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乞丐

第二十章 我,真的没钱

第二十章我,真的没钱

多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好不容易,枫羽才接受这样的事实——多勒这个菊花男,他‘拉风’的回来了。

“对这个男人有兴趣吗,我是说,他干活还算卖力……应该。”枫羽说。

听的出来,枫羽这是要多勒这个极品‘送给’罗亚希呢。

罗亚希当然听得出枫羽的意思,千万不要怀疑,罗亚希一定毫不犹豫的拒绝。

靠!菊花男啊!!放他在身边那是相当的危险,再说,鬼知道多勒哪天发发神经,然后,他突然含情脉脉的对你说上一句——爱老虎油!

嘿嘿,要是‘老虎油’很出来……你懂的。

枫羽也知道多勒这个跟班很难送出手,所以,枫羽很苦恼,是啊,先不说多勒的工作能力,单单这家伙的长相,那真的是很有创意,枫羽敢发誓,多勒的猥琐他敢称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多勒这家伙真的不是一般的猥琐,怎么说呢,多勒的猥琐已经到了一种境界,这种境界与生俱来,别人是模仿不来的,或许,哥只是个传说比较适合多勒的猥琐。

嗯,看见多勒就算是男人也有想闪人的冲动,不,大多数的男人绝对想让多勒这个猥琐男消失——他奶奶的,太给男人丢脸了!

可不是嘛,就算有些习惯了多勒猥琐的面孔,枫羽到现在还是很受不了,如果可以,枫羽绝对要让多勒毁容,枫羽觉得,毁容之后的多勒绝对比现在看的舒服。

罗亚希也比枫羽差不多了多少,对于多勒这个猥琐到一种境界的外貌,罗亚希只能用‘鬼斧神工’这四个字来形容。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收这个跟班?”罗亚希问枫羽。

罗亚希这就不厚道了,当着多勒的面就开始说多勒的‘坏话’,奇怪的是,多勒不但没生气,反而,他还很友善的对罗亚希笑笑。

对于多勒这个充满善意的笑容……

罗亚希:“……恶……恶……”

好吧!

罗亚希是吐了。

罗亚希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男人如此善意的笑容竟然会让他有呕吐的冲动,嗯,罗亚希他今天也算是他妈的长见识了。

枫羽比罗亚希好上一些,至少,他没有吐。

也是,多勒跟随枫羽这么多天,枫羽也是多少习惯了一些,实际上,这种习惯,被逼的。

“多勒,我想说,我真的不是皇家骑士,所以,你不用跟着我,说实话,我不能给你带来你想要的东西,甚至,我能给带来的只有危险。”枫羽对多勒说。

枫羽的这句话倒是一句大实话,他所能带给多勒的只有危险,比如这次,多勒无缘无故的被暗精灵‘绑架’。

明天,枫羽就要前往龙息山脉,这一行,枫羽不知道自己能否平安的回来,不过,有一点他是肯定的,比起跟随自己,离开他的多勒相对还要一些。

不想别人为自己而死!

这就是枫羽现在所信仰的东西。

说实话,枫羽这个想法真的很单纯,甚至可以说傻气,现在的枫羽可能还不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不想就可以的,更多的时候,你越是不想的事情它越是会发生……

罗亚希望着枫羽,他有一种感觉,知道保护别人的枫羽,他真的开始长大了。

微微一笑,望向夜空上月牙,也许有那么一段时间吧,罗亚希也有枫羽这样的信念,只不过,到最后,罗亚希才知道,这种信念是那样的可笑,那样的无知,那样的可怜。

你保护不了任何人,也拯救不了任何人!

没有谁可以保护谁,能够保护自己的只有自己!

这就是罗亚希现在的感悟,而这种感悟,现在的枫羽还不明白。

的确,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枫羽,这样的感悟对他来说真的很难理解,要是枫羽明白,或许,他也就不会叫多勒离开了……

话又说回来,多勒这个菊花男还真就不走了——他娘的!老子这么忠心的跟着你,你小子说踢就踢,还有没有天理啊!!

