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万厄毒体

已经死去多时的龙少柔被一团黑雾托在空中,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了,她手中还抱着詹毒,化毒兽站在她的肩头,身上又恢复了白色。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不让我们永远在一起。”龙少柔喃喃自语,胸口的玉簪还插在上面,不过血液已经干涸,不再流淌。

她抬起头看向了那些幸存的龙骑士,大约还有二十几人,其中包括嬴迦杰与嬴迦辉。

他们当时在外围地区,受到的雷雨攻击不强,都只受了些轻伤。

剩余存活的那些龙骑士也只有十几个人有再战之力,不过这样的组合依旧能够杀死荀凌晨鲍闸等人。

荀凌晨与鲍闸站在地面,抬起头看着浮在半空的龙少柔,眼中竟是惊讶,这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家碧玉,而且刚刚还断绝了生机,现在却又奇迹般的复活了,并且能够浮在半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少柔脚踩黑雾,眼神中充满仇恨,缓缓的从心口拔出了玉簪,自言自语:“既然老天都不收我,那我就用这条残命给你报仇。”

她飘向了那些龙骑士,身上依旧没有什么元气波动,但是却有飞行的能力,不是御空境界,所以也不会招来姬家守护者。

那些龙骑士见状纷纷如临大敌,一个个坐在飞龙背上,飞上了高空。

龙少柔不紧不慢的跟在飞龙身后,单手一挥,一道黑雾爆射而出,在沾到飞龙的时候立刻蔓延到他的全身。

“吼~”飞龙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无比,似乎失去了生机,那坐在飞龙背上的龙骑士吓得魂飞魄散,从高空坠落后一头摔死。

“好强的毒性。”鲍闸在地面看的目瞪口呆,一道毒气就杀死了一个龙骑士,那是什么毒,他跟小毒物詹毒在一起那么久,没有见过哪一种毒药有那么强大的毒性。

那是龙少柔体内诞生的毒素,当初詹毒帮她治疗的时候就说了,她所中的毒其实自己体内诞生的。

而黑龙敖蕊也说过,龙少柔是种特殊体质。

现在龙少柔能够复生其实就跟那种体制有关,或者说她刚刚并没有真正的死亡,那一玉簪刺中了心口,将蕴含在心脏内的那种体质的本源唤醒了。

这种体质叫做万厄毒体,自身能够产生非常强大的毒素,更加可以吞噬毒素为我所用。

现在龙少柔已经彻底激发了压抑在体内十八年的毒素,一经爆发,瞬间就达到了识藏层次,比陈陵的修炼还要快的多,她的本命天赋也觉醒了。

现在她复活过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詹毒报仇。

嬴迦辉等人见势不妙,纷纷开始逃跑,朝着那两个存活的御空强者方向逃跑,希望可以借助他们的庇护。

两个御空强者看向了龙少柔,口中道:“邪门歪道,终遭天谴!”

他们取出了自己的武器,那个胖长老手上握着一把巨大的扇子,中品半神器遮云扇,他摇动扇子之后立刻产生了一道道风刃切割向龙少柔。

另一个人的是一条锁链,同样是中品半神器囚虎锁链,取出之后仿佛具有灵性一般窜向了龙少柔。

他们都是御空强者,所以不能发挥自身实力,将实力控制在识藏的巅峰。

而龙少柔现在大概是识藏五重天的层次,不过面对那两个人丝毫不畏惧。

万厄毒体岂是那么好对付的,何况那些人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体质,所以不知道如何应对。

龙少柔看似一个娇弱的女子,但是在那些龙骑士的眼中则非常可怕,就算是刚才陈陵杀那些龙骑士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干脆。

她每一挥手就会射出去一道黑色毒物,然后会有一个龙骑士惨遭毒手,她脚底的毒物也开始变得稀薄。

在那个时候,两个御空强者的攻击到达了,她不过是识藏,而且没有任何作战经验,如何应对?

