正走着,迎面走来一个十几岁大小的青衣小厮。一见尹天胜,便小跑着跑到三人面前,行了一礼,恭声道:“二爷,少主,您回来啦。”

“嗯。”尹天胜点了点头,说道:“你先把这位林公子带到会客室,好生伺候着。”

“是。”青衣小厮应了一声,走到林裳身旁。

“林公子先去休息片刻,尹某去去就来。”尹天胜拱了拱手,目光看着尹公子,“走,去大哥那儿。”

“叔父……”尹公子面露恐惧之色,竟在林裳面前向尹天胜撒娇,显然是对尹天胜口中所说的“大哥”极为畏惧。

“闭嘴,跟我走!”尹天胜面色一沉,低喝一声,目光看向林裳,“林公子,先走一步。”说完,快步向前走去。

尹公子被他一喝,登时收起了脸上可怜的表情,无奈地跟了上去。走了两步,突然转头对那青衣小厮眨了眨眼,目光中透出一丝狡黠之意,随后,便转过头跟走几步跟到了尹天胜身旁。

“尹哥慢走。”

尹公子的小动作,林裳看得清清楚楚,知道他肯定是要下人刁难自己,也不说破,为所谓的笑了笑,朝尹天胜的方向拱了拱手。

一句“尹哥慢走”,登时让尹天胜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后如同芒刺在背一般,加快了脚步。而那青衣小厮则是面色一惊,眼中出现一丝挣扎之色,看向林裳的目光中透出一丝恐惧。

“会客厅在哪儿,带我过去吧。”林裳笑了笑,说道。

“是、是。林公子,这边儿请。”青衣小厮愣了一愣,随即行了一礼,走在前面给林裳带路。

林裳淡淡一笑,跟了上去。

两人穿过几条小道,一直走进宅子中最大的一个园子,在一栋金碧辉煌的建筑面前停了下来。只见这建筑两旁还挂着一副对联。

上联是:家贫自有迎门月。

下联是:屋陋还存壮志铭。

金漆大字,笔迹淳朴厚重之中,隐隐透出一丝锐气。

“好联!好字!”

林裳细细观赏了片刻,赞了一声,看来这尹家家主还是个不甘寂寞,想要打拼一番的主儿。

“林公子,请随便坐。”青衣小厮推开门待林裳进去后,目光闪烁了一下,说道:“小的去拿一些茶点,请林公子稍后。”

“嗯,去吧。”林裳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在一张离门比较近的椅子上坐了下去,开始打量这所谓的会客室。

青衣小厮行了一礼,快速转身走了出去。

“看来这尹家,除了那尹公子之外,其他人还是比较靠谱的。尹天胜虽然奸猾了一些,但也不失为一个先天实丹境界中期的修士。大户人家就是不同,即使摆明了要动手,可动手之前,该有的礼仪还是有的。就像前世中某国的爱情动作片儿,动手之前还得先说几句欢迎之词。看门口那副对联,那尹家家主应该也个不凡的人物。”

心里想着,林裳突然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前世中沽名钓誉,卖弄**的人多了,殊不知某些地主老财还在自己金碧辉煌的书房挂上一副不知是真是假的陋室铭呢。那尹家家主是什么样的人,等他来了,一看便知,现在想再多也没用。

正当林裳在会客室百无聊赖得胡思乱想之时,尹天胜带着尹公子在一间不大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大哥,我回来了。”尹天胜看了尹公子一眼,敲了敲门,朗声道。

“进来吧。”屋内传出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

“是。”尹天胜给尹公子打了个眼色,推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屋内蒲团上盘坐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面容与尹天胜有几分相似,脸上线条却柔和许多,目光中也没有尹天胜眼中的锐气,反而是多了几分沉稳和隐忍。

中年男子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指着身旁的一个蒲团,淡淡地说道:“先坐下吧。”

“是,大哥。”尹天胜拱了拱手,坐了过去。

尹公子面色一阵红,一阵白,手足无措地站在两人面前,脑袋仿佛要沉到胸口一般。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摇着头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别站着了,坐到你二叔旁边。”

“是,爹。”尹公子身子颤了一下,看了看尹天胜旁边的空地,忙不迭得坐了过去。看他那一副轻松的样子,仿佛那坚硬的地面瞬间变成了柔软的蒲团一般。

“二弟,说说这件事,是不是江儿又惹祸了?”中年男子低声问道,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大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尹天胜眉毛一挑,眼中流露出一丝苦涩,“江儿只是任性了一点儿,本性不恶。要不是大哥非要娶……”说到这儿,尹天胜突然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中年男子的脸色,接着说道:“若是江儿也有灵根,能修真炼器的话,自然不会是这般模样。”

中年男子目光复杂地看了尹公子一眼,见他一脸凄然之色,不禁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不管江儿能不能修真,有我们兄弟三人,必能保他一生无忧。先说说现在这件事儿吧。”

“是,大哥。”尹天胜点点头,舔了舔嘴唇,“这件事主要是江儿的不对,惹得那林公子生气。不过,那公子也是宽宏大量,不再计较此事。”

“嗯,办得不错,那林公子人呢?”中年男子点点头。

“此刻在会客室,我让下人小心得伺候着。”尹天胜说道。

“嗯,理应如此。”中年男子点点头,眼中出现一丝复杂之色,“这事儿本是江儿的不对,咱们还要为了家族的荣誉向他挑战,自然不能怠慢了人家。”

说着,看了尹公子一眼,目光转向尹天胜,“那林公子是什么修为?你可有把握取胜?”

尹天胜闻言,脸上出现一丝费解之色,疑惑地说道:“大哥,此事说来也是蹊跷。那林公子只不过是先天境界的修为,在知道我是先天实丹境界中期修为的情况下,想都不想,一口便答应了。而且,从始至今,一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惊奇一般。实在是个怪人。”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面色突然一变,快速问道:“你可知他是何门何派?”

-------------

第一更到。教师节快乐~虽然小臣在上学时期不是个乖学生,但不得不说,教师这个职业,是天底下最伟大的职业。从前教过小臣的老师,不管您是如何待我,我又是如何待您,在今时今日,小臣只想说一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