实际上,多勒是想说——怎么滴也要给点遣散费吧。

多勒是这样想的,只是,他说出来的又是另一回事了。

“羽哥啊!我多勒,生是你的人,死是你鬼——你看着办吧!”多勒很坚定。

枫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威胁?!)

是啊,多勒的态度可是‘灰常’的强硬,那感觉,简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相当‘彪悍’。

面对这样的多勒,枫羽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要知道,平时的多勒可都是点头哈腰,嗯,这样看来,多勒今天也算是威风了一回呢。

罗亚希可不是枫羽,他才不管威风不威风,他只知道,现在的多勒让他很不爽,事实上,从第一眼看见多勒开始,罗亚希就对多勒很不满意。

可不是嘛,现在,罗亚希的星云剑已经架在多勒的脖子上,对这种说话不听的跟班,只能用强硬的手段。

不要怀疑,对于这在事情,罗亚希十拿九稳,相当了得,他可不会像枫羽,只是吓吓多勒,现在的多勒完全可以感受到,只要他说错一句让罗亚希不满意的话,罗亚希星云剑就会斩他的脑袋,绝不含糊。

“留下还是走,你自己看着办吧。”罗亚希对这句话完美的还给了多勒。

罗亚希说的轻声细语,但却杀意十足,就连枫羽,他都强烈的感受到罗亚希浓烈杀意。

枫羽有点诧异,罗亚希如此强烈的杀意,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看样子,对多勒这个菊花男,罗亚希是很不喜欢的。

多勒有点被罗亚希吓到,他不知所措,最后,还是在枫羽的提醒下,多勒这才回过神来。

“我……走……离开……马上……”多勒说。

大汗淋漓,心脏狂跳,这简单的几个字,多勒硬是说的有些费力。

应该还算满意多勒的这个答案,罗亚希收回星云剑。

多勒走了,就好像他来的时候一样,急奔而去,烟尘滚滚。

“你满意了?”罗亚希问枫羽。

枫羽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望着多勒渐渐消逝的背影。

直到多勒的身影完全消逝在视野中,枫羽才对罗亚希说……

“他虽然是一个让人讨厌的菊花男,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人,我不想他为我而死。”

为我而死?

这几个字让罗亚希笑了。

“不要把自己看的太伟大哦,你还没有那样的魅力……这些人,我想,除了我和雪,他们都是只是因为你是枫启的后代而以……他们愿意为枫启死,而不是你,枫羽……至于那个菊花男,我想,他只是为他的财富而死,也不是因为你。”罗亚希说。

罗亚希的直接只是让枫羽苦涩的笑着,这点,他知道,也很明白,只不过,枫羽就是不想这些人因为他而消逝,总的来说,枫羽跟这些的生死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

“对了,明天,你有什么打算?”罗亚希问。

“打算?”枫羽不明白。

“喂!明天要去的地方可是要命的龙息山脉……”

“你是说,装备?”

“当然!”

的确,要是没有强力的装备,枫羽这一次前往龙息山脉根本就是找死,觉醒的不死亡灵可不是开玩笑的。

罗亚希见识过不死亡灵,在那次皇城之战,米洛特就释放过这些可怕的魔物,那个时候,仅仅是数千的不死亡灵几乎吞灭了皇城的守军……

“有什么打算,没有白银以上的装备的话,那会相当麻烦。”罗亚希说。

“白银?!”枫羽吓了一跳。

枫羽会被吓到是正常的,要知道,白银已经算是七阶装备了,而存放在米雪儿神殿的娲龙魔装也不过是九阶,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白银装备十分牛叉,也十分难搞,很多时候,就算有足够的金币,能不能搞到一件‘白银’还是一个问题,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黑市倒是可以帮你搞到一件,至于价格,那会是正常价格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很显然,枫羽没有那么多金币,不要说白银装备了,枫羽买不买的起铜器装备还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所以,当罗亚希说出‘白银’这两个字的时候,枫羽傻了,那是被吓的。