“本命天赋,噬魂毒域。”她直接施展出了本命天赋,脚下黑雾扩散,以她位中心形成了个方圆百丈的空间。

这片空间她就是主宰,她的毒气可以剥夺一切东西的生机。

她在这片空间中拥有了匪夷可思的速度,竟然瞬间就移动到了这片空间的另一端,顺利躲开了那两道攻击。

“啊啊啊,万厄毒雨,杀!”这不算是天赋,只是本命天赋的运用,噬魂毒域之内立刻下起了黑雨,全都是剧毒之雨。

嗤嗤!雨滴落在地面发生了剧烈的腐蚀,原本坑坑洼洼的地面变得更加满目疮痍。

她这是将这十八年来的毒素一下释放了出来,远超过识藏境界应该达到的极限。

这样全方位的攻击无法躲开,只能够面对,那两个御空强者远远没想到这场毒雨的厉害。

他们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斩杀龙少柔,然后斩杀陈陵,所以快速接近龙少柔。

没有任何防御,光凭借半神力来抗衡毒雨,这纯粹就是找死,他们刚刚走了几步就发现动作变得迟缓,意识开始模糊。

毒物这样的攻击不论你的修为,只要中招就无法幸免。

两个御空强者纵然心中有太多不甘也晚了,他们的意识渐渐消散,缓缓倒在了场毒雨之中。

“快逃。”嬴迦辉与嬴迦杰快速的朝嬴月国的方向前进。

杀死两位御空强者之后,龙少柔脸色有点苍白,那对她的消耗太大了,不过还有人没有杀死。

她追着那些龙骑士,毒雨笼罩他们的瞬间,所有人都失去了生机,这样的攻击太过恐怖,很难防御,一旦中毒唯有死。

不过嬴迦辉还有嬴迦杰逃走了,留下了数十具龙骑士的尸体。

她无力再追,缓缓降落到地面,眼前一黑就倒在地面。

“龙姑娘。”荀凌晨与鲍闸跑过来扶起龙少柔。

“我没事。”龙少柔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这是一种释然和无奈,她以后应该不会再想不开,不过也只会孤单度过此生,她心中已无所求,甚至都不想回那个家,她将孤单的旅行在这个世界,没有人陪伴,也不需要人陪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知道你活着,小毒物会很开心。”老头感慨万千,他活了一辈子,感慨总是要比年轻人多些。

“去看看陵少吧。”见龙少柔没事,荀凌晨又跑向了陈陵。

“嗯,那小子被劈了那么久,恐怕……”鲍闸扶着龙少柔,做出了不好的推测。

荀凌晨脸色变了变,不过还是安慰了自己一下:“那小子的命那么硬,这次肯定也不会有事。”

鲍闸也不好再说什么,不好打击这个女人。

他看向了天边,想起了什么有关女人的事情,口中喃喃自语道:“不知道你还好么?我很快就会找你,我终于知道能够在一起有多么可贵,都这么老的人了,还有什么不可以放下的。”

荀凌晨走到陈陵的身边,看到他浑身焦黑,几乎变成了一块人形木炭,眼泪都要出来了。

“陵少,陵少,你怎么了,你上次被雷劈也没事,这次一定也没事对不对,你快回答呀,是不是,你不会有事的。”

荀凌晨蹲在陈陵身边,大哭小叫。

“喂,你别在这里打扰我休息,哭得难听死了。”陈陵传出了一丝虚弱的声音,不过好歹证明了他还活着。

荀凌晨立刻从悲伤变成了欣喜:“你说你上辈子怎么做了那么多亏心事呢,总是被雷劈,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做坏事。”

鲍闸扶着龙少柔走了过来,道:“你小子的命果然硬,哈哈,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动都无法动一下吧。”

陈陵眯着眼睛,看到龙少柔,她换以陈陵一个微笑。

他开口道:“稍微给我点时间,等身体可以动的时候,你们赶快把我抬走,楚夏国的追兵马上就到。”

这么长时间过去,楚夏国的追兵很可能已经出城了,过会必须得赶快离开,不然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他集中精神,施展出荒绝一世,阵阵波动荡漾蔓延到了那只奄奄一息的地狱魔龙身上,它成为了陈陵恢复的良药。