望着‘傻掉’的枫羽,罗亚希一下子就明白枫羽在想什么……

“你不会……是想……买白银装备吧?”罗亚希说。

听这口气,罗亚希似乎有别的方法可以搞到白银装备,这就让枫羽马上回过神来。

“你有办法?”枫羽有点激动。

罗亚希坏坏一笑,这个笑容,嗯,很邪恶。

“你难道忘了,我们这些人里可是有大财主。”罗亚希说。

罗亚希这样一说,马上,枫羽想到了。

“你是说,伊博尔……将军?”枫羽说。

“嘿嘿,可不就是他嘛。”

※※※

第二天一大早,枫羽和罗亚希就守在伊博尔将军的门口。

当伊博尔将军想出来排毒的时候,朦朦胧胧的他一下子就被枫羽和罗亚希拦住。

那一刻,伊博尔感觉到浓烈的不安……

因为,罗亚希和枫羽那个笑容,真的,真的很下贱!!

“您老起床啦。”枫羽很献媚。

“怎么样,您老睡的还舒服吗?”罗亚希也好不了多少。

伊博尔将军:“……”(绝对有问题)。

伊博尔将军,他沧桑的眼神一一扫视罗亚希和枫羽,他想知道,如此下贱的枫羽和罗亚希,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您老的黄金战衣呢,怎么没有穿着,这可不好,这世道很混乱,盗贼满天飞。”罗亚希说。

“可不是嘛,昨晚我就遇见了一个小偷,说起来,那个小偷长的还真猥琐(难道是多勒)。”枫羽接着说。

伊博尔将军:“……”

枫羽和罗亚希的献媚让罗亚希那种不安越发强烈。

(盗贼?开什么玩笑,整座伊嫩就我们几个!!)

“您老就好了,有黄金战衣。”罗亚希说。

“是啊是啊,哪像我们,连点像样的装备都没有。”枫羽说。

伊博尔将军:“……”

这个时候,伊博尔将军已经猜出一些端倪。

“我们算是死定了,龙息山脉的不死亡灵一定会搞死我们。”罗亚希说。

“就是啊,要是有白银装备那就不一样。”枫羽说。

“白银?哇!这东西贵的很,一般情况还买不到呢。”

“是吗?那可就危险了。”

“可不是嘛,要是哪个财主帮我们搞几件就好了。”

“财主?他们可是吃人不吐骨头,想都不要想。”

“也是,也不是人人都像伊博尔将军这样,这么有爱心的。”

“就是就是,伊博尔将军可是出了名的大善人呢。”

“当然了,在皇城,也不知道有多少难民受过伊博尔将军的施舍呢。”

枫羽和罗亚希你一言我一语,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嗯,很像那么回事。

这个时候,伊博尔将军总算是知道罗亚希和枫羽想干什么了。

“你们想要白银装备?”伊博尔将军说。

伊博尔将军这么一说,马上,枫羽和罗亚希一脸热情的望着伊博尔将军,那神情,绝对下贱。

“白银装备对您老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就跟拔毛那么简单。”罗亚希赶忙说。

“就那么点金币,我想,您老不会把他放在心上滴!”枫羽接着说。

伊博尔将军:“……”

这么一大早,伊博尔将军无语的了N+1次,看的出来,这是伊博尔将军很无语的一天。

不过呢,伊博尔将军接下来的话也让罗亚希和枫羽无语了一次。

“我,没钱。”伊博尔将军说。

没钱?!

不是吧!

不会吧!

不可能吧!!

绝对不可能!!!

“您老真会开玩笑。”罗亚希强颜欢笑。

“您老曾经可是皇家骑士团的首领,怎么会没钱呢,您老真幽默。”枫羽笑的面部僵硬。

伊博尔将军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真的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